狼圖騰

21

字體:16+-

拓跋燾(魏太武帝——引者注)於429年決定向東戈壁的蠕蠕蒙古部落采取反侵寇的行動時,他的一些顧問們向他預告說:南朝(南京)帝國的漢人可能要趁機來牽製他的兵力。他簡單地回答道:“漢人乃步卒,吾人則騎士。駒犢群豈能抗拒豺狼。”

——(法)勒尼·格魯塞《草原帝國》

陳陣見前邊的幾群羊陸續離開湖邊,便將羊群攏了攏朝湖邊慢慢趕。他看羊群已經走起來,就先騎馬跑到湖邊。湖西北邊的一溜蘆葦已經被砍伐幹淨,又出現了一大片用沙土填出的人造沙灘,以便畜群進湖飲水。一群已經飲飽了的馬,還站在水裏閉目養神,不肯上岸。野鴨和各種水鳥仍在湖麵上戲水,幾隻美麗的小水鳥甚至遊到馬腿邊,從馬肚子下麵大搖大擺地鑽了過去。馬們友好地望著水鳥,連尾巴也不掃一下。隻有天鵝不願與馬為伍,它們遠離被馬趟混的湖水,在湖心,湖對岸的蘆葦叢和葦巷裏慢慢遊弋。

突然,湖邊坡地上發出驚天動地的羊叫聲,陳陣的大羊群聞到了湖水氣味。夏季飲羊,兩天一次。渴了兩天的羊群齊聲狂喊,全速衝鋒,卷起大片沙塵衝向湖水。人畜進新草場才不到十天,湖旁大片草地已經被牛羊馬群踏成了沙地。羊群衝進水裏,在馬腿旁馬肚子下,伸頭猛灌湖水。

羊群飲飽了水,剛剛走上了湖邊坡地,湖邊又響起另一群渴羊的衝鋒呐喊聲,卷起一陣更濃烈的黃塵。

距湖兩裏地的一麵緩坡上,已經豎起三四個民工帳篷,幾十個民工正在開挖地溝。包順貴指揮著民工們修建藥浴池、羊毛庫房和臨時隊部。陳陣看到幾個民工和家屬在挖溝、翻地、開菜園子。遠處的一片山坡上,一些民工已經挖開一個巨大石坑,正在起石頭,幾掛大車滿載著鮮黃色的石頭和石片運往工地。陳陣真不願多看一眼處女草原上新出現的千瘡百孔,便趕著羊群匆匆向西北走去。

羊群翻過一道山梁,走出了盆地草場。畢利格老人要求各組畜群不要死啃盆地草場,夏季天長,必須盡量遠牧,以便堅持到夏末秋初不搬家。他計劃用畜群把這盆地內外大片草場來回趟過幾遍,控製草勢瘋長,踩實過鬆的新土壤,以防危險的蚊群。陳陣的羊群散成半月形的隊伍,向西麵山坡慢慢移動。

陽光下,近千隻羊羔白亮得像大片盛開的白菊花,在綠草坡上分外奪目。羊羔的鬈毛已經開始蓬鬆,羊羔又吃奶又吃嫩草,它們的肥尾長得最快,有的快趕上母羊被喂奶耗瘦的尾巴了。滿坡的野生黃花剛剛開放,陳陣坐在草地上,眼前一片金黃。成千上萬棵半米多高的黃花花株,頭頂一朵碩大的喇叭形黃花,枝杈上斜插著沉甸甸的筆形花蕾,含苞欲放。陳陣坐在野生的黃花菜花叢裏,如同坐在江南的油菜花田裏,他沒想到處女草場的野生黃花,要比人工種植的黃花大得多,最大的花蕾竟然差不多像是一支圓珠筆了。

陳陣站起來騎上馬,跑到羊群前麵花叢更密的地方,趟花采蕾。這些日子鮮嫩可口的黃花菜,已經成為北京學生的時令蔬菜:鮮黃花炒羊肉,黃花羊肉包子餃子,涼拌山蔥黃花,黃花肉絲湯等等。一冬缺菜的知青,個個都像牛羊一樣狂吃起草原的野菜野花,讓牧民大開眼界,但牧民都不喜歡黃花的味道。早上出門前,高建中已經為陳陣準備了兩隻空書包。這幾天高建中不讓陳陣在放羊的時候看書了,要他和楊克抓緊花季盡量采摘,回家以後用開水焯過,再曬製成金針菜,留到冬季再吃。這幾天,他們已經曬製出了半麵口袋了。

羊群在身後遠處的花叢中低頭吃草,陳陣大把大把地采摘花蕾,不一會兒就采滿了一書包。采著采著,他發現腳下有幾段狼糞,立即蹲下身,揀起一段仔細端詳。狼糞呈灰白色,香蕉一般粗長,雖然已經幹透,但還能看得出是狼在前幾天新留下的。陳陣盤腿坐下,細細地琢磨起來,也想多積累一些有關狼糞的知識。他忽然意識到幾天以前,他坐的地方正是一條大狼的休息之地。它到這兒來幹什麽?陳陣看了看周圍的草地,既沒有殘骨,又沒有殘毛,顯然不是狼吃東西的地方。這裏花高草深,小組的羊群經常路過這裏,可能是狼的潛伏之地,是一處打伏擊的好地方?陳陣有點緊張,他急忙站起來四處張望,還好,附近幾個製高點都有羊倌坐著休息望,而自己的羊群還在身後半裏的地方。他又重新坐了下來。

