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四十二章 八極

字體:16+-

“呃,大嬸,能不能少一毛啊,我保證,我以後會經常來你這裏買的。”江牧野宣誓一般的說。

“誰是大嬸了,我有那麽老嗎?”大嬸繼續發飆,一群菜販和買菜的大爺大媽們的目光順聲遊向這邊。湊巧,米南也是這群目光中的一個。

一大早她就來到這裏,和一個農學院的MM約好了,欣賞一下她們係剛培育出來的月季花嫁接品種。因為去世奶奶的影響,米南一向愛花,也經常保持和農學院校友的聯係。可是對方臨時有事,打來電話告訴她說現在在校外。這讓白跑了一趟的米南無比鬱悶,想著趕緊回去練練《尚武》,昨天那位說話那麽囂張,萬一是個高手也不一定,遊戲雖然才開了幾天,排名卻一直在變化,隨時都可能有奇人湧現。

米南就在這樣鬱悶的心情中路過了菜場,聽見了這位買魚大嬸的嘶吼,又看見了她一直鄙視的猥瑣男人江牧野。

“阿姨,噢,不,美女,一毛錢我看就算了吧……”一毛錢難倒英雄漢,江牧野正在經曆這個痛苦的煎熬。

“放屁,一毛錢也是錢,沒錢就別買魚。”

一毛錢都斤斤計較,想不到猥瑣男居然個守財奴!米南心裏想著,就要離開,她很怕這個無恥的守財奴看到自己,跑來借一毛錢,那時候可真要羞憤欲死了。

可是怕什麽偏偏來什麽,江牧野正好瞥眼看見她的身影,於是笑嘻嘻的走過來,偏偏聲音還很大:“米南,有沒有一毛錢,借來救急……”

伴隨著江牧野的行走方向,眾人也跟著目光換到了米南身上。啊啊啊,這個無恥下流吝嗇的猥瑣男,米南開始抓狂了,可是這個家夥能為一毛錢和賣魚大嬸吵,她絕不能,所以她立即把手伸進了那條口袋很小的牛仔褲兜裏,掏啊掏的。

越掏越麻煩,米南的俏臉在眾目睽睽之下已經漲的通紅了,好容易掏出一個零錢袋,急忙取出一毛硬幣,扔給了江牧野,沒等江牧野說一聲謝字,她就飛一般的跑了。

小姑娘家臉皮薄,江牧野心裏一笑,賣魚大嬸又吼了出來:“你還買不買,快給錢!”

“喵了個咪的,你TMD再吵,老子燒了你的鋪子!”江牧野把錢扔到賣魚大嬸的秤上,一聲爆喝,直接把對方給震的發不出一絲聲音,有了錢,哪怕也是一毛,英雄漢也不會被難倒了。

“媽,什麽事啊……”就在這個時候,從魚鋪子後麵的房間裏走出來三小青年,看樣子大概17、8歲,但是個個都人高馬大,說話的是身材最粗的一個,滿臉睡眼惺忪的模樣。

江牧野看都沒看他們一眼,隻是冷笑了一聲,在三個尚未反應過來的小夥子的注視下昂首闊步的離開了農學院的市場,剛轉了個彎,他就加快了腳步,飛一般的躥了。

開玩笑,再不跑,要是被這幾位彪形小漢給圍起來,那可有的受了。帶著鬱悶的心情去了不鬱悶的地方,畫境中先養著魚,躺在一邊曬太陽,日子不要太舒服。

小睡了一覺,覺得鼻子有點癢,一睜眼,看見一個碩大的腦袋飄在眼前。江牧野哎呀一聲,身體貼著地麵向後急蹭,卻聽見嘰嘰嘰嘰的聲音不斷,這個碩大的腦袋咧著嘴衝自己哈哈大笑。

喵的,你個小咕咕,你睡覺的時候,我怎麽弄也不醒。現在我睡了,你倒跑來鬧了。

咕咕似乎知道江牧野的心思,一晃一晃的扭著腦袋,好像是故意氣他。

我靠,反了你了,這就讓你知道誰才是老大。江牧野凶神惡煞的一躍而起,非常輕鬆鯉魚打挺的動作,讓他起身之後呆了一呆,摸了摸肚子,沒什麽特別,想不到腰腹力量居然這麽強了。

