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八章 上弦月,殺氣凜然

字體:16+-

新書期,求點擊,收藏,紅票,拜謝。

......

午夜,上弦月。

墨菲斯自始至終從未躺在這張舒適的**過,多少個日夜,他都是在樹幹上以蹲姿休息的,那種每隔幾分鍾就要睜眼警戒的日子帶來的習慣已經永遠的給他留下了烙印,仿佛動物假寐一樣的警覺讓他在聽到酒店外的一絲輕微動靜時便站起了身。

寂靜的酒店外在午夜時近乎空無一人,但是一群貼地而行的黑影倏然間閃過,讓氣氛蒙上了一層凝重。

黑衣人沒有穿著沉重的金屬鎧甲,腳步聲微不可聞,目的不言自明,不過這種實力顯然不會對有著一群實力強悍的護衛騎士們的隊伍造成什麽傷害。

安靜的酒店被幾支破空射出的弩箭打破了寂靜!

守夜的騎士顯然不是什麽草包,所謂的偷襲完全成了笑話——拔劍劈開偷襲箭矢非一般人所能,而被攻擊的兩位騎士卻真的用手中超過五公斤重的長劍將弩矢瞬間劈飛!

戰鬥瞬息之間展開!

早有準備的騎士們休息時是不會脫掉鎧甲的,衝入酒店門前的黑衣人實力顯然不至於落入草包之流,可是卻沒有任何意外的與騎士們纏鬥起來,刀劍碰撞聲與悶哼聲響作一片,不過這混亂之中卻沒有人注意到天空中劃過的黑影。

……

墨菲斯的臥室靜悄悄的,這位溫德索爾公爵唯一的繼承人似乎很沉得住氣,但是就在一樓的戰鬥正在進入白熱化的時候,這位少爺所在的二樓卻猛然傳來了一聲爆響!

那是二樓的玻璃窗戶被撞碎的聲音,繼而一切陷入了寂靜。

黑色仿若蝙蝠一樣的家夥翼展足有兩米,仿佛是炮彈一般由天空俯衝撞碎了墨菲斯臥室的窗戶,進入房間的一瞬間便在黑暗中化為了人形,手中的利刃直撲那張大**的身軀!

“哢!”

一張木床在匹練似的銀光中攔腰成為了兩段,強橫的力量帶著迅猛無比的速度讓整張木床和上麵的一切在隨後狂風暴雨的攻擊中化為了碎片!

可是在枕頭裏紛紛揚揚的灑落滿屋羽毛時,空氣中似乎並沒有如偷襲者想象那般有著四濺的血液。

月光黯淡,殺氣無形。

下一刻,墨菲斯的身形從房梁之上一躍而下,卻是以一種比正常墜落快出三四倍的速度撞向了站在床前的家夥!

“咚!”

膝蓋猛然撞擊在了對方的脖頸後方,左手在暗淡的光線中觸摸到對方的腦袋,右手短劍狠狠的沿著對方右耳下方斜插進了胸腔,直沒劍柄!

一擊,致命。

屋子裏剛剛站立的黑影被他由上至下仿佛生生壓碎在了地麵上,站起身時,墨菲斯左手提著的頭顱已經與地麵上扭曲的屍體徹底分離。

這是一場無聲的戰鬥,沒有對質,沒有對招,隻有偷襲與反偷襲,兔起鷂落,不過三秒。

“啪!”

正在流淌著鮮血的屍體竟然在一聲脆響後化作無數黑漆漆的物體,墨菲斯用手中的短劍挑起一看,竟然是數十個已經死亡的黑色蝙蝠。

血族…這個被上帝拋棄的種族竟然出現在了這裏?

左手的頭顱上還留有一副驚訝之極的表情,似乎根本不相信死亡到來的如此迅速——墨菲斯在被稱為“吸血鬼的鬥篷”的黑暗中躲過了一位勳爵級別血族的感知,隨後手中的短劍更是以對方難以理解的速度在捅穿心髒之後生生將脖頸剜絞而下!

殘忍?

如果不殘忍,或許墨菲斯已經在森林中死掉無數次了。

木門被推開,老管家麵色嚴肅的望著墨菲斯,隨即一言不發的走了進來,抬起手掌的一瞬間,墨菲斯仿佛察覺到了什麽,猛然朝著側麵躍出!

