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設計師的江湖

第二十章 總監的怒罵

字體:16+-

(二十)

李文琳做事有自己的原則,才導致了如今這種局麵。

張莉莉的陰陽怪氣進了李文琳的耳朵,李文琳就當作沒聽見,她知道,公司裏的同事都是等看著你好戲的人,現在說出來,公司裏肯定要炸開窩,事實上她是因為不想被業主性騷擾拒絕了這個單,可是流言要是傳開來,估計最後會變成她讓業主占了便宜也沒有做成這筆生意。

對於公司裏的流言八卦,以及同事之間的毒舌,她是早有領教。

所以她寧願一聲不吭,讓莉莉陰陽怪調,她也不願意說出來。

看到辦公桌上的業主清單,她為了轉移注意力,開始繼續以前對著清單給業主打電話的工作,張莉莉冷笑聲隔著藍色的閣子間一陣陣傳過來,大概是說,“業主送上門你都趕跑了,現在再找業主有什麽用?”

這樣打電話打了三四個小時,依舊沒有聯係到一個業主,總監的辦公室也沒有任何消息,這些天,除了老喬的那個公裝大單,業務部那邊也沒有拉業主過來,倒是設計部那些夫妻設計師聯係到不少業主,開始忙著和業主接洽了,再也不在辦公桌上忙著打電話了。大單大家都想要,但是隻有二十四分之一的希望,一些有自知之明的同事已經放棄了,在忙著接洽其它的業主,小蝦也是蝦。

說起設計部的夫妻檔也很搞笑,他們其它設計師稱那些夫妻檔的設計師為“雌雄雙煞”。這些夫妻設計師,有些是很早就在一起的夫妻,一起應聘到同一家家裝公司,有些是應聘進來時是普通同事,後來相處久了,發生辦公室戀情,兩個人走到一塊的。

夫妻設計師,他們之所以比其它設計師有優勢的原因,是因為他們通常會一個人去家裝市場,建材市場拉業主(因為去那裏的業主多半都是想裝修房子的)通常都是女設計師,她們站在建市場口,看到迎麵走來一個人,就問:“先生,你要裝修房子嗎?”

如果碰到有意向的,她們就會把他們領到公司,領到她們各自的老公麵前,對業主說道:“這是我們公司的精品設計師,首席設計師,設計水平一流,等等,不但抬高了老公的架子,也能讓業主對他們的設計很有信心,從而輕而易舉的做成一筆買賣。

他們家裝公司這樣的夫妻設計師也有好幾對,隻可惜莉莉,文琳,陽天,還有馬暢都是獨來獨來,都不是,陽天和馬暢看到那些所向披靡的夫妻搭擋,總是兩眼發紅的怪叫道:“媽的,什麽時候我也去找一個能說會道的老婆設計師給我拉生意啊。”

眼看著已經有別的設計師開始和業主簽單了,文琳心裏也越來越焦急,不過她也不後悔,無論如何,她是設計師,不是出來賣身的,假若一個人沒有自己的底線,那還做設計師做什麽?

她看不起和別人**易換單的陽天,自己自然也不會這麽去做。

文琳正在那裏沉思間,小王突然跑到她麵前,他剛剛從總監辦公室出來。

小王麵色不太好看,大家也都開始把注意力集中到李文琳身上,大家都好奇到底出了什麽事情,小王有點不自在,由他當這個信使仿佛讓他很痛苦,他十分為難的對李文琳道:“文琳姐,總監要你去一趟,總監好像麵色不好看,你要小心。”

文琳點點頭,低著頭走進了總監的辦公室。那個好色的業主已經不知什麽時候走了。總監辦公室隻有她和總監兩個人。

總監在那裏看著一份文件,開門見山的對她道:“文琳,你那個單怎麽樣了?”

文琳也知道這件事不可能這樣不了了之,總監肯定會要一個說法的,她隻得說道:“我不想和這個業主打交道,這個單我打算不做了。”

總監抬起頭來,用兩道如寒星一樣的眼光看了她一眼,他對她道:“為什麽?因為業主今天來投訴,說你服務態度不好?”

