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88章 黎明前的黑暗

字體:16+-

“端木少爺!端木少爺!”女傭跑到端木冥墨麵前,麵帶擔憂的對端木冥墨說道:“端木少爺,若薇小姐她之前出去散步,到現在已經過了很久了還沒有回來,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麽事。”

聽到女傭的話,端木冥墨眸子中閃過一抹幽光。但他臉上還是帶著溫和的笑容,安慰女傭到:“若薇小姐剛醒來,一定是因為對島上的環境感到好奇,所以才會多走走,熟悉一下環境,你不必太擔心,說不定若薇已經在回來的路上了,這幾天實驗室那邊很忙,KING大人、宇文小姐和我都有很多事要做,你這個時候拿這種小事去勞煩宇文小姐和KING大人這不是給他們添亂嘛,你隻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端木冥墨說道。

女傭聽到端木冥墨這麽說,心裏稍微安心了一點。

“我知道了端木少爺。”女傭說完,轉身要朝別墅裏走去。

端木冥墨見四下無人,突然猛地發力,一擊手刀將女傭敲暈了過去。

他迅速將女傭拖進主屋的庫房中,綁住女傭的手腳,堵住她的嘴巴,將她鎖在了庫房中。

二十三出逃,KING和宇文悠正帶著全島上下四處抓捕二十三呢,隻要沒人主動去向KING匯報若薇失蹤的事情,KING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發現若薇已經注射了解藥,並且被他安排在了那個隱蔽的岩洞中這件事。

處理完女傭,端木冥墨繼續裝作四處尋找二十三的樣子,和幾個被他分散開尋找二十三的手下匯合,開始裝模做樣的繼續完成KING交代的搜捕任務。

海上,艦艇中。

淩熙爵正在船長室內和船長以及幾個心腹手下查看地圖。

按照端木冥墨傳出的底圖,再過五個小時他們就能達到地圖上所標示的“神域”總部了。

他皺了皺眉眉頭,俊美的臉上一片堅定,這一次他一定要徹底摧毀“神域”救出若薇!

“去請皇甫少爺、宇文少爺以及這次參展的主要人員到會議室,另外通知各艦艇負責人打開通訊器,以視頻會議的方式觀看這次。”淩熙爵向端木幽藍吩咐道:“大戰在即,我要召開最後一次作戰會議。”

“是,爵少爺。”端木幽藍立刻按照淩熙爵的吩咐去組織會議去了。

不一會兒,端木幽藍就將淩熙爵吩咐的工作全部辦妥了。

艦艇上的會議室中,淩熙爵坐在長座的最頂端,他的左右手邊分別坐著皇甫峻一和宇文昊,接下來依次坐著“暗夜”、宇文家和皇甫家的骨幹精英們。

“好了,既然現在人都已經到齊了,那麽就開始今天的最後一次作戰會議吧。”淩熙爵也不羅嗦,既然人都到期了,那麽他就迅速開始今天的會議。

“五個小時後我們將到達‘神域’總部附近的海域,時間為淩晨兩點整。屆時,我們將派遣第一小隊乘著這個人最容易疲乏,防禦力和注意力最低的時候悄悄登陸,打他們個措手不及,然後第二小隊登陸的是裝備精良的攻擊型小分隊,其他艦艇一定要保證火力夠猛足夠將“神域”的力量困死在島上,不能讓他們接近我們在海上的後勤供給力量,第三小隊負責巡查和保衛留在海上的艦艇以及掃清‘神域’在海上的防衛巡查艦艇。根據端木冥墨從‘神域’內部傳來的資料來看,KING對‘神域’總部的位置很有自信,因為這個島是個‘凹’字形島嶼,易守難攻,因此在海上的防禦力量和巡查艦艇相對要少一些,隻要我們的第一小隊能順利登岸,將‘凹’字形狀三年的防禦哨卡摧毀,神域的外圍武裝力量就基本上解除了。”淩熙爵調出“神域”總部的地形圖和兵力分布圖向在座的各位精英們講解到。

聽完淩熙爵的戰略部署,在場的眾人都沒有異議,畢竟這套方案是之前他們多次唇槍舌戰,並且經過電腦模擬計算後得出的最佳方案。

見眾人都沒有異議,淩熙爵繼續說道:“第一小隊將由我來領隊,第二小隊由皇甫峻一和宇文昊領隊,第三小隊由端木幽藍坐鎮負責。”

“第一小隊太危險了,爵少爺,還是換個人領隊吧。”“暗夜”的一名高層擔憂的說道,第一小隊幾乎可以算得上是敢死隊了,在沒有重型武器裝備的情況下,要搶灘登陸成功,想盡辦法撕開敵人的防禦線,幾乎是九死一生,而淩熙爵這次卻提出要親自帶隊,這讓“暗夜”的高層們很不安,畢竟淩熙爵可是他們的主心骨啊!

