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十章 驚雷

字體:16+-

第二更,求收藏,拜謝。

-----------------------------------------------------------------------------

這個回答是墨菲斯的實話——從小到大,他從沒有聽那位仿佛知識無限淵博的老家夥提起過半個有關“魔法”的字眼。

如此看似簡單,實則登天一般困難。

魔法師是一群為了未知而神秘的事物而研究終身的古怪群體,這是拜占庭帝國的平民對於魔法師的普遍認識——他們有著強大而超自然的力量,有著尊貴的身份,還有那從不示人的神秘麵紗。

但是在相隔不遠神聖加百列帝國,魔法師所對應的隻有兩個字:“異端”,他們最終的歸宿也隻有一個地方——“火刑架”。

這些東西是每一位拜占庭人應該熟知的東西,可是墨菲斯卻從未接觸,以至於老管家一時之間愣住半晌,不知該從何解釋——從他之前觀察這位少爺的推斷來看,這種事情實在是過於匪夷所思了。

“通過灌輸自己的力量,可以激活這柄匕首內的另一種力量,使其對敵人造成傷害,恕我愚拙,少爺,我隻能這麽解釋了。”

“大概明白了,我懂的東西並不多,原因在我。”

還真是一個懂事的少爺呢,老帕法內心感歎。

他看到墨菲斯輕輕握著那柄造型奇特的匕首——仿佛骨頭製成的手柄有著圓潤的白色光澤,而劍脊處則是內斂而有著海藍色的紋路,複雜而晦澀。

望著利刃上的魔紋,墨菲斯不知想起了什麽,愣神半晌後將這柄匕首插入了盒子內所附贈的魔獸皮套內,隨即直接別在了腰帶上。

匕首與絲巾,代表著力量與女人麽?

墨菲斯想起了那個想要主動獻身的女孩子,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

“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不顧一切,倒也跟我有些相似呢。”

……

晨霧漸漸散去,隊伍踏上了一條筆直的道路,兩旁的建築物稀少起來,在走出樹林區域後,遠處的山峰讓人歎為觀止。

“君士坦丁,就在山的另一端。”

老管家指著視野的盡頭,輕聲道。

雖然看上去遠處的山峰清晰而壯麗,但是距離抵達目的至少還有三天左右路程需要走,身後的隊伍人數已經擴增到五十人,浩浩蕩蕩而沒有了先前的低調

“天黑前到達巴倫克山穀,我們不能暴露在天空下,”老管家輕輕說道:“至少,今晚不能。”

墨菲斯自然明白血族的威脅遠沒有想象的那麽簡單,一位勳爵和男爵級別血族的死亡隻不過是這群卑劣的賞金獵人的開胃菜而已。

沉默而壓抑的隊伍在地平線上快速的移動著,帶起了陣陣煙塵,十七位護衛騎士、二十三位劍師和八位司職偵查的帝國軍部斥候,鋒芒畢露的護衛團明顯的給了外界一個訊息:生人勿近。

幹燥的土地在夏日蒸騰著熱氣,天空中有禿鷲盤旋。

“死亡戈壁”,拜占庭先帝戴克裏在六百七十年前大勝蠻族的戰場,曠日持久的戰爭在這裏留下了超過萬具難以收拾的屍體,戰後這裏便成為了死地,腐朽的氣息遺留至今,一條孤零零的道路橫亙在廣闊的荒地之間,這裏沒有雜草,隻有戈壁。

“這裏是亡者之地,傳聞荒漠的某一處有著一座山穀,下葬著拜占庭帝國的所有君王,不過‘帝王穀’似乎到現在也隻是一個傳說而已。”

老帕法指著戈壁的某一處輕聲道,為這位從未走出過叢林的少爺介紹著這個世界的另一麵。

茫茫天地之間隻有一條筆直的路線通向那頂端有著皚皚白雪的群山,沿途荒涼的戈壁上偶爾能看到動物的骨骼暴露在酷暑中,幾頭禿鷲勤懇的啄食,偶爾用鄙夷的眼光掃視著道路上的旅人,似乎在嘲笑他們終究有一天躲不過死亡的命運。

馬匹的行進速度逐漸減慢,直到太陽落山後那地平麵上的最後一絲光芒消失,這支隊伍還在艱難的前行著。

已經能看到眼前近在咫尺的群山了,但是讓墨菲斯奇怪的是,整整一天時間,這裏沒有看到任何村莊的存在,甚至於沒有見到過任何單獨行走的旅人——最少,也是超過二十人的商隊。

入夜,白色的霧氣漸漸籠罩視野,遠處高大的山影消失在了視野中。

“未能得到安息的靈魂,永遠的被遺棄在了這片土地上,”老管家帕法麵色凝重的望著四周漆黑的戈壁,“即便是拜占庭內的牧師們也無法徹底讓這些戰死的亡魂安息,超過六百年,這裏已經成為了難以想象的安息之地。”

“安息之地?”

