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翼

第四十一章 對薄公堂

字體:16+-

(求收藏,紅票,點擊,小澪拜乞!!!!)

有草做銀白色,堅若兵戈------《遠古記生靈卷》。

二人入得殿來,就見正中木案之後坐了一青臉道人,那道人正抬頭觀來,待看到雲寒之後臉色一沉,心中先便不喜了。開口道:“你又來作何?符材緊缺,下月再予吧。”

雲寒臉現怒色,正待說話,這時郎飛開口言道:“莫做他想,斷不是來索要月供的。”雲寒心中一鬆接口道:“是極,我便是個引路之人,師叔休要怪罪。”

浪碧子一皺眉道:“所為何事?且道來。”郎飛道:“但求一株銀戈草。”浪碧子押口茶,不緊不慢的道:“既是如此,姓誰名誰?師承哪位師兄弟?”

郎飛扯謊道:“教您知曉,我那師父身孱力弱垂垂老矣,怕說出名頭徒惹人笑,是故三令五申莫要言他那名諱。”

浪碧子嘴角譏笑愈濃,道:“既是如此,可有師祖輩的信物攜來?”郎飛道:“不曾帶得,我是那煉丹一脈的弟子,今需那銀戈草救急,故隻有來此討要,萬望方便一二。”

浪碧子將茶盞拿起,抿抿茶飲得一口,道:“銀戈草?沒有。”郎飛眼珠一轉,道:“掌門曾說過,六脈親如一家,這……”

浪碧子將那茶盞放下,敲敲桌麵到:“此話不假,但唯恐這各脈庫房隻出不入,不能持久啊。”

郎飛心中冷笑,嘴上卻說,“是極,是極,今睹上顏,心中情懷,無以相敬,備有藥石兩瓶以謝。”說罷自須彌帶中掏出一瓶九陽丸,一瓶通火液上前遞與浪碧子。

浪碧子一拍郎飛肩頭哈哈大笑,道:“師侄當真明理之人,小小年紀如此守禮,是個妙人。”言罷將玉瓶收入袖中,回頭差了侍立弟子入庫房取材。

郎飛虛與委蛇與他又聊得幾句,那弟子出得庫房將一錦盒交與浪碧子,浪碧子將錦盒又遞與郎飛道:“師侄以後若有所需但來無妨。”

郎飛陪笑的點點頭,返身領了雲寒離開,出得符庫,雲寒道:“還好你機靈,不曾衝撞於他,此間事了我便回去了。”

見他要走,郎飛一把抓住道:“莫急,莫急,且跟我走一遭。”那小子一怔,道:“還有何事?”郎飛道:“去了便知。”說罷又拽了雲寒而去。

自傳送陣出來,雲寒四周張望一下,奇道:“你帶我來此丹府作何?”郎飛道:“且再走兩步便知。”說罷當先而去,雲寒無奈的搖搖頭邁步跟上。

兩人一前一後步進執法院,有守衛弟子相攔,郎飛揮手丟出一塊令牌,待看罷,慌得兩個齊齊躬身行禮叫聲師叔祖,瞧的後麵雲寒目瞪口呆。

“浮雲子師兄可在?”郎飛望著兩個守衛弟子道,“師叔祖此時正在,待我等去稟報。”郎飛一皺眉道:“忒是麻煩,我自個兒進去便可。”說罷拉了不明所以的雲寒邁步而入。

及進廳中,上首浮雲子正在研讀丹書,見門口步入兩人,抬首觀,愣了片刻,一臉錯愕的道:“淩雲師弟……怎麽是你來了?”

郎飛嗬嗬一笑道:“師兄一向可好?許久不見,甚是想念,特來探視探視。”浮雲子苦笑,道:“師弟怕不是真個想念我這身老骨頭,卻是給我招了什麽麻煩事哩。”

郎飛哈哈一笑,幾步上前道:“師兄忒知人心了些,師弟碰到幾分不平之事特來問詢問詢。”浮雲子道:“師弟請說。”

郎飛道:“這各脈的庫房申領資材,有無見麵錢一說?”浮雲子一愣道:“師弟,還有那個庫房敢不予你的?”

郎飛又道:“這你莫管,你隻言有無此規便可。”浮雲子將丹書放下,道:“這普通弟子申領資材隻要不過了月供的份額哪需什麽見麵錢,隻是月供之時扣除便是了。”

郎飛點點頭道:“既是如此,那見麵錢一說當屬受賄行為哩,罪責幾何?”浮雲子道:“輕者免其職司,重者禁閉除名。”

郎飛思忖片刻道:“既是如此我便告那天符峰庫房管事浪碧子。”浮雲子奇道:“他一個小小的管事如何惡了師弟?”

郎飛冷哼一聲道:“其罪有三,一,私自克扣弟子月供。二,收受賄賂。三,忤逆犯上。”浮雲子一聽大驚,道:“若果真如此,三罪合一責罰不輕啊,師弟,此事卻是屬實?”

