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三十七章不歡而散(上)

字體:16+-

搬家可是件大事情,就算是尋常人家忙活起來也得費上老鼻子勁的,更何況李貞貴為親王,該準備的東西可就海了去了,那些個家具、日常用品的倒也好辦,自有燕記商號一起子人馬去忙碌,花上幾天的功夫也就算是完事大吉了,可王府的人手卻令李貞頭疼不已,無他,偌大的王府總得有些使喚人手,還得有些親兵衛隊之類的不是?

按唐製,親王開府,當皇帝的就是指派一名王府長史,外帶賞賜些家具、用具啥的也就算完事了,其他屬官、管家、丫環之類的可就得親王自個兒去操心了,雖說可以從宮中帶去一些,可畢竟人數卻不可能多到哪去,至於缺口就要自個兒設法去張羅了。當然,按慣例,親王開府的相關事宜可以找禮部牽頭辦理,從那些個被官沒為奴者中選出一批賣相不錯的人手充當王府的下人,哥幾個開府時都是這麽過來的,可李貞卻不想這麽做,無他,李貞對那些個“公派”的人手壓根兒就放心不下,天曉得那裏頭安插了多少兄弟們的“釘子”,李貞可不想在自個兒家中上演一出“暗算”來著。

別說那些個“公派”下人,便是宮裏頭服侍他的舊人李貞都不怎麽想帶,滿敏安宮裏原本服侍他的六、七十號人手中,李貞攏共也就帶走了十來個平日裏比較乖巧的——除了使得較為順手的劉德全外,也就隻帶上十幾名小宦官、宮女而已,當然,那個已經被李貞識破了身份的鈴鐺也沒捺下,這自然是李貞對這枚“釘子”尚有大用場之故罷了,暫且掠過不提。

缺些下人倒是問題不算太大,畢竟有燕家撐著,從燕家那頭調撥一撥人手過來也就算是暫時應付過去了,剩下的再慢慢物色卻也不遲,可親兵衛隊的事兒李貞就有些子抓瞎了,找老爺子要人固然是可以,問題是李貞壓根兒就看不上羽林軍那幫子酒囊飯袋,再說了,天曉得老爺子會不會玩夾塞的把戲,誰沒事找一批人來監視自個兒不是?無奈之下,李貞就將主意打到了自家的兩個師傅頭上,這不,軟磨硬泡了好幾天,總算是從兩位師傅手中要來了十數名沙場裏滾打出來的精壯之士。

還別說,李靖、秦瓊給的人手全都是好手來著,內裏最強的有兩個,一個是李靖的親兵副統領李戈,另一個是秦瓊的遠房侄兒秦鳳祥,這哥兩個都是虎背熊腰之輩,個個都有一身高強的武藝,趕巧一個是步將,一個是騎將,這等巧合倒也省了李貞不少事兒,緊趕著任命李戈為兵曹參軍(正七品上)、秦鳳祥為騎曹參軍(正七品上),又從燕家武士中扒拉出一起子健壯之士由李、秦二人帶著操練。就這麽著,忙乎了十數天,漢王府的架子就算是搭起來了罷,李貞的正牌子親王生活也就此開始了。

沒說的,就一個字——爽!雖說家裏頭一切都是草創,不完美之處少不到哪去,可好歹是有了個屬於自個兒的家了不是?怎麽著也得好生慶祝一把的,再說了,各家兄弟們的禮一早都收下了,總得設個宴招待一回不是?就算不想跟那幫子奪嫡黨有牽扯,可基本的禮儀卻是不能少的罷,這不,才剛安定下來,李貞著人去發請柬了,也不多請,就隻請一幫子自家兄弟,至於其它個同樣也送了禮的宗室、大臣們則是送份價值相當的回禮,客就不請了,也省得招惹是非,至於近不近人情的,就任由旁人去說好了,李貞是不在乎的。

