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二十三章 有個地方可以回去

字體:16+-

(二十三)

她站起來往門口走幾步又折回來,重新呆呆的坐下,同事看到她這樣子,不由吃驚道:“小絮,你怎麽啦?”施小絮隨便找個借口糊弄過去,內心卻徹底的無法平靜。她想著兩個人工作他們都過得那麽緊張,現在她一個人獨自支撐一個家,天啊,以後的日子簡直不敢想,但願改成失業隻是暫時的,否則的話,她簡直太害怕了。生活仿佛一下子從白天到如盲黑夜了。

下班以後,小絮估摸著改成到臨安的時間,拿著手袋去公司外麵接他。她有點恍恍惚惚的,改成拎著兩個行李袋出現在她的麵前,因為心懷愧疚,沒有了往日的笑容,低著頭走到她麵前,像做了錯事的孩子,神情有點不自然的說道:“你怎麽跑來接我?”小絮也不知說什麽話,努力對他笑了笑,像無事人一樣說道:“先把行李送回宿舍,再去吃飯吧。”改成點點頭,走在她的旁邊,因為小絮的包容,因為她的不抱怨,他反倒更加自責,他當然知道這次他從上海回來,是給她添加負擔的,是一個沉重的包袱。他一個男人在外麵打拚有時候都會覺得勞累和無望,更何況她一個女人。他原本想給她過平安喜樂的生活,卻陰差陽錯,走到這一步,反倒讓她擔心愁苦,他真是太不應該了,他想向施小絮說對不起,可是總感覺說出來反倒見外了,因而,也隻是緘默著。小絮在前麵帶路,走了幾步,想起來便對他說道:“改成,我們幹脆住我員工宿舍吧,我那個室友搬走了,我一個人住,現在天氣越來越熱了,我們租的房子沒有空調,過兩天幹脆去退了吧,這幾個月,白白的交房租,實在是沒必要。”以前因為考慮改成每周回臨安沒地方住,因為她的公司宿舍是隨時可能被公司安排人住進來的,所以雖然外麵租的房子住的機會不多,他們也一直租著,實在是因為上次被房東趕出來,兩個人苦怕了。可是現在不一樣,改成沒工作了。他們的家庭收入少了大頭,他們不可能再像從前一樣,一個月幾百塊的房租流水一樣的花出去,小絮想著現在要想盡辦法節省開支。改成聽到小絮的說話,也知道她的意思,心裏想了想,說道:“嗯,就怕你的宿舍突然安排進人來。”小絮低聲說道:“你在上海的這半年,我一直一個人住,想來公司短時間也不會招人,不想那麽多了,先住在我公司吧。”改成就說好,自然明白她這樣安排的原因,沒有異議。

兩個人到了她公司宿舍,改成把兩袋行李放在一旁,直身抬頭時,看到小絮征征站在一旁,蒼白的臉,濃濃的眉尖因為擔心皺在一起,他不由更加不安,但凡是個男人,落到他如今這地步,肯定會焦慮的,更何況他還是非常有責任感的男人,他滿懷愧疚的走過去,對她保證的說道:“小絮,我一定會盡快找到工作的。”小絮就努力笑笑,對他道:“嗯,我知道,這隻是暫時的。我們吃飯去吧。”

改成就說好,小絮走過來,主動的挽著他的手,改成感覺到她對他一如從前,並沒有因為他突然失業,不能賺錢了就改變從前的態度,心內溫暖,便笑了笑,幹脆攏著她的肩膀,兩個人一起走出去。今天的他,是非常非常感動的,感動之餘,也是非常的自責和不安。感動是因為小絮的毫無怨言,不安是因為他現在的處鏡。他想著一定要盡快再找到工作。

易改成暫時性失業,迫於現實回到了臨安。小兩口為了省錢,退掉了在外租的房子,為了省掉外麵下館子的錢,他們用最少的錢買了最便宜的廚具回來,開始自己做飯,這樣,改成就成了家庭煮男。因為內心自責和愧疚,失業在家的日子,他總是像從前的家庭主婦一樣,把家裏收拾得幹幹淨淨,掃地、抹桌子、拖地板、買菜、做飯,每件事都做得井井有條。這是他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情,所以他把它們做到最好。除此之外,他就在人才網上不停的發簡曆,簡曆就像雪片一樣不停的往上海各個角落飛去,但是等待是一個必然的過程。機會也要經過時間才能到你麵前。

至於施小絮,她內心很不安。因為第一次麵對這種生活,她不知道會持續多久。可是每天回家,看到改成從電腦麵前站起來,麵對著她溫暖的笑著,家裏窗明幾淨,一切整潔有序,到嘴邊的埋怨和責備都有不忍說出來了。她想知道這整個過程,明明在國企呆得好好的,為什麽要換工作,換工作為什麽又這麽不小心,交接不順利?他為什麽獨斷專行,不聽她的話,為什麽做決定時不讓她有知情權,一旦要麵臨壞的結果了,卻要她共同承擔?然而,改成的境況讓她不能出聲責備他。

