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三十五章火上澆油(下)

字體:16+-

就李貞與李祐的交情而言,他之不之官的,李貞壓根兒就不放在心上,可現如今老三還沒回來,老五這麽一走,京師裏的局勢對於想要潛心發展實力的李貞來說就有些子不太妙了,道理很簡單——雖說老五向來不怎麽得寵,可這廝畢竟還是個文武雙全的皇子,有他在京師裏牽扯著,太子、老四畢竟還是有些子顧慮,斷不致於徹底形成兩強對立的格局,一旦老五也走了的話,那哥兩個坐大的情況下,斷不會容許其他兄弟有任何出頭之機,以李貞目前的財力和名氣而言,隻怕就是那兩混球打擊的對象,除非李貞徹底倒向其中一方,否則隻能被雙方共同打擊的下場,從今兒個抓反賊一案就能看出些端倪來,可問題是李貞壓根兒就不想參與奪嫡,別說啥真心投靠其中一方,哪怕是虛與委蛇李貞都沒那個心思,這不,乍一聽李祐說起他也要去之官一事,李貞還真是被驚出了一聲冷汗來。

“五哥,此言當真?”饒是李貞素性沉穩,到了此時也不敢大意,沉默了一陣,開口問道。

李祐臉色一黯,放下手中的酒樽,雙手抄起桌子上的那一壇子酒,仰頭便是一陣鯨吞,末了,隨手將酒壇子一丟,“咣當“一聲砸得個粉碎,伸手一抹嘴角,恨恨地說道:“這還能有假?嘿,那詔書都到了門下省了,若是不出啥子意外,哥哥過些日子也就該接旨上路了,娘的,想著就晦氣,不說了,來人,上酒!哥哥今兒個要與八弟一醉方休。”

嗯哼,看老五那個喪氣樣,這事兒十有八九是真的,嘿,老爺子還真是偏心眼,媽的,庶子難道就不是您老生的不成?唔,這詔書到了門下省,隻怕是不可能被駁回了,老五走人是勢不可免的罷,而今之計還是得先想法子將老三拉回來才是正途,嗬,咱就不信老五今兒個請咱來就隻是為了喝酒那麽簡單,且聽他怎麽說的再定得了。李貞心思動得飛快,可臉上卻裝出一副傷感的樣子,長歎了一口氣道:“五哥這一走,小弟隻怕連個喝酒的人都找不到了,來,喝,今兒個咱們兄弟要喝個痛快才是。”

“好,這才是好兄弟,唉,哥哥是要走了,明年六弟隻怕也不免,唉,一幫子兄弟轉眼間就各奔東西了,想起來就讓人傷感啊,這往後啊,八弟可得多加小心才是,別又落到那兩混球的手中,哥哥們又都不在京了,隻怕……嘿嘿,來,喝酒!”李祐一副動情的樣子說道。

得,你小子這話裏還藏著話嘛,嘿嘿,看樣子這小子是打算拉咱當他們兄弟三人在京的傀儡了,小樣,這等把戲也敢出來現?李貞一眼就瞧破了李祐的用心,卻也不點破,淡然地笑了一下,轉開了話題道:“三哥在山東可安好?”

老五跟老三雖不是一個娘生的,可打小了起就混在一塊兒,彼此間感情倒是不錯,與老六三人向來是抱成一團的,此時聽到李貞再次提起李恪,或許是為李恪的境遇不忿,又或許是聯想到自個兒的命運,不禁有些子傷感,眼圈都紅了起來,歎了口氣道:“八弟,你有所不知,山東那地兒自古就是刁民輩出之所在,民風彪悍,動不動就鬧事,這倒也罷了,畢竟現如今我大唐國泰民安,再加上三哥治理有方,地方上倒也平靜得很,出不了啥大事,可那些個名門望族卻是個大麻煩,三哥勞心勞力地為了地方安定,那起子混球卻不斷地拆台,想起來就可氣,哼,這也是三哥仁慈,若是換成哥哥去那兒,殺他娘的個片甲不留,看他們還敢鬧不敢!”