側飛而出的墨菲斯回頭,倏然發現自己險些被破窗而入的另一個黑影撞到!

那抹一閃即逝的銀光如果不是自己躲開,便會毫不猶豫地將自己的腦袋削下去!墨菲斯絲毫不懷疑其力量和敏捷性,對方的實力和剛剛被自己殺死的家夥天差地別!

老管家就站在那刀鋒的麵前,任憑那抹銀光劈向自己,卻是僅僅抬起了自己的左手,而那個連摸樣都沒看清楚的家夥下一刻便像是被攻城錘迎麵擊中一般“呯”的定在了半空!

巨大的慣性讓身體扭曲斷裂,強大的力量從始至終沒有顯露出任何痕跡,老帕法甚至連武器都沒有用!

震懾?

墨菲斯見識過叢林中狂暴到將一頭身高超過五米的巨象生生撕裂的亞龍,見識過僅依靠壓縮空氣便能一擊擊穿獵物的巨型甲蟲,眼前的一切並沒有超出他的認知,但是卻激起了他一種前所未有的欲望。

人類的力量,竟然可以如此麽?

扭曲的肉體在飛行的過程中化為了飛行的黑色蝙蝠,繼而在屋內瞬息重新組合成了一個摸樣高傲卻帶著一臉驚駭的中年人。

一身筆挺的貴族服飾和蒼白的麵頰,微微露出唇邊的尖銳牙齒,這位偷襲者望著麵不改色的老管家,呼吸微微急促。

“在一位信徒麵前,你還要繼續進行你那卑微齷齪的舉動麽?”

“血族可不是站在教廷對立麵的,注意言辭,你隻是一位家仆。”

出乎意料,這位血族看起來根本不慌張,帝國的傳說中,這種生活在暗影之中的異類每一位都是貴族的範本,此刻看來倒也確實有些道理,有板有眼的姿態和語氣倒是能唬住不少人,不過終究不會讓一位公爵府的管家有什麽猶豫。

墨菲斯處於兩人的側麵,在看到了老管家隨後胳膊抬起的動作後,這位意識敏銳的獵人猛然向著遠處翻滾開來——因為他很快明白,眼前的戰鬥級別不亞於林中的高級別魔獸為了爭地盤而進行的拚死搏鬥。

自己是根本插不上手的。

“轟!”

事實證明墨菲斯的判斷尤為正確,被撞碎的窗戶連帶著整個牆壁整整齊齊的出現了一道裂痕!而那個剛剛站立於原地的家夥則是杳無蹤影!

隨即老管家的身影出現在了墨菲斯的身前,竟是匪夷所思的一拳轟向了還未站起身的墨菲斯,“呯”的擊中了剛好出現在墨菲斯身側的吸血鬼,巨大的力量帶著爆發而出的氣浪轟擊在了墨菲斯的身側,實木地板瞬息爆裂開來,墨菲斯瘦弱的身軀被衝擊波掀飛了出去,隨即狼狽的撞在了牆麵上。

而那位吸血鬼在這一擊之下,已經躺倒在地了無聲息了。

“這群該被焚化在十字架上的異族。”

老管家望著那看似一動不動的屍體,沒有立即轉過身拉起墨菲斯,而是緩緩的抬起了右手——直到這時,墨菲斯是第一次看到老管家用右手攻擊。

平淡無奇的一掌,地麵上突然之間有了動靜的吸血鬼還未坐起身便再一次被擊中,“啪”的一聲爆響,他的身體在一種令人耳膜發緊的聲音中成為了染滿房間的一灘血肉!

血腥的味道頓時彌漫在墨菲斯的鼻尖,但是這種攻擊帶來的震撼卻是讓他愣住了三秒有餘。

“少爺…”

“你說了算。”

沒有任何猶豫的,墨菲斯將決定權交給了這位管家,自己則是站起了身,還沒有脫下的衣袍上滿是那位血族留下的鮮紅色的血漬,不過他隻是使勁抹了抹臉,便不再言語。

老管家沉默片刻,彎腰撿起了地麵上一塊不起眼的殘渣所包裹的小玩意,用隨身攜帶的那個幹淨手帕包裹了起來,隨即恭敬的示意墨菲斯跟隨自己下樓。

一樓的戰鬥已經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