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十七章拉上老爺子當模特

字體:16+-

能一氣拜下兩位名師,李貞很是得意,一回到宮中,馬不停蹄地就趕去見自家老子,也沒隱瞞,將事情的前後經過詳細地訴說了一番。李世民高興之餘,當即答應了李貞的請求,打算中秋一過,挑個良辰吉時為李貞主持拜師典禮,這拜師的事兒就算是暫時告了一個段落,愣是讓李貞很是高興了多半個時辰,不過一件事兒卻立馬擺到了台麵上來了——錢!

錢,李貞倒是有點,身為親王每月能有個百來貫可拿,一年到頭好歹也能有個千把貫的,在這時節抵得上一個尋常富戶的總資產了,將來若是之國之後,靠著封地的歲入一年整個萬兒八千貫的也是小菜一碟,可那畢竟是遠水,解不了近渴,再者,天曉得老爺子到時候會不會讓自個兒去之國,若是不會呢,總不能就指著那可憐巴巴的月例過日子罷。

頭前李貞總躲宮裏頭,跟誰都不來往,自然用不著花錢,可這會兒馬上就要拜師學藝了,應酬怕是免不了的罷,李貞又不打算無條件地拿燕家的錢財來花,沒奈何,隻好將發財大計提前到中秋來了,好在這半年多以來,燕銘就沒停止過“戰略布局”,現如今立即發動雖說倉促了些,不過嘛,好歹還是能撐得起來,也隻能將就著整開了。

中秋節又名團圓節,在有唐一代是僅次於春節、清明的大節日,每逢中秋,舉國歡慶不說,皇帝還得率群臣舉行拜月儀式,大宴群臣之餘,接受全國各地送上來的秋貢,煞是熱鬧非凡,今年恰逢李世民登基五年的整數,經大唐兩代皇帝的勵精圖治,中原之地的經濟已經全麵好轉,一掃隋末亂世的窮困局麵,加之去年底剛剿滅了為患中原多時的東突厥國,人心安定,蒸蒸日上,一派喜人景象,這中秋節自然得好生慶賀一下才是,這不,中秋這天,全國各地刺史們送來的貢禮堆滿了整個太極殿,看得李世民心花怒放,傳令在承天門樓大宴群臣,諸年長皇子均有份入席,而這就是李貞所要等的機會。

承天門,大唐皇宮之正門,位於太極宮南牆的正中,門上有高大的樓觀,門外左右有東西朝堂,門前有廣三百步的宮廷廣場,南麵直對朱雀門、明德門,寬約一百五十米的南北直線大街,位置十分重要,是大唐皇帝舉行“外朝”大典之處,設宴陳樂一般都在此處進行,朝廷遇有赦宥,或除舊布新,或接待萬國朝貢使者、四夷賓客,皇帝也要禦承天門聽政,今兒個的中秋拜月儀式及夜宴群臣就在此地。

雖說是夜宴,不過實際上這宴會卻是從酉時正牌便開始了,群臣們早早便到了承天門,不單是朝臣們,各在京有爵位無官身的也都來了,諸官依著品秩高低各安其位,大體上來說,王、公一級的都能在近天顏的城門樓上有個位置,餘者就隻能坐於樓下的廣場上,數百名與宴者,再加上往來侍候的宦官、宮女們,不算太大的廣場上立刻擠挨得滿滿當當的,到處都是歡聲笑語,怎個熱鬧了得。

哇噻,人還真他媽的多,靠,這時辰都快到了,咱家老爺子跑哪去了,怎地到了這會兒還不露麵,暈死!李貞可是頭一回參與此等聚宴,對一切都好奇得很,一早就到了城門樓,跟那些個兄長們打了聲招呼,便不再理會一起子兄弟們的喧鬧,垂頭想著心思兒,心裏頭七上八下地,沒個安生,畢竟今兒個他的表演可是關係到“錢景”的大問題,緊張就是難免的事兒。

“皇上駕到!”內侍監鄧耀那尖細的太監聲在一片噪雜聲中響了起來,霎那間正自開心笑談著的眾朝臣立馬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躬身而立,靜候李世民的到來。東西鼓樓上早已準備就緒的樂隊立刻鼓樂大作,李世民、長孫皇後並著肩,踏著樂聲,緩步登上了承天門樓,朝臣們跪伏了一地,三呼萬歲之聲響徹雲霄。

“眾愛卿平身,朕今日與眾卿歡聚,不醉無歸,來人,起樂!”李世民笑容滿麵地一揮手,高聲宣布夜宴開始。眾朝臣謝恩已畢,各自落座,負責酒食的宦官、宮女們往來穿梭地上菜,上酒,全場歡聲漸起,四下裏一派喜慶。

