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爭大唐

第五百五十二章決戰平壤城(二)

字體:16+-

“殿下但能存鄙國,有何所命某等不敢不從也。”高任武此來表麵上是來議和的,實際上更多的是來打探唐軍之虛實的,除此之外,也不凡存著輕慢唐軍之心的用意在內,否則的話,高任武也不會做出如此多般的可憐之狀,隻不過出乎高任武意料的是——李貞竟然如此的好說話,這令高任武不禁起了僥幸的心理,再一看李貞那副欲言又止之狀,自是再也沉不住氣了,緊趕著便出言追問了一句。

“哦?哈哈哈……”李貞一聽這話,登時宛若聽到了這世界上最好聽的笑話一般放聲大笑了起來,笑得高任武滿頭的霧水,卻又不敢發問,隻能是尷尬地陪著笑了起來,那副小模樣兒立馬逗得滿大帳的諸將們全都前俯後仰地哈哈大笑個不停,一時間滿帳篷裏笑得沸反盈天,簡直能將帳篷頂捅出個大窟窿來。

“殿下,您看……”高任武好不尷尬地站在那兒,直到帳內的笑聲稍緩之際,這才陪著小心地問了半截子話。

“嗯。”李貞笑著點了點頭道:“我大唐素來以寬愛待人,實非持強淩弱者,若憑孤與高兄之情誼,本該無甚礙難之事也,然孤之父皇曾有詔命:非生擒淵蓋蘇文不得班師,孤不敢違也,這一條還請高兄見諒則個。”

“啊,這,這……”高任武沒想到李貞繞來繞去,又繞回了原點,登時有種被李貞當眾戲耍了一番的懊惱,可當著李貞及大唐諸將的麵,又豈有他高任武發作的餘地,隻能是尷尬萬分地巴咂著嘴,老半天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高兄莫急,且聽孤慢慢道來。”一見高任武呆滯如傻,李貞這便莞爾地一笑道:“父皇之命自是不可違,然事尤在人為,孤此來隻為擒拿淵老賊,並非定要破滅兄台之國祚,這樣好了,孤可與兄台約定,若高兄能縛淵老賊以歸,孤便即刻撤軍,所有城池皆還與爾,若不能,孤也隻能發兵破城,自去拿了淵老賊,然此事終歸與兄台無涉,孤可扶兄台登基為王,隻消爾願受我大唐之冊封,自可保得萬世之基業。”

“殿下此言當真?”高任武雖貴為長子,又是莫支離,可卻不是嫡子,自然也就當不得王儲,原也沒有登基的絲毫可能性,乍一聽李貞願扶持自己登基,一雙眼立馬瞪得渾圓,渾然忘了此時雙方乃是敵對之勢,情不自禁地便出言相詢道。

“孤向不虛言。”李貞麵色一肅,沉著聲,略帶不悅地回道。

“殿下息怒,殿下息怒,外臣非是敢疑殿下者,隻是,啊,隻是如此之消息,外臣一時難以消化,若有失禮處,還請殿下海涵則個。”一見李貞拉下了臉來,高任武登時便慌了神,顧不得細想其中的蹊蹺,緊趕著先行謝罪不迭。

“罷了,高兄若能善侍大唐,孤斷不會虧待與爾。”李貞擺了下手,語氣不容置疑地說了一句。

一聽李貞放緩了語氣,高任武心頭不禁為之一鬆,狼狽地抬起大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陪著笑臉問道:“多謝殿下抬愛,隻是,啊,隻是事若成真,外臣之國土該當,啊,該當如何理之?又需外臣做些甚事,還請殿下明言。”

“無須爾做甚事,孤自能破城而入,爾隻需在孤破城之際,保住自家性命即可,別無它事須爾幫忙,這一條兄台盡管放心好了,至於國土麽。”李貞話說到這兒,便自停了下來,引得高任武心裏頭如同有數隻貓在搔一般,癢得難耐至極,卻又不敢追問,生生憋得額頭上的汗水噴湧得如同泉水一般。

“孤之大軍非輕動者,如今我大唐既已兩番動兵,自是不能無功而歸,這樣好了,貴我兩國便以鴨綠江水為界,至於百濟之地麽,孤實不願去理,便交由兄台代為打理罷,如此可成?”李貞吊足了高任武的胃口之後,這才不緊不慢地擺出了底牌。

