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飛仙

第0001章 莽牛神力拳

字體:16+-

(熬了這麽久,新書終於發布了,撒花!順便求收藏,求點擊,求紅票,360度滿地打滾各種求!)

隆冬的下午,因為這世界太黯淡了,一點點顏色就顯得**裸的,分外鮮豔。這是一個不小的院落,四周載著幾株雪鬆和寒梅,淩寒傲立。正中大約百丈寬闊的青石平地上樹立著十幾個鐵人。

那鐵人在白雪皚皚之下散發著冷冽寒光,這哪是什麽尋常鐵人,明顯便是精鐵澆鑄而成的鐵人,一個人影冒著騰騰熱氣在鐵人之間遊走,連續不斷的發出“砰砰砰”的撞擊聲。

“莽牛衝天”

隱隱聽得一聲莽牛嘶鳴之音,一陣“鐺鐺鐺”的聲音過後,一穿著短衣短褲的少年冒著白色熱氣立在了寒光散發的鐵人之間。那一尊尊鐵人之上清晰可見一個個淺淺的拳印,看著那流線一般的肌肉,難以想象這小小的身軀裏麵隱藏這如此驚人的力量。

“兩日鍛煉,終於悟出了一絲莽牛拳意,可惜融合肉身原主人的神魂後還餘留些許不適應,不然的話憑借我秦錚形意天賦,不出一日便是能將這莽牛神力拳練出拳意。”秦錚原本是現代的形意拳天才。

當日秦錚帶著形意門和諸多古武高手與西方一些地下傳承勢力衝突之時,被設計埋伏。成百上千的狙擊槍圍剿古武高手。號稱古武第一天才的秦錚以二十三歲的年紀進入化境。區區的狙擊槍已經對秦錚造成不了影響。

但,肉身即使再厲害,沒有到達傳說中的武碎虛空地步,那都是枉然。

在一枚導彈連同自己和這個城市毀去後,秦錚便是重生在這個同名同姓的少年之上。秦錚看了看那幾尊鐵人後,將一旁的衣物穿戴而上,如今死而複生的秦錚想通了很多事情,在現代之中,一個不懼怕槍彈的化境高手是對很多人存在威脅。

當日自己沒有接受招安,也許就是自己滅亡的開始。

“不過那些人萬萬沒想到,我,秦錚,來到了這個武道昌盛的世界。”秦錚握緊那隻有十五六歲的拳頭,眼中迸發著激動的光芒。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這才是武者需要的世界,武者適合的世界。

“三少爺,老爺找你。”一個老仆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秦錚的身邊,那有些微微佝僂的身子直接跨過那層層白雪,不留一個腳印。

秦錚看著這個叫做陸伯的老人,踏雪無痕的地步便是可以看出這老人修為極其的強悍,可惜這陸伯乃是自己這個便宜父親大房陸夫人的人。那陸夫人一直視自己為眼中釘。想必前幾日原本的秦錚暴斃定有那陸夫人的參與。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我隨後便來。”秦錚掃了陸伯一眼,拿著自己的衣服入了房屋。雖然這陸夫人處處針對自己,但是那便宜父親還算是盡心盡力。入了屋子喚丫鬟打了些熱水,將身上的汗臭味除去後,挑了件長袍穿戴好就朝著大堂走去。

家主也就是秦錚的父親秦越端坐在正堂之上,堂外是寒風呼嘯,秦錚帶著蕭蕭西風跨門而入,隨著秦錚的身影,瞬間牽動這堂中諸多目光。那衣著華麗的陸夫人眯眼看了秦錚一樣,鳳眼微挑,眼中隱隱的泛著殺意。

“錚兒見過父親,大夫人,二夫人。”

作為重生的人,秦錚對於這個家庭沒太多的感情,再者當年秦越接秦錚回秦家的時候其母親已經病死,所有不管現在的秦錚還是以前的秦錚對於這個冷漠的秦家都沒有什麽牽掛。留在這個無非是為了這個不錯的修煉壞境。

“錚兒前幾日大病初愈,不知如今的身體如何?等會我便喚陸伯送碗參湯給你補補身子。”陸夫人出生優渥,嫁入秦家之後也是沒受多少苦,如今保養的十分不錯,四十幾歲的人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樣子。

“錚兒年輕力壯,想必夫人比錚兒更需要。不知今日父親喚我等過來有何事情?”秦錚懶得和陸夫人廢話,這什麽參湯鬼知道摻雜了什麽東西,秦錚可不想步死去的那位後塵,暴斃而亡。

“你大娘也是一番好意,錚兒你何必耍小孩子脾氣?今日喚你們來便是想要詢問一下,近日東郊木場常被流寇騷擾,已經死了幾個下人,如今木場那邊人心惶惶。本家這邊需要派個人過去主持一下,如今便是問問誰有這個意願?”

秦越如今已經到了五階修為,乃是除了秦越爺爺之外修為最高之人。

東郊木場秦越有些了解,那東郊距離這陽雨城有些距離,快馬之下也是需要小半日的功夫。栽種的是鐵原木,這鐵原木生長極慢,投入大,但是回收時間斷,利潤不是很高。但蚊子再小也是肉,這鐵原木一直也都是在家族的掌握之中,隻是不太被重視罷了。

近段時間附近多了不少的流寇,鬧得幾個家族頗為頭疼。秦家家中有不少產業都再郊外被流寇騷擾,不過那些地方都已經拍了供奉和高手前去。除去家中防衛的幾個高手之外,真當沒有人手可以前往東郊。

“這盜寇猖狂,錚兒願意前往。”

看著一個個不太願意的人,秦錚自薦而出,如今在家中呆著也是諸般不適,還不如離開這囚牢一般的地方。那東郊雖然暗含危險,但也不失一個鍛煉的好地方,自從來到這個地方以後,秦錚還未和那些人真正生死相博,這不失一個機會。

“哦?錚兒你真當要去東郊,雖然你實力不錯,但遠遠不是那些流寇的對手,據下人來報,幾個鬧事的六塊都已經到了三階四階的修為。”對於當年沒有及時挽救秦錚母親,一直是秦越的遺憾,對於秦錚也是頗為內疚。

“老爺,既然錚兒想要鍛煉便是要他去吧,日後也好能多多為家族做事。”二夫人年輕貌美,但是嫁入秦家這麽多年,卻是沒有生下一兒半女的,卻是十分奇怪。但是二夫人也不管這麽多,隻要自己過得舒服便是,從未接手家中事務。

秦越聽了二夫人的話後,沉思了一會,思量其中一些利弊也便答應了秦錚。

“不過那盜寇凶狠,等會到為父屋子之中將那莽牛神力拳下半部抄去好生學習。”秦越的話不僅出乎了一幹人等的意料,也是出乎了秦錚的意料。這莽牛神力拳下半部雖然不是最核心的機密,但也隻要為數不多的幾人知道。

秦越突然將這莽牛神力拳下半部教給秦錚,引發不少的猜測。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