陳陣認識狼糞,但還沒有機會細細研究。他掰開一段狼糞,發現狼糞裏麵幾乎全是黃羊毛和綿羊毛,竟沒有一點點羊骨渣,隻有幾顆草原鼠的細牙齒,還有粘合羊毛的石灰粉似的骨鈣。陳陣又捏鬆了狼糞仔細辨認,還是找不到其他任何的硬東西。狼竟然把吞下肚的羊肉鼠肉、羊皮鼠皮、羊骨鼠骨、羊筋鼠筋全部消化了,消化得幾乎沒有一點殘餘,隻剩下不能消化的羊毛纖維和鼠齒。再仔細看,即便是羊毛也隻是粗毛纖維,而細羊毛和羊絨也被消化掉了。相比之下,狗的消化能力就差遠了,狗糞裏常常殘留著不少未消化掉的骨渣和苞米。

陳陣越看越吃驚,草原狼確實是草原的清潔工,它們把草原上的牛羊馬,旱獺黃羊,野兔野鼠,甚至人的屍體統統處理幹淨。經過狼嘴、狼胃和狼腸吸光了所有的養分,最後隻剩下一點毛發牙齒,吝嗇得甚至不給細菌留下一點點可食的東西。萬年草原,如此純淨,草原狼功莫大焉。

 微風輕拂,黃花搖曳。陳陣用手指撚著狼糞,糞中的羊毛經過狼胃酸的強腐蝕,狼小腸的強榨取,已經變得像剛出土的木乃伊。羊毛纖維早已失去任何韌性,稍稍一撚,鬆酥的纖維就立刻化為齏粉,化得比火葬的骨灰還要輕細,像塵埃一樣,從指縫漏下,隨風飄到草地上,零落成泥,化為草地的一部分,連最後一點殘餘也沒有浪費。狼糞竟把草原生靈那最後的一點殘餘,又歸還給了草原。

陳陣一時陷入了沉思。千萬年來,遊牧和遊獵的草原人和草原狼,在魂歸騰格裏時,從不留墳墓碑石,更不留地宮陵寢。人和狼在草原生過,活過、戰過、死過。來時草原怎樣,去時草原還是怎樣。能摧毀幾十個國家巨大城牆城堡和城市的草原勇士的生命,在草原上卻輕於鴻毛。真讓想在草原上考古挖掘的後來人傷透腦筋。而這種輕於鴻毛的草原生命,卻是最尊重自然和上蒼的生命,是比那些重於泰山的金字塔、秦皇陵、泰姬陵等巨大陵墓的主人,更能成為後人的楷模。草原人正是通過草原狼達到輕於鴻毛,最後完全回歸於大自然的。他們彼此缺一不可,當肉體的生命消失後,終於與草原完全融為一體。

齏粉在陳陣的指縫裏輕輕飄落,也許在這些粉末裏,就有某個草原人的毛發殘餘。在草原,每月或每季都會有天葬升天的草原人。陳陣高高抬起雙手,仰望藍天,祝他們在騰格裏的靈魂安詳幸福。

牛角梳形的羊群緩緩梳過花叢,漫上山坡。陳陣舍不得扔掉剩下幾段狼糞,就把狼糞裝進另一個空書包裏,跨上馬向羊群前行的方向跑去。

不遠處的山頭上有幾塊淺黑色巨石,遠遠望去,很像古長城上的烽火台。在更遠的山頭上也有幾塊巨石,陳陣眯著眼看過去,這片山地草原仿佛殘存著一段古長城的遺跡。他忽然想起“烽火戲諸侯”和“狼煙四起”那些成語典故。他曾查過權威辭典,狼煙被解釋成“是用狼糞燒出來的煙”。可他剛剛撚碎過一段狼糞,很難想象這種主要由動物毛發構成的狼糞,怎能燒出報警的衝天濃煙來呢?難道狼糞中含有特殊成分?他的心突突地跳起來,眼前這現成的“烽火台”,現成的狼糞,何不親手燒一燒,何不戲戲“諸侯”?親眼見識見識兩千年來讓華夏人民望煙喪膽的“狼煙”呢?看看狼煙到底有多麽猙獰可怕。陳陣的好奇心越來越強,他決定再多收集一些狼糞,今天就在“烽火台”上製造出一股狼煙來。

羊群緩緩而動,陳陣在羊群前麵來回繞行,仔細尋找,找了一個多小時才找到四撮狼糞,加起來隻有小半書包。

陳陣的疑心越來越大。即便燒狼糞可以冒出濃煙,但狼不是羊,狼是疾行猛獸,狼糞不可能像羊糞那樣集中。狼群神出鬼沒,狼糞極分散,要搜集足夠燃煙的狼糞,決非易事。即使在這片狼群不久前圍獵打黃羊大規模活動過的地方,都很難找到狼糞,更何況是在牛羊很少的長城附近了。而且,在沙漠長城烽火台的士兵,又到哪兒去找狼糞呢?萬裏長城,無數個烽火台,那得搜集多少狼糞?狼是消化力強,排糞少的肉食猛獸,得需要多麽龐大的狼群,才能排出夠長城燒狼煙的狼糞?陳陣又跑了幾個來回,再也找不到一堆狼糞了。他把羊群往一麵大坡圈了圈,便直奔山頭巨石。