高句麗原先的國土泰半在遼東,至於在朝鮮半島的領土則僅占其疆界的三分之一左右,這一下子就被李貞刮了個底朝天,縱使有百濟之地作為補償,卻也還差得甚遠,這叫高任武情何以堪,然則如今唐強而高句麗弱,除非此番高句麗能擊敗唐軍於城下,否則實也輪不到高任武就此事有何見解的,再者,滋體事大,本就不是高任武敢輕易表態之事,眼瞅著李貞的眼光掃了過來,高任武的心裏頭盡自百味雜陳,卻也隻能躬身答道:“多謝殿下厚愛,然此事非外臣可以輕易決斷,可否寬限外臣些時日再議。”

“這個自然,嗬嗬,今日說好了不談正事的,偏扯這些做甚,來,接著喝,諸位愛卿,高兄善飲,爾等不妨多敬上幾樽,不醉無歸,來,滿酒!”李貞嗬嗬一笑,轉開了話題,笑眯眯地鼓動帳下諸將去敬高任武的酒,如此一來可就有意思了,滿大帳唯恐天下不亂的諸將們自是端著酒樽蜂擁而上,生生灌得高任武七暈八素地找不著北了,那氣氛著實熱鬧非凡。

饒是高任武酒量甚豪,卻哪經得住一幫子如狼似虎的大唐將領們如此折騰,不過幾輪下來,便已支撐不住了,連連告饒不已,幸得李貞出麵解了圍,這才算是躲過了一劫,可也早已是醉態可掬了的,值李貞親自送其出營之時,可憐的高任武連路都快走不動了,顛顛倒倒地挪動著,全賴李貞出手相扶,否則的話,鬧不好就得當場趴倒在地了的。

“高兄慢走,莫忘了你我約定之事,孤可是等著爾的好消息了。”李貞將高任武送到了大營門口,一副依依不舍之狀地囑咐道。

“一定,一定,殿下還請留步,外臣告辭,告辭了。”高任武含含糊糊地應答了一句,歪歪斜斜地便走出了軍營,那東倒西歪的樣子唬得早已等得發急的淵男生不得不搶上前去,一把扶住高任武的身子,滿腹疑問地將其扶到了一眾親衛處,由著一眾親衛侍候著高任武上了馬背,左右各有一人攙扶著,調頭便往平壤城的方向緩緩行去,一直走出了大老遠,還能瞅見李貞率著眾將依舊在營門口處揮手相送,這令原本就疑心重重的淵男生更是猜忌了幾分,有心要出言詢問高任武究竟與李貞達成了何等“賣國”之協議,可礙著此處親衛眾多,實不好出言相詢,隻能按耐著性子,侍候著高任武往城裏頭趕去。

李貞此番招待高任武的高規格不說淵男生有所猜忌,便是一眾大唐將領們也鬧不明白究竟是怎麽個說頭,先前雖說配合著李貞演上了一場大戲,可到了末了,還是沒人知曉李貞的葫蘆裏到底賣的是啥藥,隻不過不明白歸不明白,絕大多數將領都畏懼李貞的威嚴,哪敢隨便發問,也就是李績與薛萬徹資格老,見事有蹊蹺,商議著便一道去了中軍大帳,欲整出個明白來。

“殿下,那高任武不過一小兒耳,其手中並無權柄,殿下為何如此愛重,縱使欲行反間,卻也恐難為也。”薛萬徹性子較急,雖說官銜比李績要稍低一層,可一進了中軍大帳,卻迫不及待地搶先開了口。

李貞笑了笑,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反問道:“薛愛卿以為此人來我營中之意為何?”

“此乃慢我軍心之策耳,何足道哉。”薛萬徹性子急,可在大事上卻不糊塗,想都不想便直接了當地回答道。

“嗯哼,英公,爾之意如何?”李貞並沒有對薛萬徹的話進行評述,而是笑眯眯地看向了若有所思的李績。

“回殿下的話,老臣以為薛將軍所言當是。”李績想了想,斟酌地回答道。

“嗬嗬,那就沒錯了,此子一回,城中今夜必定前來劫營!”李貞嗬嗬一笑,語氣極為肯定地說道。

“哦?”

