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漠烽煙

第十四章 拜師(下)

字體:16+-

這樣生活下去也不是個辦法,於是老頭就動了收徒的念頭。隻是有祖訓在先,隻可收漢人為徒,又要求資質不能太差。(這也是為什麽他寧肯變賣祖產也不願意請人幫忙的緣故了)若是在中原地區到是容易,但這裏卻是漠北地區,想碰到一個漢人已是不易,更何況要想找到一個有資質的漢人就更難了。

也是機緣巧合之下,郭進就此撞了過來。好不容易碰到一個漢人小孩(確實有點小)老頭怎麽肯放過,也不管什麽資質不資質的了,老頭硬是說動了郭進的母親李萍,內定下了郭進這個徒弟。幸好郭進此後的表現相當的優異,所以老頭才以最快的速度正式收下了郭進這個徒兒。

郭進隨手翻了翻老頭的鍋碗瓢盤,發現上麵有一層灰蒙蒙的塵土,老頭似乎根本就沒怎麽用過。想到這裏,郭進連忙丟開了手上的東西,忍不住心中一陣惡寒,沒想到老頭竟然這麽的邋遢懶惰。想想每次老頭吃飯時的表現,郭進也就釋然了。

“師父,趕了半天路,眼看天色也不早了,今晚我們吃什麽呀?”郭進小心的試探道。

“這裏還有兩個雜餅,你先拿去墊墊底,馬上還有肉幹雜糧,晚餐你來負責!”歐冶子從懷裏摸索出一個布包遞給郭進,隨後就很不負責任的將廚房工作推給了徒兒。

看到老頭現在的神氣摸樣,郭進就忍不住心中一陣氣苦。遲疑一會,但他也沒什麽辦法,誰叫他是徒弟呢。不過,為了以後不再受到老頭的欺壓,同時也是為了告訴老頭他不是好惹的。郭進在做飯的時候故意露了一手,小手掌一切,碗底粗細的小樹應聲而斷。驚得在一旁坐享其成的老頭跌坐在地,再也不敢對著徒兒呼來喝去,消停了不少。

吃完晚飯後,郭進就在這山穀裏麵溜達了起來。老頭這邊水源稀缺,草地也大半沙化,並不適合放養牲畜,但好好布置一番,做以後的大本營倒也不錯。至於水源問題也很好解決,挖井唄。周圍五十裏內就有大小河流好幾條,相信這裏的地下水資源還是很豐富的。

雖然老頭已不在這邊住了,可不論是老頭還是郭進,都沒有放棄這裏的意思。不說打鐵,製作霹靂彈還要在這邊秘密進行,就是郭進以後的勢力大了,也要有一個比較安全的地方做大本營。現在他家所處之地的地勢太過平坦,做做牧場還行,可做為大本營就不夠看了。因此這個小山穀不僅不能荒棄,還需要慢慢的增加人手加以建設。

日已西斜,恐怕就算是摸黑也回不到家了,郭進隻能在老頭這暫歇一夜。由於有些難以適應陌生的環境,郭進這一夜根本就沒合過眼,第二天天剛微亮他就急不可耐的爬了起來,催促著老頭收拾一下趕回家去。

回到家後,匆匆收拾了一下,郭進就操控著母親早已準備好的馬車,馬車上堆放著滿滿當當的生活物資,會和老頭後就趕回了小山穀那邊,他這是打算認真的跟著老頭學習一下煉鋼技術,順帶著將小山穀整理一番。母親一開始是怎麽不答應的,但在郭進的一番詳細解說下,這才放了他一馬。倒是原本有些不以為然的老頭,被郭進詳細的解說給嚇了一大跳,老頭從來都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處境會如此的危險。自那以後,老頭就再也沒提過將小山穀中的設備搬到這邊來的要求了

自從郭進跟著老頭學習煉鋼打鐵之後,,他這才見識到老頭家傳下來的煉鋼高爐的別具特色之處了,爐具是用礬土(氧化鋁)混合粘土燒製而成,能耐住近二千度的高溫,(而一般的生鐵熔點不超過一千五度)爐具的構造則和現代煉鋼流程並沒有多大的區別,有進料口、進風口、出鐵口,出渣口、高爐煤氣出口、鼓風機等,排出的煤氣(二氧化碳、二氧化硫,以及硫、磷的升化氣體)還被導入另一個較小的高爐中,小高爐隻放了焦炭,高溫加熱後和煤氣進一步反應,最後的氣體再導入水桶,竟然可以得到硫磺與白磷的混合物。

製作霹靂彈的材料除了火藥外還要混入白磷和少量容易磨擦起發熱作用的煉鋼渣,這樣霹靂彈在遭受撞擊或強烈震動後,使得火藥被摩擦產生的熱量給點燃,原理倒是跟後世的火柴製作方式差不了太多,隻是在安全性和使用方便性方麵還有著很大的差距。在這基礎上,利用硫磺與白磷的混合物,還真讓郭進成功的製作出了火熠子(利用白磷在空氣中的自燃,引燃兩者的混合物,將火熠子裝在竹管裏,打開管蓋,吹兩下就能著火了,將管蓋合上,火熠子就可熄滅了。

對硫磺與白磷的混合物進行隔絕空氣的進一步加熱,可以得到紅磷和硫磺的混合物,將其再混上少量火藥,塗到小木梗上麵,再取一張粗糙的牛皮紙,塗上紅磷和煉鋼渣,兩者磨擦,便成了類似後世的火柴了。期間郭進還有一個製作就是做了一套簡單的印煤球工具以及幾個煤爐,用八分煤粉拌兩分黃泥印製煤球,有點常識的現代人都知道。

至於那黑火藥的製法讓他改了用料的比例(硝酸鉀75%;炭15%;硫磺10%)之後,威力增加了不少,隻是製作過程煩麻了一點,稍不小心就可能引火爆炸,硝酸鉀和炭的粉碎在裝有青銅球的轉鼓內進行,硫和炭的粉碎有時在內襯皮革的木製研磨機內進行,兩個都加炭,可使三者在加水合成黑火藥的過程中安全穩定許多,藥粉相互滲透也能更均勻一些,爆炸的威力更是呈幾何級增強。對於徒兒郭進幾近神跡的表現,老頭已由最初的靈魂出竅,驚為天人,駭然失色,大呼小叫,目瞪口呆,到神經麻木,波漾不驚,習以為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