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四章 山裏的小美女

字體:16+-

江牧野側著臉趴在桌上昏昏欲睡,腦中不斷回想著剛才的三米梯雲縱。

喵了個咪的,如果還能再進去一次,我就相信。江牧野開始懷念畫境,可惜那畫被人取走了,想進去也沒辦法。想不出所以然,幹脆轉過腦袋,換了個舒服的姿勢看向另一邊。

這一看,立即有了新焦點。左邊管理係的桌上,趴著一位異性同胞,臉蛋埋在白嫩的臂彎裏正睡著,留給他的是一頭栗色的短發,時不時的還扭蹭一下。

這小女人應該挺漂亮,江牧野想,否則他們係這幾位忙翻了天的男生,也不會縱容她這麽呼哧呼哧的睡覺。

一邊的莫覓覓聽著大樹的羅嗦,忍不住瞅了眼江牧野,心中大歎命苦。昨天聽英雄老大說要犧牲睡眠為組織出力,他自告奮勇跟隨而來,原本打算以此為名,搜尋一下有沒有美女新生,好先下手為強的,可是現在,卻要忍受雙耳的折磨。

天意麽?莫覓覓十分鬱悶,好容易養好了身體複學,想著雖不能從此欺男霸女,總也能受到小輩們的膜拜,可是偏偏遇上了江牧野。

往事不堪回首,雖然認老大才過了兩天,但莫覓覓也不願去想。

郭大叔扯了半天,終於講完,於是口幹舌燥。

伸手搖搖水壺,空蕩蕩的,打了聲招呼,轉身就去了科技館內提水。等他一走,莫覓覓舒了一口長氣,一屁股坐下,總算可以開始幹正事,四處開瞟。

左右兩邊管理係和計算機係的隊伍都移了好幾茬了,可天文係的接待處前,仍舊沒有一個人。

莫覓覓看了一會,發覺凡是有點姿色的女生,身邊都有幾位男生幫著提行李,他無奈而又痛心地搖頭感歎:“狗日的,世風日下,世風日下!”

江牧野正好轉過頭來,聽見莫覓覓的話,咧了咧嘴,用手一指人群,說:“那邊有一個小胖妹,背行李很吃力,不如你過去幫他一下。”

啊……,莫覓覓吵江牧野的所指望去,心裏那個悔,忙說:“老大,你看我這小身板……”

話音未落,就聽見一個女孩怯生生的說:“請問是在這裏報名嗎?”

莫覓覓和江牧野同時轉過頭來,才發現剛才從遠晃悠到近的巨大背包下,隱藏著一個嬌小的身軀。

莫覓覓看了一眼江牧野,見老大沒說話,認為是默許,於是興奮的站起身來,臉上掛著淡然的微笑說:“是這裏報名,先填個表吧。”在沒有確定女生是美是醜的情況下,他是不會短視的敷衍對方。

嬌小的身軀慢慢地將背包從背上卸下,拿出錄取通知書,站直了身子,小臉抬起的瞬間,莫覓覓呆住了。這個女孩長得清秀無比,腦後一個小馬尾,烏黑清亮的大眼睛鑲嵌在雪白的小臉上,精致的五官,神色間還帶著幾分稚嫩的膽怯,兩個字,純淨。

一定會成為未來的校花!莫覓覓堅定的想著,心裏激動萬分,握緊的拳心也開始微微出汗。想不到未來的校花竟然會誕生在天文係,這以後,校花將成為我的……

“同學,怎麽了,是不是我……”女孩有些慌亂地看了看自己,臉上增了分羞澀。眼前這位師兄的樣子讓她有些不知所措,拿著錄取通知書的手伸出一半,也不清楚要不要遞上去。

莫覓覓回過神來,小眼睛閃爍著智慧的光芒,正要開口的時候,忽然從他的口袋裏傳出了一陣欲仙欲死的聲音“嗯哼……,雅蠛蝶……”。

這個女孩倒是很適合古畫裏的感覺,清美質樸。江牧野仍然趴在桌上,歪著腦袋欣賞美女,卻被莫覓覓手機的鈴聲打斷。

蒼天啊,人生收的第一個小弟,竟然是這麽個人,江牧野一臉的瀑布汗,想做出不認識對方的樣子已經沒希望了。

再看莫覓覓,臉都綠了,可是悔之晚矣。

這個鈴聲是設置給他七舅姥爺的外甥侄女婿、也就是天文係主任周逢生專用的,周逢生綽號周報告,通常很少給他電話,一旦打過來了就是長篇大論。所以莫覓覓才這麽做,但凡周報告的電話,就放在耳邊裝作沒人,也順便欣賞一下這動人的聲音。

可現在,他隻能麵對著眾人馬齊刷刷投來的目光,一臉訕訕說,怎麽拿錯手機了,隨後轉身,捂兜,逃之夭夭,引來背後“嗤”聲一片。

整個過程,那來報到的女孩都是一副愣愣的樣子,直到莫覓覓的背影消失在科技館盡頭,周圍的同學也都回轉過去繼續排隊,她才緊張兮兮地對江牧野說:“同學,他,我……,我哪裏做的不對?”

