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

九、邪道第一大派

字體:16+-

南蟾部洲東西十餘萬裏,南北也有七八萬裏,名山大川不計其數,北部地勢平坦,人煙匯聚,建有七個國家,算是最為繁華之地,其他三麵都被大山阻擋,雖然眾山脈交錯處也有小塊平地,亦有人築起城郭,劃境建國,卻沒有北部七國那般規模。

北部七國又以華胥國為最遼闊,國土比其他六個國家加起來還要廣大,因此南蟾部洲之人便以華胥國為正統,便是修仙之人也多居住在華胥國境內的名山大川之上。

赤城山便在華胥國中,為華胥國十七座名山之一。

南蟾部洲除了劍仙七大宗門之外,尚有煉器三大派,符籙四大家,以及兩大鬼脈。

這十六家是南蟾部洲最頂尖的正邪門派,《玄冥十九篇》正是煉器三大派之一玄冥派的三卷根本典籍之一,內中載有一十九件成道之寶的祭煉法門和玄冥派最根本的道訣玄冥通幽法,乃是器修一門的無上秘傳之一,珍貴之處非是尋常道書可比。

玄冥派創派千年曆史悠久,門下弟子上千,可比赤城仙派威風多了。玄冥派教主麻長生跟赤城教祖朱商的師祖乃是一輩,法力通天徹地,深不可測,乃是南蟾部洲最頂尖的大人物。雖然赤城仙派的教祖朱商得了赤城一脈的真傳,創下了一派基業,畢竟還比不上玄冥派這種千年的大派根基雄厚。赤城仙派雖然因為朱商法力驚人,排名在劍仙七大宗門中沒有落在最後,卻也隻不過是中流。

劍仙七大宗門的靈嶠仙派為譽為天下玄門第一正宗,靈嶠仙派以下便是冥河劍派和翠微仙派,再往下就要排到了隱仙流,然後才能算到赤城仙派。玄冥派卻是實打實的邪道第一門庭,實力跟靈嶠仙派不相上下,**威震懾天下,麻長生雖然不是邪派第一人,卻也是前三之屬,名聲也強過了朱商甚多。

記起了這些資料,白勝登時抽了一口寒氣,暗叫道:“原來五**尊者是玄冥派的傳人,玄冥老祖麻長生的徒子徒孫!怪不得那五**鳥人說話口氣那麽大,做事兒那麽絕,心腸那麽狠,做人那麽不地道。這種邪門大派做壞事兒已成家常便飯,殺人就如呼吸一般輕鬆自在。就該被人給替天行道,滿門殺盡,雞犬不留,根本就不該存有於世。不過我現在還力有未逮,就讓這家門派多活些時日罷,待我日後煉就天下無敵的劍術,一定替天行道。”

玄冥派名氣雖大,卻也嚇不住白勝,這廝膽子大的包天,不然也不能做出“單槍匹馬殺翻了天下會,逼得獨孤求偶絕足不敢再進這款遊戲”這種事兒來。他對擊殺翠羽仙子和五**尊者的肉身,非但沒有半絲後悔,反而想著如何把玄冥派滿門上下一窩端了方能絕了後患。

玄冥派以祭煉法寶聞名,隻不過一件法寶少則幾百年,多輒數千年才能祭煉成功,因此玄冥派弟子並不似赤城仙派的弟子一味閉關苦修,往往有了少許修為,就要下山去遊曆,並且收集祭煉法器的材料。等這些玄冥派的弟子修行日厚,本命法器也祭煉的越發厲害,自然而然的就成了獨霸一方的高手。隻是尋常玄冥派弟子也不可能帶了一卷玄冥十九篇在身邊,他們就連一窺玄冥十九篇的全貌都不能,最多也就是得傳最後幾篇的法訣,最厲害的法訣隻有真傳弟子方能得授。

五**尊者本名麻五**,乃是玄冥教老祖麻長生的嫡親孫子,這才有如此特殊待遇,被父母偷偷傳了這卷無上道訣,並且挾帶了下山。五**尊者因為身份尊貴,離開玄冥教遊曆,輕易就結交了不少同道。加上這貨的運氣又好,連連得了幾次奇遇,這才勉強煉製了八件法器的胚胎,他選了其中一口飛劍做為本命法器,已經駕馭了去接天峰偷竊丹藥,其他的七件放在法寶囊中,還未怎麽祭煉,如今都落在白勝的手裏,為人做了嫁衣。

白勝並不知道其中內幕,也不知道五**尊者的來頭甚大,故而心思還十分輕鬆。當然就算知道了五**尊者的來曆出身,白勝也不會緊張到哪裏去,他翻閱了玄冥策之後,也就知道了五**尊者的七件法寶的名稱和用法,心裏頗為開懷。

那枚護身的黑鐵環,叫做二相環,乃是玄冥策上防禦最強的法寶。這枚二相環祭煉到最後,還能在其中練就一個小乾坤二相虛實世界,非僅能用來護身,專收敵人的飛劍法寶。隻是五**尊者偏愛劍器,所以才沒有揀選二相環為本命法器,隻是當作尋常法器一般祭煉,他又法力不濟,未有把二相環祭煉到了火候,不要說小乾坤二相虛實世界,就連防禦的法力都不濟事,這才會被白勝一劍就破去了二相環,憑空斬殺了肉身。

從玄冥策中白勝也自得知,這二相環總共要分七十二重禁製,每煉成一重禁製,威力就大了一倍。隻有當此物之內七十二重禁製齊全,才能開辟小乾坤二相虛實世界,當七十二重禁製祭煉合一,這二相環方能被稱作法寶,現在還隻算的上一件法寶胚胎,這種還未煉成的法寶胚胎,亦被閻浮提世界的修士稱之為法器。

五**尊者的二相環剛剛練就三重禁製,距離功侯圓滿還差了不知多少火候,就能放出一道二相黑光圈,把二相環化成一圈黑光將自身保護在內。不消說小乾坤二相虛實世界,若是此物真個煉成七八重禁製,所化的二相黑光圈就能借力卸力,還能鎖拿飛劍法器,有許多神妙的運用,以段珪的那口飛劍品質之差,就算白勝劍術再高,也沒那麽容易就破去二相環的防禦。

白勝的那口飛劍,品質低劣到了極點,內中隻蘊含了兩重禁製,且跟赤城道法也並不十分相合,又加上白勝的法力也甚低微,縱然有再絕世的劍術也發揮不出來幾分威力,當然現在則是另外一回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