陳陣跑到石下,抬頭望去,巨石有兩人多高,旁邊有幾塊矮石,可以當石梯。他在山溝裏找了一大抱枯枝,用馬籠頭拴緊,拖到石下。再斜挎書包,踏著石梯,攀上巨石,並把枯柴拽上石頂。石頂平展,有兩張辦公桌大,上麵布滿白色鷹糞。

時近正午,羊群已臥在草地上休息。陳陣站在“烽火台”上,用望遠鏡仔細觀察周圍形勢,沒有發現一條狼。他的羊群與其它的羊群相距五六裏遠,最近的一群羊也在三裏之外,不怕羊群混群。陳陣放心地架好柴堆,把所有的狼糞放到柴堆上。此時是初夏,不是防火季節,草原上到處都是多汁的青草,又在高高的巨石上,在此點火冒煙不會受人指責,遠處的人隻會認為是某個羊倌在烤東西吃。

陳陣定了定心,從上衣口袋裏掏出袖珍語錄本大小的羊皮袋,裏麵有兩片火柴磷片和十幾根紅頭火柴。這是額侖草原不抽煙的牧人身上必備的東西,防身、烤火、燒食、報信都用得上。陳陣劃著了火,幹透了的枯枝很快就燒得劈啪作響。他的心怦怦直跳,如果狼糞冒出濃煙,那可是有史以來,漢族人在蒙古草原腹地點燃的第一股狼煙。可能全隊所有人都能看到這股煙,大部分的知青看到這座“烽火台”上的濃煙一定會聯想到狼煙。畢竟狼煙在漢人的記憶中太讓人毛骨悚然了。“狼煙”在中國曆史文化中是一個特級警語,意味著警報、恐怖、爆發戰爭和外族入侵。“狼來了”能嚇住漢人的大人和小孩,而“狼煙”能嚇住整個漢民族。華夏中原多少個漢族王朝,就是亡在狼煙之中的。

陳陣有些害怕,如果他真把狼煙點起來,不知全隊的知青會對他怎樣上綱上線,口誅筆伐呢。養了一條小狼還不夠,竟然還點出一股狼煙來,此人定是狼心叵測。陳陣抬起一隻腳,隨時準備用馬靴踩滅火堆,撲滅狼煙。這裏又是戰備緊張的邊境,他竟敢烽火戲諸侯,這不是冒煙報信通敵嗎?陳陣額上冒出了冷汗。

可是一直到柴火燒旺了,狼糞還沒有太大的動靜。灰白的狼糞變成了黑色,既沒有冒出多少煙也沒有躥出火苗。火堆越燒越旺,狼糞終於燒著了,一股狼臊氣和羊毛的焦糊味直衝鼻子。但是狼糞堆還是沒有冒出濃黑的煙,燒狼糞就像是燒羊毛氈,冒出的煙是淺棕色的,比幹柴堆冒出的煙還要淡。幹柴燒成了大火,狼糞也終於全部燒了起來,最後與幹柴一起燒成了明火,連煙都幾乎看不見了,哪有衝天的黑煙?就是連衝天的白煙也沒有。哪有令人膽寒的報警狼煙?哪有妖魔般龍卷風狀的煙柱?完全是一堆幹柴加上一些羊毛氈片,燒出的最平常的輕煙。

陳陣早已放下腳,他擦了擦額上虛驚的冷汗,輕輕地舒了一口氣。這堆煙火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與羊倌們在冬天雪地裏燒火取暖的柴火沒什麽區別。他一直看著這堆柴糞燒光燒盡,期盼中的狼煙仍未出現。他站在高高的巨石上,東邊寬闊的草場是一派和平景象:牛車悠悠地走著,馬群依然在湖裏閉目養神,女人們低頭剪著羊毛,民工們挖著石頭。這堆煙火沒引起人們的任何反應,最近的一位羊倌隻是探身朝他這裏看了看。遠處蒙古包的煙筒冒出的白煙,倒是直直地升上天空,這股用真材實料燒出的狼煙,還不如蒙古包的和平炊煙更引

人注目。

陳陣大失所望,他想所謂狼煙真是徒有虛名,看來“狼煙”一定是望文生義的誤傳了。剛才的試驗多少印證了他的猜測:古代烽火台上的所謂狼煙,絕不可能是用狼糞燒出來的煙。那種衝天的濃煙,完全可以是用幹柴加濕柴再加油脂燒出來的。就是燒半濕的牛糞羊糞也能燒出濃煙來,而濕柴油脂、半濕的牛羊糞要遠比狼糞容易得到。他現在可以斷定,狼煙是用狼糞燒出來的權威和流行說法,純屬胡說八道欺人之談,是膽小的華夏和平居民嚇唬自己的鬼話。

柴灰和狼糞灰被微風吹下了“烽火台”。陳陣沒有被自己燒出的狼煙嚇著,而對中國權威辭典中關於狼煙的解釋十分生氣。華夏農耕文明對北方草原文明的認識太膚淺,對草原狼的認識也太無知。狼煙是不是用狼糞燒出來的這麽簡單的一件事,隻要弄點狼糞燒一燒不就知道了嗎?可是為什麽從古至今的億萬漢人,竟沒有人去試一試?陳陣轉念一想,又覺得這個簡單的事情,實際上並不簡單。幾千年華夏民族農耕文明的擴張,把華夏狼斬盡殺絕,漢人上哪兒去找狼糞?拾糞的老頭拾的都是牛羊豬馬狗糞或者是人糞,就是偶然碰到一段狼糞也不會認得。