文琳隻得低了頭,老實說出:“那個業主太好色,他欺負我。”

她費力的把業主的性騷擾簡短的說了出來。想著好不要臉的業主啊,明明是他對她性騷擾,結果還倒打一耙,置她於水深火熱當中,狠狠的報複了她一把。

在這個世上混,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總監看她一眼,沒有作聲。文琳站在那裏,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是點點頭就這樣走了,還是繼續呆在這裏。

總監看她一眼,最後緩和口氣對她道:“你坐吧。”

文琳知道總監有話要對她說,否則的話也不會讓她坐下來,便隻得點點頭,戰戰兢兢的在他麵前坐下來。

總監看她一眼,語重心長的對她道:“文琳,你做設計這一行幾年了?”

文琳老實說出:“快四年了。”

總監道:“以前沒碰到過這種事情嗎?”

文琳鬆了一口氣,讓她值得安慰的是,在業主和自己的下屬麵前,總監選擇相信下屬,文琳感激的看了總監一眼,對他道:“這是第一次。”

總監對她道:“那你算是運氣很好的了,你長得這麽漂亮,竟然這麽遲碰到這種事。”

文琳猛的抬起頭來,看著總監,她不明白他為什麽說出這種話。

總監對她道:“女孩子出來工作,遲早總會碰到這種事的,具體就是看你怎麽對待和處理了。”

文琳還是不明白。

總監對她道:“文琳,現在經濟不景氣,很多人都要失業,公司的規定我就不重複了,總之,我不想三個月後,看到你離開這裏,現在失業了,短時間內也基本上找不到工作。”

他看著她,話裏有話,語重心長。

文琳看著他,還是難以相信。

總監對她道:“你這個單我也關注了一下,這個單不錯,我希望你繼續做下去。”

文琳眼睛越睜越大。總監的話什麽意思,他仿佛已經改變主意,不打算把老喬的單讓她負責了?就因為這個好色業主的子無虛有的投訴嗎?

總監對她道:“文琳,如果你不想做的話,我想公司大把的設計師會搶著做。這是弱肉強食的社會,流行的是叢林法則。”

李文琳搖了搖頭,對他說道:“總監,我沒有辦法,我做不到。”

總監看她一眼,嚴厲的對她道:“我不管你具體用什麽辦法和業主打交道,我要你把這個單子做下來!”

李文琳搖頭道:“我試過了,我沒有其它辦法。喬經理的那個單,總監,我——”

總監眉毛一挑,對她冷聲說道:“我原打算是讓你去負責的,但是你太讓我失望了,看來,我之前對你說的話都白說了。我想公司知道了你最近的表現,也不會交到你手裏,業主是我們能得罪的?文琳,如果你想保住這份工作,你還是和這個劉業主接洽一下,把這個單做下來,當然,我不會強求你,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三天你要是還是這個態度,那好,我會安排其它設計師接手,我不會讓其它家裝公司把到手的業主又搶走。”

文琳看了看總監,總監眉毛擰在一起,顯然對她很是生氣,她點了點頭,低頭走出去。

走回自己辦公室裏,就聽到有人在那裏竊竊私語,他們公司向來這樣,誰被總監叫進去了,外麵的人總是要妄加評論一番,什麽妖魔化的語言都說得出來。

文琳心裏十分不好受。

那些同事的議論她當作沒聽見,繼續打電話。辦公室的八卦傳得很快,不知是總監的秘書傳出來的,還是有人聽牆腳。大家都在議論紛紛。

下午因為口渴喝多了水,她中間休息幾分鍾,去洗手間,蹲在廁所裏才一會,就看到兩個女人走進來,一個女人說道:“誰出來不是賣的啊,就她假清高,說不定早被人家上了,隻是現在做不成單,才跟總監找個這樣的理由。”

文琳心裏一驚,知道說的是她。

那聲音她太熟悉了,就像跑火車一樣,又急又快,是莉莉的聲音。

另一個女人聲音道:“我想也是,否則的話她怎麽會一聲不吭,把業主冷在那裏好幾天,也不怕業主找了其他家裝公司,現在經濟這麽不景氣,公司隨時都會破產打掉,一個業主對於我們是多麽不重要,她卻不說出來,不想跟了讓我們去跟啊,真是的,所以肯定說是她被業主吃了豆腐,業主又嫌她了。”

文琳皺眉蹲在那裏,就仿佛被人用刀砍一樣,她咬著嘴唇,直到那兩個女人上了廁所洗了手出去,她才站了起來,在洗手間的鏡子前站了幾分鍾,完全平靜下來,自己才慢慢回辦公間。

她不但失去了負責五千萬大單的機會,而且背上了可恥的罵名,李文琳隻覺得沒勇氣在這家公司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