山東門閥?哈,看樣子老三在山東是吃了這幫子家夥不少虧的,嘿,那所謂個所謂的五姓七望基本上都在山東,嗬嗬,自打東晉以來,那些個世家就是“朝廷柱石”、曆代為官之官宦人家,眼界高著呢,別說一般小門閥,便是咱老李家都不怎麽放在眼裏,可偏生朝野中試圖跟這幫子門閥聯姻的卻多如牛毛,就連魏征這等名臣都不例外,時人每每以能娶上五姓七望的女子為榮耀,老三到了那兒又怎可能不受那幫子門閥的氣?李貞來這朝代多年,雖說從不關心朝政,可身處皇宮那個小道消息滿天飛的地方,對於門閥世家的跋扈和自命清高卻多少還是有些了解的,此時見老五那副氣憤狀,便知道老三在山東估計是受氣不少,心中暗自好笑,正打算隨口附和幾句,可心中突然一動,想起了個讓老三回到京師的好主意,心情激蕩之下,險些將想法脫口而出,好在李貞城府深,這才沒當場露醜,不過臉上的異色卻被李祐給瞅見了。

眼瞅著李貞臉上變了色,老五這才發現自個兒似乎失言了,緊趕著說道:“嗬嗬,八弟別介意,哥哥不過是說笑罷了,那等殺人越貨的事兒,哥哥是不屑去為的,來,不說這些喪氣事了,喝酒!”

嗬嗬,這小子怕是誤會了,奶奶的,殺人有啥大不了的,那幫子狗屁名門望族殺光了才好,反正老子又用不了,放哪兒瞧著都惡心。李貞明知道老五誤會了自己的想法,可也不點破,淡淡地笑了一下,也舉起手中的酒樽,隨意地飲了一大口,笑嗬嗬地看著李祐,等著他的下文。

李貞在外人麵前永遠是一副沉穩的樣子,從不多話,打小了起就是如此,李祐也早就習慣了李貞的沉默寡言,此時見李貞不說話,他也隻好自顧自地往下說了:“八弟,哥哥們都走了,就剩你一人在京中,哥哥還真是有些子放心不下,唉,真要是那倆個混球再次找事,哥哥們就算想幫也幫不上忙了,你可得多加小心啊。”

嗬嗬,這就開始遊說了?嘿,老五這些年也算是鍛煉出來了嘛,比起當初送幹股的時辰強上了不老少的,有點意思了。李貞淡淡地笑了一下道:“多謝五哥關愛了,小弟知道該如何自處的。”

“嘿嘿,八弟向來不理閑事,這一條哥哥可是佩服得緊,不過嘛,八弟就算是想置身事外隻怕也不可得了,誰讓八弟是天才來著,有些人可是看八弟不順眼,時刻惦記著呢,躲怕是躲不過去的罷,八弟,你說呢?”李祐咽了口酒,詭異地笑了一下道。

說?說個屁!媽的,一幫子奪嫡黨都沒個好東西,奶奶的,老子不過就是想當個太平王爺的,沒事總他媽的扯上老子幹啥?狗日的,你個老五也不是啥好鳥,若是真有好心的話,你小子也不會在老子身邊安暗樁子了。李貞心裏頭雖是有氣,可城府深著呢,自然不會去點破老五的真實用心,臉上露出一副憂心的樣子道:“唉,五哥說的是啊,這不,小弟正為此事發愁呢,不知五哥可有何見教?”

一聽李貞這話象是上鉤了,李祐的臉色雖平靜,可眼中卻不由地掠過了一絲得色,假借著喝酒掩飾了一番,沉著聲道:“八弟,不是哥哥說你,你啥都好,就是不願與人交往這一條不咋地,嘿,人要在這世上活得爽利,離不開旁人的扶持,有實力說話才有分量不是?嘿,所以啊,哥哥還是想勸勸你,多長個心眼總是沒壞處的,八弟以為如何?”

如何?嘿嘿,這小子演技越來越高了嘛,連循循善誘都用上了,不錯,很有進步,是個好演員了,就差那麽一點就能成演技派明星了。李祐眼中那絲得色壓根兒就沒逃過李貞的眼,眼瞅著李祐演得投入無比,李貞心中暗自鄙夷了李祐一把,可臉上卻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著啊,小弟怎麽沒想到這一條,唉,真是悔之莫及了。”

李祐眼瞅著李貞如此上道,心中大快,猛地一頓酒樽道:“八弟莫慌,哥哥不會讓你吃苦頭的,別看哥哥這會兒就要之官了,可哥哥卻不會坐看八弟吃虧的,打明兒起,哥哥帶你去認識些人物,好歹能撐得起場麵,定不叫那兩賊子得意了去!”

