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六十章 挖寶人

字體:16+-

江牧野一邊吃一邊想著一會買些串串,把烤魚混在裏麵,也給MIMI嚐嚐,搞不好他的身體還能再提升一點,下回萬一自己不小心又暴出一手,給MIMI看到,就更容易把話題轉移到他身上來搪塞他了。

計劃趕不上變化,江牧野這麽一吃,就沒辦法住口了,這條去了骨也有四斤重的大魚就給江牧野吃了個幹幹淨淨。連魚骨的髓質也被他吸進了肚子。什麽時候飯量這麽大了,真有點恐怖。江牧野舔了舔嘴唇,居然覺得意猶未盡,隻是個七分飽。

可惜還想吃,已經沒有了。七分就七分吧,養生,江牧野想起老媽好像說過。伸了個懶腰,覺得渾身舒暢,剛才消耗的體能已經徹底恢複了,躺下來眯瞪一會。

在畫境中,手機、手表的時間都是停的,隻有靠生物鍾估算,感覺時間差不多了,江牧野就出了畫境。

剛才進來的時候,人正在距離荒地不遠的一棵梧桐樹邊上,因為這裏人煙稀少,想著出來的時候,不會有什麽人看見。可是現在嗖的一聲出來後,一眼就瞧見下午翻整好的荒地裏,有一個鬼鬼祟祟的人影,看上去還有點熟悉,可惜天太黑,看不十分真切。

怪了,這破爛地方也有人窺趣?江牧野很好奇,悄悄的摸了上去,距離那人很近的時候,才看清這個家夥手上拿著個小鏟子,在地麵上東鏟鏟,西挖挖,把他白天好容易翻好的地又給弄亂了。

咯叮,江牧野不小心踢了個什麽東西,弄出了動靜。那位十分警覺,立即回頭,低聲問了句,誰……

他這一回頭,江牧野就看了個清楚,這個夜半訪客居然是包德。也就在看出是包德的刹那,江牧野嗖的一聲回到了畫境中,速度奇快,包德隻看見了一個殘影,就什麽都沒有了。

眼花了?夜半尋寶,包德那本來就有點加速的心髒這一次差點蹦到了嗓子眼,他緊張的又是轉頭又是轉身,四麵張望了好一會兒,才肯定是眼花了。不過仍舊下意識的問了幾句“有沒有人啊?”

“沒有……”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冰冷的幾乎聽不出一絲生氣的聲音傳到了包德的耳中,緊跟著他感覺到肩膀被什麽東西拍了一下,於是立即回頭,可是身後空無一物。

“什麽人?是誰?”

任何人在這樣的黑夜中遇見這樣詭異的事情都會害怕,包德當然也不例外,他的聲音已經開始發出了顫音,腦袋也緊張的繼續轉動,不過仍舊什麽也沒看見。

“啪!”一個拍巴掌的聲音,清晰可聞,幾乎對著自己的耳側發出的。“啊……”包德一聲大叫,這次是徹底被嚇壞了,不自禁的連連向後退,結果不小心被什麽東西絆倒了,嘭的一聲,整個人跌坐在了土地上。

“你是人是鬼……”包德對著空氣喊著,腳上也在不斷用力,可是腿肚子已經軟了,怎麽也爬不起來。

“我在這裏很多年了,亥時一過,沒有人敢在這裏停留……”隨著那個毫無生氣的聲音再次響起,包德看見了一個人影在剛才他站立的地方一閃之後,就立即消失了。

“我走,我這就走,別過來……”包德兩腿連蹬著泥地,費了很大力氣才勉強爬起來,轉過身,跌跌撞撞的朝大路上跑去。好容易到了有路燈的地方,直到看見三三兩兩的行人,他才漸漸平複了狂跳的心髒。

“怎麽可能,這個世界上怎麽會有鬼……”包德低聲嘮叨著,自己怎麽也是大學的教授,唯心主義思想不應該有。

他揉了揉眼睛,朝荒地的方向凝神看去,空蕩蕩的一片什麽都看不見,不過發生了剛才的事情,他感覺到一種說不出的陰森,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冷戰,再也不敢去看,轉過頭大步的躥了。

又過了二十多分鍾,大概十二點過後,江牧野才出現在荒地上。剛才那位嚇唬包德的自然就是他了。他在認出包德之後,就猜到這個色狼半夜跑地裏翻查,一定是想尋找什麽寶貝。江牧野很清楚這塊地本來就是一塊破地,不可能有什麽值錢的東西。可是包德一次找不到的話,可能隔幾天又要來挖一次,次數多了,江牧野不可能每次澆水都避開他,所以他幹脆玩了一次惡作劇。正常人,就算膽子再大的碰到這樣的事情,也會因為不明原因而產生恐懼,他們心裏的第一個想法一定是碰見鬼怪了。