咕咕見他起來,一轉身就和炮彈一樣飛了出去,不過沒見人追來,又重新返回,看見江牧野正愣愣的攤開雙手,於是一臉壞笑的飛上前,悄悄的抬起小肉手對著他的腦門彈了一個暴栗。

“我靠……”江牧野猛的用手捂著腦門,一臉沒好氣的說“咕咕你今天吃了**啊,這麽興奮……”

咕咕得意的嘰嘰大笑,短短的胳膊放在圓滾滾的身體兩側,小肚子左右扭動,繼續挑逗江牧野。

“沒功夫陪你玩,看看我的魚養大了沒有。”江牧野耷拉著眼皮,揉了揉腦門,無精打采的說。

咕咕“嘰”的一聲收住了笑,微微一愣,以為江牧野生氣了,於是撲棱著半透明的葉翅慢慢飛了過來。

到底是獸啊,江牧野心裏一陣惡笑,就在咕咕靠近自己的一瞬間,揉著腦門的手突然伸出去,朝著咕咕的脖子就抓,以前咕咕還不會飛的時候,他都是拎著咕咕脖子的。

原以為閃電般的偷襲,能夠一擊必中,誰知道,手是揮過去了,卻空落落的什麽也沒抓住,再看咕咕已經飛到他的斜上方,氣鼓鼓的看著他,嘰嘰叫個不停,接著伸出一個小指頭衝著江牧野倒豎下來。

不得了,懶懶的小可愛,變成了狡猾的小狐狸。喵的,江牧野心說,別以為神獸就牛叉了,你是神獸我是神,怎麽著你也得聽我的。心裏想著,動作不停,抬手就去捉咕咕,這次仍舊沒能捉到,咕咕猶如移形換位一般,速度奇快,停下來的時候,又一次豎起小拇指,做挑釁狀。

本來被買魚大嬸一通刁難,弄得一文錢難道英雄漢,江牧野就非常不爽,現在又被小咕咕折磨,心裏更加鬱悶。心想我就不信了!於是盯著咕咕,一動不動的卯足了勁,趁著咕咕得意忘形的時候,忽然縱身撲上,雖然仍舊沒有揪著小咕咕,但是江牧野不再停歇,連撈帶抓,上下跳躍,一路追著咕咕狂奔。

一人一飛獸就在畫境裏東躥西跑,咕咕時不時的還朝山上飛,這四麵的山原本就沒有路,山腳上去都是嶙峋的巨石嵌在斜陡的山坡上,江牧野顧不得那麽多,跟著咕咕就躍上了大石,可惜他剛上去,咕咕又飛了下來,帶著他繞山穀跑一圈,再朝山上飛。

來回鬧騰了兩個多小時,江牧野終於感覺到不行了,再好的體能也經不起這樣劇烈的運動,累得他半彎著腰,垂手慢走了幾步,緩了緩狂跳的心髒,一下子躺倒在草叢裏。

咕咕以為江牧野又在使詐,小心翼翼的飛到他上方四五米處,跟著一點點挪動著向下,直到最後停在了他的臉上,江牧野都沒有動彈一下。不是不想動,確實是全身的力氣都已經空了,江牧野連眼皮都抬不起來一下,閉著眼睛,他心裏冒出了個極度猥瑣的想法,不知道精盡人亡是不是就是這種感覺。

咕咕在江牧野的臉上走了幾步,一直走到江牧野的肚子上,還有意踩了幾腳,得意洋洋的瞅著江牧野。

不過她的得意沒有引起江牧野的注意,這個小家夥的腳軟軟肉肉的,踩在肚皮上十分舒服,弄得江牧野忍不住哼哼了兩聲,一陣悠風拂麵,通體舒泰。大約休息了十幾分鍾,身體漸漸恢複了氣力,嘴巴有點渴了,慢慢爬了起來,才發現小咕咕居然趴在自己肚子上睡著了,看著小家夥可愛的樣子,江牧野啞然失笑。

知道這頭小神獸睡覺不怕吵,於是拎住她的脖子放在肩膀上,緩步來到飛瀑前,痛快的喝了幾大口水,仍舊是那股熟悉的清明感,很快,一身的體力也恢複的差不多了。江牧野忽然冒出一個念頭,要是帶著水給運動員喝,那算不算興奮劑,體能一流失,就喝一口水,那世界紀錄不就輕而易舉的破了?

