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五十六章 高調的名字

字體:16+-

江牧野的手掌並不大,卻用五個指頭牢牢的扣住了籃球,和一些專業球員一樣,輕鬆而寫意。

“哥們,看不出還有兩下子。”打籃球的稍微呆了呆,驚訝的笑了笑。江牧野自己也愣了,看了看手又看了看球,心說,這也能行,看來咕咕的折磨不隻是培養一個遊戲高手,指頭不僅靈活了,指力也越來越強了……

“哥們,球?”打籃球的看到江牧野怔在那裏,又喊了一句:“怎麽,想來一場?”

“噢……”江牧野回過神來,笑了笑說:“不,我不會打籃球。”說著話,籃球應聲拋出,飛向了打籃球的懷裏。

這次扔球又急又快,力道也十足,打籃球的沒留神,差點沒能接住,他心裏頓時有氣,大聲說:“你裝逼麽?用這麽大力,還說不會打球……”

“不好意思,我真的不行,要是會打也不會傳出這麽爛的球的,籃球高手的傳球,當然能夠讓隊友接的舒舒服服。”江牧野忙解釋著說,他剛才隻是隨意一扔,出手之後也沒覺得有什麽,直到看見對方接球的狼狽模樣,才意識到不對。

這個打籃球的扣籃雖然沒成功,但是相對於一般人來說也很牛逼了,他都接的這麽淒涼,顯然是自己的勁用大了。

打籃球的覺得很沒麵子,尤其是有女粉絲在場邊看著的情況下,他不依不饒的說:“我校隊的,你哪個係的,今天看你拿著電腦不方便,咱們約個時間,一對一。”

“何必呢?”江牧野覺得這個打籃球的有點羅嗦,於是說“就當我輸了,我又不會打籃球,你覺得欺負我很有麵子啊。”

“MBD,老子就欺負你了,怎麽的。”打籃球的惱羞成怒。

“莫名其妙……”江牧野都無語了,他的確是不小心用大了力氣,可是他馬上就解釋了,想不到打籃球的實在太好麵子,這麽點事就要鬧起來。不過想想也是,經常看到一些禽獸們衝動幹架,甚至打的頭破血流,還不都是為了這麽點麵子。

江牧野一向覺得麵子很重要,但是為了一些小麵子就鬧的驚天動地的人的確有些愚蠢、既然你要麵子,那就給你好了,於是幹脆走過去,說:“要打現在就來,時間不多。”

打籃球的愣了一下,他想不到江牧野剛才還一個勁推脫,現在卻變的這麽快,臉色一下子凝重了起來,上下打量著對方,心說:這人可能真是高手,看他的身材應該是個射手型的後衛,雖然個頭不算矮,但是身形這麽單薄。怎麽沒聽過學校裏有這麽個人物,莫非是大一新生?

莫覓覓在一邊看的有點傻,剛才他正在四處瞟美女,怎麽著一會時間,老大就和一個打籃球的爭了起來,末了還非要上場打一局。

“怎麽了,你不想打,那最好不過,我還有事。”江牧野說了一句,聲音不大不小,幾個看球的女生也聽了過去。

“劉川風,打敗他!”

“劉川風,這人是哪來的,在他腦袋上扣籃!”

“劉川風,我看好你喲。”

“劉川風,我們要看你扣籃……”

“扣他,扣他……”

一眾女生尖叫不已,聽得路人紛紛側目,江牧野和莫覓覓都是一副古怪的表情,硬是憋著沒笑出來,還真有叫劉川風的,叫這個名字混籃球隊,這麽高調,不怕被人揍成豬頭。

“笑個屁!”劉川風惱了,灌籃高手的漫畫出現的時候,他才幾歲,根本沒看。後來上了中學,電視裏都播出動畫片了,他也開始時常被同學們笑話。到後來他真的去練籃球了,就有更多的人拿他的名字開玩笑。

直到他以一米八十的身高學會了扣籃,並且練就了很好的過人技術,這種聲音才漸漸消除下去,此刻看到江牧野他們的表情,很自然的想起了“傷心”往事,當然會惱羞成怒。

“劉川風,怎麽比?”江牧野說。

“你選。”劉川風冷冷的說,幾分鍾時間,江牧野就知道這位好麵子好到了一般人無法比擬的地步,這麽多婦女粉絲在看著,他肯定會讓江牧野來決定比法。

江牧野心裏哈哈大笑,他等的就是這句話,當即就說:“那好,新規則,你站著不動,手腳身體都不能動,當然眼珠子可以動一動,然後任由我投籃。如果我進了,就輪到你投,當然我可以動,還可以攔腰去抱著你,一共打兩個球,誰先進滿,誰就贏了。”