說是酉時開宴,可一幫子兄弟們早在申時三刻便已陸續到來,唯一不見蹤影的便是太子李承乾,別說人沒露麵,便是派人來捎個口信都不曾,沒法子,人家是太子,是半君,要端架子不是?大家夥就算心裏頭膩味也得等著,好在李貞這個主人還算是好客,歌舞、茶水、點心之類的樣樣不缺,倒也令哥幾個樂嗬得很,再者,雖說一起子兄弟們彼此間鬥得厲害,可表麵功夫卻都很是不錯,大家夥圍坐在一塊兒,嘻嘻哈哈地談著天說著地,倒也一派的兄弟友愛,那份情熱勁兒,若是不熟知內情的人瞧見了,一準感動得痛哭流涕。

就這麽等著、等著,酉時都過了好久了,太子還是沒個消息,一幫子親王早餓得前心貼後背了,別說談天談不動了,便是臉上的笑容都有些子僵硬了起來,隻不過大家夥都是心機深沉之人,誰也不願出頭去提開宴的事兒,一幫子兄弟們就這麽有一搭、沒一搭地閑扯,個個心裏頭都憋著一把的火,李貞同樣是惱火萬分,忙了一天的他連午膳都沒用呢,這會兒早就餓得夠嗆了,他倒是想就此下令開宴的,不過嘛,茲體事大——不等太子這個主客到就開宴,往小了說是失禮,往大了說就是欺君,李貞可不想惹上這等麻煩的,無奈之下,也隻好裝愣裝傻了,可心裏頭卻將太子那廝好生地臭罵了一通。

李貞等得起,一起子兄弟們也能沉得住氣,可老四李泰卻等得不耐煩了,眼瞅著酉時二刻都過了,宴還沒開,李泰的臉便耷拉了下來,斜了陪坐在身側的李貞一眼,陰惻惻地道:“八弟,莫非你今兒個請哥幾個來就隻是來看歌舞的,若是如此,早說啊,哥幾個也好先墊墊肚子再來不是?”

“是啊,八弟,你該在請柬上注明一、二的,瞧這事整的,唉,讓哥哥咋說你好呢?”老四的話音剛落,因著馬上就要去之官而心情不爽的老五李祐立馬隨口附和了一句。

坐李貞對麵的李恪眼瞅著李貞那副難堪的樣子,笑嗬嗬地又接上了一句:“八弟喬遷之初,萬事煩心,沒個準備也屬正常之事,若是人手不足,哥哥府上還頗有幾個拿得出手的廚子,若是八弟需要,哥哥可著人去喚,如此可好?”

得,這幾個大一點的皇子一開口,老六、老七也立馬跟著瞎嚷嚷了起來,便是老九李治、老十李慎也跟著叫了幾聲,滿花廳裏全都是這幫子皇子們陰陽怪氣的瞎扯聲,誰都不提開宴,可話裏卻全都是那個意思,總而言之,就指著李貞去背黑鍋,誰讓他是主人來著?

他媽的,狗日的老大,這他媽的是故意刷咱的麵子呢,這幫子狗屁兄弟也他娘的沒安啥好心,全他媽的一群混帳!李貞心裏頭又氣又急,恨不得拿把刀將麵前這幫噪鴰的家夥全都給砍了,隻可惜想想可以,做卻是不能這麽做的,眼瞅著自個兒無端端成了靶子,心裏頭簡直膩味透了,恨恨地一咬牙,高聲下令道:“來人,開宴!”

宴開了,酒菜倒是上得很快,還都是好東西,一幫子兄弟們可就來勁了,吃著、喝著,還不時地品評幾句,歌聽著,舞看著,個個樂嗬得很,李貞心中雖有火,可身為主人,卻也不得不強顏歡笑地陪著,那等滋味怎一個“難受”了得。

宴不開太子不來,這宴才剛開沒多久,得,外頭新任管家劉德全就急匆匆地跑了進來,高聲匯報:“太子殿下已到了府門外。”

媽的,要出事了,該死的!一聽到太子到了,李貞的頭皮一陣發麻,心中暗叫不好,可事已至此,李貞也沒了奈何,強自壓下心中的不安,起了身,跟一幫子兄弟們告了個罪,急匆匆地往府門外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