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愛

第十三章 是否重新選擇

字體:16+-

(十三)

羅哲明沒吭聲,施小絮又說道:“你以前啊,眉頭總是鎖在一起的,你看你現在,眉頭總算舒開了,我看到你這樣,我心裏真高興。”羅哲明便看她一眼,對她說道:“是的,我母親的病總算治好了。”施小絮抬起頭來,眼裏有驚喜,跟著他激動的樣子,對他道:“真是要恭喜你,看來國外的醫術真是比國內要好。”

羅哲明也笑笑,對她說道:“我母親病好了就想回國了,她還念著我父親。我和我妹妹想了想,也就帶著她回來了。”施小絮點點頭,羅哲明對她說道:“我現在在上海那邊找了工作,在臨安買了一棟房子,當時,我國外的姑姑借了我大筆的錢,中國國內這幾年房子漲得真厲害,所以我一個人也買不起房子,我媽現在到處托人在找我爸,我在上海找了一份工作,過幾天就要去上班了。”

施小絮便靜靜地聽著,一迭聲地說恭喜,羅哲明看著她,對她道:“小絮,你在臨安應該買了好幾棟房子吧。”施小絮呆了一呆,一會才說道:“沒有,一直買不起,改成在濟南買了一棟房子,空在那裏,不過一直放在那。”羅哲明才悔自己失言,他靜靜地看著小絮,一句話,“沒有,一直買不起”就仿佛窺斑見豹,他能看到施小絮這些年的滄桑和不如意,這種看透鼓舞了羅哲明,靜默了一會,他說道:“對不起。”施小絮笑了笑,說道:“沒什麽。”

羅哲明看著她,對她道:“小絮,我們還有沒有機會?”施小絮呆了一呆,看向他,羅哲明苦笑一下,對她說道:“小絮,其實我一回國就想到你了,所以馬上聯係了你,我沒想到你還在臨安,剛才說那麽多話都不是我想說的。我實在不想再浪費時間了,小絮,我們二十歲就在一起,現在呢,我們都快四十歲了吧,人生短暫,我算是明白了,我不想再浪費時間,小絮,這些年,我和左褘一直感情不好,我在國外過得也很混亂,我心裏一直很空,沒有放下你,回國來也是因為放不下你,沒想到你在臨安,我想也許冥冥之中也有天意,這麽多年過去,我能一直找到你,這麽多年,你的手機號碼竟然一直沒變,你不知道我在電話裏聽到你的聲音我都不敢相信,小絮,你明白我的意思沒有,我現在不像從前了,我沒有負擔了,我在臨安有了房子,我?”

這時候服務小姐進來送果盤和咖啡,兩個人便沉默下來。施小絮有些慌亂,那咖啡是羅哲明給她點的,裏麵有許多奶油,她沒有動那咖啡,心如裝了小鹿,羅哲明竟然這些年一直在想著她,他竟然還想著重修舊夢,回到過去,他回國來,他說是為了她,他說這些年一直沒忘記她,施小絮的內心很感動,她在心裏喊道:易改成啊易改成,你看到沒有,你不在乎我了,這天下在乎我的男人多得是!

她很感動,改成帶給她的傷痛也少了許多,她一直沉默著,想著她的人生是否真要重新選擇了,她和改成似於有了一條永遠無法修補的裂痕,那就是女兒的燙傷,他怪到她頭上,所以他冷漠她,指責她,背叛她,她和易改成是完了,與其這樣不死不活地過下去,不如和羅哲明在一起,至少她和他沒有真正在一起過,她一直是有未了的宿願的,每次回憶著,總是帶著歎息,一直認為他是她今生最大的憾事。

施小絮一口一口喝著水,服務小姐放好果盤又出門去了,施小絮仍然低著頭不說話,羅哲明把果盤推到她麵前,拿了一隻吃水果的精致小塑料叉子送到她手裏,對她說道:“吃點水果吧,我知道你愛吃葡萄。”小絮仍舊不吭聲,也沒伸手接,羅哲明用叉子叉了一顆葡萄,送到她麵前,那還是她大學對他說過的一句話,這些年他卻仍然還記得,施小絮有點受驚地看著他,默默地接過那葡萄,沒有說話。

羅哲明心裏亮了亮,她沒有像多年前那樣,他一旦提出重新在一起的要求,她就急於拒絕,可是這一次,她沒有。他想著也許這麽多年分開的時光她終於明白了,她是愛他的。這一點讓羅哲明十分的激動。施小絮呢,她靜靜地坐在那裏,毫無疑問,他們到了這個年紀,她有了一個七歲的女兒,羅哲明肯定也有孩子了。她有改成,他有左褘,那個富家小姐應該還和他在一起的,可是施小絮今天不想問。

兩個人也不再說話,互相看著,靜寂歡喜的感覺。滄海桑田,人麵變異,可是那份感情卻像越陳越香的酒,越來越濃。

兩個人坐到最後就打算回去了,羅哲明去櫃台付了賬,兩個人走出去,羅哲明開了一輛現代過來,對她說道:“我自己的車,不是好車,不過總算是我自己的車了。”施小絮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說他終於不是軟飯男了,他打算擺脫左家了,施小絮看著那輛白色的現代,說道:“挺好看的。”羅哲明一直開車送她回公司,放她下了車,對她說道:“小絮,這是我們最後一次的機會,我知道你可能要考慮,畢竟現在的我們和二十多歲的我們不一樣,我等你消息,如果你確定了,我處理我這邊的事情,你處理你那邊的事情,好不好?”施小絮看著他,她點了點頭,羅哲明便對她報以溫暖的笑容,他伸出手,鼓起勇氣握了一下她垂在那裏的手,一下子就像捉住了從前的時光,光陰如電似箭,他這一生這一刻是唯一感覺能捉住急景流年的時刻。施小絮也沒有掙紮。羅哲明握著她的手靜靜地握了一會,兩個人才放開了,他對施小絮道:“回去吧。”施小絮點點頭,轉過身走了,羅哲明就像大學時代一樣,一直看到小絮的背影消失在路的拐彎處,再也看不到了,他才戀戀不舍地開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