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之瞬殺天下

034 夢嫣然

字體:16+-

【上新書榜了。。。淚一個。。。更加,外加大量收購紅票和收藏。。。不要怕小弟沒存稿,就怕你沒收藏和紅票。。。】

有間藥店二樓,盜賊追風帶著帥哥鴨蛋上來。鴨蛋四處張望,似乎沒見過如此大的藥店一般,特別是二樓上麵的實驗室和煉藥道具十分齊全,在他看來是想都不敢想的。平時他煉藥也連租個最差的實驗室都不舍得,這裏對他來說實在太奢侈了。

“形象,形象!!別東張西望。”盜賊追風看到鹽蛋的表情就如同他開始被餘風帶出去見識世麵一般,當下用手動了一下失態的鴨蛋,提示道。

餘風抱手打量這位遊戲ID帥哥鴨蛋的同學,良久才道:“什麽職業?煉藥等級如何?”

“我……我……我的職業是牧師,初級煉藥師。”鴨蛋看到餘風的時候頓時一個惶恐,他完全沒想到,盜賊追風的老大,有間藥店的主人就是最近風頭很盛的傳說哥夢劍一。

“普通職業有點失望,煉藥等級也太低了,算是國標級的煉藥師。”餘風走了過去拍了一下鴨蛋的肩膀,道:“算了,既然你是矮子的同學,我就帶帶你吧。”

鴨蛋十分之受寵若驚,驚得說不出話那種,傳說中的夢劍一,傳說哥竟然要帶帶自己。這實在是雲裏來霧裏去,太虛無縹緲了。

三個小時後,同樣是有間藥店的二樓。人同樣是原來的三位,不過帥哥鴨蛋的職業變了,餘風帶他去接了牧師的隱藏職業——惡毒牧師。這個職業非常彪悍,屬於PK型的職業,特別是群P的時候,可以把隊友的HP轟炸出去擊殺敵人,十分之恐怖。

“你要盡快適應這個職業,而且煉藥等級盡快提高,特別是對毒藥要有研究。先簽了這份賣身契,少不了你的。”餘風讓鴨蛋簽死合約,這是必然的,餘風怕他貪汙過去,把自己的店賣了。

鴨蛋不知道餘風究竟是何方神聖,說自己前幾天看到一個NPC似乎是可以接隱藏職業的就帶他去,結果真的是隱藏職業。當下鴨蛋兄連看都不看,馬上簽了賣身契。

鴨蛋管理有間藥店的好處是獲得5%的分成,同時監督老衲上山采花是否貪汙。

“我的身份你不要亂說出去,沒事別找我,直接找上山采花,不懂也問他。”餘風加了帥哥鴨蛋為好友,把他提升為藥店管理員。

盜賊追風在餘風走了後道:“鴨蛋,我老大牛叉吧,連隱藏職業都給你搞到了。到時候你說自己在野外吃了一個毒果搞到的好了。”

“牛叉,十分牛叉。追風,你捏我一下看我是不是在發夢。”鴨蛋兄還是不太相信是真的。不過被盜賊追風捏了一下之後,吼叫一聲不得不相信這是事實。

“記住你的職業是惡毒牧師,以後別給牛腸他們加血了,到時候把他們毒死不知道怎麽回事。還有速度提升自己實力,老大不要垃圾的。煉藥等級這個你有空就練吧,反正藥店會雇傭煉藥師的。”盜賊追風跟餘風一段時間了,大概摸透了餘風的個性,太垃圾的玩家不要的,特別是過副本的時候。

“哦,我會努力的。為了報答老板的知遇之恩。”鴨蛋兄現在是信心爆棚。

餘風過去裝備店那邊把冰凍之戒放上去,看到這個價值,采花兄頓時嚇了一跳,“老板,師兄說你神通廣大果然沒錯,這種套裝都給你搶到了。”

“放上去給人觀看,別給我賣出去了。”餘風了解一下最近情況就離開了。

在餘風走出裝備店不久,就發現有人在後麵跟蹤他。他倒是奇怪是誰要跟蹤他,暗殺組織要報仇?太垃圾了吧?難道被自己殺得不夠?

