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版校草,請小心!

第92章 永遠在一起(大結局)

字體:16+-

淩熙爵最後看了眼昏迷中的若薇,低頭在她額頭上印下一吻。

然後迅速走到中央計算機前,開始破解KING寫下的發射程序。

端木冥墨則迅速帶著所有人,按照淩熙爵的指示火速撤離神域島。

地麵上,所有人都在拚命朝海邊跑去,那裏有船隻,上了船才有機會逃生!

天空中趕來支援的飛機載著老弱病殘先一步起飛,朝著艦隊飛去,端木冥墨抱著若薇,宇文昊抱著宇文悠也上了其中一架直升飛機。皇甫峻一則堅守崗位忙著組織大家前往港口登船。

為了讓更多的人安全逃離,暗夜拋棄了所有的重型武器,登陸艦上努力裝載更多的人,給更多的人活下去的機會。

二十三也混跡在人群中沒跟著大家一起上了船。

此時,神域總部整幢大樓中空蕩蕩的隻剩下淩熙爵一個人了。

他十指飛快的在鍵盤上飛舞著,努力和死神搶時間。

短短二十分鍾,幾乎比一輩子的時間還要長,皇甫峻一帶著最後一批人登上船時,淩熙爵依舊沒有從神域總部大樓出來。

皇甫峻一臉色一片沉寂,他知道他已經不能再耽誤時間等淩熙爵了,否則這一船的人都要跟著陪葬在這裏了,他咬咬牙,命人留下一艘船給淩熙爵,然後命令船長迅速開船。

三十分鍾後,皇甫峻一乘坐的最後一趟撤離神域島的船隻平安趕到了安全海域。

這時,遠處的神域島傳來一陣驚天巨響,海上掀起巨大的海浪,如同海嘯一般,船隻在海麵上劇烈的顛簸著,濃烈的火藥味被滾燙的熱風吹了過來,彌漫在海麵上。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在顛簸飄搖的船艙裏望著遠處昔日美麗的神域島,如今變成一片廢墟,火光映紅天際,爆炸聲依舊不斷的傳來,像是在為這個曾經稱霸一時的組織敲著喪鍾。

整整一個小時,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沒有人說一句話,他們中有人曾經是神域島上最頂尖的科學家,有的是神域島上普通的士兵或者工作人員,有的則是跟隨暗夜和宇文家、皇甫家、端木家一起來到島上作戰的戰士,這座他們曾經踏足過的島嶼,在一個小時接連不斷的爆炸聲中徹底沉入了海底,永遠消失在了底圖上,而他們則是這悲壯而淒涼的一幕的見證者。

皇甫峻一沉默的見證了神域島覆滅的全過程,直到夜幕降臨,暗夜在世界各地的組織紛紛傳來今日各國沒有遭到大規模殺傷性武器或是生化武器襲擊的消息。

皇甫峻一帶人返回艦隊,整個艦隊都彌漫著一股極端壓抑的沉悶、悲傷的氣氛。

皇甫峻一站在甲板上,目光望著遠方漆黑的海麵,此刻海麵已經平靜下來,隻剩下空氣中漂浮著大爆炸後的刺鼻氣味,如果不是親眼見證了神域島覆滅的全過程,他幾乎很難相信,在一個瘋子的執著和偏執下,很多人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神域島就這麽徹底消失了……

不,這神域島本就是那個瘋子逆天強行建立起來的,其中充滿著各種人性的扭曲和罪惡,現在不過是一切歸零罷了……

隻是,那個神秘而強大的少年,那個帶領眾多英勇的戰士摧毀神域島的人,卻也隨著神域島的覆滅一同消失在了茫茫大海上……

糾纏十幾年的恩怨,在宿命輪回的牽引下終於塵歸塵土歸土。

隻是,難道這就是最後的結局嗎?

淩熙爵雖然報了仇,親手殺死了十幾年前屠殺了全族人的凶手,用生命為代價破解了神域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和生化武器向全世界發射的指令,卻最終沒能拯救自己;若薇夾在愛人與親人之間,左右為難,舉步維艱,最後卻選擇替父親擋了一槍,卻令自己陷入昏迷中,命在旦夕;小悠一直對KING,對神域忠心耿耿,卻被曾經給了她第二次生命的KING親下殺手,命懸一線;端木冥墨重情重義,不惜兩次挺而走險“背叛”,卻依舊沒有找到能救笑笑的辦法……

那麽,自己呢?

皇甫峻一冰藍色的眸子裏閃過一絲寂寥,和他們比起來,他似乎幸運的從未失去過什麽,卻也從未得到過什麽。

他還是和以前一樣啊,沒心沒肺的大少爺,在母親和家族的保護下過著渾渾噩噩的日子……

不,也不完全如此,或許是時候開始一段新的人生之旅了。

放下對若薇的執念和依賴,放下玩世不恭的虛偽外衣,經曆了這次生死攸關的考驗,他會真正成為一名合格的皇甫家繼承人!

天空漸漸泛起魚肚白,霞光悄悄染紅天幕,新一天的太陽即將升起了。皇甫峻一這才發覺自己竟然在甲板上站了一夜。

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不是麽?站在霞光裏,皇甫峻一眯起眼,看著壯觀而富有希望和力量的海上日出,渾身充滿了力量。

三年後……

夏日清晨,陽光明媚,空氣清新,鳥語花香,是個令人渾身上下都覺得舒暢的好日子。

若薇剛走進教室,就被一隻人形大殺器襲擊了。

“若薇,嗚嗚嗚……今天我們就要畢業了……人家好舍不得你!”

