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靈寶寶Ⅱ爹地別搶我女人

(男保姆)

字體:16+-

“嗯,不過呢,要是你真的想彌補我一些的話,那可不可以幫我一個忙?”他忽然露出壞壞的神色又說。

“什麽忙?”她不解。

慕容瑾抓住方向盤,故意放慢語速道:“這個周六,我們公司準備了一場慈善晚宴,本來呢我是不打算麻煩你的,但我突然想起自己少了個女伴,你願意做我的女伴一起出席麽?”

“慈善晚宴?”寶貝眨眨眼,慕容集團還搞這個麽?

“是啊!是幫助失學兒童呢,我們和兒童基金會共同舉辦的,怎麽樣?你樂意作為一個善心人士參加麽?”他挑挑眉,寶貝看他一眼:“嗯,我去!”

慕容瑾滿意的笑笑:“好,星期六我來接你,你快上樓去吧!”

“嗯,拜拜!”寶貝抱著貝貝推開車門,慕容瑾衝她招招手:“拜拜!”

看著娘倆的身影走進公寓,然後消失在拐角,他逐漸收回嘴角笑意,拿出手機猶豫幾分,撥通了自己助理的電話:“高助理,我想知道藍小姐六年前是不是來過這裏,你去幫我查一下。”“是,瑾少爺!”

“最好查到貝貝的父親是誰……有必要的話,去莫氏看看。”他又加了一句。

“莫氏?是指莫夏楠嗎?”高助理問。

“不一定,但你多注意一下吧。”他吩咐道。是不是和莫氏有關他都不確定,能確定的事,唯有寶貝這次回來一定有什麽蹊蹺。

“明白了。”

擱下電話,慕容瑾抬頭看看已經亮燈的房間。不是他想調查些什麽,隻是,他不想再做個外人,旁觀她的言行然後茫然的束手無策。

放好貝貝,她來到陽台。高層公寓遠離市中心,站在這裏能清晰的俯瞰密集的彩燈。

夜風微涼,夾雜遠處大海的味道襲來。

她點燃一根煙,轉身靠在欄杆上。深吸一口,淡淡的尼古丁可以麻痹神經。吐出煙氣,橘黃色的燈光變得朦朧、迷離。

她垂下頭,煙灰掉落在陽台被風瞬間吹散。

如果讓貝貝看見了,又要吵著讓她戒煙了吧?

其實她也不喜歡吸煙,隻不過在美國的時候,要照顧貝貝,還要忙公司的事,不知不覺她也染上了這個減壓的壞毛病。

吧嗒、吧嗒…

溫熱的水滴無序地落在地板上,她無助的抱住自己,根本不知道為什麽要哭,但她真的好想哭。

莫夏楠,你好殘忍……

==========================

第二天。

寶貝在辦公室轉輾反思昨晚在餐廳的事,怎麽都覺得不可能是自己聽錯了。那明明就像是莫夏楠的聲音,而且,他確實是叫了霆軒兩個字。

難不成她真的錯過了?!

她無力的趴在辦公桌上,越想越懊惱,怎麽不快點跑下去呢!“哎~~!”敲著頭,唯有後悔自己太遲鈍。

一旁的小宋,從剛才開始便盯著她奇怪的舉動打量。

“小藍姐,你沒事吧?”她從擋板前探出頭來好心問,有點擔心寶貝再這樣敲下去,會變成腦殘唉!

“嗯?哦,沒,沒事。”寶貝看看她,趕緊坐直身。露出一個牽強的笑容,把小宋給擋了回去。

可是堅持不了兩分鍾,思緒又飛到了昨晚的事情上。她都來公司幾天了,還沒有寶寶的一點消息,她要什麽時候才看見他呢?而昨晚又錯過了那麽好的機會!真是笨!笨!笨!笨!笨死了!

“吱——!”她突然起身,把企圖拿文件的小宋嚇了一跳。抬頭望著她懊惱的表情:“小藍……姐?”

“我出去洗個臉!”寶貝鼓鼓腮幫子,踢開椅子大步走了出去。

“哦……”小宋看著她的背影撓撓頭,這小藍姐還真是奇怪啊!

“噝噝噝噝……”水噝噝地衝刷著洗手盆,寶貝猛洗兩把臉,不悅的拍了一下關掉水龍頭,抬頭看著鏡中的自己,滿臉水珠甚是狼狽。

她微微移開目光,一想起寶寶,心窩裏就像是有萬般螞蟻在咬,又癢又疼異常難受。

寶寶,媽咪真的好想你!

她垂頭輕輕咬住嘴唇,淚水奪眶,混雜著臉上的水珠滴在洗手盆裏。

“話說,這莫氏公司,還真是帥哥雲集,連二少身邊的助理都好帥!”“還好啦,我們藍氏也不錯啊!藍總好帥呢!”“是嗎,我還是感覺莫氏好一點,而且,那個助理看著好溫柔!”

兩個藍氏的女文員一起來上廁所,經過寶貝身後一直在談論著秦颺。

寶貝從鏡中看著他們,二少的助理?

秦颺!

對了!秦颺可是寶寶的男保姆呢,她怎麽就沒想到去找他呢!?

寶貝雙手一握拳,露出一絲激動。

兩個女文員奇怪的看她兩眼,她趕緊扯出紙巾擦幹臉上的水珠,再補上那副醜妝,而後大步走出門。

等到了外麵;就是一陣小跑急急忙忙進了李經理的辦公室。

“經理,你有沒有什麽文件要送?”寶貝的突然到來,把李經理都嚇得愣了愣。抬頭呆呆盯著她:“小姐,您說什麽文件啊?”

“就是什麽報告啊,企劃啊!反正就是文件,要送到莫夏楠手裏的嗎?”她想要去見秦颺,但不能平白無故去找他把,總要有個借口。那送文件就是最好的理由了!

“這個……”李經理想想,抽出一份文件道:“這個是昨天莫總向我要的一份細節報告,我正想找人送……”“我去!”李經理的話還沒說完,藍寶貝已經奪走文件,又是一路小跑衝進了電梯。

“哎,小姐!”李經理忙起身,這小姐要去莫夏楠身邊,該不會又要出什麽岔子吧?

================求票求收藏,拜托拜托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