“魔法師中有一類人是被主拋棄的,他們操縱靈魂,褻瀆死屍,讓死者為他們戰鬥——而這片土地,便是這類家夥經常出現的地方。”

墨菲斯的手指始終沒有離開過劍柄半寸,周圍的空氣因為太陽落山而變得冷颼颼的,他向四周看了看,輕聲道:“我們會成為獵物?”

“不,我們隻是過客,對於那些生命悠久的家夥們來說並沒有實際價值,事實上,拜占庭建國以來有關目睹亡靈法師的記載已經近乎消失了,不得不說加百列帝國的異端討伐運動進行的足夠徹底。”

話雖如此,老管家還是讓隊伍加速前進,最終在月光因為烏雲遮蔽而徹底消失之前進入了群山之中的山穀內。

跳下馬匹,墨菲斯活動著僵硬的四肢,四周的騎士們有序的紮營整理,篝火在風中搖擺不定,山雨欲來,天空中的陰雲壓抑而沉悶。

旅途注定不會順利,墨菲斯已經習慣於隨時隨地的麵對生命危險,這位貴族少爺的身份周圍的騎士與劍士們都清楚,為了這位少爺不受危險威脅,溫德索爾家族是會盡一切辦法和努力地——而這個時候的墨菲斯依舊不會明白自己身處的溫德索爾家族能量到底有多大。

夜幕籠罩大地。

當負責警戒的斥候午夜時分突然間發出警報的時候,坐在篝火旁的墨菲斯一躍而起,定睛望向了遠處。

雖然視野之中黑漆漆的一片,但是腳下的地麵卻漸漸傳來了越來越明顯的震動。

騎兵?墨菲斯確認是戰馬行進聲,數量不少。天空中傳來了悉悉索索的尖銳叫聲,沒來由的讓人產生了煩躁的情緒,有些劍士甚至抬起手捂住了耳朵卻依舊難以抵擋這種傷害,繼而痛苦的跪倒在地!

墨菲斯皺緊了眉頭,看起來他並沒有受到過多的影響。

鎧甲的碰撞聲不絕於耳,長劍出鞘,一片火把照亮了整個營地的邊緣,但是除了那隆隆的馬蹄聲和天空中的異響,眼前依舊漆黑一片,甚至於十米之外的情景都看不清楚。

這種條件下騎士們是根本無法上馬戰鬥的,連月光都沒有,騎士們如果衝鋒的話連敵人在哪裏都不知道。

“楔型陣!”

老管家沒有任何猶豫的下了命令,而下一刻,所有備戰狀態的劍師和護衛騎士們迅速排列好了一道極為密集的陣型——手持輕型戰盾的劍師頂在了最前方,瞬息成了一個尖刀狀陣型,身穿黑袍的老管家踏前一步,站在了墨菲斯的身旁。

騎士們並沒有完全加入戰陣,而是有超過二十個渾身重鎧的高階護衛騎士手持長矛列陣停在了營地後方的高坡上。

“紫鳶尾的守護者們,戰鬥吧!”

渾厚的嗓音有別於平時的低聲細語,老管家在這一刻如同一位領軍打仗的將軍般成為了整個隊伍的主心骨,而站在他身旁的墨菲斯則是一言未發,冷靜的模樣同樣給四周保護他的劍士們帶來了難言的鎮定。

“哈!”

仿佛是預感到了什麽,站在隊伍最前方的劍師爆喝一聲,身體驟然爆出一團氣浪,仿若黑暗中綻開的鮮花!

火把的照明似乎根本無法讓人的視線捕捉到那突如其來的黑影,驟然之間衝破黑幕的騎士狠狠的撞擊到了楔形戰陣的正前方,可是墨菲斯僅僅看到了那從黑暗中躍出的巨馬還未有什麽動作,那站在最前方的劍師便一擊將高出他半個身子由於的巨馬連帶著騎士擊飛了出去!

長劍揚起,勢若驚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