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四十九章 網吧風流

字體:16+-

笑了一會,江牧野才發現蘇小菜怔怔的看著自己,又一次尷尬的不行,忙說:“其實我是說,我想試試,我就不信人家種不好的,我也種不好。”

這句話無意中觸動了蘇小菜的內心,她性格雖然輕柔,但卻有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否則也不會成為山裏的鳳凰,考進墨都大學。

“嗯,江牧野,我也這麽認為,回去我也問問同學,打聽一下那塊地是不是農學院的。”江牧野看著蘇小菜的眼睛,忽然覺得好像回到了五四運動時期,兩位有著共產主義理想的年輕人,一同踏上了艱苦的革命曆程。

回到寢室之後,江牧野很快從胡子阿土嫂那裏打聽到了荒地的來源,果然是農學院的不假,不過胡子又說那塊地非常的爛,有幾個年輕的博士生剛來的時候還較上勁了,想把地給整好,結果無論種什麽都廢了,後來就成了荒地,麵積大概一畝左右。

一畝地對辛勤的農夫來說非常少,不過對江牧野來說,那是太大了,他覺得要伺候好這樣一塊地,而且不是在畫境之中,雖然有飛瀑水幫忙,估計也要累的夠嗆。

莫覓覓這個家夥國慶頭兩天打遊戲,後五天回家,又請了三天假,還沒歸校。這小子不在,進出畫境更方便了,得提前試驗一下那地配上飛瀑水的效果,乘著宿舍樓還沒關,江牧野直接奔到農學院的荒地,反正無人,下了一粒種子就進到畫境中,還好咕咕在睡覺,趕緊舀出了飛瀑潭水,灑在了地裏。

這一次終於沒有驚動咕咕就讓他溜了出來。月黑風高的夜晚,寒風颼颼的刮著,江牧野呆不下去了,這個時間,宿舍樓門應該鎖了,幹脆溜出學校,上網吧泡著。

他的跑步速度可是越來越快,沒用多少時間,就已經坐在了網吧裏,開機看了會新聞後,便鑽到了《尚武》遊戲中,夜半三更,又不是周末,整個服務器人都不多,盡管如此,窺一窺的號剛一登錄,還是引起了不小的震動。

滴滴滴滴滴聲不斷,十幾個房間的人都在邀請他對戰。怎麽回事?江牧野隨手點了個同意,對手是一個高大威猛的家夥,選的是柔道,魁梧無比的中年大叔形象,ID竟然叫我愛禦姐。

這家夥第一句話就問:“窺一窺,總算等到你了,聽說你打敗了孫吳是嗎?”

窺一窺:“嗯,怎麽了?”

看江牧野似乎很茫然,我愛禦姐就說:“你小子別裝逼了,都傳遍了,現在孫吳是整個六大區的第一,所有戰績隻敗一場,就是輸給你了。”

“什麽?”江牧野嗖了一聲,退出了遊戲。跟著開了網頁,進入論壇,這是遊戲最大的八卦集散地。

“我靠,一說就溜?”我愛禦姐愣在那裏,接著就想,不會這家夥是個騙子吧,隨後就花了一個小喇叭,全區呐喊:“窺一窺被我嚇跑了,很可能是個沒用的家夥,真不知道當初怎麽打敗孫吳的。”

蘿莉一號:“是嗎,是嗎,你小子吹牛吧。”

怪叔叔:“肯定是扯蛋,就算你不信窺一窺,也該信孫吳,他可是實打實的高手,每個動作的漏洞,包括連招的漏洞都找的到,太恐怖了。連他都發帖求一戰,那說明窺一窺的確有真本事。”

踏扁虹口道場:“就是,我們中國人一向誠信,尤其是八極孫吳,我信他。”

船越老二:“胡說,你們中國人一向狡猾……”

“留下你的老二,滾回你的日本老家去……”這位還沒說完,就遭到了集體唾罵。

江牧野沒有關注遊戲裏的對話,他正看著孫吳的帖子,一邊看一笑,想不到隨意的打了一場,居然打出了全服的高手。

他反正不在乎輸贏,看完帖子,直接回了一貼,說我窺一窺來了,時間等你孫吳上來的時候一起商量。

回完了牛叉的帖子,又重新跑回遊戲裏,他一出現,整個區又是一群滴滴滴的聲音,江牧野不理會其他,直接找到我愛禦姐,邀請他對戰,既然是挑戰,當然要有先來後到,怎麽說哥們也是曾經打敗第一高手的宗師級人物,江牧野心裏直樂。

我愛禦姐,看到窺一窺重新出現,說了句“我靠,我還以為你怕了呢。”

窺一窺:“我靠,我當然不怕……”

音樂一過,遊戲開始……

我愛禦姐:“我靠,咱們開打,我要試試你的身手。”

窺一窺:“我靠,等一等,咱們先聊聊,我是真不知道這幾天發生了什麽事,國慶我回家了……”

