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種書童

第三十三章 太子來信

字體:16+-

一連幾日,雲七都處於興奮狀態,為啥呢?一來,韓雪嫣這幾日時常無事就來探望雲七,雲七的熊貓眼早在昨日就消了下去,而今日韓雪嫣依舊到來,兩人在閑聊的時候,雲七無意間碰了一下對麵佳人的纖手,看著佳人粉臉嬌羞欲紅,低頭不語,雲七一拍大腿暗道有戲。二來,因為上次給太子帶去了五包香煙,這日一早,太子就派人送來了一封信,隨信附送的還有二百兩黃金,先不說信中內容如何,單看著托盤中擺的整整齊齊閃著耀眼光芒的黃金,就猶如做夢一般,而這些錢別人都不知道,宮中的太監來到楊府直接點名要找雲七,楊老爺子也奇怪,宮中的太監為何會找雲七,可問了人家隻說:太子說了,此事除了雲七,其餘人不用知曉。老爺子鬱悶了,不過人家太子身邊的人,自己也不好怎樣,等人走了再將雲七叫來問話就是。雲七從黃金中拿出一錠五兩重的塞給太監,等到喜笑顏開的不停的猛誇雲七會做人的太監離開楊府,雲七才將黃金藏在床下,走出院子。

楊文官正在和鄭書窮讀書,院中無人,自己閑來無事坐在石凳上,突然想到太子給自己的信還沒看,隨即從懷中抽出信件,上麵四個大字:雲七親啟。撕掉封條展開信紙,內容如下:數日不見,孤對雲兄甚是想念,父皇對香煙一物極是喜好,孤也在平時跟父皇提及於你,他老人家也是好奇,提孤向老師問好。另有一要事,蜀國勢如破竹現已連克楚國三郡,徐州郡守王彥於昨日戰死於城內,現在楚國危難,蜀軍大軍四十萬已將上邦重重包圍,上邦危在旦夕,望雲兄早做打算,赴京複命。

這寫的都是什麽跟什麽啊,雲七看了莫名其妙,楚國上邦危急,跟他去花都有何幹係,雖說楚國一旦滅亡,南國必然無法自保,可他雲七一個小小的書童,也沒有能力改變這動蕩局勢,他自己可不相信他能像別的穿越小說的主角那樣動輒便是扭轉乾坤,想到這裏雲七感歎道:“人力有限啊!”

“你一個人在這裏發表什麽感慨呢?”

翠紅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院裏,好奇的盯著雲七,偷偷的瞄了幾眼他手上的信件,好奇的問道:“這就是太子殿下給你的書信?”

雲七一愣,不由說道:“這你都知道?”

翠紅走上前去,有些關心輕聲說道:“老爺叫你呢,而且麵色不太好,先前宮中來人找你,是老爺接待的,你不會犯了什麽事吧”

雲七無語,哭笑不得的看著這個涉世未深的小丫頭,道:“我能犯什麽事,就算我犯事了,也該有官府衙門來處理,也不可能捅到皇宮裏吧,太子給我信呢是關心咱,畢竟咱也和太子去過鎖石村挖掘過人才,太子大德看你雲大哥我也是藏於市井的大才,這不,想要我去花都做官,我正考慮到底去不去。”

翠紅聽了白了雲七一眼,沒好氣的說道:“你就臭美吧,人家關心你才來問你,你卻這樣說,不管你了,看老爺一會怎麽罵你。”

“罵我?幹嘛要罵我?我又沒坑蒙拐騙偷,想我雲七一代下人的翹楚,一生英明,老爺賞我還來不及,怎麽可能罵我。”

看著雲七搞怪的模樣,翠紅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但想到楊子庭還在大廳內等著,就趕緊催促道:“好啦,沒個正經,老爺在前廳等你,你趕緊去吧!”

“哦,小翠妹妹,能不能透露一下老爺叫我何事啊?”雲七站起身,一邊往院門走去一邊問道。

翠紅咬著食指,皺著眉頭,努力想了一下,卻沒什麽發現,無奈的說:“八成跟先前的事情有關,但我也不知道,你自己去了自然知曉。”

“哦,好,那我現在就去。”

“喂。”

“咋啦?”