今天是盛櫻學園高中部高三學生領取高中畢業證書,正式畢業的日子。而這隻口中喊著舍不得若為的人形大殺器正是我們的秦笑笑同學。

“笑笑,咳咳,你再撲幾次,估計就真的再也見不到我了。”若薇無奈的把笑笑從自己身上拉下來,“到時候你就算是不舍得也見不到我了。”

“好啦,笑笑,雖然說今天是高中畢業的日子,但是難道你忘了麽,大家之前都選了盛櫻學園的大學部繼續上學啊,以後大家還是在一個學校裏麵嘛。”幽藍無奈的翻了白眼。

“那怎麽能一樣呢!”笑笑反駁道:“我們學的專業都不一樣啊,以後就不在一起上課了。我們在一個教室上了三年課,以後一想到大家要分開了,我當然會很傷感啦,冥墨你說是不是?”

笑笑撅著小嘴征求自己的未婚夫端木冥墨的意見。

神域覆滅之後,端木幽藍將端木冥墨是暗夜安插在神域中的臥底這件事告訴了笑笑,笑笑終於原諒了端木冥墨,兩人和好如初,而且也終於願意正視彼此的感情了,雖然笑笑的病是一個誰也無法預知的定時炸彈,但兩個人都堅信隻要還活在這個世上一天,就要好好珍惜兩個人之間的感情。

為了找到救治笑笑的方法,並且將來更好的照顧笑笑,端木冥墨放棄了和姐姐端木幽藍一起學習工商管理專業,而是選擇了醫學專業,笑笑則出乎所有人意料的選擇了中文專業。若薇則和端木冥墨繼續成了同學,也選擇了醫學。

“以後能不和你繼續在一間教室上課,真是主的恩賜。”端木冥墨吐槽道。

“喂!你說什麽!端木冥墨你這個大豬頭!”笑笑怒視端木冥墨。

“好啦好啦,別鬧了,我要去找巫子騫了,昨天淩念那小子莫名其妙突然發燒了,我去看看巫子騫那裏,我先走嘍。”幽藍看了看表,快到她之前和巫子騫約好的時間了,於是她打斷笑笑和冥墨的胡鬧,開口說道。

苦逼巫校醫如今已經榮升為暗夜的首領巫老大了,可惜還是沒有追上冰山美人端木冥墨,兩人依舊持續曖昧中。

而端木幽藍口中的淩念則是神域當年利用淩熙爵的DNA製造出來的具有強大武力和智力的實驗體二十三號,逃出神域島後巫子騫收養了他,而他這三年也逐漸從一個小男孩長成了小少年,眉眼間越發與淩熙爵相似了,每當看到他,若薇都會一陣恍惚,黯然。

若薇著看著大家每個人都活力滿滿的樣子,露出一抹有些無奈的笑容,悄悄從教室中溜了出來。

三年了,爵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走到盛櫻校園裏的小路上,若薇歎了口氣。

在神域島沉沒,爵失蹤後,若薇曾經專門用了一個月的時間在神域島原址附近進行過搜索,結果一無所獲。

但若薇從來都不是個悲觀的人,她還記得那天她從昏迷中被醫生搶救過來後,淩熙爵托端木冥墨帶給她的話:“不論用什麽方式,不論多久,我都會回到她身邊,永遠和她在一起。”

若薇這三年都住在淩熙爵的小屋中,並沒有回宇文家或者去找藍斯,宇文悠被KING打中了肺部,好在搶救及時,僥幸逃過一劫,卻因為種種原因失去了五歲被送往日本之後的全部記憶,現在的宇文悠天真單純,是個沒有一點心機的小女孩,全身心的信賴著周圍的人,宇文昊則已經學成歸國,開始再宇文家的家族企業裏工作了。

若薇一遍想著心事,一邊朝禁林中的小屋走去。

她走到小屋門前時,突然腳步一頓。

不知何時,小屋中響起了一陣優美的鋼琴聲。

聽到這首鋼琴曲,若薇整個人如遭雷擊。

熟悉的旋律仿佛情人間呢喃的脈脈私語,是那麽的美好,那麽的美好,那麽的令人懷念……

難道……

這……這不是在做夢吧!

若薇渾身不能抑製的顫抖著,她瞪圓了眼睛,淚水不受控製的從眼眶滑落。

若薇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自己發出的哽咽聲將這美夢驚破。

爵……是你嗎?是你回來了嗎?

若薇仿佛做夢一般輕手輕腳的走到門前,站了半晌才鼓足勇氣推開了大門。

金色的陽光透過窗扉照射進屋內,投射在雪白的三角鋼琴上,身穿白色襯衫黑色西褲的俊美男子正坐在這金色的陽光中,十指在黑白交錯的鋼琴琴鍵上靈巧的跳動著,優美的樂曲從他修長的手指下流淌出來。

若薇仿佛要耗盡所有生命一般,緊緊盯著對麵彈琴的男子,仿佛要把他刻進腦子裏,儲存一輩子。

但那她不敢動,她生怕自己一動,男子就會消失,如同每次午夜夢回時一般,一切隻是一場鏡花水月。

彈琴的男子則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比顧希臘雕塑還要精致的五官在金色的陽光下顯得神聖而柔和,神秘而高貴,一曲終了。

男子收回手,起身,轉過身,望著站在門口已經淚流滿麵的若薇,流淌著暗金色的深邃眼眸中帶著濃的化不開的溫柔與思念,他慢慢張開雙臂,敞開自己的懷抱,緩緩的開口,清冷而低沉的聲線劃破一室寂靜。

“若薇不論用什麽方式,不論多久,我都會回到你身邊,永遠和你在一起。”

(全文完)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