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55章 調查報告

字體:16+-

“若薇,這是怎麽回事?”淩熙爵看了一眼被送進急救室搶救的皇甫峻一向若薇問道。

還好若薇今天沒有走遠,還好守衛們發現的及時,否則,他真不敢想象被**迷昏神智的皇甫峻一會對若薇做出什麽事來!

“皇甫少爺被鈴木小姐趁他不注意的時候下了**,剛好我從那邊路過就遇見他了。剛才的情形還真是很危急呢。”若薇心有餘悸的說道。

“鈴木千雪現在人在哪裏?”

“不知道,聽護士小姐們說她已經離開了。”

“她倒是跑得快,有膽子做,沒膽子承擔後果,哼!”淩熙爵冷笑一聲。“我已經把皇甫峻一的情況打電話告訴皇甫夫人了,她很快就會趕過來。”

“那皇甫峻一豈不是又被皇甫夫人抓住了?”

“虎毒不食子,皇甫峻一現在已經這麽慘了,皇甫夫人不會再對他怎麽樣的,而且她們母子兩個人經過這次冷戰,彼此之間一定也想了很多,他們會冷靜下來好好談談的。”

聽到淩熙爵這麽說,若薇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果然,如同淩熙爵所說,沒過多久,皇甫夫人便急匆匆的趕到了校醫院。

“峻一?峻一在哪裏?他怎麽樣了?”皇甫夫人緊張的抓住一名護士小姐問道。

“夫人,皇甫少爺已經洗過胃了,現在正在輸液,已經沒什麽大礙了。”護士小姐說道。

“皇甫夫人。”若薇走到皇甫夫人麵前,和她打了個招呼。

皇甫夫人今天一聽說自己的兒子中了**,立刻就趕來了,哪裏還有往日的淡定優雅的將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魄力和淡定。現在她隻是個擔心兒子身體情況的普通母親而已。

“貝小姐。”皇甫夫人神色複雜的看著麵前這個女孩兒,這個自己兒子深愛著的女孩兒,這個膽大包天,居然敢將兒子救出去,還一直藏在這裏讓自己找不到的女孩兒,說不上是討厭她還是感謝她這次救了自己的兒子皇甫峻一。

“皇甫夫人,我帶您去見皇甫峻一吧。”若薇領著皇甫夫人朝校醫院中的急救室走去。

房間裏,皇甫峻一正臉色蒼白的躺在**,手背上插著針頭,正在輸液,整個人一副了無生氣的樣子。

看到皇甫峻一這幅模樣,皇甫夫人紅了眼眶。

“峻一……峻一!”皇甫夫人的淚水不受控製的流了下來,她哪裏見過兒子這般無助,脆弱的模樣,她真是心疼死了。

“皇甫夫人,請您不要這麽傷心,皇甫少爺沒什麽大礙,隻是那**的藥性比較猛,我剛給他洗了胃,他現在有些虛弱,所以昏睡過去了,皇甫少爺的身體底子很好,相信很快就會醒過來。”穿著白色醫師袍的巫子騫安慰皇甫夫人道。

“都怪我,都怪我……”皇甫夫人自責極了。“早知道我就不應該硬要逼他和千雪在一起,千雪那丫頭好歹也是我看著長大的,沒想到她竟然會對峻一做出這麽喪心病狂的事情!早知如此,我真不如按照峻一的心意,讓他和千雪解除婚約,早點送千雪回日本去!”

“皇甫夫人,您現在知道後悔了,為時並不晚。”若薇拿出一方雪白的手帕,遞給皇甫夫人,讓她擦眼淚。“隻要您還想要挽回你們之間的母子之情就不算晚。”

“我現在隻希望峻一能醒過來,能好好的活著,這比什麽都重要。”皇甫夫人接過若薇遞上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說道。

“皇甫峻一一定會好起來的。”若薇安慰皇甫夫人道。

若薇陪著皇甫夫人守在皇甫峻一的床邊,等著皇甫峻一醒過來。

淩熙爵心中最糾結的事情並不是眼前皇甫峻一中了**,還在昏迷中這件事,而是之前他在小屋的書房中看到的那份報告,那份巫子騫帶來給他的報告,關於韓筱薇的報告。

他的思緒不由自主的回到一小時之前……

小屋的書房內。

“爵少爺,這是之前您讓我去調查的關於韓小薇和宇文悠的資料。”巫子騫將一份資料交到淩熙爵手中。

淩熙爵接過資料,打開看了起來。

資料中詳細寫明了,韓筱薇與宇文悠兩人的生平經曆和兩人的交往情況。

從這份資料上看,宇文悠一出身母親就難產死了,而她自己則有先天性心髒病,身體很孱弱,從小宇文家就把她當做瓷娃娃一般對待,大家都以為她活不了多大就會夭折,誰知她的身體竟然一天天的好轉起來了,後來,宇文家現任家主宇文君德在宇文悠五歲時,決定將她送到日本去接受治療並且修養,此後的十年裏,宇文悠再也沒有回過國,宇文君德和宇文昊偶爾會去看看她,陪陪她,除此之外,她幾乎生活在宇文家所有的圈子之外,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她的存在。

