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仙緣

第二十章 紫夜曇花

字體:16+-

寧少凡感覺這些境界離自己還是那麽遙遠,不如做好眼下,踏踏實實一步步來。

“寧師弟,你知道為何我們這紫霞宮的弟子都這麽看重門派大比麽?”靈念看著寧少凡,略含深意地說道。

“那當然是為了進入內門,成為內門弟子了。這樣,就可以學到更好的門派功法了。”

“嗬嗬,你隻說對了一半,若是僅僅為了成為內門弟子,那為什麽內門弟子還要參加呢。其實,這裏麵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

“什麽?難道還有其他的緣故麽?”

寧少凡聽靈念如此說,原本靜下來的內心,又被好奇心所驅使,提起興趣來。

“其實,除了成為內門弟子外,在每隔五年的門派大比後,都有一個神秘的人來到我們紫霞宮來挑選資質上佳,天賦異凜的弟子。而這個神秘人,據說來自遙遠的大陸的紫霞宮的宗門紫玄天宮!而我們現在的紫霞宮無非是那紫玄天宮的一個分支而已,就連我們現在的掌門紫霞子真人,原來也是那紫玄天宮的人,直到幾十年前,才來到萬惡山脈創立紫霞宮。至於為什麽來到這裏,我就不知道了。”

聽靈念說完,寧少凡直感到心中一驚,心說原來這紫霞宮原來不是一個單獨的門派,而是那紫玄天宮的分支,怪不得那紫靈子這麽重視那門派大比。

“大師兄,難道說那以前的幾名親傳弟子都已經去了那個紫玄天宮了麽?”

“正是,也隻有親傳弟子才有資格直接成為那紫玄天宮的弟子,就說前些天那個親傳弟子慕容楓,據說現在已經煉氣後期了,等到門派大比後,恐怕已經是築基期修為了,可以說如果不出什麽意外,進入那紫玄天宮可以說是板上定釘的事。築基丹對於我們這些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來說,確實是珍貴的很,可對於親傳弟子,簡直如同俗物一般。哎,也怪不得別人,誰讓人家天賦那麽好呢?”說到這裏,靈念也是一臉無奈之色。

“這麽說來,那萬惡山脈的其他五個門派也是那個遙遠大陸的分支了?”寧少凡簡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現在萬惡山脈六個門派可以說是互相製衡,而造成這種局麵的,想必是背後都有深厚的背景,否則早被其他門派吞並了。

“嗬嗬,寧師弟果然悟性高。不錯,除了我派中的紫霞子真人,那青玄宮的青玄子,天機功的天機上人,禦屍門的鬼燈真人,還有血魔宮的雪無痕老魔以及萬魔宮的冷千山老魔都是那遙遠大陸宗門的弟子,隻是幾人在那宗門中地位頗高,不然也不能讓他們來此創立分支門派,領取那宗門的供奉。”

“恩,多謝大師兄,我終於弄懂了。看來,我要更加努力才行,爭取有機會進入內門。”

“正是如此,所以師弟你不必妄自菲薄,一定要對自己有信心。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先在洞口把守,我先進去睡了。等到後半夜時,我再來替你。”

見外麵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靈念便進洞中休息去了,而寧少凡則是在洞口把守,防止半夜妖獸入侵。

“反正自己現在也不困,我已經掌握了那第一式的功法,不如抓緊時間,研究一下那蓮月劍決上的第二式功法,隻要自己把那第二式悟透,相信自己離那後天後期境界也不遠了。”想到此,寧少凡從懷中拿出蓮月劍訣,看起第二式的功法來。這蓮月劍訣出了那第一頁上的心法,還有三式,也可以說是三層功法,當把這三層功法全部掌握後,就能達到所謂的後天頂峰修為。到時要做的就是衝擊先天境界了,隻是這是一個需要心性變化的過程。

“蓮月劍訣第二式,天樞玄月。”看著上麵的功法介紹,寧少凡開始一點點研習起來。接著,拿出背後的鐵劍,比劃起來。由於剛剛學,幾個時辰後也沒什麽突破,隻是記住了大概的招式和攻擊方法。

“哎,看來這修煉還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嗬嗬,這修煉最講究的是心性,師弟千萬不可過於著急。你去睡吧,我已經休息好了。”

靈念在半個時辰前就已經醒了過來,因為怕影響寧少凡修煉,所以才沒說話。隻是心中對寧少凡的勤奮有了一些敬佩之情。

“大師兄見笑了,我也隻是打發時間而已,那我先去睡了。”說完,寧少凡向裏麵走了進去。

見靈雪師姐和冷秋雨還沒醒,寧少凡輕輕地挪著步子,找了個相對幹淨的地方,直接就躺下休息起來。

第二天一早,四人吃了些饅頭後,走出了洞穴。

一路上,聽著穀中鳥兒的鳴叫聲,四人心情也好了起來,感覺這穀中的生靈每一個都有它存在的意義。正當三人陶醉於這景象時,靈念突然停住了腳步,示意三人提起心神。

“小心,我感到了附近有妖獸的氣息。”

剛說完,便看見不遠處的草叢中一陣響動,接著一條體長過百米的巨蛇就鑽了出來。

“還好,是先天頂峰的妖獸銀環蛇妖。恩?那巨蛇口中好像叼著一株靈草。天那!居然是紫夜曇花!”靈念隨即大呼起來。

隻見這渾身長著銀白色條紋的巨蛇口中叼著一株發著紫色光芒的靈草,而且還散發著一陣陣清香,寧少凡一聞之下頓覺心神鎮靜。這靈草正是靈念口中說到紫夜曇花,這靈草不僅具有提氣安神的作用,而且還是煉製築基丹的主要材料可以說是珍貴的很。一株紫夜曇花甚至可以換到一顆上品的靈石!要知道一顆上品靈石可是相當於一百顆中品靈石,也就是說能換到一萬顆下品靈石!比之前那古晨得到的三色靈雲草可是還要珍貴許多。

此時,靈念和靈雪的呼吸已經急促起來,眼睛死死地盯著那蛇妖口中靈草。就在二人要出手將巨蛇擊殺的時候,一個聲音傳了過來。

“嘻嘻,居然是紫夜曇花。書生兄,咱們這回可發達了!”

此話一出,從不遠處的樹林中走出兩個男子。其中一個人身形魁梧,滿臉胡須,眼神中透出一絲狠辣。男子名為朱壽,原來是青玄宮的弟子,隻是因為這人觸犯了門規被趕出青玄宮,從此淪為了散修,在這七星穀幹起了強取豪奪的勾當。這朱壽不過是煉氣初期修為,此時看見對麵靈念和靈雪二人不但沒有一絲恐懼心理,而且還一臉得意之色,是因為他身邊的這位看似羸弱的書生模樣的男子。

“不好,是飲血書生!”看著眼前這男子,靈念頓時露出一臉擔憂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