陳陣坐在高高的“烽火台”上,凝神細想,思路繼續往縱深延伸。既然狼煙肯定不是狼糞燒出來的,那麽古代烽火台上燃起的衝天濃煙為什麽叫作狼煙呢?狼煙這兩個字確實具有比狼群更可怕的威嚇力和警報作用,而狼煙肯定與狼有關。狼煙難道就是警報“狼來了”的濃煙?長城絕對擋得住草原狼群,而“狼來了”這三個字中的“狼”,實際上不是草原狼群,而是打著狼頭軍旗的突厥騎兵;是崇拜狼圖騰、以狼為楷模、具有狼的戰略戰術、狼的智慧和凶猛性格的匈奴、鮮卑、突厥、蒙古等等的草原狼性騎兵。草原人從古至今一直崇拜狼圖騰;一直喜歡以狼自比,把自己比作狼,把漢人比作羊;一直憑以一擋百的豪氣藐視農耕民族的羊性格。而古代華夏農耕民族也一直將草原騎兵視為最可怕的“狼”。“狼煙”的最初本義應該是“在烽火台點燃的、警報崇拜狼圖騰的草原民族騎兵進犯關內的煙火信號”。“狼煙”與狼糞壓根兒就沒有一點關係。

他忽然想到,也許世界上隻有漢語中有“狼煙”這一詞匯。普天之下,鼠最怕貓,羊最怕狼。將“狼煙”作為最恐怖的草原民族進攻的象征,暴露出漢民族的羊性或家畜性的性格本質。自從滿清入關以後,由於遊牧的滿族熱愛草原,懂得草原,因而暫時彌合了草原與農耕的矛盾,狼煙漸漸消散。但是草原文明與農耕文明的深刻矛盾並沒有解決。不懂草原的漢人重新立國以後,狼煙徹底熄滅了。可是農耕民族墾荒燒荒的濃煙卻向草原燃燒蔓延過去。這是一種比狼煙更可怕戰爭硝煙,是比自毀長城更愚蠢的自殺戰爭。陳陣想起烏力吉的話,如果長城北邊的草原全變成了沙地,與蒙古大漠接上了頭,連成了片,那北京怎麽辦?陳陣心中長歎,要讓千年來一直敵視草原的農耕民族熱愛和珍惜草原,可能要等到長城被超級大漠掩埋以後才有可能。農耕民族是不見海枯石爛不落淚的民族,滿族入主中原後,逐漸被農耕文明同化,封關禁海,關起門來自吹自擂,抵製西方先進文明,就是不肯改革維新。非得到列強用堅船利炮轟開國門,割地賠款,把皇室趕出京城,這才有了後來幾十年勉強的變革……

陳陣望著腳下已經化為灰燼的狼糞,頹然而沮喪。

高原夏季的陽光,到中午時分突然發力。把滿山的青草曬矮了三寸,也把巨石曬得豁開了幾道新裂縫。陳陣急忙把殘枝殘灰扒拉到石縫裏,然後下到草地上。羊群被曬昏了頭,背對太陽臥在草叢裏,把頭貼在地麵,躲進自己身體的陰影裏,整群羊都在靜悄悄地午睡。

陳陣躲到巨石的背陰處,也想睡一小覺,但是他不敢,這裏可是剛剛還拾到狼糞的地方。很可能一條大狼正躲在不遠處盯著你呢,隻等你被太陽曬困,睡死過去。陳陣喝了幾大口水壺裏的酸奶湯,困勁兒才壓下去不少。每次輪到他放羊,他總要到嘎斯邁那兒做奶豆腐的木桶裏灌一壺酸奶湯。酸奶湯是夏季羊倌解渴去困的飲料,也是呆在家裏的人和狗喜歡喝的解暑酸湯。

一陣馬蹄聲傳來,道爾基跳下馬。他身著白布蒙古單袍,腰紮綠綢腰帶,顯得精幹英俊。他紫紅的寬臉全是汗,擦了一把汗說:是你啊,剛才我看見這塊石頭上冒煙冒火,還當是哪個羊倌套住了獺子,正烤獺肉吃呢。我也餓了。陳陣說:我哪能套住獺子,我,我有點犯困了,燒一把火玩玩,解解困……你的羊呢?道爾基指了指北坡剛剛出現的一群羊說:羊都睡下了。我也想睡,又不敢睡,就找你說說話。我的羊群沒事,我讓那邊的羊倌照看了,那邊的兩個羊倌正在山頭下棋呢。道爾基坐到巨石下乘涼。

陳陣知道草原牧民中流行的遊戲,是蒙古狼抓羊的石子棋,還有蒙古騎兵從西方帶回來的國際象棋,卻無人會下中國象棋。畢利格老人曾說,漢人的棋盡是漢字,蒙古人看不懂,西邊國家的棋子上沒有字,可誰都認識,特別是馬,跟蒙古馬頭琴上的馬頭刻得差不多。蒙古人很喜歡有馬頭的棋。陳陣常想,蒙古草原至今還存有古代蒙古騎兵橫掃世界的遺物、證據和影響。草原民族遠比漢族更早地接觸國際象棋和國際,是最早獵獲西方戰利品的東方民族。在蒙古人征戰世界的時代,連羅馬教皇都要向蒙古朝廷遣使致敬,蒙古人的強悍,也是