回家兩天,易改成就以最快的速度黑下去瘦下去,白頭發也生出來。他晚上輾轉反側,睡不著,小絮不管是醒著還是睡著,隻要一睜開眼睛,就看到他半坐在**,清炯炯的大眼瞪著黑夜,整個人在那裏發呆。易改成太焦慮了,簡曆發出去,他就在坐立不安的等麵試消息,簡直就是度日如年。日子卻變成了蝸牛的腳,非常的慢步緩行。他就在這樣的等待裏煎熬著。白天發呆發簡曆,晚上睡不著,一下子整個人就形銷骨瘦。第三天,是周末。小絮起床後,無意中看到改成的臉,當時改成正在那裏淘米做中飯,小絮嚇一跳。易改成雙眼紅腫,大眼內布滿血絲,黑眼圈就像熊貓的眼睛,極其的誇張。她不由擔心他,想起他這幾個晚上都沒睡過,便走過去,對他道:“改成,你不要急啊,急也沒用。”她關心的看向他,微微蹙著眉尖,臉上盡是擔憂。改成把電飯煲煮飯的按鈕掀下去,看了她一眼,內心感動,輕聲道:“我沒事。”小絮走到他麵前,拿起他一隻大手,對他道:“你晚上睡不著嗎?”這幾天她都沒有出聲問他,因為知道男人和女人不一樣,男人有事喜歡自己一個人扛著,不喜歡身邊的人在他旁邊絮叨問個不停,所以她一直沉默,但是今天,看到他這兩天如此快速度的消瘦下去,她無比擔心,不能不出聲問起了。改成聽到小絮的問話,勉強笑了笑,說道:“沒事,不習慣天天呆在家裏沒事做,找到工作就好了。”小絮便笑了笑,握緊了他的手,對他勸慰道:“這個急不得的呀,找工作總要一個過程。你剛來浙江時,找工作不也花了幾天時間嗎?”改成便看了一眼小絮,對她敞開心扉,“小絮,我急啊,我真是對不住你,眼看著馬上要三十歲了,我不能失業。”小絮對他道:“這又不是你一個人能作主的,有時候事情發生了,也是沒辦法的事。”改成就特別感動,想她為什麽一直不責備他,半句也沒有。如果他在老家,他母親知道他這樣輕率的辭職換工作,失業在家,估計早就嘮叨開了。

小絮為了寬他的心,就笑了笑,對他說道:“改成,其實你回來挺好的,比起從前,我現在還要開心一些。”改成就愣了,對她道:“怎麽這樣說啊?”小絮看著他,伸出一隻小手撫著他蒼黑的臉,對他說道:“這樣我們就天天在一起了,以前隻能周末回來,我周一到周五,一個人過日子,不知道多可憐,現在早上睜開眼睛,你在我旁邊,晚上回到家,有你在等著我,不是很好嗎?”改成就笑,想著施小絮真是好,心內就暗暗發誓,一定要盡快找到工作,一定要努力賺大錢,以後要讓她過好日子。

其實施小絮也不是說的假話。她是小心願的女子,不指望著老公事業成功,她夫貴妻榮,隻想著不要分開,兩個人天天在一起也好。雖然現在壓力大了點,兩個人的生活開支要她一個人負責,但是好歹也沒有孩子,兩個人論到吃穿用度,節省了房租,她一個月的工資還花不完。所以比起從前的周末夫妻的生活,她的確是開心的。天天能和改成在一起,再也不用擔心周日過完,要分開了,周一到周五的時間是多麽長啊,這是改成失業的好處。

然而,生活很多時候不是一個人能做主的。施小絮年紀輕,修為尚淺,還沒有到不受外界影響的地步。她原先想著為了省錢,所以讓改成回她公司的宿舍和她住一起,這的確省了一大筆開支,但是凡事有好處就有壞處,改成住到她公司宿舍,最大的壞處,就是他每天出去買菜會被公司的同事看到。一個一米七八的大男人,大白天不去上班,卻提著菜藍去買菜,在公司宿舍樓進進出出,一般人都會迷惑不解的吧。改成每天出門買菜,麵對著保安保潔員工古怪的眼光,他的心情原本就夠難受了,他們迷惑不解的目光就像一道道鞭子抽打在他的身上,讓他更加焦慮不安。有時候想抬頭挺胸的走路都沒有底氣。他是傳統的男人,有工作的時候為小絮洗衣做飯他非常快樂,沒工作,失業在家,再洗衣做飯這事情性質就變了,光是內心的罪惡感和羞恥感就讓他無法快樂了。唯一的辦法就是每天這樣過著,一次次催促自己,一定要盡快找到工作。當然,白天所發生的事情,小絮下班回家,他自然不會和她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