初唐時節沒後世那麽講求禮製,說喝酒就是喝酒,沒那麽多的窮講究,不單朝臣們放開了喝,就連李世民、長孫皇後也同樣如此,瞧瞧,老大的一樽酒,老爺子愣是連眉頭都不皺一下,一口氣幹了個底朝天,那等豪氣著實足夠衝霄的。轉眼間,酒過三巡,到了諸親王上前祝酒的時辰了,太子打頭,一幹子兄弟隨後,各自或是上祝酒詩或是說個笑話兒,變著法子哄老爺子開心,隻要老爺子喝下了酒,那就算是成功,嗬,還別說,一起子皇子們個個都有兩手的,愣是讓老爺子喝得開心不已,多半會可就輪到李貞上場了。

這就開始了?來罷!李貞深吸了口氣,雙手端起幾子上的酒樽,疾步走到李世民與長孫皇後的席前,高聲道:“父皇,母後,兒臣有一物獻上,可為祝酒之物。”

別看李貞個子不大,聲音倒是不小,中氣足得很,立馬將城門樓上的喧鬧聲都壓了下去,眾人的目光立時全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大家夥的好奇心全都被勾了起來——李貞說是有物獻上,可手中除了那隻酒樽之外,並無旁的東西,任是誰也搞不明白李貞究竟唱的是哪出戲,整個場麵立時靜了下來。

李貞往日並不曾有什麽出眾的表現,不過自打今年進學以來,卻屢有佳績,先是東宮盜案表現出沉穩的大將風範,後頭又搞定了連李世民自個兒都搞不定的李靖,更是分外令李世民欣賞的——李靖是大唐忠臣不假,不過李靖忠的是大唐,卻從來都不是李世民的心腹,當初玄武門之變時,李世民就試圖拉攏李靖跟著一塊起事,不過時任兵部尚書的李靖卻一口拒絕了,當然,李世民不愧是一代豪傑,並未因李靖不跟著他起事就不用李靖,反倒對其信任有加,自打貞觀以來,所有對外戰事全都交給了李靖去統帥,這些都是題外話,暫且略過。這會兒李世民聽說李貞有祝酒之物奉上,頓時笑了起來道:“貞兒,爾又打算給朕何等驚喜?”

又?不會吧,咱啥時有過,哪來的“又”字?李貞愣了一下,沒想明白自家老子說的“又”字是何道理,不過,這會兒李貞發財心切,卻也懶得多想,緊趕著答道:“啟稟父皇,請容兒臣喚人將物事呈上,父皇一看便知。”

瞧李貞這個關子賣的,原本就好奇心起的眾人,到了這會兒更是被吊足了胃口,各自交頭接耳地低聲議了起來,一幫子兄弟們也各自暗中揣測不已,李世民饒有興致地打量了李貞好一陣子,揮了下手道:“準了。”

哈哈,成了,咱可就等您老這句話了!李貞心中竊喜不已,對著李世民躬了下身子,退到一旁,對著跟隨自個兒前來赴宴的劉德全打了個手勢,會了意的李德全急急忙忙地跑下了城門樓,不過片刻,領著一起子小宦官抬著板、箱之類的東西匆匆走了上來,那幫子小宦官早已演練了多時,這會兒表演起來倒也順溜得很,忙碌了一陣子,總算是將一張寬大的桌子組裝整齊,再擺上一張雕著九龍騰雲圖案的椅子,一套後世的大班桌椅便就此誕生了。

“貞兒,這是何物?”李世民雖看出了這桌椅的大體功能,可並不知其名稱,沉吟了好一陣子之後,笑著問道。

不知道了吧?嘿,那就對了!李貞可是得意得緊,這套桌椅可是李貞讓人按照李世民的身量專門打造的,用的可是金絲楠木,再漆上生漆,那桌麵光可鑒人不說,古樸的造型加上桌椅上那些金絲鑲嵌的騰龍圖案,煞是氣派非凡。

“啟稟父皇,此為書桌和椅子,是兒臣特意為父皇打造之物,請父皇試用之。”李貞笑嗬嗬地鼓了下手掌,自有一名小宦官將筆墨紙硯安置在桌上。

“哦?好!”李世民本就是文武雙全之輩,平日裏最喜歡的就是書法,此時酒一喝,更是豪爽得很,也不多話,起了身,走到桌前,拍了拍椅背,端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狼毫筆,揮灑間,一個鬥大的“龍”字便躍然紙上。

“好字!”

“妙!”

“太好了!”

……

一幫子王公權貴們見狀立時高聲喝起彩來,一時間滿城門樓都是叫好之聲,李世民自己也很是滿意今兒個所寫之字,攬著長須放聲大笑起來,笑聲裏滿是豪邁之意。

嘿嘿,老爺子高興就成,咱的“錢”途可就有保證嘍!李貞高興得咧著嘴直樂嗬,得意得瞳孔都快變成金色了——那裏頭翻翻滾滾的可都是一枚枚的開元通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