西方不敢完全藐視東方的因素之一。陳陣到草原後,也向牧民學會了下國際象棋。

內蒙草原的夏季天長得可怕,淩晨三點多天就亮,到晚上八九點天才黑。雖然羊群怕趟草地露水得關節炎,早上不用太早出圈,必須等上午八九點鍾,太陽把露水曬幹了才能趕羊上山。可是晚上羊群必須在天黑以後才能進營盤,因為從黃昏到天黑,草原暑氣消散的這一時間,是羊群拚命吃草抓膘的主要時段。夏季牧羊要比冬季牧羊幾乎長出一倍的時間。草原羊倌都怕夏季,早上一頓奶茶以後,一直要餓到晚上八九點,又曬又困又渴又餓又寂寞單調。如果進入盛夏,草原蚊群出來以後,那草原就簡直成了刑獄。北京學生來到草原以後才知道,與夏季比,草原寒冷漫長的冬季,簡直就是人們抓膘長肉的幸福季節了。

在蚊群還沒出來之前,陳陣感到最難忍受的就是饑渴。牧民極耐饑渴,但大多有胃病。知青第一年夏季放羊時還帶一些幹糧,但後來漸漸就入鄉隨俗了。一說到烤獺肉,兩人的肚腸都響出聲來。

道爾基說:新草場獺子多,西邊山梁盡是獺子洞,今兒咱們先摸摸底,明兒放羊的時候下十幾個套子,到中午準能套上幾隻,烤獺肉吃。陳陣連連說好,要是真能套上獺子,那就又解餓又解困了。道爾基望著兩群羊沒有一點起來吃草的意思,就帶著陳陣跑到西北邊的坡頂,伏在幾塊白色的石英石後麵,這裏既可以向後看到羊群,又可以向前看到西邊山梁的獺洞。兩人都掏出望遠鏡,細細搜索。山梁靜悄悄,幾十個獺洞平台上空蕩蕩,閃爍著石英礦沙礦片的光亮。額侖草原獺洞極深,旱獺甚至可以把山體裏的礦石掏到地麵上來。有的牧民曾在獺洞口的平台上撿到過紫水晶和銅礦石。此事還驚動了國家勘探隊,要不是額侖草原地處邊境,這裏就可能變成礦場了。

不一會兒,從山梁那邊傳來“迪迪”、“嘎嘎”旱獺的叫聲,聲音很大,這是獺子們出洞前的聲音探測,隻要洞外沒有反應,獺子們就該大批出洞了。又叫了一會兒,山梁上一下子冒出幾十隻大大小小的獺子。幾乎每一個平台上,都立著一隻大母獺,四處望,並發出“迪、迪、迪”緩慢而有節奏的報平安之聲,於是小獺子們迅速躥到洞外十幾米的草地上撒歡吃草。草原雕在高高的藍天上盤旋,母獺子都警惕地望著天空。一旦天敵逼近,母獺子就發出“迪迪迪迪”急促的警報聲,洞外的大小獺子就會嗖嗖地紮進洞去,等待敵情解除後再出來。

陳陣挪動了一下身子,動作稍稍大了一點。道爾基立即按住了他的背,小聲說:你看,最北邊的那個獨洞下麵有一條狼,人跟狼又想到一塊去了,都想吃獺子了。一聽到有狼,陳陣困意頓消,趕緊對準目標望過去。見那個平台上站著一隻大雄獺子,雙爪垂胸,四處張望,就是不敢離開平台到草地上去吃草。草原旱獺,雄獺與雌獺分居,母獺領著小獺住在一群洞裏,公獺住自個兒的獨洞。這隻公獺洞的平台下麵有一大叢高草,微風吹過,草葉搖動,露出幾塊灰黃色的石頭。草影變幻,將草叢下麵的東西晃得難以辨認。陳陣說:我還是沒看見狼,隻看見幾塊石頭。

道爾基說:可那塊石頭旁邊就有一條狼。我估摸它已經趴了老半天了。陳陣又仔細看了看,才模模糊糊看出了半個狼身,不由說:你眼神真好,我怎麽就找不見呢?道爾基說:你要是不知道狼是怎麽逮獺子的,眼神再好也找不見狼。狼逮獺子得從下風頭上去,再趴在獺洞下麵的草窩裏頭。狼抓一次獺子不容易,就專抓大雄獺子。你瞅瞅,這隻獺子個頭多大,快趕上一隻大羊羔了,逮住一隻就管飽。你要是想找狼,就得先找雄獺子的獨洞,再從下風頭的高草裏仔細找……

陳陣滿心歡喜說:今天我又學了一招。這隻獺子什麽時候才吃草?我真想看看狼是怎麽抓住獺子的。那兒到處都是洞,狼一露頭,獺子隨便找一個近一點的洞鑽進去,狼就沒轍了。道爾基說:笨狼當然抓不住獺子,隻有最精的狼才能抓住。頭狼有絕招,它有法子讓獺子鑽不成洞,你等這看這條狼的本事吧。

兩人回頭看了看羊群,見羊群還趴著不動,就打算耐心等待。道爾基說:可惜今天沒帶狗,要是有狗,等狼抓住了這隻大獺子,趕緊放狗追,人再騎馬跟上,就準能把獺子搶到手,那咱倆就能飽吃一頓了。陳陣說:呆會兒咱們騎馬追追試試,沒準能追上呢。道爾基說:準保追不上,你看看,狼在山梁上,狼下山,咱們上山,哪能追上?狼一翻過山梁,你就甭想再找見它了。山上獺洞那麽多,馬也不敢快跑,就更追不上。陳陣隻好作罷。

