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飛仙

第0003章 刁仆猖狂(第二更)

字體:16+-

從那牧戶那邊回來之後秦錚心中一直有些波瀾,雖然自己再是他們認識的秦錚,但是融合了死去的記憶之後,牧戶,李少白二人與秦錚的感情也是讓秦錚為之動容,兄弟當如此。雖然心中還是有著一絲的防範,但也算是秦錚如今最為親近的人了。

翌日清晨。

秦錚的房門便是被敲響,隻聽門外響起那陸伯有氣無力的聲音;“三少爺,夫人吩咐今日你便是可以出發了,要處理那東郊事情,也需要個時日。夫人要我過來幫你收拾收拾東西。”

就在秦錚開門之時,一身灰黑綢緞長衣,渾身似乎暮靄沉沉的氣息的陸伯堵在了門口。秦錚沒有搭理,一個人朝著練功的院子走去。那這老家夥似乎搭上了秦錚,慢條斯理的跟著。那尖銳難聽的聲音似乎在說著;“你逃不過陸夫人的掌心的。”

這腔調讓秦錚很反感,非常的反感。

但是麵對陸伯這樣的高手,即使那種難聽的語氣,也隻能是沉著臉色,沒有吭聲。一個人來到練功的院子,脫下長袍,打起莽牛神力拳。不過在陸伯麵前秦錚一直沒有顯示拳意。

對於一個隻有十五六歲的人來說,特別是陸夫人一幹人等難以容忍的情況下,顯示拳意隻會招惹來更加瘋狂的陷害。如今隻是一階境界煉皮煉肉,不過有了莽牛神力拳下半部。秦錚可以相信不出十日就可以將煉骨也是完畢,到時候基礎打好,短時間內便是可以不斷的晉級。

形意拳最擅長的便是淬煉肉身,感悟意境。

一旁的陸伯看著秦錚一套拳法下來,那小小的眼睛也是眯了眯,心中暗道;“這小野種的拳法越發厲害了,看那揮拳之間有些許變動,似乎要悟出了拳意。若真要讓小子悟出拳意,那麽晉級到五階便是水到渠成,隻是時日的問題了。”

“三少爺,時日不早了,不知道可否換洗一下,出發東郊?陸星,陸月,你二人服侍三少回房間。”陸伯看著冒著白色熱氣的秦錚,出生喝止道,但是後話完全沒有詢問秦錚意見,直接吩咐兩個侍女前去。

陸星,陸月是陸夫人前幾年從陸家調過來的幾個丫鬟之一,秦錚沒有見過二人出手,但是昨夜那兩個丫環的實力就可以猜測一二,這陸星,陸月實力也是非凡,起碼三階境界。秦錚臉色一變,血一下子湧到臉色,好像下一刻就要動手一般。

陸星,陸月陰陰一笑,柔柔的向著秦錚走來。

“很好。”秦錚將氣吞下,現在不是衝突的時候,等自己實力足夠了,第一個拍死的便是這個老不死。拿起一旁的長袍,匆匆的往著屋子裏走去。換洗好之後,帶著一些衣物就出了房門,在這個家裏秦錚還真是一貧如洗。

因為前去東郊需要趕路,秦府準備了幾匹好馬來拉馬車,那陸伯沒有跟來。倒是陸星,陸月而來被陸夫人派遣來隨著秦錚。不過秦錚一個不理會,將一個香囊放於包裹之中,一個懸掛腰間之後,與二人上了馬車。

馬夫,一抖韁繩,駕!馬屁四蹄輕踏,向著東郊木場一路狂奔。

在馬車快要出城門口之時,秦錚喚馬夫停下車子,隻見路邊一個中年男子拿著一個盒子朝著馬車走來,那男子一瘸一拐,臉上橫著一道長長的刀疤,頗為猙獰。一些老百姓看到此人都遠遠的躲開。

“三少爺這是你要東西。”這中年漢子將盒子遞給秦錚,那聲音沙啞難聽,似乎破銅爛鐵相互擊打一樣,十分刺耳。秦錚也是看到了這中年漢子,微微的點了點頭。

“陸星,拿一百兩銀子給這大哥。”秦錚吩咐道。

那陸星臉色一變,一把奪過那盒子,口中說道;“三少爺,這是什麽東西?這些銀子可是老爺給你旬日開銷的,若是亂花的話,老爺那裏不好交代。”陸星與陸月打開盒子,隻見其中放置這一雙漆黑的手套。

二人拿起手套掂量了一下,十分的沉重,少說也有一二十斤,想必皆是用精鐵之類金屬鍛製,關節處靈活,不論掌,爪,拳都是沒有任何問題。陸星,陸月二人相互對望了一眼,眼中泛著絲絲貪婪,而後說道;“這手套便是我先幫三少爺藏著了,等那日三少爺修煉有成了,陸星再給少爺套上。”

“喏,這是給你的銀兩。”陸月拿著五十兩銀子扔給了中年漢子。

中年漢子掂量了掂量手中銀兩,而後說道;“三少爺,這拳頭不論放在哪裏都不下五百兩,今日你隻給我五十兩,莫非秦府是看我胡三好欺負?”這胡三將銀子捏在手裏,雙眼瞪著圓滾,似乎要將秦錚活吞了一般。

“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給你五十兩已經不錯,若是再在這裏胡攪蠻纏抹黑我秦府聲譽,休怪我不客氣。”陸星手中長劍錚的拔出了一截,寒光閃爍。

“哦,不客氣,你這小娘皮子倒是給我不客氣看看。”胡三背後馬刀一轉,一身煞氣,殺意幾乎要濃鬱到實質,一股腦子的朝著陸星,陸月而來。感受著那股強大,血腥的氣息,二人臉色都是齊刷刷的變白。

臉色潮紅,口中似乎要吐血一般。

“這是你剩餘的五十兩。”二人扔下五十兩,就是匆匆的拿著手套上了馬車,而那胡三撿起銀子,看了秦錚一眼,轉身隱藏人群之中不見。

“那胡三修為起碼五階以上,不知道秦錚是從何認識這等高手,回去後一定要稟告陸伯,好做準備。”陸月對著陸星說道,方才那胡三的煞氣,殺意確實了得,加上血氣,境界的威壓。陸星,陸月區區三階巔峰的修為,都快要被鎮壓出內傷。

看著挽簾進入馬車的秦錚,二人都是心中充滿怨氣,尋不了胡三的麻煩,二人自然將這筆賬記在了秦錚的頭上。心中對於這個小野種也是越發的憤恨。不過秦錚看著二人的模樣卻是十分的好笑。

方才還那麽猖狂,一下子就什麽都不敢說,吃了虧也隻能自己忍著。

360度滿地打滾求收藏,求點擊,求紅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