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士技能

第二十五章 迷途之商

字體:16+-

“你們倆這才認識幾天啊,就好上了?”王樂很是不甘心的坐了起來,自己也沒離開幾天啊。“這就是你孤陋寡聞了,你很少來上課,加上你又不住校,所以你不知道我們倆的事情啊,話說一個月前我就已經開始追我老婆了。”說完看了一下又低下頭吃麵去了。

王樂好奇的趴在沙發邊上問道:“那你怎麽不告訴我呀?說說,怎麽追上的,講講你的戀愛史。”李嚴把一口麵咽了下去說:“你又沒問我,我告訴你幹嘛,而且就那樣咯,我表白過了,她說看我表現,這不前幾天才答應我。”

“嗯,就這樣嗎?”王樂還是不罷休的問著。“就這樣,愛信不信。”衛玉在一旁掐著腰回答道。衛玉一聽這話縮了縮頭,顯得還是有點後怕,就趕緊岔開話題:“對了,你們吃飯沒啊,我都餓死了。”“沒呢,準備回家做點吃,誰知道被你搞了這麽一出戲。”李嚴拍了拍手,把泡麵放了下來,已經隻剩下湯沒有麵了。

“那趕緊做點去吧,嘻嘻!”“哼,活該餓死你!”衛玉哼了一聲走向了廚房,王樂看到衛玉走了進去,趕忙小跑像個賊一樣的坐到李嚴對麵,然後探出頭小聲的問:“你們有沒有那個呀?”“哪個?”李嚴一臉迷惑。“靠,跟我裝純潔,趕緊從實招來。”“噢,你說那個啊,其實吧……沒有。”“靠,不是個男人。”王樂還想挖點八卦,誰知道這家夥還是動手,鄙視的看了李嚴一眼又送給了他一個中指。

“齷齪!”李嚴沒好氣的回了一句,然後走到沙發看起了電視。王樂也無聊的看著吊燈,不知道說些什麽,這時候電視裏的廣告突然傳來一則廣告:“《魔天》,新版本,新地圖,新裝備,新任務,想成為萬人敬仰的勇士嗎,那就快快來參加吧!”

王樂聽到這個新聞轉過來了頭,看到宣傳畫麵拍攝的幾個都是自己沒見過的:“咦,出新版本了?”“早出了,這一直宣傳著呢。”李嚴回了一句。“那這麽說你玩了?”王樂坐到了李嚴旁邊。“嗯,還挺不錯的,特別新出的一個任務,迷途之商,獎勵很是誘人。”

王樂聽了急忙問道:“什麽什麽,快說。”李嚴想了一下:“嗯,任務介紹是這樣的,迷途之商是一個神秘的商隊,是一群神秘的勇士從黑暗之淵運送一些極品裝備或者其他東西來貢獻給主城的皇帝,但途徑一個迷宮,他們被困在了裏麵,所以主城皇帝就下發任務拯救迷途的商隊的任務,凡是遇到商隊而且帶出來的人都可以隨即獲得一些獎勵,也許是遊戲幣,也許是極品裝備等等,而且是次次都有,但每次任務獎勵隻有一個人可以獲得,其他人可以想辦法從途中攔截,繼續任務,達到指定地點就可以獲得獎勵了。”

李嚴詳細的把任務說了一遍,王樂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嗯,吃飽飯去玩玩,還有什麽嗎?”“有啊,自己一會上去看看唄。”

兩個人又聊了一會,衛玉就把菜做好了,王樂走到桌子上聞了聞:“嗯,好香,我先嚐一塊。”說著夾起了一塊瘦肉,吃了起來。“好吃!好吃!”王樂感覺味道棒極了,立馬拉開板凳坐下來吃了起來,狼吞虎咽的。“你慢點,沒人和你搶。”衛玉好笑的說了一句。“家裏有個女人果然好啊。”王樂吃著饅頭吱吱唔唔的說著,還一邊對衛玉豎起了大拇指。

女人是個難懂的動物,剛才還對王樂不爽,現在王樂誇了兩句就開心的笑了的像朵花。

“啊……吃飽啦,真好吃。”王樂靠在椅子上,拍著滾圓滾圓的肚皮,一臉的享受。“肉都被你吃光光了,能不飽嗎?”李嚴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家夥好像幾年沒吃過肉一樣,全部給吃了,自己都沒吃幾塊。王樂哈哈的笑著,沒有鳥李嚴。

休息了一會王樂走進了屋子,打開電腦,然後上了遊戲,好久沒上遊戲的王樂複活在了主城呢,一身的虛弱的狀態,王樂急忙給自己施了幾個治愈術,虛弱狀態才解除。看著熙熙攘攘的的大街上,王樂感覺人比以前要多很多,王樂走到了商店那裏,買了幾捆紅,幾捆藍,然後又買了一捆道符,王樂一看到這個道符就恨不得給拿出來,還伸手向屏幕抓了兩下。

王樂先是去官網大概瀏覽了一下新版本內容,然後走到任務小姐那裏,選擇了迷途之商任務,迷途之商任務每天淩晨零點刷新一次,中午十二點刷新一次,個人任務,組隊隻有隊長獲得獎勵。

王樂看了看任務還有幾個小時,就隨便逛了起來,先去了拍賣行,看有沒有能用到的裝備和技能書賣,說來也敲,正好是碰到了一件道士的手鐲,還是個小極品,正好王樂身上的手鐲爆掉了,就花了200塊買了下來。

這時候係統提示音傳了過來:“玩家滅世狂人對道士技能破防毒術出價一萬魔天幣。”魔天幣相當於人民幣,玩家拍賣獲得的魔天幣可以用來兌換人民幣,而魔天幣隻能用於拍賣行之用,和遊戲內的金錢不能相通,但玩家也可以用金幣作為交易,但金幣隻能做為玩家與玩家交易的交易,不能在拍賣行使用,也不能在拍賣行拍賣金幣,金幣很難打,而且買藥,修裝備都需要,而金幣又不能使用魔天幣購買,隻能打怪爆,所以說《魔天》裏一件極品的裝備,就帶表著人民幣。

王樂在剛才購買手鐲時候,也順便衝了幾十萬進去,反正用不完還可以提出來,這時候王樂也跟了一下:“玩家天之怒火對道士技能破防毒術出價一萬五千魔天幣。”“哇,這人誰啊,敢和滅世狂人在拍賣行搶東西。”“是啊,是啊,看來要杯具咯。”

這時候頻道上出現了很多玩家的打的字,差不多都是講王樂要杯具,得罪人了。王樂也是皺著眉頭想,這個人很厲害嗎?王樂打開此人的裝備,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了一跳,一身很多地方都是銀級裝備,手裏的劍更嚇人,金級裝備。

“我擦,這人來頭好像不小啊。”王樂點了關閉,這時候公屏上冒出了一行紫色的字:“這位兄弟難道不知道我滅世狂人的名號?”

話說這滅世狂人是誰王樂倒不知道,但這個服務器的幾乎沒人不知道。

王樂也跟了一個喇叭:“不知道。”“嗬嗬,不知者無罪,今天我老婆生日,準備買了這個技能送給我老婆,兄弟可否一讓?”

其實王樂也不是不講理的人,如果好好說的話也許王樂會讓給他,但這一句‘不知者無罪’,叫王樂很是不爽。“今天我生日,準備買了給自己做生日禮物呢,兄弟你可否一讓?”

這句話其實是王樂編的,自己生日還早著呢。

當王樂發出這段話的時候,服務器的人就知道,好戲就要上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