“嗯?”

李、薛二將一聽李貞說得如此肯定,各自輕咦了一聲,都不太敢相信李貞的這個判斷,可又不好當麵質疑,隻能是狐疑地看著李貞,等候著李貞作出進一步的解釋,然則李貞卻沒有就此事多說些甚子,而是轉開了話題道:“薛愛卿,爾覺得金春秋此人如何哉?”

薛萬徹沒想到李貞話題竟然轉到了金春秋頭上,一時間還真跟不上李貞的思路,愣是搞不明白此事與金春秋何幹,可李貞既然問了,薛萬徹自也不能不答,這便略一沉吟,小心謹慎地回道:“此人頗具才略,文武兩道皆尚可。”

“薛愛卿此言甚是中肯,孤也以為如此。”李貞笑著點了點頭道:“唯其有才,故而有心,今我大唐眾軍雲集,其歸心不假,然,高句麗一滅,其心必異,我大唐遠,而新羅近,倘若有亂,救援甚難,似此番勞師動眾而來,非孤本意也,滅一虎,而養一狼,孤不取,倒不若虛留百濟之地以為二狼竟食之場所,我大唐從旁製衡,當可從容應對,又何樂而不為哉?”

李、薛二將一聽登時有些子傻了眼——先前李貞在酒席上答應高任武之事,李、薛二將皆以為李貞不過是虛應其事地隨口說說罷了,可聽李貞這麽一說,竟然要成了真,二將心裏頭可就有些子不是滋味了,尤其是費盡千辛萬苦才滅了百濟的薛萬徹更是有所不甘,也沒管李績在一旁偷偷地使眼色,粗著脖子便嚷道:“殿下,百濟之地雖小,卻是我大唐所滅,如何能輕易拱手讓人,末將不服。”

薛萬徹這一聲不服一出,可把李績給嚇了一大跳,要知道李貞可不是待下寬厚無比的李世民,心狠手黑著呢,真要是讓李貞發了火,那薛萬徹有幾個腦袋也不夠砍的,雖說李績與薛萬徹並無太多的私交,可也不希望這麽位大將就此折了,忙站將出來道:“殿下,薛將軍此番攻破百濟,實是勞苦功高,老臣也以為百濟乃是三軍將士用命破敵之所得,若是輕易讓出,恐傷軍心,還望殿下三思。”

麵對著兩位大將的直言,李貞並沒有生氣,因為李貞很清楚,之所以會如此,隻不過是雙方所站的高度不同,著眼點不同之結果罷了——二將考慮的隻是開拓疆土,而李貞則考慮的是長治久安——眼下大唐軍威赫赫,戰無不勝,取西域、平薛延陀,占遼東,大唐的疆土已是龐然大物矣,可說到治理,則八字尚未有一撇,不說新收之地治理極難,便是關中也尚是隱患重重,李貞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已經不是繼續再開疆辟壤,而是如何改革內政,不單是軍製改革,政體上也得完善,還有改善民生等諸多大事,在諸般事宜未妥之前,實不願再有戰事發生,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這場滅高句麗之仗既是一場軍事仗,又是一場政治仗,但凡能穩住周邊綏靖,李貞還真不將百濟那麽點地盤放在眼中的,這一切李貞心裏頭有數得很,然,個中緣由卻無法跟旁人詳細分說,即便是對納隆等兩大謀士都不能說得太白,又何況是李、薛二將,隻不過麵對著兩位軍中大佬的反彈,李貞卻也不能坐視不理,這便微微一皺眉頭,斟酌了下語氣道:“二位愛卿有所不知,孤已得到可靠之消息,吐蕃讚普鬆讚幹布已病重在床,其孫芒鬆芒讚將繼大位,然其年幼,孤料定吐蕃大權必落在大相祿東讚手中,其人野心勃勃,必當與我大唐交惡,是時,必惡戰連連,孤以為吐蕃養精蓄銳多年,兵強馬壯,一旦戰事大起,恐非朝夕可定者,今若遼東不寧,西北再亂,我大唐恐難兩頭兼顧矣,且孤以為吐蕃乃是大敵,高句麗不過草寇耳,且容其存,用之以牽製金春秋亦無不可,二位愛卿須得體諒孤之苦心。”

李貞這麽一番長篇大論下來,二將皆聽得有些子發懵了,可再細細一想李貞所言似乎不無道理,二將心中的不甘之意也就此漸漸地平了下去,尤其是薛萬徹,一想起先前竟然當麵頂撞了李貞,心頭不禁有些子忐忑,忙表態道:“殿下放心,倘若吐蕃膽敢造亂,末將願率軍蕩平之!”

