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四一 身外元神

字體:16+-

所謂內觀內視之法,實為意指。以意念感自身,察其詳實究竟,了悟自身進境情形。至少在引氣入體之境的練氣士,並不存在真正的“內觀”一說。

若要觀視體內一切明了情形,至少要達煉氣化神之境,以元神觀元身,才是道理。

這便如無論情形如何,人若無目,安能視之?是故尚無眼目者,便隻能憑手足去探,憑感知觸覺等等去了解,這便是所謂盲人摸象之理。

未至化神之境,便如人尚未睜開雙目,無元神,便不能察元身。

是故,修道練氣,無外還是奪天地造化,損有餘而補不足,亦損不足而補有餘,誰者能而誰者得,即升級進境為其要,才是正經。否則,你縱千般、萬般道理,實力有差便就是差別,如千羽老妖那般渾然不顧,一爪子抓來,你還待有何道理可講?

這些原故,老妖與雲卿卿自然對石生講了,他往常這樣凝神端坐,內觀自身的時候,也不過是以神念感觸自己體內變幻,比如中元那股渾然真意,丹元氣海,以及條條精氣、真氣運轉周身百骸,諸多穴脈,將一齊運動,直如一體。

籍由這些狀況,練氣士自然能夠將自身情形明悟出來。

石生這時,依舊如同往常那般,沉凝心神,當先就感到當胸一股灼熱之意,好似潮湧,澎湃跌宕,與心血滾滾,一潮一波,韻律相諧。這一股灼熱氣息迎麵而來,石生直覺自己如身臨火山赤淵之中,那灼流迎麵,好不熾烈。

他已有過經驗,並不慌亂,隻是覺得這股中元真意的灼流,竟比往常凶猛悍然了不下十倍去,倒是意外,便隻能歸為那化骨尊者吃了大虧,被自己的石頭吞噬了好大一口,想必自己竟也得了好處。

他心神越發沉凝,忽然之間,一片紅光炸開,一切豁然開朗!

石生此時正要將心神意念沉入臍下丹元,就直覺意念之中,忽然大放光明,眼前驟然一空,仿佛浩瀚穹宇,朗朗無窮,而正在那虛空之上,高懸一片紅光。

這紅光大如日頭,灼似炎流,放射出無窮盡的光輝,照耀八方。

石生心神巨震,不知此為何物,更不知此間何處,不由驚恐,忙就欲沉住心神,速速離去,卻忽而發覺,眼前這輪如日紅光,披灑向周遭八方的光輝裏,自己竟覺無比暢然舒爽,這般感受,就如同……竟就如同自己投入了姐姐雲卿卿懷抱之中,一時我便是它,它便是我。

亦如水入汪洋,自己竟成了那大海之中一滴水滴,似水乳*交融一樣和合融諧。

一瞬間福至心靈,他竟驟然明白,自己便真是那一滴水珠,這片紅光,便是那汪洋若望!

那一輪如日紅光,便是他中元道基真意,心神意念所在,你放射的光輝,竟就是一道道直抵周身百骸的感知!

他心中一顫,怪道這紅光鼓動如潮,諧和心率,正是這個道理。

正當是時,忽覺周身一陣激烈之氣,胸中一震,隻見那下方無窮遠處,一條筆直精氣,好比烽火狼煙,又如壯麗長虹,恍若衝霄一般逆衝而上,石生這一股心神,被這精氣一衝,直覺如在浪頭潮巔,跌宕浮沉。

石生正心頭一晃,驚惶不定時,那輪紅光放射光輝之中,竟似長了眼目一般,他感觸得分明,道道直指自己這股心神,轉眼撞來。他眼前一晃,漫天都是恢宏的紅霞彩暈,須臾散去。

石生心中又是一樣感觸。

就如同餓了百日,忽然一朝吞了一頭肥牛,氣力充盈,強健到了極點!

他一霎時就感覺到,自己這股心神,似乎成了雄壯大漢!那道筆直精氣依舊橫衝上來,頓時就有紅光中衝出無盡光輝,裹住這股精氣,刹時如長河奔瀉,轉成千萬飛瀑,擴散向四方八殛,奔騰而去。

石生心頭似有明悟,猛就轉住自己心神意念,順著這精氣,一頭傾軋了下去!

仿佛時光穿越了千萬年,他在彼岸之前止住。漫漫長河之中,唯有他一人,心神癡凝。

那精氣長虹源頭,終於呈現眼前!

漫漫虛空之中,無窮無盡億兆時空,正中央處,一團巨大的氣海,仿佛一顆星辰,懸在當空。

那星辰四周,蜿蜒出道道長臂,在那真氣四溢,放射出一種莫可名狀的明光的星辰四周伸展。這些長臂忽而暴綻開來,紛射周遭,募地有一道霹靂而來,石生心神之中迎麵就覺一股淩厲的鋒芒,直指意念深處。

凜然無阻,破殺一切!

罡氣!罡芒!

石生心頭刹時明了清晰,這些都是他辛苦凝練丹元真氣而成的罡氣!

