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停止尋找)

字體:16+-

“呀,夏楠哥哥,你這是怎麽了?”楚顏兒方才發現莫夏楠黑色的西裝上濺著不少灰色的漬記。

“沒什麽,一個笨手笨腳的員工打碎了咖啡杯,不小心濺在我身上了。”他笑笑,抬眼可見藍寶貝僵硬的麵容。幽深雙眸劃過一絲冷冽。

即使沒有看他,但他的冷冽目光仿佛還是傳到了她心底,使她不自覺的顫栗了一下。

“莫總好。”寶貝強忍著咽下口水,僵硬的轉身、低頭、壓抑著輕顫的聲線。打完招呼,她快步經過他身邊,離他越遠,呼吸越發急促。

寶貝輕輕咬牙,跑進辦公室想快點解脫他的目光。

“等等!”在她進門的刹那,他突然叫住她。

她呆站在原地,然後聽著時隔六年還那麽熟悉的腳步聲慢慢接近。楚顏兒不明所以的看看他,跟著走過來。“夏楠哥哥?”

“你是藍氏的人?”他止步在她身後問,淩厲目光打量她的背影。“嗯,是的。”她壓低聲音,故作鎮定道。

藍氏的人,為什麽他看著有些熟悉?機警的目光定定鎖住她,猶如獵鷹鎖住了獵物:“你叫什麽名字?”

“我……”寶貝頓頓,不知道說出來他會不會認識。“說,你叫什麽名字?”他又問了一遍,眼前這個身影似乎正要和他腦海深處某個人的影子重疊。

寶貝一咬牙:“我,我叫……”

“呀!莫總!”李經理突然出來打斷了她的話,莫夏楠淡漠的看向他。

“莫總,您還沒走呢?”李經理賠笑著過來道。還有意無意的插在藍寶貝和莫夏楠之間。生怕莫夏楠還在為剛才的事耿耿於懷,然後怪罪下來。

莫夏楠瞪他一眼,目光重新掃了一眼前這個女人:“馬上就走了,李經理要是沒事就去忙吧。”

“哎,好!莫總慢走啊!”李經理賠笑的送他兩步,莫夏楠臉色陰霾的走向在兩米開外等他的楚顏兒

“夏楠哥哥……”楚顏兒不解的看看他微怒的臉色,又回頭看看藍寶貝和李經理。

“走吧!”莫夏楠拉住她的手,直徑走向電梯。

李經理目送,見他走了再朝辦公區的人看了一眼,剛才頓著看戲的人紛紛低頭做事。

“小,小姐,您沒事吧?”轉過身,李經理擔心的望著藍寶貝輕聲問。藍寶貝驀然避開他的視線,快速用手在臉上一抹:“嗯,沒事。經理,我先去做事了。”

李經理一頓,點頭:“哎,好……”

走進辦公室,小宋抬頭看著她忍不住道:“小藍,你怎麽了?好好的幹嘛哭?”她擔心說。

“我哪裏有哭,隻是眼睛進了沙子而已。”藍寶貝牽強笑笑,道完自己也覺著奇怪,她哭什麽?有什麽好哭的。

隻是,餘光看見莫夏楠牽住楚顏兒的手的那一刻,她的心頭有點酸又有點悶。縱然她不知這是為何,但眼淚卻已經奪眶而出……

=============

莫夏楠帶著楚顏兒回到辦公室,臉上的表情一直沉沉的讓楚顏兒看著很不解,忍不住問:“夏楠哥哥,你怎麽了?”“嗯?沒什麽。”莫夏楠放開她的手,若有所思的目光徘徊在辦公室裏卻找不到落點。

他是怎麽了?為什麽心莫名的無所適從,卻找不到理由來解釋。楚顏兒努努嘴,上前解開他西裝的扣子,“顏兒……”莫夏楠盯著她,楚顏兒輕柔道:“你的西裝髒了,還是換掉吧!”

“好,我自己來。”莫夏楠又恢複了溫柔,自己脫下西裝露出裏麵黑色的襯衫。楚顏兒站在一旁打量著道:“夏楠哥哥身材真好,穿什麽都好帥!”

莫夏楠彈著西裝上麵的灰,脫口而出道:“那當然,我可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麽都好看。”

可是說完,他突然愣住,這句話是誰說的呢?

“真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麽都好看……”六年前,是哪個女人喃喃的為他準備衣服,然後又羨慕的說出這樣的話來?

“夏楠哥哥?”見他發呆,楚顏兒輕輕的扯了扯他的衣袖,“嗯?你先坐著,我去換衣服。”莫夏楠猛然回過神,道了一句轉身走向休息室。

楚顏兒看著他背影皺皺眉,轉身走到他的辦公桌旁坐下。嬌柔的目光在他的桌子上看了看,忽然看見一張被反倒的照片。

出於好奇,她輕輕的拿起了照片,上麵居然是霆軒抱著個小狗大哭的表情。

“噗!”照片上的霆軒好可愛,抱著隻小狗哇哇大哭,比現在這個小冰山可多了!