“無恥,太無恥了,怎麽能這樣……”劉川風還沒開口,一眾婦女粉絲就開始抗議了。

“無恥,真是夠無恥的,難怪老大在《尚武》裏號稱猥瑣流宗師……”莫覓覓聽得也佩服不已。

江牧野沒理她們,繼續對劉川風說:“你是校隊的,我呢,打籃球的次數都能用手指數的清,這樣的規則不算什麽吧。很可能你不阻攔,我投籃都進不了……”

劉川風皺著眉頭,看著江牧野,似乎想從他身上找出蛛絲馬跡,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在裝腔作勢。

“怎麽,不敢?”江牧野再次激將,本來被這個劉川風莫名其妙的纏上,就挺煩的,幹脆無賴一次,快點解決。這樣的規則,如果自己還是輸了,就說明你劉川風的確牛逼,給足你劉川風麵子了。

如果自己贏了,就是在教訓你劉川風以後不要動不動沒事找事,同時這也不算丟你劉川風的臉,這種規矩打,換個NBA球員來,隻要江牧野不失手,也最多隻能打平。

“靠,來就來!”劉川風中招了,他拍了拍籃球,扔回給了江牧野,在他的腦子裏,就算打成平手,甚至失敗,也不能丟了氣勢。兩人走到半場三分線外。江牧野雖然沒提要先進攻,但是劉川風還是把球給他,他當然不會傻到去客氣什麽。單挑還沒開始,婦女粉絲們的尖叫的分貝已經高到有些刺耳了。

江牧野拍著球,慢慢的走過不能動彈的劉川風,笑嘻嘻的看了他一眼,運球到籃下,這些動作還是會的,體育的籃球課要達標,都得滿場運球跑一次。

瞄準,出手。莫覓覓索性坐在場邊,抱著機箱看老大演一場好戲,可惜的是,所有人都以為這個球要進的時候,卻偏偏砸在了籃筐上,咣的一聲彈了出去。

嘭咚一聲,莫覓覓本來就坐著的,現在可是直接躺地上了,籃下投籃都沒投進,老大也真猛過頭了。那些劉氏的粉絲們已經笑的野草亂擺了,個個都是花癡到家。

江牧野的臉唰的紅了,還好他背對著人,沒人看見。他就算再不在乎輸贏,這樣的球都扔不進,連他自己都覺得真的可以去死了。

在他欲死欲活的時候,那籃球偏偏彈到了劉川風的腳下,被劉川風直接持球在手。

如果球重新落在江牧野手裏,他還可以運球出三分線,再重新進攻一次,反正劉川風不能動,這樣反複N次,總能投進一個球,可是老天好像有意逗他,球不進不說,還跑到了那個不能動的人手裏。

一球到手,劉川風頓時生龍活虎。婦女們也大聲歡呼起來,莫覓覓哀歎:“老大這下完蛋鳥。”

劉川風剛才看江牧野這都沒有投進,料定這家夥是真的對籃球很不在行,雖然他覺得虐這樣一個人,有失身份,但是剛才看對方牛逼哄哄的樣子,於是決定教訓對方一下。便開始了表演,先**連續運球,接著左晃又晃,飄灑自如,引得粉絲們就差上去抱著他啃了。

劉川風很滿意,他覺得剛才丟的麵子都已經找回來了,不過原地運了半天球,才發現江牧野動都不動,沒上來阻攔,就開始主動進攻,他打算衝到江牧野麵前,一躍而起,隔人扣籃,羞辱江牧野一次。

江牧野一直站在籃下不動,因為他有點出神了,看著劉川風運球,動作並不慢,但是線路非常清晰,每一下是左是右他都能分辨的清楚。這讓他想起了鮑俊的花式盤帶,心想不知道這次能不能捅掉你的球呢?當然用的是手。

其實現在,劉川風如果離江牧野遠一點直接投籃,那麽在他的有效射程範圍內,一定能進。他的身材在籃球隊裏不算高,是標準的後衛,雖然能夠扣籃,但是比賽中那樣的機會並不多,而且容易被大個子阻攔導致受傷,所以他苦練的實戰技術是投籃,標準的高位射手。可是他偏偏想炫耀一下,人到了江牧野麵前,剛一起跳,想玩一次隔人扣籃,卻發現手上的籃球已經沒有了。

落地的時候,看江牧野的手上也沒有球,回頭一瞧,球滾到了身後。劉川風隻愣了一會,就下意識的迅速反應,向後退了幾步,又一次把球控製在手上。他沒有看清楚,球怎麽會脫手的,運球是他練的最多的技術,怎麽會掉了?一定是不小心,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