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界飛仙

第0012章 湖底廢墟(第一更)

字體:16+-

流寇術士的血河元爆之術足足將其修為暫時提高了數倍,無限的接近於七階陰神出竅的地步。這類似獻祭的法門可怕至極。秦錚也是知道自己一味的逃遁也是無用,還不如來個血.拚。此地偏僻,若是自己受了傷還可以逃遁隱藏。

“去死吧。”流寇術士驚天長虹已然到來,引動著四周靈力的躁動。

“想殺我,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了。”秦錚體內運轉黑獄魔神經,無邊無盡的魔氣湧入其神海之中,那一尊閉目的夜叉王驟然張開了猙獰的眼睛,手持三叉戟,腳踏血河從秦錚的天靈蓋之中飛出。

“夜叉王。”流寇術士乃是陸夫人手下,對於黑獄魔神經所化的魔神最為熟悉了。這一尊夜叉王從秦錚神海之中躍出之時便是讓其難以置信。

夜叉王青麵獠牙,手持三叉魔戟,腳踏血河雲海,身披烏雲魔氣,滾滾而來,浩浩蕩蕩。夜叉王乃是地獄守衛,押送魂魄鬼魂的鬼兵。這一尊夜叉王昔日許嬤嬤便是日日滋養,生魂血食不斷,威力相當的厲害。

血虹厲害,但是其威勢一下子便是被夜叉王給鎮壓了下去,一招三叉戟夾帶著無邊魔雲,對著流寇術士的神海魂魄就是落去。黑獄魔神經專打神魂。那所記載的三尊魔神更是對付神魂的厲害法門。

秦錚雖然武道境界不高,但是神魂極其厲害,若是單單論其神魂強度,恐怕不比四五階的術士弱,或者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流寇術士喚回血虹,身上的血液也是流轉凝結一道古樸的令牌般的模樣,悠悠的懸浮在其身前。秦錚看去,那令牌似乎缺了一大部分,隻有小小的一塊。但是其上散發的古老的氣息仍舊讓秦錚難以忽視。

那是亙古,悠久的氣息。

一道高大的身影在令牌之中被激發出來,以懷抱的狀態將流寇術士護在其中。這乃是這一道令牌就是流寇術士感悟功法的令牌,上邊隻記載了一幅圖。不同的人觀摩會有不同的感悟。三叉戟落在了虛影之上。

血河波瀾,三叉戟回到了夜叉王手中。

“我倒要看看,你這虛影到底能堅持多久。”秦錚雙目一寒,認出了那塊殘缺令牌是個寶物。神魂催動著夜叉王一次次的襲擊那血色虛影。雖說虛影極其的厲害,但也擋不住秦錚的一次次襲擊。

隻聽一身哢嚓之聲,虛影應聲而破,那塊令牌也是落在了秦錚的手中。

“哈哈,黃口小兒,去死吧。”就在秦錚拿起令牌之時,流寇術士突然如同氣球一般膨脹起來,隻聽一道驚天巨響,秦錚眼前都是無邊無盡的紅光,而後一道道的血浪侵入其體內,想要直接將其撐破。

夜叉王已經回到了神海之中。秦錚沒想到這流寇術士竟然選擇了自爆。

這是術士,不論是一階還是十階術士都能使用的法門。將魂魄,神海,身軀,全部摧毀,一瞬間爆發出強大的難以置信的力量。獻祭頂多是透支,而這種自爆的法門卻是完完全全的同歸於盡的打法。

就在那血海波瀾要將秦錚打得魂飛魄散之時,那一道銀光再次出現。

所有的血河之力都被那銀光化解,秦錚也是應聲落入了湖泊之中。而此時也是幾道強大的神識掃過這裏,停留了片刻後便是不在理會。神識強大到了那些人的地步,秦錚與流寇術士的鬥法簡直如同小孩子打架。

對於武者來說,不到七階先天境界,那都是枉然。而對於術士來說,不到七階陰神出竅境界,那也是枉然。

七階,就是將天才和庸才的劃分點。

這赤紅林之中的湖泊存在已久,昔日這湖泊據說還是一片平地,這湖泊的位置有座佛門寺廟。因為這寺廟招致大敵,被毀於一旦。這湖泊便是高手交手之間所留的深坑。這四周因為那些法寶化作飛灰融入土地,才導致此地隻能生長鐵木。

但是傳說隻能是傳說,秦錚此時四肢無力,體內的靈力微弱的運轉著。整個身子都無法動彈,就這樣緩緩的沉入水底。幸好如今秦錚已經修煉了術法和武道,不然此時已然被淹死。緩緩的落下,秦錚隻覺得自己神海之中的那道銀光不斷的閃動。

似乎水底有什麽東西在召喚著他。

秦錚半閉半開著眼睛,看見了水底一些碎石,殘磚斷瓦。然而,廢墟堆裏閃爍著一道道微弱的光芒。那微弱的光芒如同在黑夜裏的燭火,分外的耀人。秦錚的身體難以控製的朝著那一道銀光的源頭緩緩的流去。

那是一顆拇指大小的小球,類似佛像眉心的那點朱砂。

銀光攪動著,微微的光芒似乎能夠穿越空間和時間。秦錚神海之中的那道銀光比起這道強大了許多,神海之中的銀光與那小球遙遙呼應,秦錚隻覺得眼前一黑,似乎進入了小球之中,消失不見。

而這湖底也是恢複了平靜。

秦錚覺得四周虛虛幻幻,突然一道張狂的聲音將其激醒。遠遠看去,那遠處呈現出了一道畫麵,那畫麵有些模糊,但是其中的聲音卻是清晰無比。

那是一出山頂,山頂之上金光燦燦,佛光無限,秦錚遠遠就可以看見那山頂上空漂浮著一個喇嘛,那喇嘛說話間氣息洶湧,好似那佛門獅吼功,震耳欲聾。

“哈哈,昔日堂堂日月佛尊竟然也是落得如此地步,隻能靠幾個小輩替你掩護。”那喇嘛笑得很張狂,隆隆的聲響傳遍四方,席卷開來。

而圖像一轉,秦錚便是看到了大雄寶殿的場景,大雄寶殿之中,那金色的佛陀之像依舊莊嚴無比,隻是那懸梁上的長明燈有些暗淡。

佛像千年盤膝打坐的一位僧人,口中經文念念不斷,僧人枯瘦無比,那皮膚幾乎要貼到了骨頭上麵,那骨骼的形狀都可以看出,帶有些金色的皮膚,顯得那僧人更加的莊嚴。

這和尚定然就是那喇嘛說的日月佛尊。

日月佛尊手中法訣撚起,佛門法器衝天而起,天際之上探出巨掌,大手摘取那天際光芒,化作翻天巨掌,掌中一道萬字佛印定住了天地乾坤,秦錚遠遠看著那一隻翻天覆地的巨掌也是心中駭然。

隨著巨掌落下,秦錚眼前又是一變,所有的景象消失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