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十五章 貧富落差 (上)

字體:16+-

(十五)(上)

改成自己出外做成了一筆單子。是上海的一所高校,聯係了某部門的負責人,推薦了他們公司的產品,由於產品質量過得去,再加上他本人能說會道,生意很快就做成了。他想著這是份內事,沒想到上頭的領導因為這件事竟然召集公司的所有員工開會,在會議上很是高興,就改成做成的這筆單子反複提起,對於易改成自然是不停誇獎,改成都有點受寵若驚,莫名其妙。想他做為公司的銷售經理,出去跑業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如今做成了一筆單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份內事,公司這樣大張旗鼓的又是開會又是表揚,反倒讓他很不安起來。整個會議過程中,領導眉飛色舞的在那裏不停的說著“竟然做成了一單子”,“易經理”三個字也反複在嘴邊提起,同事用驚奇和羨慕的眼光看著他,改成很不好意思,因此,整個會議過程中他一直低著頭。

開完會議後,大家紛紛走回自己的閣子間,和改成平時比較要好的一個同事就走到改成身邊,對他搭訕的笑道:“易經理,做成了大單子,領導這樣表揚,請客啊。”易改成實在是心中迷惑不解,看到麵前的同事比他先來公司,應該明白公司的規矩,便笑道:“這是我份內事啊,我今天都莫明其妙,銷售的不就是在外麵跑業務嗎,我們公司可真奇怪了,做銷售的天天坐辦公室。”同事笑了笑,衝他擠了擠眼睛,掃了一眼辦公室,對他壓低聲音說道:“易經理,告訴你都可能不相信,你啊,這一筆單子是我們公司今年第一筆單子。”易改成等於是猛吃了一驚,許久都回不神來,想想現在都開年這麽久了,他之前工作過的公司從來沒碰到過這種情況,簡直匪夷所思。同事笑笑,對他說道:“你看我們領導激動高興的樣子,就知道我說的不是假話啦,你說這麽大的事情,你該不該請客。”易改成就隻得笑笑,一邊答應著同事一邊回到了辦公間。

這顆心卻無法安定下來了。他直覺這種地方不可能幫他實現目標。他必須努力的賺大錢買房子安家,給小絮過平安喜樂的生活,可是這種公司,如此的不思進取,同事都在混日子,得過且過,他按著本份做成一個單,竟然是他們公司今年第一個單,公司上下集體激動,改成直覺得好笑極了。

時間就在迷惑中過去了。他又試著到外麵去做業務,無奈公司就他一個人比較上心,其它的人不是在公司裏上網看電影,就是網上聊天玩遊戲,因為他們屬於國營企業,每年的銷售業績無須分配到個人,有國家養著,大家也都慢慢成了活水煮青蛙,而且一個個都仿佛很心滿意足,過得樂不思蜀了。

改成接下來也沒做成什麽單子。一個公司,沒有業績提成,沒有績郊考核,每個月拿的錢與你付出多少沒任何關係,怎麽可能努力去跑業務。改成周末回去的時候,領導還事先表揚了他,對於他上次做成的單子又再次給予了充分的肯定,鼓勵他好好幹。領導一下子變得很器重他,要他寫一份下半年的銷售計劃,改成用了半天的時間就寫好了,正準備交上去呢,上次吃了他飯的同事好心拉住了他,衝他搖搖頭,意味深長的對他說道:“先放半個月再交吧。”“為什麽?”改成莫明其妙,同事用朝領導辦公室努了努嘴,對他壓低聲音說道:“這是經驗,許多剛來的同事圖表現,就像你一樣,一兩天寫好就交上去,領導就要他們反複修改,直到過去一個月才通過,我們領導是那種慢半拍的人,你交快了,人家覺得你工作不認真。”改成聽明白過來,謝了同事的好心提醒,心裏卻隻覺得可笑,他已經發現了這個公司的弊端,也就慢慢發現自己並不適合自己了。

周末回到臨安,心裏也還在想著這件事情,總算明白為什麽他做銷售的每天要按時坐班,周末都能準時回臨安哩。小絮聽他說完,對他說道:“工作閑不是很好嗎,聽你說你領導很器重你。”改成就心裏歎氣,臉上卻笑道:“是啊,小絮這個月有提成拿,可能下個月我們就夠錢回你家了,回家辦婚宴。”

當時兩個人在家裏,一起躺在**,他把她抱在懷裏,用雙手圈著她,小絮伏在他的身上,笑了笑說道:“好啊,那我給我爸媽打電話,就說到時候我們回去結婚。”

她坐了起來,說著就要立馬動手打電話,幾年沒回家,平時和家裏就是一個月電話聯係一次,她實在太想家了,聽改成說下個月可以回去,這歸心立馬似箭。

改成笑著捉住了她的手,對她道:“等到錢到手再打電話吧,不要讓老人這麽一大早就盼望著,萬一有什麽變故,到時讓他們失望,豈不是我們的錯。”他好心提醒她,小絮想著也是,不由笑了笑,收了手機,想著找個年紀比自己大幾歲的男人就是好,比自己懂得多,在他在旁邊指點自己,可以少走許多彎路。

兩個人一起躺在**,改成把小絮抱在懷裏,小絮就在那裏想著回家要給爸媽買什麽禮物,想著她還要請婚假,這個結了婚回來,還要給同事發喜糖,她還一直沒有發喜糖。兩個人說到後來,小絮不由的笑起來,伸出一隻手撫著改成的臉,改成今天大概是忘了刮胡子,胡渣長了出來,硬硬的刺著小絮的手,她笑道:“改成,我們好像要結好多次婚。”改成就捉住她的手,在嘴唇邊親了一下,放在手心裏握著,側過臉來,對她笑道:“是啊,誰叫我們都在外地呢。”小絮就絮叨著和他算要結幾次婚,要發幾次糖,他們已經在改成的山東老家辦過一次婚宴,就是第一次,第二次是他們為了小絮公司分一間房子,在浙江臨安領了結婚證,結果房子沒分成功,這是第二次,第三次打算去小絮娘家辦婚宴,然後回到浙江給單位發喜糖,小絮這邊要發,改成那邊多半也要發的。小絮回娘家辦婚宴還得向單位請婚假,他們單位婚假隻有三天,比較小氣。小絮算到最後,笑道:“這樣看來,我們這幾年都是在結婚了,一直在結婚。”改成就笑道:“多結幾次婚好啊,這次可以反複證明你是我的老婆。”他突然伸出手,把已經坐起來的小絮壓在身上,伏下身去,在她的胸間貼著,溫熱的臉貼在她白嫩的身體上,看著她微笑美麗的樣子,那個時候,再辛苦也覺得一切都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