凝氣,道胎,歸元,煉罡,丹元。

極天之上,有九天罡風,極地之下,有九幽煞氣。修仙之輩凝練罡氣,邪魔左道融匯煞氣,所取無非都是籍由天地意誌,磨礪出丹元之中一股意念,如天地之意一般。罡氣,煞氣,破殺,覆滅!

如此一來,一切了然。

這顆星辰一般的存在,竟是他的丹元氣海!

石生此時乃是一股心神意念,並非真身,卻也禁不住意識中生出一股臉頰抽搐,筋肉顫抖的感覺來。雲卿卿已達丹元之境,知丹元為何物,卻萬萬不曾見識過所謂丹元,究竟如何。

那千羽老爺也不曾說,隻有那雲嵐宗《五行雲光道》道書與老妖所傳《不動妖王經》中,都曾述說:“天地為大穹廬,人身、萬物造化之身為小穹廬,天地藏玄機,人身納五臧。天地以萬物造化為銅,陰陽五氣為碳,人身以天地之元為材,三千法門為工,結一丹元。天地丹元,在於混沌,人之丹元,在於氣海……”

石生那時似懂非懂,這時忽然明白過來。自己眼前所見,這星辰光火,直如一顆大丹,隻怕也不是真切之物。實人之丹元,正如那天地之丹元,是為混沌,混沌於無形無質無界無可察之中,隻在造化一心,不可祈求不可尋獲,是故人之丹元,也必然如此。自己所見,不過是心中意念,結成一枚丹元罷了。

到了這時,他若還是不能明白,那便真真算不得修道練氣之士了。隻是他震驚之餘,無比納罕,按老祖所說,自己分明知道了煉罡之境,又按心神所見,自己丹元之中,尚是一團氣海,遠遠未到罡氣渾然內斂,凝氣成丹,成就丹元大成的境界。

所謂罡氣內斂,渾然一體,就如同此時此刻的石生,一旦動發之間,鋒芒淩厲,直如劍之出鞘,再和那日出現在雲嵐宗大殿之上的鳩摩智相比,對方卻是一體渾然,不出手之際,沒有一絲罡芒淩厲的感覺,不是比他高出兩個境界以上的練氣,斷斷是看不破他的痕跡的。

而石生此時,卻遠遠還沒有達到這等境地。

既然明白了這個道理,他不由得心頭更為驚異,久視不能得到結果,便有些惱了,索性將心神意念一收,就要退了出去,恢複意識。

就是這一下恢複意識,震駭越發驚人!

他心神一出,感到已經重獲了自己身軀,再要睜眼行動時,卻忽然一驚,隻因忽而感到周身一陣遲滯,好似脫力了許久,連睜眼也有些困難了。

他震驚萬分,待眼前終於見了光亮時,隻見虛空滿星漢,長河抵天邊,他眼前哪裏還是自己屋中,更沒有姐姐雲卿卿。

他的眼前,就是不久之前,被化骨尊者奪舍了元身,自己一絲神念被吸取的所在,據他所覺,自然自己自己與生俱來的那枚奇石之中。

這石中所見這條長河,非同一般,能吞噬敵者精氣元神,端地厲害。

他先在這石中時,就如心神沉入自己元身之中時一般,不過一股心神意念而已,而到了這時,他竟有了一股寄生於肉體軀殼之中的感覺,隻不過萬分遲滯,十分艱澀罷了。

石生揣著心頭迷惑,竭力運心神駕馭這股肉體軀殼的感覺,終於緩緩低下了頭,看到了自己此時的身軀。

這分明不是人的身軀,不過一條淡淡的輝光罷了,隻不過隱隱的有些人形痕跡,他沉下了心神,便可看到這條這身形雖然極其模糊,連完全的人形都沒有,卻仍舊能夠清晰的感到一股心念在悸動——這便是他自己!

石生怔怔地立著,幾乎不知所措,隻有那長河依舊宣泄,獨不見了那河畔巨石,石上伊人。

忽然一股疲累乏力湧來,石生心頭一緊,一陣潮湧似的感覺,眼前一晃,便失去了意識。

不知刹那還是經年,他意識再恢複時,立刻就知道已經終於回到了自己元身肉體之中,不及其他,忙就一把從項下抓出那枚石頭來。

那石上依舊一片銀灰色澤,並無一絲異處。

然而,石生心頭卻完全明白,這枚石頭之中,有另一個自己,那個自己,竟是一尊元神!

一尊練氣士到了煉氣化神之境,才有可能修煉出來的元神。他在內視自身的一刹那,便心神融入了這石中元神裏,這才能夠如化神之境的練氣士一般,看清自己元身之中的纖毫真相!

Ps:(1)YY小說豬腳必須要開金手指,所以我開了。

(2)“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漢•賈誼•《服鳥賦》。這句無數修真仙俠界大能用過,鄙人胡謅一番,還是上一章那句話,大方之家一笑置之,就不要跟我這個隻會杜撰扯淡的廢柴計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