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十六章 你若真正堅強,懦弱給誰看?

字體:16+-

讓收藏繼續飛,紅票有的話拜謝。

-----------------------------------------------------------------------------

“讓開!”

走在墨菲斯身旁的車夫被人粗暴的推開,這個其貌不揚的家夥踉蹌一步,險些跌倒,但還是護在了墨菲斯的身旁,轉過頭,墨菲斯看到的是四個身穿私兵服飾的家夥護著的一家子,紅光滿麵的父親、敷著白粉的母親,有著油光可鑒金色頭發的兒子,下位貴族的典型做派。

“馬爾科,在學校裏可不要隨隨便便跟某些人混在一起,低賤的人是不會帶給你高貴的。”

聲音不小,顯然是為了讓周圍的人聽見,這位胸前有著家族徽記的胖子眯著眼掃向四周,在旁邊站著的墨菲斯身上微微停留一瞬,顯然是看到了他的佩劍,微微收斂,“即便是貴族,也要找那些配得上你身份的人。”

“我明白的,父親。”

和墨菲斯年紀差不多的少年目光輕佻,在侍衛的保護下大搖大擺的走向了前方。

這就是貴族麽?

墨菲斯好奇的望著這支隊伍囂張的走過,耳邊偶爾聽到那些沒有貴族爵位的富人們帶著酸味兒的議論,心下有些好笑。

一群學生基本都是在家長的帶領下來到了學院,塔倫斯學院設有七個年級,但是大多數人五年便可以拿到畢業證明,而那些純屬靠著混日子的家夥們或許會在這裏呆滿七年,當然,也不乏偶爾出現幾個閃光式的人物,不到三年便因天資聰穎被其他知名學院挖走。

放眼整個隊伍,唯獨墨菲斯顯得孤單異常。

“少爺,我隻能止步於此了。”

車夫停下了腳步,學員采取封閉式管理,除了學生,外人一律禁止入內——無論是貴族還是普通人,在這裏都要靠自己。

“恩。”

墨菲斯頭也沒回的做出了回應,和所有其他的學生一樣就這麽孤身一人走進了校園,身後是送行的家長們,或有富人或有貴族,不過此時他們的孩子卻都走進了同一所學校,至於若幹年後的成就,這些家夥隻能默默的向主祈禱了。

墨菲斯作為一年級學生年齡偏大,但是很快他就明白在學院裏不是年紀大便能占便宜的。

“呯!”

拳頭擊中肉體的悶響。

在轉過一道彎,後方的家長們看不見的死角處,幾個身材算不得高大的孩子正圍著一個看起來僅有十一二歲的孩子毆打著,拳拳到肉,毫不留情。

被毆打的家夥身軀瘦弱,根本站不起身,但是雙臂死死護著自己的頭,拱起後背承受著一下下毆打,這種姿勢是人類的本能,墨菲斯曾經用相同的姿勢抗過了一頭斑尾猛虎狂暴的攻擊,雖然事後自己的胳膊險些殘廢,但是好歹保住了性命。

四周走過的高年級學生們似乎對此司空見慣,看到那情景後仿佛什麽都沒看過一樣扭頭走開,低年級的學生想要停留,卻最終不願惹是生非,匆匆跑開。

唯獨墨菲斯停下了腳步,望著那個蜷縮著挨打的身影,微微出神。

這就是人類社會的一角麽?似乎和森林區別不大呢,都是弱肉強食強者為尊。

墨菲斯如此想到,似乎是他的動作與四周的人格格不入,毆打瘦弱孩子的家夥中有一個回過了頭,雖然年紀不大,一身氣息卻暴戾而跋扈,根根直立的頭發更是讓人明白他脾氣火爆,扭過頭,他抬手便指著遠處第一次走進校園的墨菲斯,這個胸大肌將衣服撐的滿當的家夥破口道:“看什麽看?想挨揍直說!”

並非沒有看到墨菲斯佩戴的短劍,但是身為子爵的兒子,這個家夥自然在塔倫斯學院有著鶴立雞群的高傲自尊和囂張的資本,或許是橫慣了,幾句言語威脅早已成了家常便飯,更何況在學員這種地方,永遠是老一代欺負新一代的,與軍隊甚是雷同。

四周的學生趕緊讓開了一大片地方,卻少有駐足圍觀者——雖然這裏不是什麽一流學院,但是明顯沒有無腦之輩。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鬥,矛盾也隨之而來,墨菲斯並不懼怕挑釁,也不會去考慮什麽對方的家庭背景——在森林中遇到強大魔獸,選擇無非幾種:將對方幹掉,或者逃跑並且徹底擺脫對方的糾纏。

所以受到挑釁的墨菲斯很幹脆的二話沒說,直接邁步向前,在另外幾個人還猶豫該不該繼續踢地上那個孩子幾腳的時候,他已經毫無征兆的箭步衝出,用匪夷所思的一拳擊中了那個比他高出一頭有餘的家夥的腹部!

“咚!”

如果說這幾個在學院橫行無忌的家夥是街頭鬥毆豐富的流氓,那麽他們在經驗豐富的獵人麵前永遠是個孩子——因為前者的攻擊陰狠而狂躁,後者卻往往一擊致命。

留給流氓打架的機會多,留給獵人生存的機會少。

看似普通的一拳直接讓對方捂著肚子抽搐著倒在地上,高大的身軀還未觸地,墨菲斯的膝蓋便不偏不倚同時堅定異常的撞擊在了對方的臉上。

“哢!”

鼻骨碎裂的聲音異常清脆。

傻了。

不光是旁邊幾個不知該做什麽的高年級學生傻了,連旁邊那些匆匆走過不想圖惹事端的學生一樣呆立原地。

墨菲斯輕輕拿出貴族才會使用的手帕,象征性的擦了擦手,隨即扔到了已經昏厥過去的家夥身上,轉過身,望著地上那個挨揍卻一直沒有吭過聲的瘦弱家夥道:“你若真正堅強,懦弱給誰看?”

轉身離開,自始至終再沒有回過頭。

地麵上一直被動挨揍的孩子愣怔了一瞬,隨即仿佛野獸一般一躍而起,發瘋一樣踹在了兩個發呆的貴族襠部,喘著粗氣望著地麵上剛剛欺負自己的人倒下,他猛然轉過頭,卻已經無法再茫茫人海中尋找到那個背影。

------------------------------------------------------------------------

兩天時間,塔倫斯學院讓墨菲斯認識到了什麽叫人類社會的縮影。

作為學費最高昂的學院之一,塔倫斯自然有著常人不能比的教學條件、舒適的單人宿舍、寬敞的教室、良好的飲食和隨處可見的美貌女仆一直是很多人願意把自己的兒女送到這裏來的原因之一。

不過來這裏,墨菲斯並非為了享受的,臥室每天都有女仆打掃,甚至於臥室外麵還有單獨的大廳和壁爐,可是這位公爵府的少爺卻很少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隻有偌大學院的各個教室的角落才能看到他有些孤寂的身影。

課程表很滿,而且老管家也很“貼心”的幫格裏斯報了一般人無法全部報名的課程,包括了劍術基礎、騎術基礎、馬上作戰、騎士禮儀守則、魔法通史及元素理論基礎、神學基礎講義等等課程,所以他近乎一刻不停的在學校內奔波著,至於開學那天揍趴下的家夥,又或者大多數紈絝熱衷的比賽或賭博,他一概沒有任何興趣理會或參加。

生活似乎還算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