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頂牛人

第四百四十章 揚威

字體:16+-

這下江牧野嚇了一跳,那個蛤蟆王居然是劉陽東,而孫吳則站在劉陽東的對麵。劉陽東的功夫江牧野很清楚,看他現在的狀態應該體能飽滿,而且沒有受任何的傷,孫吳現在隻穿著個短褲,赤著上身,一看就渾身是傷,觸目驚心,也不知道連續打了多少天。盡管如此,壓在孫吳身上的錢還是多於劉陽東,顯然大家對劉陽東並不熟悉,劉陽東也是才來黑拳市場不久。

江牧野沒有打算立即出手,先要觀察一陣,第一孫吳如真是缺錢,那一定自尊心很強,不希望幫忙。第二擒賊先擒王,要明確泰山的位置,不然救下孫吳也沒有,不嚇唬一下泰山,他以後還會找麻煩。既然江鐵不在,江牧野就打算用自己的方法嚇唬泰山。

可惜的是,事與願違,江牧野還沒有發現泰山的時候,孫吳就被劉陽東一個蛤蟆衝撞,直接倒在地上,看樣子肋骨都要斷裂了,這家夥還要硬撐著爬起,下麵的賭棍們還在熱烈的歡呼,劉陽東竟然在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的高高躍起,和遊戲格鬥一樣,打算給孫吳來一次大鎮壓,這要是踩踏了下去,孫吳不死也要殘了。劉陽東的殘忍江牧野領教過,他知道這家夥武癡的心裏都有些變態了,這種情況不容得他不出手,直接一個箭步躍上了擂台,這一下動作,以他變態的速度和彈跳力,真有點武俠小說裏輕功的味道,跳在半空中,就把劉陽東給截住了,隻用了幾十分之一的力氣,就把劉陽東給踢了個跟頭,哼唧在地上爬不起來。

雖然隻有一個多月沒有見麵,但是現在的江牧野和當初在西南省城遇見劉陽東時候的他完全不一樣了,幾乎到了隨手一揮劉陽東就要完蛋的地步。全場安靜了幾秒,瞬間就爆發出更強的歡呼,打,打死他。

“死個屁,你們誰不服,就上台來挑戰,泰山人呢,今天我要找他!”江牧野用手衝著場內指了一圈,聲音喊的炸響,一時間沒有人敢上來。

孫吳掙紮著要爬起來,江牧野乘著這個機會一蹲身,低聲說:“我隻問你,如果今天是我在這裏,你會不會和我現在這樣做。”

“會……”孫吳艱難的倒吸一口涼氣,說了出來。江牧野點了點頭:“生命比起過度的自尊要重要的多,我們是兄弟。”話一說完,就一手把孫吳給敲暈了,一會好扛著出去,現在看來,他大概就是肋骨骨折了,暫時平躺著不會有太大危險,江牧野掏出手機,就要撥打,百密一疏,剛才就應該提前撥了醫院的車,主要是沒有想到孫吳上來就受這麽重的傷。

這手機一拿出來,自然就有好幾個人衝了上來,阻止他撥打,誰知道是不是報警,有打手一衝上來,下麵頓時後哄亂起來起來,很多賭棍想要出去,卻見門口把守了四個鐵塔般的大喊,又有人喊了:“大夥不要著急,既然有人找死,泰山哥今天就讓大夥開眼,收拾這個小子……”

話音才落,就聽見兩聲慘叫,最早衝上台的兩人倒飛出來,重重的落砸在地上,爬不起來了。跟著後麵再上的三人,緊張的圍著江牧野,一時間不敢輕舉妄動。

江牧野晃了晃手機,說:“我暫時不打電話,你們快去把泰山叫來,我隻是和他談談,然後帶走我的兄弟,大家也不必傷了和氣。”江牧野說的也是真話,他可沒能力滅掉這個團夥,就這樣衝進來,隻要不殺掉這些嘍囉,不滅泰山,那這些人還會找麻煩,殺的話,這麽多人圍攻,肯定不算正當防衛。而如果把他們都帶進局子裏,除了主犯,過不了多久都得放出來,甚至沒有直接證據,連主犯都可能出來,再說泰山也不知道在不在,就算都抓了這些,沒有泰山,還是白搭。

“我數三聲,泰山晚出來一秒,就要躺下一個人。”江牧野冷笑著開始倒數:“3,2,1……”這個一字剛出口,他便靠近了一個人,啪的一下,登時就打倒一個,接著不兩秒之內,剩下的兩個又都倒地了。

這一下,台下的喧嘩更甚了,雖然他們懼怕門口的四個鐵塔,可是他們也怕江牧野這樣凶神惡煞般的人物。

賭棍中似乎有認識泰山,而又有點麵子的就嚷了一句:“泰山,你他媽的快出來,別當縮頭烏龜,讓大夥給你墊背。”

“嘭……”這人話剛說完,一聲槍響,從側麵一扇門裏走出了四個人,都是清一色的花格子衫,不過比門外那位好點,總算是長袖,最前麵這家夥手上拿著一把手槍,衝著天,後麵玩味各自槍型不同,但可以看的出,都不是自製的土槍,和十二哥那幫手下的微衝不遑多讓。

槍聲一響,騷亂頓止,人群中自然讓出了一條路,拿著手槍的泰山帶著三個兄弟,大模大樣的上了台,走到江牧野身邊:“小子,我的場你也敢找茬?!”說話的時候槍就指著江牧野的臉蛋。

“怎麽不敢……”江牧野站在孫吳身前,算好了位置,冷笑著說。

“有種,被槍指著了,還麵不改色,今天我也不算沒麵子,殺了你這樣的漢子,我還有點可惜……”泰山槍又用力頂了頂,正按在江牧野的腦殼上。

不怕他不按,就等著這個機會,江牧野哈哈一笑:“這東西對我來說不過是玩具。”話音才落,手就動了,一上來用的就是全速,毫無保留的一把抓在了槍上,用全力向後一掰,再一按。

泰山被這麽突如其來的力量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要扣扳機,隻可惜江牧野力量傳導速度太快,又太大,帶著手槍就把泰山的手臂直接給拗斷了,那手槍也被折彎了槍管,留下的是泰山斷臂的慘叫。

江牧野這個時候一點也不停歇,再眾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又移步上前,三下五除二,廢了另外三個家夥的手臂,毀了兩把槍,又把第三把搶了過來,對著仍在哀號泰山的腦門:“對不起,借你保我和我朋友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