不過好像也不對,寢室水壺裏的水早就被他換上了飛瀑潭水,他和莫覓覓每天都喝,盡管早知道水到了現實中作用打了折扣,但絕對不是多喝幾次就能夠補充的,好比莫覓覓連續幾天不休息,無論喝多少水,同樣要睡上一大覺,才能緩過來一樣。

想了半天,隻得到一個大概的結論,這水能夠補充體能,但並非萬能的神仙藥劑,就算是神仙,打個架打久了,也一樣會累。

甩了甩手臂,伸了個懶腰,開合了一下手指關節,剛才老是這麽一伸一張的抓咕咕,有點乏了,不過現在這麽一開合,好像手指關節變靈活了,感覺很輕鬆,似乎能控製牽拉的肌肉。

不會吧,和咕咕玩鬧,還有這等功效,藝多不壓身,雖然不知道這樣有什麽好處,但是江牧野很樂意獲得。

不過現在對於他來說、思考這些遠不如填飽肚子重要,雖然體能恢複,但是肚子該餓還是得餓,想到水缸中養的魚,他的口水就流下來了。

仍舊是烤魚,最簡單的懶漢食品,烤架早就搭好了,一點不費事,很快那條少一毛都不賣的魚就在火焰的炙烤下發出了吱吱的響聲,一滴滴的魚油落了下來,誘人的烤香中帶著飛瀑潭水的清明,彌漫飄蕩在小院之中。

“多虧了小暴龍,要不然連一點魚肉都吃不到。”江牧野非常善良的想起了米南,不知道昨天遊戲裏看到的那位榴蓮是不是米南,一會一定要去看看這頭小暴龍的跆拳高劈腿。

此時的米南,小耳朵通紅,當然她一點也沒在意是不是有人在念叨自己,因為她正坐在電腦前,一個勁的虐殺對手。

明天就是十一了,今天一整天沒課,一直帶著鬱悶從農學院回來,為了發泄,順便為下午的比賽熱身,就登陸了《尚武》的號,當然那些個不知好歹被她稱為禽獸的人們,都一個個拜倒在她的劈腿之下。

榴蓮,公測兩天,全區第六,跆拳道業餘兩段,LV12級。

米南非常為自己的成績得意,12級開始就有了段位,當然畢竟是遊戲,不可能按照每一種拳法的現實來分級,那樣太複雜,會打亂玩家的升級競技的感覺。所以在《尚武》裏,無論什麽流派都分業餘和專業兩類,在業餘和專業裏又各分九個段位。

遊戲裏的榴蓮業餘二段,現實中的米南的跆拳道已經到了紅帶的水準,雖然距離最高的黑帶還要經過紅黑帶這個層次,但紅帶已經算是具有一定殺傷力的選手了,這也是她為什麽能夠踹爆流氓蛋的原因。

