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11章 應戰之後

字體:16+-

雖然接受了沈琳兒的挑戰,但若薇其實並不清楚盛櫻貴族學園的學園祭究竟都有哪些內容以及如何評選出最受歡迎女生。

放學後,若薇、笑笑和幽藍來到學校附近的一家冷飲店,一邊吃冰淇淋一邊商量學園祭的事。

“笑笑,盛櫻的學園祭都有哪些內容呀?沈琳兒說的最受歡迎女生又是怎麽評選出來的?”若薇問道。

“這個呀,盛櫻的學園祭分為雙人越野馬拉鬆比賽、文化演出、遊園會以及最後的化妝舞會四個主要活動。”笑笑向若薇介紹道:”在最後的化妝舞會上將會由全校學生投票選出今年的最受歡迎女生,也就是通常我們普通學生口中所說的校花啦,去年的化妝舞會上,沈琳兒和幽藍的票數相同,並列成為了盛櫻的校花,今年隻要我們努力,一定可以打敗沈琳兒的!“

“沈琳兒很有心機,而且很會拉攏人心,若是她存心想要對付我們,我們恐怕會遭遇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難。”不同於笑笑的自信滿滿,幽藍倒是有些擔心,雖然她臉上依舊是一副萬年不變的冷漠模樣。

“總之呢,不管怎麽說,既然我們已經決定要接受沈琳兒的挑戰,那麽就必須全力以赴,即使麵對再大的困難和挑戰,都決不能臨陣退縮!跟何況比起沈琳兒,我們可是三個人呢,三人同心,其力斷金!”若薇鼓勵大家道。

“若薇說的沒錯,三個臭皮匠還頂個諸葛亮呢,我們一定可以打敗沈琳兒!”笑笑也附和道。

三人商量完關於學園祭的事情,這才分手,各自回家。

若薇剛回到宇文家,便被宇文昊拉進自己房中,詢問起了今天整件事的始末。

“若薇,今天這件事到底是怎麽回事?”宇文昊嚴肅的問道。

“昊哥哥,其實沒什麽大事啦,就是我和笑笑不小心遲到了,結果卻被何老師借題發揮故意刁難了一頓,不過好在端木冥墨把當時的情況全部錄了音發到校長郵箱中,校長趕來處理了這件事。”若薇眨眨眼睛,把整件事的始末告訴了宇文昊。

“那淩熙爵呢?他怎麽會來?”宇文昊繼續追問道。

今天看到淩熙爵專門為了若薇的事,動用一階學生的權利處理了何老師,而若薇出了事,自己卻沒能第一個趕到現場,宇文昊,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也不知道爵為什麽會這麽快就趕來……或許是端木冥墨告訴了他些什麽,請他來幫忙的吧。畢竟和我一起被何老師欺負的那個女孩子叫做秦笑笑,她是端木冥墨的未婚妻。”若薇想起今天自己被何老師欺負,淩熙爵立刻趕來救自己的事,臉上頓時泛起一層薄薄的紅暈。

“爵?你叫淩熙爵‘爵’?”宇文昊聽到若薇這麽親昵的稱呼淩熙爵為“爵”,心中更加五味陳雜。“你和他認識?”

“嗯”,若薇點點頭,“爵就是那天在機場救了我的人,後來我在盛櫻被那幾個太妹追著泡進禁林之後又遇見了他。”

“若薇。”宇文昊沉默了片刻,雙手扶住若薇的肩膀,微微低下頭,深邃溫柔的眸子凝視著若薇的雙眸,沉聲向若薇要求道:“答應我,以後不要再和淩熙爵接觸,他很危險,不是你這種心思單純的女孩子能夠招惹的。”

“對不起,昊哥哥,我不能答應你。”若薇搖搖頭,臉上的紅暈更明顯了,“我好像喜歡上他了……”

“你不能喜歡他!”宇文昊眉頭驀地皺緊,大聲吼道。

“昊……昊哥哥……為……為什麽我不能喜歡他?”若薇被宇文昊突如其來的大吼嚇了一跳,結結巴巴的問道。

宇文昊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失態了,他放開若薇,走到窗邊,扶額苦笑起來,不知該如何回答若薇的問話,他總不能直接告訴他,他喜歡她,他不願意隻是做她的哥哥,然後眼睜睜的看著她喜歡上別的男人,投入別的男人的懷抱。

“昊哥哥?”

“總之,若薇,不要喜歡上他,不要……”宇文昊苦笑起來,背對著若薇擺擺手,“上了一天課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其他事還是我來處理吧,你隻要開心幸福的好好生活在我身邊就足夠了。”

不明白宇文昊究竟在說什麽,但見他擺擺手,示意自己可以出去了,若薇便咽下心頭的疑問,乖乖離開了宇文昊的房間。

宇文昊聽見身後傳來開門又關門的聲音,他握緊雙拳,暗暗發誓,決不能讓淩熙爵或是其他任何人將若薇從他身邊搶走!

