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仙緣

第二十八章 離去

字體:16+-

直到晚上的時候,寧少凡感到自己已經進入了最好的狀態,這才意守玄關,氣運丹田,開始衝擊起煉氣期來。

隨著丹田周圍的丹田之氣不斷急速運轉,接著開始有節奏地遊走於全身各處經脈,最後又緩緩匯聚到丹田周圍。如此反複約有半個時辰左右時間,寧少凡的身體周圍開始聚集了大量的白色氣流,而丹田處也開始有些發熱起來,隱隱有顫動的感覺。

寧少凡意識到這已經是關鍵時刻,哪敢分神,急忙運起全身內力開始鞏固丹田之氣,幾個呼吸後,隻見身上聚攏的白氣猛地一縮。

“啪!”地一聲,突然向四周散開來,一時間洞內塵土飛揚。此刻,寧少凡感到自己的丹田開始出現了實質性變化,比起原來更是大了不少,而且周圍的丹田之氣也愈來愈濃鬱,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

“終於成功了!”

寧少凡睜開眼睛說道。想起這些天的衝擊煉氣期的種種磨難,自己不禁有些感到無奈。此時寧少凡才知道為什麽說修真乃是逆天而行,一個不小心就會丟掉小命,那走火入魔便恰好說明了這些。而且自己不過是才衝擊煉氣期修為,看來自己還有一大段路要走啊。

“恩,先不急,等體內的真氣穩定了再說。”到了煉氣期以後,可以說就是武者的巔峰了,因為煉氣期的武者可以凝聚體內真氣於手指之上,從而發出讓其他武者心悸的氣劍。幾十米外就可取人性命,比起那劍芒威力可是大出了不知多少倍。按理說寧少凡多少可以凝聚一點真氣出來的,但是要想禦氣成劍還要花費些時間的,上次初試劍芒失敗就是一個教訓。想到這裏,寧少凡開始調息起來,想等身體的真氣穩定下來再說。

“這小子還真有老夫那年的風采,不過此子靈根太差,就算是達到煉氣期修為,恐怕想要築基的話,機會渺茫啊。”冰壁中的蔡姓老者此時一臉複雜的表情看著寧少凡。一方麵為寧少凡成功進入煉氣境界感到有些欣慰,而另一方麵則對寧少凡的未來多少有些不看好。

直到第二天晌午的時候,寧少凡才信心滿滿地站起身來。也不說話,直接運起已經穩定下來的真氣。隻見寧少凡右手腕裏似乎有什麽東西一般,開始緩緩地向手指處移動。

接著,你寧少凡衝著石壁就是一指。

“嗖”地一聲細響,隻見一股微弱的氣劍從右手食指處射了出來,打在石壁之上,一陣脆響之後,石壁上已經出現了一個一尺多深的小洞。

還沒等寧少凡為自己成功凝聚氣劍而慶祝,冰壁中就傳來那老者的聲音。

“恩,不錯。第一次就能做到如此,已經不簡單了。”

“隻是運氣而已。”寧少凡轉過頭,謙虛地衝著冰壁說道。

“如今你已經成就煉氣期修為,也沒有必要在這裏了。”

“這,這說來……”寧少凡見老者如此說,不知該如何回答才好。本來自己也是想和老者說要離開此地的,畢竟大比還有幾天的時間就要開始了。可誰知那老者卻率先出口道明此意。

“你我在這裏相見,也算一種緣分。不過你既然選擇踏上修真之途,就應該做好死的準備。哎,你這種選擇對你來說還不知是福是禍,總之以後遇事要謹慎一些。這張護身符,算是送你的,可在危急之時,保你一命。在這大周境內,你有此符應該還算安全。不過,這護身符也隻能用三次,你且好自為之。好了,我要閉關靜修了,你且離開吧!”老者說完,隻見一道綠光射了出來。待寧少凡有所發覺時,一張通體綠色的符紙就到了寧少凡的懷中。寧少凡發現這綠色上還有陣陣綠光流轉,讓他感到有些驚奇。

“多謝前輩,晚輩一定牢記前輩的話。”寧少凡隨即衝著冰壁拱手道謝起來,就在寧少凡向給這老者跪下來磕頭時,一股強大又柔韌之極的大力將寧少凡托了起來,向洞口外飛了出去。

緊接著,這股巨力好像一隻大手一般,將寧少凡提向上空。一個呼吸時間後,在寧少凡到了懸崖上方時,那股巨力才消失不見。這突來的變故讓寧少凡有些難以適應,此時距離地麵還有十餘米的樣子。

“啪”地一聲後,寧少凡就摔在了崖頂上。

“呼,還好我此時身體變強了不少,否則不受傷才怪。”寧少凡拍了拍身上的塵土,坐了起來。

接著,寧少凡對著懸崖就是一跪。

“前輩,晚輩在洞中多虧前輩指點才能達到如此境界,今日一別,恐怕以後就再也不能相見了。但願你老閉關成功,晚輩一定會努力修煉的!”

說完,寧少凡磕起頭來。

“哎,想不到這小子還這麽有人情味,可你哪裏知道這也許就是你的弱點啊。”老者搖起頭來說道。

擦拭了一下頭上的灰土,寧少凡站了起來,麵露一絲堅毅之色。

“門派大比,真讓人期待啊,我一定要進入內門!”

說完之後,寧少凡一轉身,運起羅天步後,急速向遠處行去。

這羅天步不愧為一門神奇的身法,幾個時辰後,寧少凡就已經出了七星穀,來到一處名為青霞鎮的地方,此時天色有些暗了下來,寧少凡心說此鎮距離那紫霞宮還有千裏之遙,不如就在此歇一歇,等明日恢複體力後,再回宮也不遲。

想到這裏,寧少凡向一處名為青雲居的客棧走了進去。剛一踏進青雲居,就發現這間客棧有些不對勁。

“這,這些人怎麽都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