“說話小心點!”

“知道了!”

雲七來到前廳,剛進門就看到老爺子坐在主座,果然氣氛不太對,楊子庭黑著臉坐在那裏閉目養神,雲七來了也沒發現。

“老爺,小的來了。”雲七站在廳內,拱手彎腰行了禮。

“恩!”等了扮相,楊子庭才睜開眼睛,口中含糊的應了一聲。之後便一直盯著雲七,除了臉色有些黑,其他倒看不出什麽,雲七也不怕,他知道老爺子是在給他施壓,一會問話的時候就好問多了,可雲七前世是特種兵,抗壓能力那是經過專業訓練的。

老爺子見雲七站在下首,姿態恭敬,卻不害怕,等了一會,開口問道:“雲七,老夫問你,你與太子是和關係?”

雲七抬起頭笑了一下,依舊恭敬的回道:“回老爺,小的與太子殿下是朋友。”

“啪!”茶杯被重重的排在桌子上,老爺子眼一瞪,厲聲喝道:“大膽,無知小子,太子何等身份,你一個下人竟敢自稱是太子朋友,甚是可笑,還不從實招來。”

雲七現實被茶杯聲嚇了一跳,但聽到老爺子這麽說來,心生不爽,當下直起身子,頓時一股上位者的氣息自然的散發出來,隻見雲七一臉正色,腰杆挺的筆直,兩手背在身後,這幅姿態若是外人看到,定以為是哪家權勢人家的少爺,而楊子庭也仿佛出現了幻覺,眼前的雲七不再是府中的書童,而是有著深厚地位的青年才俊。

雲七開口了,語氣不卑不亢:“老爺!雲七流落至此,首先當感謝老爺伸出援手收留,雲七感激不盡。雲七隨是下人,但下人也有下人的自尊,為何下人不能與太子結交,老爺是有大學問的人,連太子都是您的學生,難道老爺也認為人與人之間的結交也需看身份的高低麽?”

見楊子庭隻是盯著自己,麵無表情,也不說話,便繼續說道:“老爺,太子殿下賢能,前些時候,小的隨殿下去了一趟鎖石村,看到殿下的一言一行,吃喝住行,無不能看出太子殿下的仁義,他從不把村民當成低人一等,晚上也是住在民宅,吃飯也是隨著村民一起,敢問老爺,太子為何得人心,為何受陛下看重,為何受老爺尊重,如若太子殿下生來便是錦衣玉食,嫌貧愛富,整天隻知道吃喝玩樂,不知老爺會如何看來。”

楊子庭想也不想,就開口道:“老夫自會懇請陛下廢。。。”話沒說完,看到雲七一臉笑意,心知上當,沒好氣的說道:“好你個雲七,老夫竟然上了你套,哼!”

雲七趕忙行禮,道:“老爺,小的不敢,小的隻是想說太子殿下不顧及我等地位,放下身段與我等結交,這正是太子殿下的可敬之處。”

話都說到這裏了,楊子庭難道能否認麽,那不就等於否認太子的做法麽,再說了,雲七剛才的意思就告訴他是太子要與他結交,並不是雲七纏著太子要結交,這下更不能說雲七的不是了,無奈隻好說道:“這事,老夫就不追究了,至於殿下給你的信上的內容,老夫也不用知曉,老夫隻是想問,香煙是何物?”

“啊?啥?”雲七瞪著一對大眼吃驚的望著楊子庭,心中暗道:這你都知道,難道是太子跟你說的?我靠,太子也太大嘴巴了吧。

……………………………………………………………

各位抱歉,今日更新慢了,其實一早我就寫好了章節,但後來改來改去,總覺得寫的太差,於是刪了,重新寫,直到現在才寫完,給各位說聲抱歉,另外小弟的書掉到新書榜第三了,昨天還是第一,我相信大家會支持我的,多多投票支持吧,最後小弟的兄弟的一本新作《極品悍匪》寫的真的很不錯哦,歡迎大家去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