“第一小隊必須由我來領導。”淩熙爵說道:“因為在場所有人裏麵我的武力值最高,而且我對整個作戰計劃最了解,我知道如何才能最快最好的初步瓦解‘神域’的防禦力量,所以由我帶領第一小隊最為合適。另外,大家不必有什麽後顧之憂,現在既然上了戰場,我便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就算我死了,‘暗夜’也會在巫子騫的帶領下,繼續發展壯大,大家要相信巫子騫的能力。”

淩熙爵說完,淡淡的掃視了一遍在場的每一個人,眾人在他的視線下,無法再說出任何一句反駁的話。

“宇文昊、皇甫峻一,第二小隊就交給你們負責了,能不能救出若薇和宇文悠,摧毀‘神域’,你們是主力。”淩熙爵認真的說道。

“我明白。”皇甫峻一嚴肅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淩熙爵,你放心吧,第二小隊交給我們兩個人絕對不會出任何差錯的,小悠和若薇都在島上,我和你的心情是一樣的。”宇文昊說道。

“好,戰場之上槍炮無眼,今日之戰或許會有人犧牲,或許會有人得勝歸來,現在我便提前把這番話都說了。”淩熙爵一揮手,端木幽藍便帶人給每人麵前送上一杯壯行酒。

“請!”淩熙爵端起酒杯,率先喝下杯中的酒,其他人也先後喝下了杯中的酒。

會議結束,眾人都精神飽滿的開始回到各自的隊伍中準備迎接即將到來的大戰。

島上海邊的岩洞中。

若薇終於醒了過來。

她眨眨眼,恍惚了一陣子,腦中逐漸將最近發生的所有事情都串聯起來,漸漸想起來。

父親為了讓她忘記淩熙爵,對她注射了一種藥物,在藥物作用下,她忘記了這半年來發生的所有事情,但好在有端木冥墨幫忙,在端木冥墨的幫助下取得了解藥,恢複了記憶。

若薇揉了揉發疼的額角,站起身,此時夜已經深了,若薇看了看手表上的時間,已經晚上十二點了。

自己這麽晚還沒有回去,不知道父親有沒有派人到處找她,想到這裏,若薇覺得她應該趕回去和父親好好談談。

若薇抬步朝洞外走去。

但她忘記了洞內除了她,還有二十三呢。

二十三宛如一頭小狼一般,漆黑的眼眸中融入了淡淡的金色,在夜色中有些發亮,他原本坐在岩洞內的角落裏,此刻見到若薇醒了並且似乎想要離開,他立刻一躍而起,身手敏捷的攔住了她。

若薇先是嚇了一跳,後來意識到原來是之前將自己帶到這裏來的那個小男孩,這才鬆了一口氣。

“你還不能走。”二十三冷冷的說道。

“小家夥,你叫什麽名字?你和冥墨很熟嗎?現在已經很晚了,我們都該回家了,這一晚上很冷的,呆這裏很容易生病,走吧,跟我一起回去吧。”若薇朝二十三露出一抹友善的笑容,也不管夜色中二十三能不能看到她的笑容,但她盡量保持著一副大姐姐的姿態,朝二十三伸出了手。

二十三迅速的後退兩步,躲開若薇,他冷冷的說道:“我沒有名字,也沒有家,我哪裏也不會去,端木冥墨和我做了交易,我幫他偷出解藥,他幫我逃離實驗室,並且給我自由,他讓我看著你,直到明天太陽升起。到了那時,一切都會結束,我們就能離開了,到時候再也不會有人抓我回去做實驗了。”

二十三眼中閃過一抹向往與渴望。

聽完二十三的話,若薇心中微微有些詫異,這個孩子是孤兒麽?怎麽會沒有名字也沒有家呢?難道他不是“神域”的人或者家屬麽?還有,逃離實驗室是什麽意思?難道……若薇猛地回想起從今從幽藍口中聽說的一些關於“神域”的傳聞,他們曾用人來進行生化試驗,難道麵前這個小男孩就是她們的試驗品?

若薇心中亂成一團,父親居然真的在做這樣的事情……

突然,若薇回想起剛才小男孩口中的另一個關鍵信息!

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一切都會結束……

這是什麽意思?若薇的腦子迅速轉動起來。

端木冥墨給她注射了解藥,卻又吩咐這個小男孩看住自己,直到明天早上才能離開……

不對勁……

糟糕!今天晚上島上一定有什麽大事要發生!若薇猛地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