道爾基說:還是明兒下套子吧。今兒我先陪你看看,狼抓獺子也就這半個月了,等下了雨,蚊子一出來,狼就抓不著獺子。為什麽?狼最怕蚊子,蚊子專叮狼的鼻子眼睛耳朵。叮得狼直蹦高,狼還能趴得住嗎?狼一動,獺子早就逃跑了。到那會兒,狼就又該折騰羊群馬群,人畜就該遭罪了。

大雄獺子眼睜睜地看其它獺子大啃青草,看得實在受不了,終於衝下平台,跑到十幾米外的草叢迅速吃草,吃了幾口又急忙躥回平台,大聲高叫。道爾基說:你看這獺子就是不吃窩邊草,留著那些草是為著擋洞。草原上的野物活著都不易。一不留神,小命就沒了。

陳陣緊張地注視著那條狼,估計它從潛伏的位置不能直接看到獺子,隻能憑聽覺來判斷獺子的方位和動靜,所以它趴得更低了,低得幾乎要貼進地裏去。

大獺子三番五次衝出又退回,發現沒有什麽危險,便放鬆了警惕,向一片長勢極旺的青草地跑去。大約過了五六分鍾,那條狼突然站起身來。使陳陣吃驚的是,狼並沒有立即去撲獺子,而是猛扒碎石,並把幾塊石頭扒拉下坡,石頭滾下山坡的聲音一定不小,陳陣隻見離洞20米開外的那隻大獺子,聽見動靜後嚇得掉頭竄回自己的獨洞。這時,等待已久的大狼已像一道閃電躥上平台,幾乎與獺子同時到達洞口。獺子再想改鑽別的洞已經來不及,大狼未等獺子鑽洞,便一口咬住了獺子的後頸,把它甩到平台上,再咬斷脖頸。然後高昂著頭,叼著大雄獺子,快速翻過山梁。那條狼從出擊到捕獲獵物,前後不到半分鍾。

山坡上所有獺子都不見了。兩人坐起身來,陳陣眼前不斷閃回狼抓獺子那一環扣一環的精彩絕技,真有些目瞪口呆。狼的智慧真是深不可測,狼簡直太神了。陳陣曾讀過《物種起源》,但書本仍然無法解釋,他在生活中親眼目睹的所有現實和奇跡。

陽光已經發黃,兩群羊都已站起來吃草,並向西北方向移動了一兩裏地了。兩人聊了幾句就準備回羊群,該調轉羊頭往家趕了。正當兩人就要起身牽馬的時候,陳陣發現自己的羊群裏出現了一陣輕微的**,急忙拿起望遠鏡看,隻見羊群左側,金色的黃花叢中突然竄出一條大狼,忽地撲翻一隻大綿羊,按住就咬。陳陣嚇得臉色發白,剛要起身大喊,卻被道爾基一把按住。陳陣猛醒,把喊出的聲吞回一半,急忙掏出望遠鏡,見那條狼已經在撕吞羊大腿,活吃羊肉。草原綿羊是見血不敢吭聲的低等動物,它脖子噴著血,前蹄亂蹬,拚命掙紮,就是不會像山羊那樣大喊亂叫,報警求救。

道爾基說:離羊群這麽遠,衝過去也救不活羊了。讓它吃,等它吃撐得跑不動了再套它。道爾基異常冷靜地說:好你這條惡狼,膽敢在我眼皮子底下掏羊,有你好瞧的!兩人輕輕坐到石頭旁,怕過早驚動狼。

顯然,這是條膽大妄為的餓狼,它見羊倌長時間遠離羊群,便利用黃花高草的掩護,匍匐潛行,繞到羊群旁邊,再突襲加強攻,虎口奪食,搶吃肥羊。它早已看到山梁上的兩人兩馬,但就是不逃。狼用一隻眼盯著人,精確地計算人馬的距離,爭分奪秒,搶一口是一口,能吃多少就吃多少。陳陣想,難怪自家的小狼吃食像打仗衝鋒。在草原,時間就是肉,細嚼慢咽的狼非餓死不可。

陳陣聽說過牧民羊倌以羊換狼的故事,按照目前的情形,這種遭遇戰隻能采用那種戰法。隻要能用一隻羊換一條大狼,非常劃算,一條大狼一年起碼要吃掉十幾隻羊,還不算馬駒和馬。用羊換狼的羊倌不僅不會受到大隊的批評和處罰,甚至還會受到誇獎。但陳陣擔心的是,若是換狼不成反丟一隻羊,那損失就大了。他緊握著望遠鏡死盯著狼,不到半分鍾,一條羊腿連皮帶毛幾乎全被狼吞進了肚。這隻羊肯定活不成了,陳陣希望這條餓狼把整隻羊全吞下去。兩人悄悄移到馬跟前,解開馬絆子,再握住韁繩,提心吊膽地等待著。

