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經

第六百二十三章 過分

對北庭人來說,遵守軍令就像是一種天性、一種習俗,尤其是北庭騎兵,一聲令下,稍顯猶豫都算是膽怯。

聖日王身為指揮官,下達的命令竟然無人執行,不僅他大吃一驚,日逐王等其他幾位王爺也深感意外,直到他們跟普通騎兵一樣,也看到銀雕手裏的汗王令旗。

聖日王腦子裏一暈,自己明明是老汗王親口指定的騎兵統帥,為什麽翼衛手裏會有一麵令旗?得意樓弟子死了,他甚至找不到人尋求暗示,於是將目光投向參謀軍官。

軍官比他還要吃驚,可是職責所在,容不得他退卻,隻好硬著頭皮驅馬上前,打算問清楚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真相其實就擺在眼前,隻是沒幾個人敢在聖日王傷口上撒鹽,日逐王不在乎,嘿嘿笑了幾聲,“老汗王真是玩興不減,每次都留一手,還拿咱們當小孩子呢,父親對兒子的寵愛,多老也不會改變,二王,我真羨慕你。”

王爺們紛紛點頭,“羨慕”哥哥得到的寵愛,聖日王臉色鐵青,好不容易才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當年他就是因為受不了諸王之間的傾軋與明爭暗鬥,才自願退出汗位之爭,專心品酒養鳥,過了幾年舒心安穩的日子,平時都是他諷刺揶揄別人,借著酒勁的時候更是肆無忌憚,眾王不願樹敵,都讓他三分。

沒想到,公開重返爭鬥場的第一天,他就遭受接二連三的羞辱與打擊。

銀雕“保護龍王”的命令得到迅速執行,在觀看龍王的比武之後,北庭騎兵更願意接受銀雕而不是聖日王的指揮。

大包圍圈沒有變化,數百名騎兵駛出隊列,擋在龍王等人身前,麵朝聖日王及其隨從,顯然,他們都知道危險來自何處。

聖日王的軍官隻能隔著人牆問話,“銀雕大人,我能問問這是怎麽回事嗎?”

“老汗王的命令,必須保護龍王的安全。”

老汗王的命令其實是有前提的,隻有在摸清龍王的真實武功之後,才保護他的安全,銀雕覺得沒必要說出來。

“那我家王爺……”

“他仍然是軍隊統帥,俘虜歸他處置,龍王和他的部下,我要帶走。”

龍王是該走了,剛剛結束的戰鬥已經耗盡了他的精力。

顧慎為第一次當眾走火入魔,要是在一年前,他隻能坐下專心保護心脈,如今他能勉強站立,不過他的臉色和顫抖,都表明他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也是修煉出陰陽兩股真氣之後的第一次走火入魔,顧慎為嚐試著以陽勁調和寒冰之氣,效果居然不錯,雖然一時半會無法運用真氣,但他可以正常行走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