江牧野愕然,試探著問:“你不知道那個鈴聲?”

“什麽鈴聲,那個聲音很奇怪……”女孩微微皺眉,努力在想著什麽,隨後恍然的樣子,說:“啊,對了。那是手機聲麽,我們老師的手機也用過一些怪聲音……”

“呃,對對,是手機聲,就是普通的手機聲。”

如果不是郭大叔,江牧野一定會懷疑眼前的女孩是來體驗生活的電影學院的學生,而此刻他確信,她就是那種從非常深的深山裏考上來的大學生。

郭大叔的家鄉在山區,火車兩天加汽車一天加拖拉機半天就可以趕到。他曾經說過,他中學的同學有住的比他還遠的,從大叔家去同學家,要坐兩天拖拉機,之後搭一天的驢車,再徒步走大約兩天的山路,才能到。

難怪覺得她的氣質適合古畫裏的感覺,純樸、美麗。江牧野更加確定了女孩來自山中。

女孩澀澀一笑,露出淺淺的酒窩,“還好,我沒說錯。可是同學,他為什麽要跑?”

“那個,這個,他有點事……”麵對女孩,江牧野有些不知該怎麽解釋,隻能含糊過去:“對了,你是被什麽係錄取了?我們這裏是天文係。”

說話的時候,順手接過女孩手中的錄取通知書,低頭一看,蘇小菜,工商管理係。這名字挺有意思。

“什麽?”蘇小菜似乎沒聽清,又重複了一遍:“天文係?剛才我排的是管理係的隊伍啊……”

“噢,管理係在那邊。”江牧野用手指了指旁邊,將通知書還給了蘇小菜。他早猜到這是老天給天文係開了一個玩笑,從兩年前他入學開始,全係的女性隻有兩位師姐,現在還都畢業了。

“噢……”蘇小菜的臉刹那間紅了,忙取過通知書,目光也低垂下來,連聲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麽著就被隊伍擠出來了。”

看著蘇小菜身上素色的布衣、布褲,以及羞怯的可愛模樣,江牧野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樣的女孩,怎麽沒有被那幫狼給纏上。

於是抬目四望,才發覺已經有七、八雙綠幽幽的眼目不轉睛地盯著蘇小菜,江牧野明白了,之前的蘇小菜隻是一個移動的大包,在被莫覓覓的鈴聲攪合以後,靠的近的禽獸們都發現,大包變美女了。

“那,那我去重新排隊了。”蘇小菜的語調有些楚楚可憐。

這聲音弄得江牧野有些熱血上湧,“嗯,我幫你吧。”他怎麽也不好意思看著這麽大的一個包再次壓迫在蘇小菜嬌弱的身軀上,於是推開擋在兩人之間的桌子,邁步走了出來。

蘇小菜一邊說著“不用,不用,包挺重的……”,一邊真誠地不斷擺手。

“客氣什麽……”江牧野伸手去提身前的大包,他不認為蘇小菜能夠背動的包,自己提不了。

可是這麽一提,才覺得這包真的很重,重的難以想象。

“食草男,還提包呢……”有人小聲議論。

顯然,胡子大叔不在,新生又開始發飆了。

“我靠,我就不信了。”江牧野可不想在小美女麵前丟臉,於是咬咬牙手上加力,最多半拖半拽,怎麽也要幫忙到底。

沒想到霍然一下,竟拎過了胸口,江牧野一呆,心說,我什麽時候有這種力氣了。

思考隻是瞬間,江牧野可不會讓人看出他的疑慮,當即就表情自然的準備把包抗在肩上。卻突然和第二次跳躍時一樣,一陣劇烈的氣悶。整個人也因為悶,被巨包的重量帶著向前栽。

噗通一聲,大包落在身前,江牧野沒能站穩,不由自主的向前撲去,又被大包這麽一拌,雙手下意識地前撐,落在了一團軟軟的事物之上。

江牧野有點傻了,手在停了幾秒之後,趕忙後撤。心說我靠,糟了。來不及去想身體為什麽發悶的狀況,嘴上忙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表情好似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

“無恥……”一直盯著蘇小菜的禽獸們恨不得殺了他,比蘇小菜還要早發出滔天的吼叫,仿佛江牧野摸的是他們的MIMI。

蘇小菜被這麽一抓,整個人僵住了,下意識的雙手護胸,同時“啊!”了一聲,她的聲音很輕,完全沒有引起人注意。不過那七八隻禽獸的嚎叫已經把周圍人的目光吸引到這邊,眾學生看見蘇小菜的動作,立即明白了怎麽回事,管理係和計算機係排在最前麵的兩隊人馬飛速圍了過來。

誰都看清了蘇小菜是美女,還是個很純的美女,這種時候,任何人都想做個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