跟蹤與反跟蹤對餘風來說太簡單了。餘風轉了幾個街,最後來到城牆之上,發現那兩個人還跟著來,似乎沒打算隱藏身份。

最先進入餘風眼睛的是一位年齡和自己差不多上下的漂亮女生,絕對是一位美女,不過也算不上餘風見過最美的人。她吸引餘風的是一種氣質,她似乎對著人都時常保持一種微笑,很親切,有一種古代淑女的氣質,讓人向往。夕陽的餘光照在她微微飄動的法袍上,更是讓餘風看的入神,潛意識的截可一副圖當留念。

相貌天生,可氣質是培養出來的。像她這種氣質,餘風在見過的美女中都沒有一個擁有。那些不是花瓶就認為自己是最耀眼最驕傲的,讓餘風根本不敢靠近。

這一刻餘風的心再次跳動,有種一見鍾情的感覺。玩遊戲以來他見過很多美女,可現在這一位是唯一讓他忘記心痛而有感覺的人,而且還是第一次見麵。感覺的這種東西,餘風感覺實在太奇妙了。

遊戲ID夢嫣然,人如其名,一笑嫣然。不過在餘風看來,一笑傾人城也不過如此。

“難道我臉上有芝麻嗎?”夢嫣然的聲音很甜很動聽,讓人感覺十分親切。

餘風頓時驚醒過來,很少有人能讓他如此失態的,笑道:“沒有,最近練級有點眼痛。”

在一旁的就是被餘風殺了的夢霹靂,他冷哼一聲:“色迷心竅了吧。”

“汗,你這個手下敗將有什麽資格在我麵前說話。”餘風最討厭敗在自己手下的家夥在自己麵前囂張,怒道:“連我偷襲都躲不過,大招都不用出,不服就來生死,場地任你選。”

夢霹靂愣了一下,沒想到這個家夥根本不給自己麵子,上來就說生死。他可是從官網看過題為《王者之戰》的視頻,餘風和絕劍那一戰可是非常震撼的。在黑洞之上追殺絕劍,最後還能撐得住絕劍的化龍降臨技能。這還不算餘風衝進魔法轟炸的中心地帶消耗的技能。

“誰怕誰?普通競技場生死。”夢霹靂明知道自己打不過餘風,可還是不想在夢嫣然麵前丟麵。

“霹靂,我們來這裏不是鬧事的,等我哥來了再說吧,先忍著吧。”夢嫣然當然知道餘風的實力,敢一個人挑起他們夢家這群高手的人整個遊戲世界就那麽一個,而且還是來無蹤去無影,想報仇都沒機會的強悍人物。

“玩生死?咱們玩玩怎樣?”聲音還沒傳說,餘風已經感覺到一股強烈的氣勢,能讓他感覺到危險的氣勢。餘風知道,後麵這一位就是夢家老大,四大天王之一的夢天機。

在餘風背後十米左右出現的就是夢天機,和餘風一樣穿著時裝緊身衣,不過卻是黑色的。背後掛著一把大弓,腰間佩上一把匕首。唯一知道的是他是一位弓箭手,什麽特殊職業還不清楚。

“你就是夢天機吧。”餘風也不需要回頭,依然十分有氣勢地道:“玩生死,你們一起上吧,地圖我來選。”

一旦進入係統生死,除非另外一方被殺回0級刪號,不然是不能出來的。

餘風從來沒怕過誰,那怕是四大天王一起上他都沒怕過,更別說現在就一個夢天機。一旁的夢霹靂和夢嫣然就有些吃驚,他打算一個人同時對付三人?

