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一九 雲光大陣 下

字體:16+-

雲嵐山中氣象萬千,霞暈漫天,虹光四射。計約過千的弟子門人,一齊匯集到了主峰宗門大殿之外,那處從山脊之上生生切削開來的廣大石台上。

因是這日,正是又一次二十年一度的傲來道盟大會。

傲來島方十萬裏,有十數國度,道門林立,諸道統流派,無分大小,則不下百餘。而這二十年一度道盟大會,正是諸多道門群會,議討諸國諸道門糾紛瓜葛的時候,更為重要者,卻也是諸多道門相互鬥法,印證道法進展之時。

說是印證,實則不過是相互爭鬥,一較高下罷了。

當其時,按照以往規矩,不下百餘的道門宗派,俱都遣了人來,更依照各自交好的陣營,結伴而至。

按照以往,自然是那些實力低弱的小門小道,首先趕來,以示尊重,免得惹得如雲嵐宗、摩羅道這等大勢力一個不快,做出點可怕的舉動。然而今歲,道盟大會在雲嵐宗舉行,這當先來的,卻並不是那些小家門戶。

而是十萬裏傲來,唯一能夠與雲嵐宗並駕齊驅,叫板鬥勢的大道門,北方摩羅國,摩羅道!

雲成長老道:“摩羅道當先趕來,意味不同尋常啊。”

雲光,雲芚,雲扈諸長老也道:“來勢可謂洶洶!”

隻有千羽老妖不屑一顧:“傳聞那摩羅道勾搭上了神州浩土的某一道派,得了不少的好處,連帶著那摩羅國的氣焰也囂張得緊!桀桀!傲來島偏居一隅,想來那神州浩土泱泱大派,也不見得就對他摩羅道出幾分力,隻怕也就是收一條家犬罷了,待我老人家挨個抓殺,元神煉成丹丸,給這石頭服了開竅,倒是一樁美事啊。”

這老妖實在是比人家還要囂張了百倍,雲揚子等人自然是不敢反駁。

雲曇道:“那依前輩之意,摩羅道少時即至,是否要……”

老妖和石生站在一旁,揮手一指那紫綬仙爐之中衝天而起的雲光之氣,道:“有雲嵐子的五行雲光大陣,為何不用?開!全開!索幸就滅了這摩羅道又如何,省得煩擾我老人家。”

PS:傳說中的自動更新哇。求收藏,求票票。

雲揚子八人對視一眼,定下了決意,各自低喝一聲,便從腦後衝出一道五色雲光,正是他們修煉一生的本命元神。

此刻八道雲光元神衝出,紫綬八卦爐嗚呼嗡響之中,更為龐然的雲光氣暈蓬勃而出,八人元神施法,開啟了護山五行雲光大陣的全部禁製、威能。

從雲嵐山脈中,數百座峰頭上,衝起的雲光虹芒裏,無窮量的天地元氣一下爆開,化作了無窮無盡的五色光華,五行精氣,縱橫肆虐。

有了千羽老妖鎮山,雲揚子八人卻是心中大定,縱然是摩羅道得了神州浩土大派的援助,抑或是勾搭了多少同路,他們也是再無憂慮,以及懼意。

就見那雲嵐山北脈山麓之中,一朵裏許方圓的烏漆墨黑雲頭降落了下來,雲朵之上一聲怪叫:“陣勢再妙,又有何用?!”

言語之間,那烏雲已然直直降落了下來,裹起一團巨大的烏黑虹光,直接沒入了下方的五色雲光之中。

這烏雲之上,足足有近乎兩三百人立著,一看便知盡都是修道練氣之輩。

烏雲一下衝進五色雲光中,一蓬烏漆漆的煙氣,不下百畝,就彌散開來,像是一頭亙古凶獸,張開巨口,就開始大肆吞吸,大片大片的五行雲光被這烏黑的煙氣一裹一吞,便消失的一幹二淨。

烏雲之上,為首立著一位身披白袍,背繡烏金八卦圖的中年道人。

中年道人滿麵蒼然之意,略顯慘白,他身後卻是一幹男男女女,多是背負飛劍的練氣士。

這道人慘聲冷笑,抬手一指:“雲嵐宗,總是做這等故弄玄虛的勾當,每次道盟大會,都要開這無用的破陣!”

說話之間,那些烏煙便已經將前方的五色雲光撕開了好大的裂口,烏雲如電一般,直*插了進去。

他身後的眾多貌似年輕的練氣士都冷笑附和,稍遠一些,還有幾位老道模樣的練氣士,連聲諂媚道:“道主神通,這摩光煙羅卻是越發得厲害了。”

這位中年道人,就是叫雲揚子等八人都一直掛記在心頭,如臨大敵的北方摩羅道道主。

摩羅道不似雲嵐宗,每一任宗主都有各自名號,摩羅道每任道主,一旦繼任,便都隻以“摩羅道主”為號,而其餘的道門修士,卻大多隻以“摩羅道人”呼之。

摩羅道主惻惻一笑,道:“白鶴老叟,青峰子,道主我此番,卻是要一舉擊潰雲嵐宗,成就我摩羅道在十萬裏傲來的無上地位,你們不若早些歸附於我,並入我摩羅道,你們意下如何?”