笑笑和若薇分開後,沒走多遠便看到端木冥墨那輛騷包的紅色法拉利正停在街邊,端木冥墨脫下校服,換上了一件很拉風的黑色皮衣,皮褲,外加一雙短靴,脖子上戴著幾條很有個性的金屬項鏈。整個人痞痞的斜靠在車邊,嘴角勾起一抹壞笑,望著正朝這邊走來的笑笑。

笑笑翻了個白眼,決定直接無視端木冥墨這個騷包腹黑男。

笑笑仿佛沒有看見端木冥墨一般,直接從他麵前走過,順便在他的靴子上狠狠的踩了一腳。

“哇!醜女,你居然敢無視本少爺,還踩了本少爺的腳!”端木冥墨吃痛,一邊直跳腳,一邊急忙伸手拉住笑笑的書包帶子,大聲吼起來。

“騷包豬頭男,給本小姐放手!本小姐和你一點也不熟!”回想起今天自己正是因為和端木冥墨吵架了才會跑出教室,連累若薇跟著一起遲到,最後還被何老師欺負了一頓,笑笑立刻怒火中燒。

“醜女,你別轉移話題,現在我們討論的是你踩我腳的這筆賬怎麽算!”

“怎麽算?很簡單!”笑笑一邊說著一邊又狠狠踩了端木冥墨沒受傷的那隻腳一下。

“哇!”兩隻腳都受傷,端木冥墨隻好放開了秦笑笑,狼狽的爬回車裏坐下,指著秦笑笑氣憤的說道:“秦笑笑,你這個暴力醜女,我真替以後要跟你結婚的人感到悲哀,他一定會經常遭遇家庭暴力的!”

“嘿嘿,端木冥墨,你似乎忘了,現在你是我的未婚夫,也就是說將來最有可能嚐到我家庭暴力滋味的人就是你!”

說完,笑笑立刻頭也不回的朝前走去。

端木冥墨想起自己是奉了老媽命令專門來接笑笑去端木家參加兩家例行的每月家庭聯誼的,隻好一邊腹誹笑笑是暴力醜女,一邊開著車追了上去。

“醜女,今天是咱們兩家家庭聯誼的日子,我老媽讓我接你去端木家,你快點上車。”

“你道歉,再大喊一百聲’秦笑笑大美女,我端木冥墨是大豬頭‘我就原諒你。”

“道歉可以,但你別得寸進尺!”

“那好吧,那你就大喊一聲‘秦笑笑對不起,我端木冥墨錯了,我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吧!’”笑笑在廣場旁邊停了下來,對端木冥墨說道。

廣場上人很多,端木冥墨頓時黑了臉,笑笑則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端木冥墨咬咬牙,今天的事確實也可以算是因他而起,最為一個男子漢,他確實應該向笑笑道歉,想到這裏,端木冥墨咬咬牙,扯開嗓門大聲喊道:“秦笑笑對不起,我端木冥墨錯了,我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吧!”

“好吧,視你今後的表現情況,我再決定要不要原諒你好了。”笑笑滿意的點點頭。

見眾人都朝自己看了過來,端木冥墨臉上青一陣紅一陣,“醜女,還不趕緊上車!”

笑笑這才慢條斯理的上了車。

笑笑一上車坐定,端木冥墨立刻發動車子,飛速駛離這個丟臉的地方。

端木幽藍再次回到學校中,進入禁林,來到小屋中。

淩熙爵與巫子騫正在下圍棋。

棋盤上黑白交錯,兩人廝殺的很激烈。

“爵少爺,我已經按照原計劃進入一年級C班,和若薇小姐成了朋友,相信今後將會更方便保護她並且調查她是從哪裏學到南宮家催眠術的。”端木幽藍向淩熙爵匯報到。

淩熙爵手頭微微一頓,過了半晌,他放下手中的黑子,對巫子騫說道:“你輸了。”

巫子騫推推鏡框,凝視棋盤片刻,苦笑道:“爵少爺,我果然又輸了。”

“好好保護她,回去吧。”淩熙爵一邊將棋盤上的棋子收回盒中,一邊淡淡的對端木幽藍說道。

“是,爵少爺。”

“幽藍,我送你。”巫子騫陪著端木幽藍一起走出小屋。

“聽說你們班有個叫沈琳兒的女生向若薇小姐,你還有你弟弟的未婚妻提出挑戰了?”巫子騫側過臉望著身旁纖細冷豔的少女,開口問道。

“嗯。”端木幽藍點點頭。”爵少爺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嗯,第一時間就知道了。”

“爵少爺怎麽說?”

“爵少爺還能怎麽說?他的脾氣你又不是不知道,心中越是在乎,嘴上便越是不會開口。”巫子騫微微一笑,眯起眼睛,“不過若是那個叫做沈琳兒的女生膽敢對若薇小姐出手的話,爵少爺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我怎麽覺得你有種幸災樂禍的感覺?”

“爵少爺這麽多年好不容易對一個女孩子上心,作為下屬的我當然感到很欣慰,當然想要推波助瀾,幫爵少爺早日抱得美人歸呀。”巫子騫摸摸下巴,笑得別有深意。

“我看是春天到了,某人春心萌動了吧。”端木幽藍瞪了笑得一臉猥瑣的某個衣冠楚楚的眼鏡男。

“幽藍,對著你,我的心一直處於萌動狀態,不分春夏秋冬。”巫子騫第N次借機向端木幽藍表白心意。

可惜這次回應他的依舊和前N次一樣是端木幽藍的白眼加無視。

站在禁林邊上,目送端木幽藍離去,巫子騫歎了口氣,這丫頭究竟明不明白他對她的感情從來都不是開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