對於薛萬徹的耿直,李貞心裏頭有數,雖明知其與吳王李恪一向交好,可也實不願降罪於其,此時麵對著薛萬徹的表忠,李貞笑著點了點頭道:“好,薛愛卿能有此心,孤甚慰之,倘若邊關有事,孤自當重用於爾。”

“謝殿下!”薛萬徹一聽李貞這話,心頭懸著的大石頭總算是落了地,趕緊語帶雙關的謝了一聲。

“嗯。”盡管李貞麾下不缺能征慣戰之大將,可能得薛萬徹這員重將的表忠,卻也還是件可喜之事,李貞這便笑著頷了下首,而後再次將話題轉回了如今的戰事上:“今夜城中之敵必來夜襲,孤若是料得不差,攻的該是新羅大營,其用意除了挫我軍之銳氣外,也不凡激我軍即刻撲城之意,敵之將來,孤以為該當如此……,爾等以為如何?”

聽完了李貞的部署,李、薛二將皆麵露古怪之色,可有著先前那一幕在,二人自是不敢再有異議,隻能是各自躬身道:“末將等謹遵殿下令諭。”

“那好,事不宜遲,爾等即刻下去安排罷。”李貞見二將皆無異議,自也不再多留二人,揮了下手,示意二將自行告退,自個兒則在大帳中默立了良久,而後長出了口氣,大步轉入後帳之中去了……

高任武身為高句麗王子,頭上還頂著莫支離的官銜,盡管手中其實並沒有多少權柄,可身份地位卻著實不低,就整個高句麗王國來說,能讓其低頭的人實不算多,即便是見了其父寶藏王,高任武也是從容不迫得很,然則,此際的高任武卻乖得跟灰孫子一般,隻因他所麵對著的是權傾全國的淵蓋蘇文,沒錯,那位高坐胡**身背五把寶刀、一身金縷玉衣、手持一本線裝書悠閑地看著的虯髯大漢就是高句麗一代強人淵蓋蘇文——高任武自回了城之後,本因酒力上頭,早早地便回了自己的府邸,打算歇息一番,可才剛梳洗完,頭都還沒沾到枕頭的邊呢,就被淵蓋蘇文派來的人提溜到了淵府,在淵蓋蘇文的麵前已經足足站了近乎半個時辰,卻始終沒聽到淵蓋蘇文的問話,本就心中有鬼的高任武自是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了,扭扭捏捏地站在那兒,渾身上下不自在得緊,原本尚有的酒意也早就被嚇得不知所蹤了。

“唐人的酒好喝麽,嗯?”就在高任武站得腿腳發麻的當口,淵蓋蘇文總算是將手中的書本放了下來,冷冷地橫了高任武一眼,語氣森森地問了一句。

“還,還好、好罷。”高任武並不清楚淵男生究竟是如何說自己這一番入唐營的遭遇的,也不記得自己在回程的一路上有沒有因喝多了而說漏了嘴,此時一聽淵蓋蘇文問起此事,心中一慌,回答起來便有些個結結巴巴了的。

“哼,貪杯誤事之徒!”淵蓋蘇文絲毫不因高任武的身份尊貴而有所尊重,從鼻孔裏哼了一聲,不屑地喝斥了一聲。

“文叔,非是小侄貪杯,實是李貞那廝,厄,那廝……”一聽淵蓋蘇文出言喝斥,高任武更是膽寒,緊趕著便要出言解釋,可越是急,就越不知該如何分說才好,這便斯斯艾艾地說不下去了。

“罷了,老夫不管爾如何孟浪,隻問爾一句,李貞都跟爾說了甚子,又許了爾甚好處,嗯?說!”淵蓋蘇文見高任武如此不堪,心頭更是瞧其不起,不耐煩地揮了下手,斷喝了一句,卻不料這一句正好點破了高任武的心思,登時便令高任武渾身一顫,情不自禁地便一頭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