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道獨神

23 自取其辱

“王越峰,地宮第一劍法教習……”有人將消息傳到楚暮耳中,不過楚暮並不打算理會。

不管王越峰出於什麽目的,楚暮都不想與之有什麽交集,地宮第一劍法教習的名頭,在楚暮看來很可笑。

隻是,楚暮不想理會,王越峰卻揪著不放。

今日,又是楚暮的教習課。

地宮劍法三部道場內,三百學子全部都到齊,盤腿坐在到場的四周,等待他們的教習到來。

和以往不同,現在每一次上劍法教習課,都覺得有趣,有動力,有迫不及待的感覺。

當楚暮進入道場時,三百學子的目光,齊刷刷的落在楚暮的臉上,飽含尊敬。

“教習好。”三百道聲音齊齊響起,這一幕若是讓其他的劍法教習看到,不知道要有多羨慕。

“你們好。”楚暮回應了一句:“今天的劍法教習,還是和以往一樣,由諸位學子提出問題,我進行解答。”

三天上一次劍法教習課,每一次之後,每個學子都有所收獲,或多或少,經過兩三天的沉澱,多少都會出現新的疑問。

首先提問的是陳離,三百學子之中,以陳離的劍法為最,他所提出的問題,其他學子都不懂。

楚暮卻是立馬解答起來,而且語言通俗,一下子就讓眾人明白,更容易領悟。

差不多上了一半課程時,有不速之客到來。

“不錯不錯,楚教習對劍法的理解。的確有獨到之處。”聲音響起,打斷了楚暮的講解,學子們的目光紛紛落到不速之客身上。

來者有四個,以其中一個為首。這四人,都是看起來三四十歲左右的中年人。

“幾位是?”楚暮掃過一眼後問道。

“這位是地宮第一劍法教習,楚教習,你還不過來行禮。”一個中年人喝道。

楚暮反應過來,原來為首的那個,正是地宮第一劍法教習王越峰啊。

“現在是我的授課時間。你們出去吧。”楚暮不客氣的說道。

一看到王越峰本人,楚暮就看出他是什麽樣的人,是一個比較熱衷於權力的人,對這樣的人,楚暮一向不感冒。

而楚暮在做事情的時候,更不喜歡被他人幹擾。

“放肆。”那個中年人神色一怒,再度喝道:“聽說你是新來的劍法教習,王教習特地傳喚你,要關照你一二,沒想到你竟然毫不理會。”

“好了。說不定是楚教習新來這裏,還不夠熟悉,所以事情較多一時間忘記了。”王越峰擺擺手道。

“聽到沒有,王教習如此體諒你,甚至還親自上道場來見你,你竟然還不懂得禮數。真不知道你這種人是怎麽成為教習的。”這中年人似乎不依不饒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