郎飛道:“將他拿來便知,速差人去便是。”浮雲子見如此之好吩咐殿外執法弟子前去拿人,回身又招呼郎飛坐了。

雲寒看著郎飛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郎飛笑笑將那令牌給他看了看,慌得那雲寒趕忙就要見禮,被郎飛一把止了道:“休要多禮,若這多規矩,我便見罪了。”雲寒苦笑一下隻得作罷,侍立一旁。

不大的功夫就見門外進來三人,那浪碧子赫然站於中間,及抬頭看到側畔端坐的郎飛臉色大變,抬手一指,道聲:“你……”

郎飛衝他冷笑一聲,道:“自己說了吧。”那浪碧子將牙咬的咯咯作響,道:“說什麽?”

郎飛也不著惱,淡淡的道:“你私自克扣雲寒月供此事乃我親見,你還有何話說。”浪碧子冷哼一聲:“便承認了怎地,問我個免職之罪而已。”

郎飛點點頭道:“不成想你還有幾分骨氣,這忤逆犯上你有何分說?”那浪碧子眼睛轉了轉道:“浪碧子何曾犯過上?”郎飛抬手將令牌丟與他,浪碧子接住瞧了瞧,臉上頓時慌了。

半晌臉色一緩,抬頭道:“師叔祖去之時卻未曾告知弟子身份,不知者當不見罪。”浮雲子皺皺眉,向郎飛道:“師弟可真是未曾表明身份?”

郎飛暗忖:“當時為了方便行事,確實未曾言說,卻不想被他抓了把柄。”無奈之下隻得向浮雲子點點頭。

浮雲子歎口氣道:“這項罪名便無法成立了。”郎飛回轉頭瞥了浪碧子一眼又道:“那便作罷,你且再於我分辨受賄一事。”

浪碧子將個頭搖的撥浪鼓一般道:“師叔祖,何曾有的事?你便誣了弟子。”郎飛臉色一寒,道:“那通火液和九陽丸想必還在你身上。”

浪碧子伸手自須彌帶掏出兩個玉瓶道:“弟子手中確有兩瓶,隻是從賢訣子師兄那裏討來的,哪曾見過師叔祖的東西。”

郎飛見他仍自狡辯,兩手捏的作響,道:“既是如此,傳賢訣子來對質便可。”浮雲子又歎一口氣道:“師弟,那賢訣子已於上月壽盡坐化了。”

郎飛不禁瞪著浪碧子連哼數聲,那浪碧子假作未見隻是低著頭,心中一片得意。

浮雲子見狀道:“既是如此,便判了吧。”郎飛一擺手道:“且住。”浮雲子道:“師弟還有分說?”

郎飛走將過去拿過浪碧子手中玉瓶道:“浪碧子,你既是討來,必然認識此物,你且將這兩物的特征詳細道來。”

那浪碧子無法隻得道:“九陽丸,色紅辛香,可狀陽事。通火液,色紅味清,可使鎮火匣中火焰得心應手。”

郎飛道:“沒成想,你還頗通行哩,記的倒是準確。”浪碧子道:“如此師叔祖便無疑問了吧,該當放我歸去。”

郎飛將手拍的啪啪作響,道:“浪碧子,你好心機,好急智,真乃人才也。”浪碧子亦頗為得意,這番指控被他化解的巧妙。

“哼,你且看看這瓶可是你所言的通火液。”郎飛取出一個玉碟,將通火液盡皆倒入其中,就見黃橙橙一泓藥液,一股刺鼻之味飄得滿廳都是。

浮雲子大奇,道:“師弟,這是?”郎飛道:“這是我將火焰草換做爆裂草所煉的通火液,便有了許多出入。”

浮雲子恍然大悟,看著浪碧子道:“你還有何話說。”浪碧子一下癱軟在地,目光呆滯的望著那盤黃液。

見浪碧子無言以對,浮元子道:“既是如此,私扣月供與受賄罪名成立,二罪並罰,去後山禁足二十年吧。”

旁邊執法弟子聞言拉起浪碧子出了執法院。郎飛展顏一笑,對浮雲子道:“師兄,這判的還算公正。”

浮元子笑罵道:“忒是鬼精,一年之期你便送了兩個去後山。”郎飛哈哈一笑道:“那些禍害,且莫去管,此間事了,師弟便告辭了。”

浮雲子道:“煩勞師弟代為向玄羽師叔請安。”說罷起身送至門外。郎飛拱手道:“一定,一定。”接著領了雲寒出院而去。

才走幾步,雲寒躬身一禮認真的道:“謝過師叔祖,若任他返回,必然若虎歸山。”郎飛道:“莫做如此姿態,著實惱人,便和朱罡列一般喊我飛哥兒便好。”雲寒支吾了半天,口中才若蚊聲道:“飛哥兒。”

郎飛哈哈一笑,拍著雲寒肩頭道:“如此才是個爽利之人,左右無事,便去我那玄羽峰轉轉。”雲寒道:“我這身份,不便吧?”

郎飛一把抓過衣袖道:“剛言你爽利,又做如斯,且去,且去,休要如此扭捏,如那女人一般。”說罷未等答話拉了便行,真奔傳送陣而去。

(今天狀態不好,卡了一下午,就這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