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楔子

字體:16+-

神州大地,億萬裏浩土。四方大海,百島環繞。

自古以來,無盡歲月以降,自有人始,這天下便盛行神仙之術,無論是人類,還是飛禽走獸之屬,盡皆求練氣之術,欲圖修得正果,與天地造化遊,得享長生。

是以,這神州大地,浩土之上,便即有了諸多練氣道門林立而起,各自占據洞天福地,一心追求無上天道,不與世俗為伍;至於這練氣修道之術,究竟從何而來,便就不得而知了,隻是傳聞上古有大聖賢之人,悟天地而成神仙,開辟了這浩浩乾坤,這才傳下這修煉長生之術。

上九天,而下九幽。舉凡練氣之士,無不以證道成仙,羽化升天為目的,然則青冥浩蕩,無窮無盡,天在何處,卻是無人可知。隻說那東方大海之上,近東海之濱,有一大島,名曰傲來,方十萬裏,傳聞乃是海外仙域與神州浩土之銜聯,十洲之祖脈,三島之來龍。

這傲來島上,林林總總有十數國,各為諸多修道練氣門派把持,這且不表,但說此島近東海之濱,有一東雲國,方圓萬裏,國中有一練氣道派,占據了千裏方圓的一座雲嵐山脈為宗門,便喚作“雲嵐宗”。

天河倒卷,銀龍淩躍。

飛湍激流,從千丈絕壁傾瀉而下,化作一幕倒瀉而下的銀簾,遮蔽一山幽青,映射天光,濺開無盡光華,灑然淩空。

如雷似吼的轟鳴,綿綿不絕,正是那飛瀑砸落山腳,匯入一汪深潭的炸響。

倏忽之間,天際轟隆,原本朗朗一清的天穹,陰光晦色席卷,烏雲覆壓,將漫空光華盡都掩映了下去。

從那飛瀑之下的深潭,驟然衝起一股猛浪,直上天際,不下百丈。

浪沫濺開,卻是一頭百丈蛟龍,嘶鳴呼嘯一聲,便即作罷,複又一頭紮入深潭之中,再沒有蹤跡。

天穹之上異象連番變動,忽然之中,以這一麵飛瀑所在的山峰為中央,周遭千裏之內,一整座延綿千裏的巨大山脈之中,群峰呼嘯,天地變色,一片片山間雲氣瘋狂暴動,被那數十座山頭上衝天而起的五色雲光一射,盡都攏繞於一處,須臾便化作一麵炫彩琳琅的大陣,將一整座山脈,盡皆縈繞其中,護得嚴嚴實實,不露一絲一毫的蹤跡。

這山不是別處,正是那東方海外十萬裏傲來島上,東雲國中鎮國道派雲嵐宗的山門所在,雲嵐山。

雲嵐山脈方圓千裏,盡都是那雲嵐宗所屬,此刻天象異變,似是有大變故發生,是以雲嵐宗宗主及宗內宗老連忙發動雲嵐山掩山雲光大陣,將整個山門掩映其中,避過禍端方是首要。

少時,從那座伏沿而起的主峰之上,一片延綿宮殿軒閣之間,升起一道清光,內中飛起八道身影。

為首是一長須美髯的中年道人,他遙指天際東方,目綻精芒,隻見掩山雲光大陣之外,遙遙的東方天空,惡雲翻滾,黑風肆虐,俄而一道萬丈精光直射鬥牛,將那漫天烏煙黑雲衝開一道豁口,轟隆隆的雷鳴爆響不絕於耳,中年道人道:“此等異象,不知是何變故,諸位以為?”

這中年道人身旁是一素色道裝的仙姑,目露憂色,稍作猶疑沉凝之後說道:“不知是哪位高人渡劫登仙,或是什麽大禍端降世?幾位長老可是看出什麽端倪了?”

其餘六位闊袍大袖的道人,有中年儒雅,有鶴發童顏,皆撫須皺眉,搖頭不語。

忽然之間,由這千裏雲嵐山脈南麵群山之中,一條蒙蒙灰光激射而出,刹時便衝破了五色雲光大陣,飛騰了出去。

主峰宗門的八位道人目光一滯,神情微顫。

“他老人家竟然出去了……”

“一群沒見識的東西,分明是有好寶貝出世!桀桀!傲來島這方地麵上,出了什麽天材地寶,怎能容得外人插上一手?待我老人家去取了來!”

這聲音陰惻惻,慘兮兮,在耳邊一響,八位道人齊齊俯身:“恭送祖師叔!”

自那灰光去後,八位道人憂心忡忡地在這飛瀑之上,默默靜候。少時片刻,東天一聲炸響,好似有一輪煌煌大日升上了天穹,億萬道燦燦毫芒濺射開來,照亮了何止十萬裏傲來島之地……

八位道人心頭巨震,未及緩轉,一團精芒便砸了下來,直直落在了雲嵐宗主峰絕壁之下的深潭之中。

那位祖師叔的聲音複又響起在耳邊:“此鎮山之物,爾等好生收養,我老人家要修息些時日。”

中年美髯道人,即是那雲嵐宗宗主不敢遲疑,將手一指,一條雲光匹練飛射出來,一下紮入下方深潭,恰好潭中一條碧青蛟龍騰身躍出,張口追逐著一團精光,就要一口吞沒。

雲嵐宗主厲喝道:“孽畜住口!”

雲光匹練一卷,便將那團精光從蛟龍口中卷了出來,落到了他的手上。

八位道人齊齊一怔,這一團精光化開,落入他們眼中的不是別物,竟是一個渾身**,二尺不及的小小嬰孩兒,正自吮指沉睡。

雲嵐宗主將一小小嬰孩兒抱在懷中,左右不是,隻得無奈苦笑:“雲曇師妹,你看……”

道裝仙姑將嬰孩兒接了過去,“祖師叔送來一個嬰孩,不知是何緣故,不如……權當一尋常孩兒,與卿卿一同養著,待到大些,便收入我雲嵐宗門下,待祖師叔再作定計如何?”

中年道人和其餘六位長老對視一眼,默然應允,也隻好如此了。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