雖然不清楚包德的膽子,不過江牧野可以肯定今天以後,別說是晚上,就算是白天,包德經過地裏的時候,也會加快腳步離開了。

看看四周,月光雖然皎潔,人除了自己再沒有半個,江牧野這才做起了快樂的挑水工。來回十多趟,總算把整畝地從頭到尾都灌溉好了,雖然沒有種子,提前潤潤土,應該沒什麽。畫境裏種菜,江牧野一向是隔一段時間澆水一次,他沒有任何的經驗都是想當然而做,加上前兩天在這裏試種的那株很快就出苗了,所以有了飛瀑潭水的幫忙,差不多種種,應該沒什麽問題。

全部搞定,江牧野滿意的看了看荒地。忽然一股冷風拂麵,忍不住渾身打了個激靈,周圍靜的很,甚至聽見了心髒的跳動,想起剛才裝神弄鬼,他也有點害怕了,還是趕緊去溫暖的網吧比較好,於是飛也似的跑了。

出了校門,兩家通宵的大排檔仍舊沒有收攤,在無人的那個攤販處買了一大把烤串之後,晃晃悠悠的朝網吧去了。還有幾步就要到的時候,瞧見路邊抽煙的一個黃毛小子朝自己走來,等走近了,借著路燈仔細一看才認出來,是那天砸鍵盤、玩勁舞團的家夥,這位現在是一臉的凶狠彪悍,不用想,鐵定來尋仇的。

“TMD,等了你兩天,總算冒出來了。”黃毛身邊並沒有其他人,語氣卻說不出的自信:“說吧,賠我一千塊,還是讓我打一頓,你自己選。”

江牧野心裏好笑,打架不就是一個狠字麽!他從來都不怕,更何況現在的身體素質暴強,上回對付花家父子那幾條大漢都沒什麽,更何況眼前這個瘦不拉幾的肥豬牛。

“為什麽要賠一千,我記得上回你賠給網管才兩百。”江牧野說。

聽江牧野這麽問,勁舞團的顯然以為他怕了,嘿嘿的哼了一聲,說:“老子叫了人等了你兩天,這兩天不得花夜宵錢啊,加上精神損失費,麵子費,一千塊算TMD便宜你了。”

“啊,我說呢,你怎麽敢一個人就在這裏堵我,原來是喊了人。”江牧野很平靜。

這話讓勁舞團的有點摸不準了,剛才看江牧野還討價還價,似乎一定會給,隻是懇求能不能少一點。可是現在怎麽就很囂張了?

MBD,花錢叫了人不能白叫,勁舞團的想了想,於是說“你等著。”跟著跑向遠處的另一家大排檔,看樣子那裏吃飯的三五個人應該他叫來的。

江牧野樂了,就知道這位做混混都不合格。如果是真的堵人,就該蹲在一邊,遠遠的看見後,馬上叫齊人馬,出其不意,衝上來就打,哪有自己跑過來先耍威風,看形勢不對,才去喊人,有這個時間,被堵的人早就跑了。

不過現在江牧野不打算溜,跑一次,就有第二次,勁舞團的一定會覺得他怕了,這樣糾纏下去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算個完,所以江牧野就站在那裏等著,就算對方帶來個特能打的,他也有畫境幫忙,打不過就跑,他絕不會吃虧。

不一會兒,勁舞團的帶著一群人過來了,很明顯這小子並沒有本事支使那些人,倒像個小弟一樣,跟在旁邊。看情形應該是他這個小弟受了氣,花錢請老大來擺平。

很快,連帶勁舞團一共六個人走到了江牧野的麵前。勁舞團的搶先幾步跑了過來,他打算說幾句牛逼無比的場麵話,“臥槽,你居然還沒跑,後麵是我的老大,既然把他叫來了,就不是一千塊那麽簡單了。”

江牧野語氣一鬆,說:“那要多少,能不能少點。”

“現在知道怕了?你他媽當這裏是菜市場啊……”勁舞團的話剛出口,就聽見啪的一下,他的左臉蛋挨了一巴掌,打的他有點眼暈,好半晌才反應過來,他叫來的老大居然煽了他一個大嘴巴。

“你TMD看清楚點,這是我高中時候的老大,江哥……。”勁舞團喊來的那群人中,為首的一個大聲說,接著又賠笑著看向江牧野:“老大,誤會、誤會,這小板兒吃多了,MBD居然想打你……”

江牧野嘿嘿一笑,說:“小花,我看你也吃多了,你老頭子賺了許少四十萬吧,怎麽你還給這個小屁孩當打手。”

“你,你耍我好玩?”勁舞團的徹底傻了,指著江牧野說:“你居然認識花哥?也不早說……”

事實上,勁舞團的並不認識小花,上次吃了江牧野的虧之後,就想找人報複,找來找去,花錢找了個在外麵混的同學,那個同學跟小花混過,就這樣搭上了這條線。

____________

看書的兄弟姐妹們都幫忙收藏一下,多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