綿羊低等而愚昧,當狼咬翻那隻大羊的時候,立即引起周圍幾十隻羊的驚慌,四處奔逃。但不一會兒,羊群就恢複平靜,甚至有幾隻綿羊還傻呼呼戰兢兢地跺著蹄子,湊到狼跟前去看狼吃羊,像是抗議又像是看熱鬧。那幾隻羊一聲不吭地看著熱鬧,接著又有十幾隻羊跺著蹄子去圍觀。最後上百隻綿羊,竟然把狼和血羊圍成一個三米直徑的密集圈子,前擠後擁,伸長脖子看個過癮。那副嘴臉仿佛是說“狼咬你,關我什麽事!”或是說“你死了,我就死不了了”。羊群恐懼而幸災樂禍,沒有一隻綿羊敢去頂狼。

陳陣渾身一激靈,愧憤難忍。這場景使他突然想起魯迅筆下,一些中國愚昧民眾伸長脖子,圍觀日本浪人砍殺中國人的場麵,真是一模一樣。難怪遊牧民族把漢人看作羊。狼吃羊固然可惡,但是像綿羊家畜一樣自私麻木怯懦的人群更可怕,更令人心灰心碎。

道爾基表情有些尷尬。全隊出名的獵手,竟然扔下羊群帶著一個知青看狼抓獺子,大白天的就讓狼掏了一隻大羊,大羊沒了,羊羔吃不成奶,上不了膘,也就過不了冬。這在牧業隊算是一次責任事故,陳陣要挨批評,道爾基也脫不了幹係。糟糕的是,會有人將這兩個養小狼的人上綱上線,為什麽這種事故就偏偏出在養狼的人的身上呢?心思不在羊身上的人就放不好羊,養狼的人肯定會受到狼的報複。隊裏所有反對養狼的人,肯定會抓住這件事大做文章。陳陣越想越怕。

道爾基用望遠鏡一直看著狼,看著看著他似乎有把握了。他說:這隻死羊算在我賬上,可是狼皮歸我。我隻要把狼皮交給包順貴,他還要表揚咱們兩人呢。

大狼一邊用狼眼瞄人,一邊加快速度,瘋狂撕肉,生吞海塞。道爾基說:再精的狼,餓極了也會犯傻。它不想想呆會兒怎麽跑得動?我看這條狼是條笨狼,抓不著獺子,八成是好些日子沒吃東西了。

陳陣看狼已經把半隻羊的肉吞下肚,狼肚皮也漲成圓筒了,就問:該上了吧?道爾基說:別著急,再等等。呆會兒,一定要快!咱們從南麵追過去,把狼往北麵趕。那兒有羊倌,他們會幫咱們截狼的。

道爾基又看了會兒,終於開口說:上馬!兩人扶鞍撐杆飛身上馬,向坡下羊群的南邊猛衝過去。大狼早已做好逃離的準備,它一見人馬衝來,又急吞了幾口,才丟下半隻死羊,朝

北邊逃去。但是狼狂跑了幾十米,突然一個趔趄,好像發現自己犯了大錯,緊接著來了個急刹車,然後低頭下蹲。道爾基大叫:不好,再快點!狼要把肚子裏的東西吐出來。陳陣果然看見狼弓腰收腹,大口大口地吐出剛吞下去的羊肉。兩人抓緊這個難得的機會狂奔猛追,一下子拉近了與狼的距離。

陳陣隻知道狼會吐出肚子裏的食物喂小狼,但沒想到狼居然還會用這種方法輕裝快撤,餓瘋的狼也不傻。如果大狼迅速騰空了肚子,那事故真就成了事故了。陳陣急得把馬抽得飛奔了起來,道爾基的馬更快,他一邊大喊嚇狼,一邊呼叫北麵山頭的羊倌。道爾基越衝越近,大狼不得不停止吐食,拚命狂奔,速度一下子快了一倍。陳陣衝了一段,看到草地上狼吐出的一堆血色羊肉,分量不小。陳陣更加發慌,打馬窮追不舍。

大概狼肚子裏還有不少羊肉,新吞下的食物又沒有來得及變成體力,大狼跑得雖快,但已跑不出平時的最高速。道爾基的快馬漸漸追得與大狼的速度一樣快,又跑了一段,大狼見甩不掉追敵,突然向一麵陡坡奔去,想用草原狼冒險亡命跌衝陡坡的絕招,來拚死一戰。正在此時,羊倌桑傑從坡後突然轉出來,揮動套馬杆一下子截斷了狼的逃路,大狼嚇得一哆嗦,但隻是稍稍猶豫了一下,便當機立斷改變方向,立即朝最近的一個羊群衝去。陳陣又沒料到,這條狼居然想用衝亂羊群的方法,用亂羊來抵擋追馬,讓追敵無法下杆,再從混亂中尋機突圍。

然而,正是狼的這一猶豫,道爾基的快馬抓住機會,激出爆發力,飛似地衝到大狼的近處,桑傑也衝到羊群正麵。大狼剛要轉身再次改變路線,隻見道爾基上身猛然前傾,伸出長長的套馬杆,抖出一個空心旗形套索,竟然準確地套住了大狼短粗的脖子。未等大狼縮頭甩脖,道爾基又一抖杆死死擰緊套繩,把絞索勒進狼耳後麵的肉皮裏,牢牢地鎖住了狼的咽喉。道爾基不給狼一點喘息機會,猛轉馬頭,倒背套馬杆,拽倒大狼就跑。

大狼已毫無反抗能力,沉重的狼身使絞索越勒越緊,狼的舌頭被勒了出來,狼張開血口,拚命喘氣,嘴裏全是血和血氣泡。道爾基策馬爬坡,這樣勒勁更大。陳陣跟在狼後麵,看著大狼全身劇烈抖動,已經開始垂死掙紮。陳陣終於鬆了口氣,這次事故的責任總算能夠勾銷了。但他一點也興奮不起來,他眼睜睜地看著一條活生生的大狼,在這短短的幾分鍾就要戰死在草原上。草原無比殘酷,它對草原上所有生命的生存能力的要求太苛刻,稍稍遲鈍笨拙一點就會被無情淘汰。陳陣心中湧出無限惋惜,這條大狼在他看來還是非常聰明強悍的,要是在人群裏,有這樣的智力和勇氣,哪會被淘汰?