“在笑什麽?”莫夏楠換完衣服出來了,楚顏兒拿著照片回頭道:“這個是霆軒小時候的照片吧?”

莫夏楠將目光放在她手上看了一眼,上前拿走照片:“嗯,是他一歲半的時候。”道著,他隨手將照片放進了抽屜裏。

楚顏兒看看他道:“夏楠哥哥為什麽這樣討厭霆軒?”“討厭?”這句話讓莫夏楠愣了愣。

“是啊,從小到大你一直把霆軒放在英國的本家,而且一年也很少回去看他,不是討厭嗎?”楚顏兒眨巴著眼道。

雖說莫霆軒是他兒子,但他陪她的時間都比莫霆軒多很多。以此得出的結論,莫夏楠不是討厭這個兒子,是什麽?

還是她多想了?

莫夏楠一時無言以對,在皮椅上坐下頓頓道:“我不討厭他,可能是他討厭我。”

“霆軒討厭你?!”楚顏兒瞪大眼,她可沒看出來莫霆軒討厭他!

“當然了,你有見過管自己老爹叫名字的兒子嗎?”莫夏楠看她一眼露出好笑表情。

微微移移開目光,笑容又僵硬在嘴角。

莫霆軒小時候還好,但兩歲以後就沒管他叫過爹地,張口閉口莫夏楠,莫夏楠!有這樣的孩子嗎?

楚顏兒掩嘴一笑:“夏楠哥哥和霆軒都是詞不達意的人吧?”

“詞不達意?”莫夏楠再次不解,什麽叫詞不達意?

“嗬嗬。”楚顏兒笑笑沒多做解釋,反正這和她也沒關係,她隻要夏楠哥哥能陪在她身邊就好了。

“咚咚!二少!”門外,秦颺忽然敲門道。“進來。”“二少,廣告部的……”秦颺推門而入,見楚顏兒也坐在辦公室裏口中的話頓時咽了下去。

楚顏兒看出他們有事要說,起身道:“夏楠哥哥,那我先走了,晚上一起吃飯吧!”

“嗯,也好。”莫夏楠點點頭,這次沒有挽留她。

“嗯,拜拜,秦颺拜拜!”楚顏兒有點失落的笑笑,跟秦颺打完招呼邁步走了出去。

“楚小姐再見!”秦颺輕輕點頭,然後關上門上前道:“二少,廣告部的計劃案已經出來了,請您過目。”他將一份文件放在莫夏楠麵前,莫夏楠看看藍色的文件夾:“就是哪個洗衣機的廣告麽?”

“嗯。”“代言人找好了嗎?”

“嗯,按照您的吩咐,是辛瑞瑞。”秦颺點點頭。

“好,我會先看一下的。”莫夏楠一點頭,似乎精神不佳。秦颺多看他一眼,關心道:“二少,您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莫夏楠抬頭看看他,搖搖頭:“沒事,可能是這幾天太忙了。”

是太忙了麽?還是因為楚顏兒方才那一席話?

“那我先出去了。”見他不想多說,秦颺隻得先下去,莫夏楠沒有回答,盯著桌子上某份文件出了神。待秦颺都到了門口,他忽然道:“秦颺,那個女人是不是還沒有消息?”

秦颺一愣止步在原地,回頭看他眉宇微微隆起:“這個……”他知道莫夏楠所指的女人是誰。

“從今天開始,不用再找了。”莫夏楠淡然翻開自己的文件,秦颺頓頓道:“這,那……”

他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麽。從小少爺被送回來開始,莫夏楠就讓人明察暗訪去找應米莉,但是五年過去了,還是沒有一點消息。

“也許她真的死了,從今往後不許再跟我提起這個女人。”莫夏楠還是那麽漠然,秦颺一愣,他漠然的口吻讓人心生寒意。

“可是,小少爺……”秦颺有點擔憂,相比莫夏楠,他跟莫霆軒相處的時間要多得多。更可以說,他是莫霆軒的男保姆。

所以,莫霆軒會變成這樣的原因,他還是明白些的。真要跟他說,他媽咪死了,會不會太過殘忍?

“沒什麽可是的,霆軒很清楚,他媽咪死了!從今以後你也不許再跟我提起她!”莫夏楠冷冷看他一眼,冷冽的口吻帶著毋庸置疑的命令。

“是,明白了。”秦颺點頭,替莫霆軒沉沉的歎了口氣。

看著他出去,莫夏楠冷冷收回目光,盯著文件深眸中劃過一絲寒意。

應米莉,這是你逼我的!

=============求票!!親親們,要是喜歡就多給點票吧!小豆子會努力的,拜托啦~~~!!!=================有什麽意見就留言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