但是半年前,她卻突然選擇偷偷一個人跑回國內來了,接著就是入學盛櫻學園,並且想盡辦法把若薇趕出了宇文家。

至於韓筱薇,她的存在這有些撲朔迷離,從資料上看,她是個來自普通富商家庭的女孩子,十年前同父母一起去了日本定居,也是在日本和宇文悠成了好朋友,她從小就很優秀,身邊的人對她好評如潮,從資料上看,她和一般優秀的女孩子沒有什麽不同,但就是因為這份資料太無懈可擊,反倒讓人覺得很做作,似乎有哪裏不太對勁。

她出現的時機不得不說很巧,巧到宇文悠剛和若薇撕破臉皮,自己剛決定和若薇在一起,她便作為宇文悠的好友從日本回到了國內,又機緣巧合的知道了自己正在找當年那個救了他的女孩子小悠。

一切都仿佛掐算好了時間一般。

而且韓筱薇的一些舉動似乎和自己記憶中的那個小薇不太一樣,至少小薇從不是個會用恩情威脅別人的女孩子。

威脅……

想到這個詞語,淩熙爵雙眼微微眯起。

沒錯,韓筱薇一出現就一邊說著她愛自己,自己和她之間在十年前就做過約定了,一邊逼著自己和若薇分手……

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想到這裏,淩熙爵心中一寒。

宇文悠……

韓筱薇……

難道韓筱薇千方百計扮成小薇來到自己身邊是因為有人讓她勾引自己,並且和若薇分手?!

那麽這個幕後黑手是誰呢?是宇文悠嗎?

不……似乎不太可能,宇文悠雖然是個很有心計的女孩子,但她五歲就去了日本,她絕對不可能知道自己和小薇之間的那些事的?

如果韓筱薇不是小薇的話,那麽她是怎麽知道自己和小薇之間那些事的呢?告訴她這些事的人又會是誰呢?那個人怎麽會知道自己和小薇之間的秘密呢?

淩熙爵皺緊眉頭,一向處變不驚的臉上也微微有了些緊張的神色。

“對了,爵少爺,我在調查宇文悠和韓筱薇的時候,和幽藍交流了一下,幽藍之前一直在調查若薇身份背景的時候,曾經無意間查出過一件事,若薇的父親,貝明凱博士,十幾年前曾經受雇於四大世家,但是十年前南宮家被滅門後,剩下的三大家族和他解除了合約,他便帶著若薇去了英國。他到英國後一直受雇於藍斯公爵,為K集團進行研究工作。”巫子騫說道。“一直到半年前因為一次實驗事故,貝明凱博士不幸意外身亡,若薇才又從英國回到了國內。”

“貝明凱博士是做什麽研究的?”淩熙爵問道。

“據說是生物方麵的研究。”

“若薇之前曾經告訴過我,說藍斯是她的殺父仇人,若不是藍斯讓她父親去進行一項生物研究,她父親也不會慘死,之前我們調查K集團的時候就隱隱查出他們似乎有做一些政府明令禁止的生化方麵的研究,我懷疑若薇的父親貝明凱博士很可能就是在做這項研究。”淩熙爵分析道。

“爵少爺,您是說,您猜測十幾年前貝明凱博士和四大世家之間的合作也是生化方麵的?”巫子騫何等聰明,淩熙爵稍稍一點撥,他便明白了淩熙爵心中的猜測。

“嗯,很有可能。”淩熙爵微微閉上眼睛。

眼前回放的是十年前被那個戴著麵具的黑衣男人帶走後渡過的那段連畜生都不如的日子。

每天被無數穿著白大褂的人研究來研究去,身體被迫注射進各種藥物,每晚渾身上下都會痛的仿佛被重組一般。

那樣的日子已經不是噩夢可以形容的了,每每回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淩熙爵就忍不住心中一陣發寒。

還好,還好他乘著一次實驗的空檔殺死了實驗人員從哪個秘密基地中逃了出來。

然後……

他便遇見了他生命中的第一縷陽光,他的小薇……

如果沒有遇到小薇,或許這個世界上就再也沒有淩熙爵這個人了吧。淩熙爵想到。

還好……他遇見了她,他遇見了他的小薇……

至少,讓他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絲美好,還要一絲讓他留戀,讓他難以忘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