等馬爬到半山坡,大狼的身體已抖不動了,但還在噴血喘氣。道爾基跳下馬,雙手迅速拽套馬杆,不讓狼站起身。等把狼拽到跟前,又把扣在手腕上的馬棒抓在手裏,急忙狠砸狼頭,並從馬靴裏拔出蒙古刀,一刀刺進狼的胸口。等陳陣跳下馬,狼已斷氣。道爾基踢了狼兩腳,見沒有一點反應,便擦了擦滿頭的汗,坐在草地上,點了一支煙,吸了起來。

桑傑跑過來看了看死狼,誇了兩句道爾基,便去幫道爾基往家圈羊。陳陣跑到自己的羊群旁邊把羊攏了攏,撥正羊群回家的方向,又跑到山坡上看道爾基剝狼皮。夏季天熱,怕狼皮捂臭,一般不把狼皮剝成皮筒子,而像剝羊皮那樣把狼皮剝成攤開來的一大張。當陳陣下馬的時候,道爾基已經把狼皮攤在草地上晾曬了。

陳陣說:我還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套狼脖子殺狼呢,你怎麽就這麽有把握?道爾基嘿嘿一笑說:我早就看出來,這條狼有點笨。要是機靈的狼,套繩剛一碰到狼脖子,狼就甩頭縮頭了。陳陣說:你的眼力真厲害,我算是服了你了,我就是練上三年五年,也練不出你這兩下子。再說我的馬也不行,明年春天我一定也要壓幾匹好生個子,在草原上沒快馬真不行。道爾基說:你讓巴圖給挑一匹好的,巴圖是你大哥,他一定會給你的。

陳陣忽然想起了道爾基養的那條小狼,便問:這段日子太忙,一直也沒空去你家看看。你的小狼還好嗎?沒人說你?道爾基搖頭說:別提了,大前天我把小狼打死了。陳陣心裏一沉,急問:什麽,你把小狼打死了?為什麽?出什麽事了?

道爾基歎了口氣說:我要是也像你那樣用鏈子拴著養就好了。我家的小狼比你的小狼個頭小,打小野性也不太大,我就一直把它放在小狗堆裏一塊養,養了一個多月,就跟小狗大狗混熟了,不知道的人還當它是一條小狗呢。後來,小狼越長越胖,比小狗都長得快,真跟一條小狼狗一樣,全家人都挺喜歡它。小狼最喜歡跟我的小兒子玩,這孩子才四歲,也最喜歡小狼。可是沒想到,大前天小狼跟孩子玩著玩著,狠狠朝孩子的肚子上咬了一口,咬出了血,還撕下一塊皮來。孩子嚇傻了,疼得大哭。狼牙毒啊,比狗牙還毒,嚇得我兩棒子就把小狼打死了。又趕緊抱孩子上小彭那兒打了兩針,這才沒出大事,可這會兒孩子的肚子還腫著呢。

陳陣心裏一陣陣地發慌,急忙說:千萬別大意,這幾天還得接著打針,狂犬病能預防的,打了針就不怕了。

道爾基說:這事牧民都知道,讓狗咬了都得趕緊打針,讓狼咬了更得趕緊打針了。狼跟狗真不一樣,本地人都說不能養狼,看來還真不能養,狼的野性改不了,早晚會出大事。我勸你也別養了,你那條狼個頭大,野性大,牙的毒性更大,要是不小心讓它咬一口,你小命

就沒啦,拴著養也不保險。

陳陣也有點害怕,想了想說:我會小心的,好不容易把小狼養這麽大,我真舍不得。現在就連過去最討厭它的高建中,也喜歡上它了,天天逗它玩兒。

羊群已走遠,道爾基卷起狼皮拴在鞍上,騎上馬去趕羊群回家。

陳陣心裏惦記著小狼,他走到被狼吃剩下的半隻死羊旁邊,從口袋裏掏出可折疊的電工刀,割掉被狼咬過撕爛的部分,掏空腸肚,留下心肺。收拾幹淨以後,用馬鞍上的鞍條拴住羊頭,準備帶回家喂狗和小狼。陳陣騎上馬,一步一步走得心事重重。

第二天,道爾基用羊換狼的事跡傳遍了整個大隊。包順貴得到了狼皮以後,把道爾基誇個沒完,還通報全場給予表揚,並獎勵他30發子彈。幾天以後,三組的一個年輕羊倌也想用羊群做誘餌,遠遠地離開羊群,也想以羊換狼。結果碰上了一條老練狡猾的頭狼,它隻搶吃了一條半羊大腿,多了不吃,吃飽不吃撐,一點也不影響它逃跑的速度,反而跑得更快更有勁,一會兒就跑沒影了。那個羊倌被畢利格老人在大隊會上狠狠地訓了一通,並罰他家一個月不準殺羊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