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城

十一、翠羽囊豐

字體:16+-

待得第二日起身,白勝且不去想旁的事情,而是思忖起來,自己該何去何從。

赤城老祖朱商那裏,白勝也不覺得還有必要回去。朱商瞧不起段珪,他這穿越貨一樣也不會受待見,就算他回去也不過是個受氣的。何況他如今已經不是段珪了,更有許多秘密,被朱商發現了可了不得。

赤城仙派雖然有幾種絕學,但是朱商老祖卻一個徒兒都沒傳授,隻等自己飛升天闕,才揀一個最親厚的弟子傳承衣缽。白勝也不覺得自己會有那種運氣能接掌赤城仙派,反正也學不著,再繼續留下苦守也無用,還不如出門去碰機緣。赤城仙派門規甚鬆,並不在乎門下弟子遠遊,尤其是段珪這樣不成器的弟子,朱商恨不得他不在眼前方好,白勝若是獨自遠行,也沒什麽不妥的說法。

再有一件,就是他剛殺了翠羽仙子,又斬殺了五**尊者肉身,奪了人家的家產,回轉赤城說不定遮掩不住諸般賊贓,被老師赤城教祖朱商揪出來。東西還不還倒是其次,一旦扯出“他”當初被五**尊者誘騙,做下的那許多醜事兒,當真死一百次也不冤枉,盡管那些錯事兒,他白勝絕逼的沒有做過。雖然白勝現在還不知道,五**尊者乃是麻長生的親孫子,玄冥十九篇也關係甚大,但賓不妨礙他做出謹慎的決定。

“也罷,我就出去躲個幾年再說。困守一地能有什麽機緣?出門在外,說不定能有點奇遇也說不定。待我煉就高深道法,朱商那老鬼也必然另眼相看,現在回去做個受氣包,也不合我百鳥生大爺的胃口。”定下了日後行止,白勝心頭輕鬆,便自開始檢視翠羽仙子法寶囊。

翠羽仙子的法寶囊,是一個五彩雲錦織就的口袋,比起五**尊者的獸皮囊可要美觀許多。

翠羽仙子畢竟是個美貌女子,天性*愛美,故而這個法寶囊除了用料講究之外,還用不知什麽鳥雀的羽毛,在法寶囊外刺繡了一頭栩栩如生的翠鳥,暗合她的道號。

白勝本來覺得,這翠羽仙子看來法力不濟,必然沒甚好貨,但是當他把翠羽仙子的法寶囊打開,卻暗暗驚喜。這翠羽仙子的法寶囊中事物,比五**尊者的多了十倍有餘,雖然以尋常之物為多,除了許多日常用的衣物,金銀財物,珠寶首飾,居然還有胭脂香粉,青銅古鏡,象牙玉梳,等等女人家慣用的梳洗之物,但各種法器加起來也有十多件。更有一卷道書,內中零零散散記載了百多種法術,高低各有不同,顯然非是來自一家一派,而是雜湊來的。

白勝自是不知,翠羽仙子乃是南蟾部洲修行界有名的**,最好仗著姿色肉身布施,跟人換去法器道訣,曆年積攢也頗辛苦,沒想到都便宜了白勝這賊子,香魂飄蕩,也不知能瞑目否。

翠羽仙子收集的法器雖多,但是本質卻都甚差,真正讓白勝歡喜的隻有三件,一件就是她用來飛遁的翠煙雲。此寶卻是符籙四大家中的白雲宗的獨門法器,是一個被翠羽仙子迷惑的白雲宗弟子,偷偷傳授了她祭煉此寶的法訣。翠羽仙子用了好些心力,這才湊齊了材料,央求人煉製出來。平時喜愛到了極點。又因為此寶祭煉的時候,加入了一點萬載翠英,故而色澤翠綠,十分好看,被翠羽仙子當作了自家的招牌,片刻也不離身。還有一件卻是一套七十二麵小幡,想是哪個姘頭送的,白勝一時也辨認不出,更不知道用法,隻好暫且放過。光是這兩件隻能讓白勝微微歡喜,並不足以讓白勝喜出望外,讓他有意外之喜的卻是翠羽仙子的法寶囊中的一對上好的飛劍。

在《蜀山2》中,白勝從來不曾愁過沒有飛劍使喚,憑了他的劍術和地位,什麽樣的飛劍拿不到?但是穿越到了段珪的身上,他手中隻有一口劣質到不能再劣的飛劍,品質脆弱,運使起來不知要多少小心,才不會讓劍光被人絞碎。雖然五**尊者的七件法器中也有烏光黑煞鉤這樣的旁門劍器,但是白勝又不慣使用鉤類兵刃。至於那套乙木飛劍,因為質地脆弱,除了數目眾多,許多劍術上的變化都使不出來,白勝更是瞧都懶得瞧多一眼。因此如何尋到一口上好的飛劍,就成了白勝心上頗為掛懷第一件事兒。

翠羽仙子法寶囊中居然有得這麽一對上好的飛劍,自是讓他高興非常,比得手五**七寶歡喜的多了。畢竟他在《蜀山2》中,也是以劍術成名,到了這個仙俠世界,沒有一口好劍傍身,心頭總覺得空落落的。

這對飛劍整個封印在一塊碧玉之中,這塊碧玉通體透翠,內中有兩道宛如銀龍般的劍光,似遊動,似飛騰,明明靜止不動,但用眼看去卻變化萬千,生動活潑。就算不是仙家寶貝,光是這種賣相,放在地球上也是價值無可估量的奢侈品。

白勝得了段珪的記憶,倒是知道南蟾部洲的修仙門派修煉的法訣不同,所以各派的法器也不能混用,須得有獨門的口訣,才能發揮一件法器的全部威力。比如赤城仙派祭煉的法器,就須得有赤城仙派的獨門法訣驅動,玄冥派和白雲宗的法訣就不得運使,同樣玄冥派祭煉的法器,赤城仙派的弟子也運用不了。不是五**尊者隨身帶了一冊“玄冥十九篇”,白勝也就拿那七件玄冥派法訣祭煉出來的法寶胚胎無可奈何。

想要運用別派的法器隻有三個辦法,一個便是在法器中打下一個真氣烙印,但隻能催動法器本身的小半威力,不能把自己的功力也加持上去,也容易被人奪走。再一個就是洗練法器,重新煉製,改變催動法器的心法。段珪原本所用的飛劍,就是被赤城老祖朱商洗練過的,這才能被他所學才赤城心法催動。洗練飛劍須得有極大*法力,跟重新煉製一口也差不許多了,就是少了個尋找各種材料,淬煉法器胚胎的麻煩罷了,非得功力極深之輩不能為之。最後一個辦法,就是去學人家的道法,這比洗練法器重新煉製更難,雖然不一定非要廢去本來的法力,但從頭學起是免不了,更何況每一家門派的道訣都是珍若拱璧,本門弟子都不見得能學到,哪裏外派的人隨便能得到?

感謝:摩那之翼,美麗的夜色,愛吃方便麵,等待飛翔,此地無銀,朝蚊汐止,夜夜春夢,氧化,客塵,看你沒,rdongfang,未來人1,開元,與子同裳,UFO蝸牛,昵稱很多個,古岑月,朱在江湖,lee3,大漠居士,老瞞,九轉茉*莉花,XXOOXXOOOOXX,未來人1,盤古幡,寒風雪毓,賤門門主賤客,cattty,飛翔的泰坦,夢魘囧,諸位同學真金白銀的捧場。

ps:力求紅票啊,黑票不能再多了,紅票!紅票!紅票!紅票!紅票!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