那白鶴老叟,青峰子,還有另外幾個意圖傍上摩羅道的大腿,一道而來的道門首領,聞聽此言,心下巨震。修道練氣之輩,最重就是道統,若是要他們屈服於摩羅道的**威強勢,俯首認輸,卻也不難,但是拿自家道統,並入別人門下,卻是萬萬不可!

若是如此,試想千百年之後,誰還記得他們各自的道統流派?隻怕縱然記得他們,也隻不過是一個欺師滅祖,叛黜道統的罵名罷了。

然而別人不知,雲嵐宗也不知,他們卻是知道,如今的摩羅道,卻是十分得強大,強大得比原本就足以和雲嵐宗一同執掌傲來道盟之牛耳時還要強大。

那摩羅道眾門人弟子紛紛冷笑,拿劍芒一樣淩厲的目光直視過去,這幾人心頭怒極,卻更為尷尬,發作不得。

正當此時,從那西方之地,一片層巒疊嶂之中,猛地衝起一道巨大的白虹,橫貫於天地雲山之間,倏忽便直射了過來。

好似一口飛劍的無匹劍芒,挾天地之殺氣,直殺過來!

烏雲上眾人心頭大為驚詫,雲嵐宗開啟掩山大陣,阻攔上一阻,倒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隻是這一道西方庚辛劍氣,發自天地元氣,以雲嵐宗五行雲光道之法,凝聚於大陣之中,化作劍芒,擊殺過來,卻是真真正正的殺手,絲毫沒有待客的意思。

摩羅道主麵現慍怒之色,揚手屈指一彈,一點白生生的光芒彈射而出,當空就大放光彩,化出一粒拳頭大小,白生生,滴溜溜地放射慘白光華的珠丸,表麵是一點點細微的孔隙,一絲絲的慘白氣息溢出,被摩羅道主將手一打,卷起一片烏煙,便裹著這白生生的珠丸飛射了出去。

白華噴吐,那白丸之上,無匹的光華傾瀉*了出來,化成一道劍光,明晃晃,白生生,千丈寬闊,迎頭就和那道庚辛劍芒撞在了一處!

兩道巨大的劍芒一相碰撞,便化作漫天的鋒利劍氣,支離破碎地崩散,頓時下方群山便遭了殃,高大的山峰都被劍氣淩遲一般切削粉碎。

烏雲上的摩羅道門人歡呼一聲,那其餘的並不是摩羅道門人,而隻是與摩羅道交好的練氣士,則是心中更為驚異。雲嵐宗的五行雲光大陣,威震整個傲來,此刻顯然是全力轟擊,要給摩羅道一個難堪,而摩羅道主,竟然以一己之力,隻是憑借一件法寶,就抵擋住了大陣一道庚辛劍氣!

陣法之道,運用天然,借用天地元氣,以一己之力相抗,顯然是一件駭人聽聞之事。

摩羅道主一下擊潰這到庚辛劍氣,收回了那枚白生生的珠丸,未及稍事回轉,就見那南方,東方,北方,各衝出一道虹芒,作赤紅,碧青,漆黑之色,純粹由天地五行元氣凝聚,轟擊而來。

因為此刻,摩羅道眾人所在烏雲,已經深入到了雲嵐山脈腹地,頓時四方受敵。

摩羅道主勃然大怒,喝道:“雲揚子,端地無恥!”

“白骨化生,劍氣淩霄!”

他再次將那珠丸祭起,卻是比方才更顯威勢,浩蕩的慘白劍氣直衝霄漢,直刺而起。

雲嵐宗內,千羽老妖驚疑道:“這廝祭起之物,竟是一枚劍丸?傲來島無劍修門派,想必正是摩羅道暗中勾搭的神州浩土宗派的饋贈,桀桀桀桀,好重的死氣,屍骨煉就劍丸,劍氣之中死氣縱橫……”

眼見那白骨劍丸之中噴出劍氣,直上高天,一下擊殺下來,與那青木,赤火,玄水之氣抨擊一處,又見那雲嵐山中央,一道浩浩蕩蕩的黃光直衝了上來!

中央戊己,黃土厚生!

於此同時,那崩解了的西方庚辛劍氣,也自卷土重來,五道五行之氣,一下合攏,一氣化五行,五行歸一氣,化作了一道明晃閃亮的劍氣,擊殺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