對跆拳的熟悉,加上網遊多年,又經常打格鬥遊戲,米南的手速很快,所以輕易的在這款迅速風靡全國的遊戲裏成為了高手。

“嘿嘿,跟大爺鬥,小心踹爆你的蛋蛋!”榴蓮嬌小的身軀踢出的淩厲的腿法爆發出非常強大的力量,又一次完美的KO了對手。

“太恐怖了,我估計這個女的很快能達到全區第一。”觀戰者迅速在公聊裏發出了讚歎,因為剛剛被榴蓮KO的家夥,是第五名,也就是說榴蓮在排行榜上又提高了一名。

一直打到下午兩點,再沒遇見高手,前四的人都沒有登錄過遊戲,米南也有些興趣缺缺,甩甩酸痛的手,喝了點水,才想起還沒吃飯。

回頭看見桌子上擺著一個飯盒,裏麵兩個雞腿,三個小包子。米南心裏一暖,想起中午小菜回來過一趟,還說了些什麽,自己都打的入迷了,就嗯啊了兩聲,原來是給自己帶了午飯。

精神放鬆了,肚子也咕咕的叫,於是一頭饑餓的小暴龍出現在女生寢室,風卷殘雲般吃完了飯盒裏的所有食物。

上回在食堂,她就這麽伸爪子從那個號稱電腦高手的一肚子屁的飯盆裏撈過一隻雞腿,當時蘇小菜和她一起來的,就真的羞愧欲死了一回,大呼交友不慎。

吃了個全飽,米南滿意的伸了伸懶腰,小睡了一會,起身,準備迎接挑戰。昨天那位叫孫吳的家夥,資料她看了,是個剛注冊的1級小號,他既然敢挑戰,應該還有大號存在。《尚武》雖然是格鬥遊戲,但升級同樣是遊戲的重點,級別相差大,會有很多劣勢,比如米南現在就有兩個自設定的連擊技能鍵,而1級的玩家是不可能有的,要想連續出招,必須一個個的按,時間上就慢了很多。

除了這一點,最關鍵的是到了十級,跨入了入門選手階段,每個流派能夠增加幾個入門技。雖然同樣要求拳腳組合發出,但是十級以下,無論你按鍵手速多塊,也無法打出這些入門技。憑借這些,米南斷定這個家夥一定還有大號,或者說他很有自信,這一天時間都在練級,直接練到了12級以上,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過看全區級別排名米南是前二十,並沒有孫吳的名字,而擂台比賽排名,米南是第五,更沒有看見孫吳的名字。所以米南估計孫吳的大號很有可能是排在自己前麵的某位,遊戲裏經常有人玩這種扮豬吃老虎的事兒,小號挑釁,大號滅人。米南自己也幹過,不過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現在這樣的事情對她來說,都是玩剩下的。

下午三點,蘇小菜正在陽光下麵認真的踏著方步,進行大比武。米南則滿懷信心的進了自由擂台賽區,全區公開的龍之舞擂台,等待孫吳的到來。

這場比賽沒有吸引太多的人,大部分菜鳥都覺得實力懸殊,沒什麽好看,上午已經看了米南的數場屠殺,沒有多大意思了。來的都是一些喜好幻想的人士,他們都在猜測孫吳的大號可能是全區前四的高手,如果真是如此,這些幻想人士就可以和看小說一樣,獲得一種代入式的快感,興奮的衝著屏幕傻笑。

這些幻想人士裏,江牧野就是其中之一。他玩過很多遊戲,但自從電腦落伍之後,就難得打了。之所以注冊《尚武》,除了他曾經比較喜歡玩鐵拳這樣的貼身格鬥遊戲之外,最重要的是《尚武》重在招式,而畫麵感並不強,需要的電腦配置也較低,他那台老破車也能拖得動,才在前幾天隨意下載了這個遊戲。

昨天米南陪著蘇小菜散心的時間,江牧野剛好回到寢室,開了電腦,等米南挑戰第六高手的時候,他也看到了,又親眼看見比賽結束後孫吳的約戰,所以從畫境出來後,沒什麽事,幹脆坐下來等著比賽開打,當然還有一點,他覺得榴蓮應該就是那頭小暴龍,雖然名字一樣的遊戲者多的是,不過剛才他又看了下榴蓮的戰績,從上午到現在,連打了二十多場,隻有那頭小暴龍才幹的出來。

三點三分,孫吳出現了,還是一級,沒有任何道具。

“不是吧……”看見這樣的情況,米南反而有些緊張了,內測的時候,她並沒有玩,聽說有很多頂級高手,手法熟練到一定程度,一級也能挑了二十級的。不知道這位孫吳是不是這樣的人。

孫吳,八極拳白身,LV1。

很多人都開始和米南一樣,猜測著孫吳到底是什麽人。不過很快,所有人都大跌眼鏡,七局四勝的第一局,米南就輕鬆的以“完美”KO了孫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