得,圖窮匕見了不是?媽的,還真想讓咱當傀儡來著,該死的老五,老子這回被整,十有八九就是你小子使的壞,借著老大、老四那兩混球的手,給咱來一下子狠的,逼得咱不得不投靠爾等,嘿嘿,這等惡毒的主意隻怕你老五還沒這個本事整出來,鐵定是老三的主意,該死的東西,老子就讓爾等去爭個你死我活好了!李貞心中一動,將今兒個所發生的事情前後一聯係,大體上推斷出了整個事情的前因後果,心中頓時氣急,不過卻並沒有當場發作,反倒是笑著說道:“如此就多謝五哥了。”

“哈哈哈……”一見李貞徹底上了鉤,李祐可是開心地大笑了起來,好容易才收住笑聲,看著李貞道:“你我兄弟何須謝來謝去,但凡哥哥有的,便是八弟有的,來,喝酒!”

李貞倒也沒再多客套,笑嗬嗬地一舉酒樽,一口將殘酒飲盡,突地像想起了什麽事的樣子問道:“五哥,三哥之官也快半年了罷,差不多到了該回京的時候了。”

一提起之官,原本正興奮著的李祐頓時萎了下來,默默了好一陣之後,抬眼看著李貞道:“隻怕沒那麽快,再說了,能不能回得來還難說得很呢,唉,瞧這事整的,父皇他……”李祐突然發現自個兒失了口,立馬停了下來,住嘴不說了,隻是一味地喝著悶酒。

得,火候差不多了,咱也懶得再逗這小子玩了,要不回頭宮裏落了匙,沒地還得生出是非來。李貞好生欣賞了一番李祐的失落感,這才笑著說道:“五哥,小弟不才,卻有個法子能讓三哥盡快回京,不知……,嘿嘿,不知五哥是否願聽?”

老五雖一向唯老三之命是從,可他心裏頭也未必就沒有自立奪嫡的心,隻不過自打李恪被趕去山東之後,一幫子三兄弟隻剩下老五一人能撐得住局麵,至於老六壓根兒就派不上用場,可憐的老五在京師裏左拙右支地窮忙乎了大半年,,可惜忙是忙得暈頭轉向了,但毫無成果不說,連他自個兒都被踢出了局,已然灰了心,知道自己根本無力獨自參與奪嫡的大戲,心裏頭早就盼著老三能回京主持大局了,若不是因老三也是被趕出京的,回來不容易,他們兄弟三人也不會將主意打到李貞的頭上,這會兒一聽李貞說有法子讓李恪回京,立時又驚又喜,緊趕著追問道:“此話當真?”

當真自然是當真,不過嘛,將來爾等頭疼之時別怪到老子頭上便好。李貞笑了一下道:“小弟不尚虛言,不過此事的把握也隻有一半對一半罷了,至於能不能真兒個地成事,也隻能是看天意如何了。”

李貞話裏頭那個“天”字咬得極重,大體上指的就是自家老爺子罷了,李祐又不笨,一聽便明白其中的意思,再一想起當初三皇子爭治典之時,老四曾大張旗鼓地去找過李貞,後頭立馬提出了《括地誌》的奏章,按李恪臨離京之前的分析結果就是——老四此舉必然是出自李貞的主張,雖然無法證實其事,可老五卻是相信不疑的,這也正是他們兄弟三人要將李貞逼入自家陣營的根由之一,這會兒眼瞅著李貞那副篤定的樣子,李祐立時大喜過望地道:“八弟有話盡管說,嘿嘿,哥哥聽著便是了。”

嗬嗬,成了,咱可以等著看好戲了!李貞心裏頭很是得意,不過卻並未開口,隻是笑盈盈地看著李祐。

“爾等全部退下!”李祐被李貞看得一愣,突地醒過了神來,一揮手將左右全都趕出了房間,自個兒走到李貞的身邊,笑嗬嗬地道:“八弟,現在可以說了罷?”

李貞笑了一下,湊到李祐的耳邊輕輕地說了起來,聽得李祐連連點頭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