其實餘風打的如意算盤隻有夢天機清楚,道:“你分明知道他們倆不是你的對手,讓你選地圖我都有些擔心。要是在森林這種環境,你憑借蒙蔽感覺這種步法,算是天下無敵了。”

蒙蔽感覺?夢霹靂和夢嫣然都沒聽過,也隻有夢天機這種高手級別的人物才接觸到這種傳說中的技巧。

夢嫣然再次打量一下餘風,沒想到這個人竟然能讓哥哥忌憚。那怕是滿漢全席的會長逆水寒心也沒能讓夢天機說出這樣的話。

餘風沒打算能混過去,道:“既然這樣,隨機選擇地圖吧。”

“今天來我沒打算跟你玩生死,是打算解除一個誤會。”不是夢天機不想殺餘風,是他根本找不到餘風來殺,這個家夥行蹤飄拂,找也找不到,當下道:“我們不打算追殺你,希望你也別為難夢家其他人。就是這樣。”

“我能不能理解成你們認輸呢?”餘風是那種十分霸氣的人,根本不給夢天機臉子,就算繼續下去他依然占據優勢。

夢天機十分感歎現在的年輕人還是藝高膽大,自己算是退一步了,這個家夥還是那麽拽?冷笑道:“你應該有幾位朋友吧,我把他們殺回0級也是很簡單的事情。”

“四大天王之一的夢天機也玩這種陰險手段?”餘風眉頭皺起,沒想到夢天機竟然想對窮少他們下手。窮少和胖和尚絕對逃不過夢天機的追殺的,就算是夢家的人也成問題。

“跟卑鄙的人玩遊戲,你認為我需要講什麽道義嗎?”夢天機有些不屑,不是他不想找餘風麻煩,是根本找不到。

餘風轉過身去第一次正視夢天機,不怒反喜,笑道:“我會認為你在稱讚我。不如爽快一些吧,傳說這個遊戲,有你沒我,有我沒你,生死怎麽樣?”

“既然你執意想死,那我不介意送你一程。”夢天機已經退一步說話了,沒想到餘風竟然不知好歹,還以為自己是天下無敵一般。

夢嫣然沒想過兩人真玩起生死,就算是誰勝誰負對中國遊戲界都是一個損失,而且她有種感覺,餘風贏的幾率會更大,她可是大聽到,餘風在覆滅之嶺搞到了降臨之石。技巧方麵可能有差距,不過在裝備上夢天機是比不上夢劍一的。而且餘風是出了名的陰險的。

“你們都沒必要到你死我活的地步吧,這不過是個遊戲,圖個開心。”夢嫣然看著夢天機,當下轉移話題道:“哥,你不是有事要問他嗎?”

“有事問我?”夢嫣然說話是不同的,起碼在餘風聽來是不同,隻是餘風不明白,這位天王找自己問什麽事情?

夢天機也不想跟餘風打,他知道餘風是那種陰險家夥,而且掌握了乾坤踏步和蒙蔽感覺兩種恐怖的步法,而且裝備上他是不如餘風的。在他看來,也就七成把握殺了餘風。

天王?全世界就那麽八位,都是極其有天賦又毅力的人才能踏入這個境界。什麽是天王?走位比狐狸還要**,算計比電腦還要快捷,危險感比蒼蠅還要敏銳……

如果讓地球人知道夢天機這麽一位天王對上一位剛剛踏入遊戲界的新人就隻有七成把握,絕對是一個震驚,一份傳奇。要知道,曾幾何時,在滿漢全席公會中稍微比小王級牛叉點點的罪惡滔天對上天王級的逆水寒心100回,也就那麽一次走了狗屎運贏了一下。可想而知,餘風這麽一位牛叉新人對上夢天機竟然高達30%的勝率,這還不算以後餘風的發展,太彪悍了,太牛叉了。

“我想你應該有這種寶石吧。”夢天機發了一顆寶石出來。

穿刺降臨之石?餘風眼睛睜得大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