“我靠,我還以為你知道呢,原來你不知道啊,是這麽回事……”我愛禦姐雙手橫飛的敲擊著鍵盤,動作飛快。

不過很快他就發現,他上當了,這位窺一窺乘這個時機,稀裏嘩啦一通老熊撞樹,直接把他打到了擂台邊上,接上一個虎抱摔,抓起他就給扔了下去。這樣的連招,隻要入門不久都能用的出來,除非對方反應是萬中無一的高手,否則在全心聊天的情況下,根本無法抵禦。

這就是猥瑣流……,很配窺一窺的名字,江牧野想。

整個房間五個人觀戰,當即就有人說,“我靠,想不到窺一窺是猥瑣流,居然這麽打。”

精武英雄:“我靠,怎麽大家都喜歡說我靠。”

我愛禦姐:“我日,敢和老子玩陰的……”

吵吵鬧鬧間,第二局開始,這不是公開賽,所以不是七局,而是三局兩勝。這一回,窺一窺沒聊天,上來就是虎抱摔,一下找到了對手的破綻,網速夜裏非常快,江牧野的手更快,出招又及時,一連八次,直接把我愛禦姐給摔死了。

“真快……”我愛禦姐抱怨,“靠,太卡了,再來。”

怪叔叔:“少來,打不過就怪網卡,太惡俗了。”

我愛禦姐:“MBD,老子真卡,有本事等老子,一會打完了窺一窺,再和你打。”

窺一窺:“高手過招機會隻有一次,你已經浪費了,下一個。”

八極正宗:“我來……”

江牧野抬起雙手,嘿嘿直笑,弄得旁邊一個玩勁舞團橫了他一眼。江牧野也沒理會,繼續開始他的下一個

手速加快,反應上層,一個小時連續接受了十幾場挑戰,或無賴式的逼迫強攻,或者靈巧的抽空截擊,又或者實打實的靠技術,江牧野吃驚的發現自己居然沒輸一場,看來咕咕是鐵了心要把我培養成遊戲高手……

江牧野的手越敲越快,真有霹靂啪啦的氣勢,仿佛破空之聲,弄得旁邊一個玩勁舞團的黃毛很不服氣,跟著劈裏啪啦的越敲越響。他的聲音十分恐怖,吵的江牧野非常不爽,於是看了對方一眼,開始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亂敲擊鍵盤,聲音又勝過了這個勁舞團的黃毛。

勁舞團的一看,更來勁了,單手攤開,一個巴掌啪啪啪的直接砸在了鍵盤上,這一下聲音爆響,引來周圍數人厭惡的目光。

江牧野愣了一愣,掃了眼周圍的人,起身離開了。

勁舞團的很得意,對身邊的一位爆炸頭的小姑娘說:“小艾斯,怎麽樣,看到了沒……”

小姑娘說:“你好厲害啊,那不如幫我買一套服裝慶祝一下好不好……”

勁舞團的說:“好啊,沒問題,小艾斯,我這就去商城買……”

他話音剛落,江牧野又回來了,重新坐下,手裏拿了瓶飲料,咕嘟嘟的喝了一口,接著拿起鍵盤,雙掌攤開,啪啪啪啪啪的越敲越響,這一下周圍上網的目光從憎恨變成了要殺人,江牧野也不理會,挑釁似的看了勁舞團的一眼,勁舞團當即發毛了,手掌變拳頭開始砸鍵盤!聲響又超過了江牧野。

江牧野心裏笑壞了,心說看小菜鳥,一會整不死你小樣。他忽然把鍵盤扔在地上,站起來使勁的踩,哢嚓哢嚓聲,把三個人高馬大的網管也吸引了過來,其他人都覺得這人怎麽了,一個個都愣住了。

勁舞團的黃毛這次可是徹底抓狂了,他對身邊的爆炸頭說了句什麽,跟著站起來也一把扯下鍵盤,扔在地上,哢嚓哢嚓的踩了個稀爛!然後昂著頭,嘴角微翹的看著江牧野,自以為超酷。

看毛看,你玩了……,江牧野平淡的說了一句話,那三個人高馬大的網管衝了過來,一下子把黃毛給圍住了,其中一個指著黃毛說:“我靠,給老子賠鍵盤,兩百塊!”

“MBD,怎麽不叫他賠。”黃毛依舊囂張,不過聲音有些發抖,顯然是聲壯氣勢。

啪的一聲,最高打的網管立刻給了他一個耳光,說:“你TMD還敢廢話,這哥們剛才買飲料的時候付了二十,買了我們的鍵盤。”

“哈哈哈,太牛逼了。”網管的這話一出口,周圍所有人的目光,又從殺人變成了敬佩,當然都是看向江牧野的。

黃毛被打了一巴掌,立刻萎了,喏懦的說:“那為啥我要兩百。”

“你是賠,他是買,不一樣的……”另一個文明一點的網管解釋說,黃毛無言以對,隻好掏出了兩百給了網管,伸手拽起嚇壞了的爆炸頭女肥豬牛,躥出了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