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十三章 有關共同語言(上)

字體:16+-

(十三)(上)

論起結婚的意義,也許就是找個人陪。

說到思想上的交流,其實也是虛話。這世上,有幾對夫妻是互相了解的?多半都是白頭如新。比如羅哲明和左褘,兩個人就算睡在同一張**,也像兩個世界的人,左褘如果知道羅哲明對她的真實感覺,多半再癡心也沒勇氣結婚了。而小絮和改成呢,一個重本畢業,一個是大專生,大部分人可能會質疑他們會有共同語言?嗬嗬,共同語言這種事,多半是沒有的。小絮平時喜歡看《易經》、《國學》、研究尼采,看《小邏輯》或者拿起《白香詞譜》在那裏研究,在“平平仄仄”的聲律裏打發時間,對於這些,改成是根本看不懂也從來不會去看的。他閑下來,最多看看通俗小說打發時間,特別是《神雕俠侶》、《天龍八部》所有的金庸小說。可是改成喜歡聽《黑色星期天》、《德國裝甲師軍歌》這些另類的純音樂作品,小絮就無法理解,想著這種沒詞的旋律又壓抑又古怪能聽出什麽道道?她還不如聽《兩隻蝴蝶》|《月亮之上》這些口水歌哩,所以他們兩個人,誰有品味誰沒品味也難說。

不過,小絮並沒有因為兩個人在審美娛樂方麵的不同就覺得這婚姻的無味。她慢慢也就明白,結婚就是找個人陪。人才是最重要的。隻要有那麽一個人在你身邊,看得到,摸得著,孤獨時可以擁抱,患難時可以相扶持,一切就都不重要了。因為畢竟生活終究是要落到實處的,你總得吃飽喝足,才可能研究白香詞譜和欽定詞譜哪個更好對不對?你總是有房子住,有人做伴,才會再進一步去計較那個人和你的喜好趣味是不是一樣對吧?基本的生活不需要《小邏輯》和《德國裝甲師軍歌》,兩個人隻需要關注吃飯穿衣買房生子就成了。婚姻隻需要關注柴米油鹽醬醋茶這七件事,隻需在吃穿住行這四大件上一致就可以了。至於愛好,品味,這些都是遙遠的事情,許多夫妻一輩子為了生計掙紮,到死都沒有時間去考慮相伴了一輩子的人到底有沒有共同語言呀。隻可惜小絮這樣的要求有時候也作不到,因為她和改成大部分時間都是分別的。

自從改成去上海工作後。施小絮的時光就變成了一部放映機,而且是出了問題的。一到周六周日就是快進,一到周一至周五,就是慢速度了,慢得——有時候感覺周三是周二的倒帶,卡在那裏總過不到周四周五去。隨著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她由剛開始分別的忽悲忽喜,極度的不適合,到不得不接受現實,每周五歡喜迎接改成回來,每周日的晚邊或者周一早上依依不舍的送改成回上海。在這兩個時候,看著改成轉身上車,車子緩緩開離,速度由慢變快,她把兩隻手抄在大衣口袋裏,低著頭轉身回公司的時候,情緒總是沒來由的壞起來。

辦公室的兩個女同事都是結婚多年,有孩子的人,整副身心都是圍著老公孩子轉,每天一到下班時間,總是歸心似箭,通常還沒下班就早早溜了,而小絮呢,她又回到了從前一個人單身生活的狀態,坐在辦公室上網到晚上十一二點,才慢騰騰的收拾手袋回去。有時候在極靜的辦公室,四周安靜的沒有一點聲音,隻有她敲打鍵盤的聲音,“嗒嗒嗒”越發的顯得冷清寂寞。

時間過得久了,同事也知道她現在的狀況了,休息閑聊的時候,各自聊起家事,一個熱心的大姐就對施小絮道:“小絮,你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家沒個家的樣子。”施小絮隻得據實說出來,對她們道:“沒辦法,我老公想買房子,我們要努力賺錢,不得不分開。”

說這話的時候,她看向她的同事們,她們兩個都是臨安本地人,這個小鎮,本地人是非常有錢的。其中一個年紀最大的,除了在臨安有兩處房產,在杭州還有一處。家裏開著二十萬的車。據她說,她杭州的房子在西湖邊,小絮在杭州呆過一陣,對於杭州的房價也還是知道的,杭州把自身定位為“全國最具休閑的城市”一直是浙江上海的後花園,西湖邊的房子已經賣到兩萬多一平方。如果在那有一百多平方的房產,那麽至少就是兩百多萬。小絮不知道兩百多萬到底是多少錢,她現在拿著兩千左右的工資,一年所有收入加起來三萬左右。兩百多萬。她幾乎要工作兩百年,而且不吃不喝。對於她來說,那是一個非常不現實和遙遠的數字。同事每天開著車來上班,背著LV的包包,穿著香奈爾的大衣,施小絮背的是一百多塊的手袋,穿的是幾百塊的衣服,她和她的同事,沒有可比性。本地的土著們實在是太有錢了,她和改成做為外地人,想在這裏安家落業,赤手空拳的和本地人競爭,他們通常都有了幾代的財富積累,施小絮麵對著這樣的情景,心裏麵有時會升起無望的情緒。

這一天也是如此。同事今天背了一個白色的手袋,LV兩個字母拚成的紅綠花紋,在布料上張揚的散落著,小絮看一眼,立馬移開眼睛。她這個同事,光是LV的手袋好像就有好幾個,每天背著來上班,都不用重樣,而她一個一百多塊的黑色皮具手袋,已經有幾個年頭了。

同事大姐笑了笑,一邊收拾辦公桌準備回去,一邊對她笑道:“年輕夫妻不在一起,哪像過日子的人,你們雖然結了婚,可是這婚姻啊,就是要天天在一起,才能看出問題,你們現在這樣,根本不能算結婚,小絮,你說吧,你老公一星期回來一次,平時又不能在一起,這結了婚和沒結婚有什麽區別?”

施小絮就訕訕的笑,因為她也找不到理由去辯駁,人家也是過來人,十多年婚姻經驗,自然不會說錯。隻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為了兩個人有個更光明的前途,能夠在異鄉的土地上站穩腳根,能夠有安全感,改成不得不到大城市去打拚。

同事已經收拾好一切,她把手袋背在肩上,拿上車鑰匙,踩著高跟鞋,對小絮笑道:“我回去啦,你看你,又得一個人呆在辦公室,你又不喜歡出去玩,我要是你,天天呆在宿舍。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在身邊,保不住要發瘋,會自閉的。”

小絮就隻得笑道:“誰叫我們沒錢呢,要努力賺錢買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