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火

第二十九章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男同事笑道,“你以為想賣就有的賣?你瞧瞧人家那三圍,那身材,那白花花的皮膚……梁婧嫻和溫情可都沒這資本。”

夏妤的目光看向那兩人,夏天秦坐在泳池邊的白色躺椅上,手中拿著杯冰飲,姿態隨意的喝著。居婉君坐在泳池邊,兩條小腿垂下,嬉戲著水花。身上火辣的比基尼堪堪遮住三點,坐臥皆風情,用活色生香來形容也不為過。

兩人交流差不多半小時後,接近午飯時間了。夏天秦起身,居婉君隨之起身,站到他跟前,以雪白的大胸霸占他的視線,含羞帶笑的軟聲道,“中午一起吃飯好嗎?”

夏天秦移開目光,對夏妤招了招手,“夏主持,你過來一下。”

夏妤不明所以,走上前。

夏天秦問,“你們節目組是怎麽安排中餐的?”

“中餐是普通的工作餐,不納入拍攝內容。”夏妤看看表,“午餐後,你還有午休時間,下午兩點半再開始下一場的拍攝。”

“我們就是私人用餐,不可以嗎?”居婉君又對夏天秦說。

“夏主持,可以嗎?”夏天秦問夏妤。

夏妤分明感覺到居婉君的目光緊緊盯著她,帶著些懇求,她沉吟片刻,說,“當然可以。隻要r願意,他的私人時間隨他自己安排。”

夏天秦一記涼涼的目光掃過夏妤,唇角無聲冷笑。他回過頭,對居婉君淡淡道,“抱歉,我中午想休息。我們下一場拍攝再見。”

說罷,他轉身離去。夏妤正要跟上,突然被居婉君拉住了,“主持人,我有點問題想請教你。”

“嗯?”夏妤問道。

居婉君將夏妤拉到一旁,眼看其他人都走遠後,她低聲道,“卿卿跟其他人交談了多久?”

“都差不多二三十分鍾吧。”夏妤據實答道。

居婉君略帶失望之色,馬上又道,“夏姐,你在卿卿身邊的時間比較久,幫忙多提提我。”她雙手合十,“夏姐,我看你就覺得特投緣,拜托拜托!”

夏妤恍然有種身為皇帝身邊的太監,被想要侍寢的寵妃討好的感覺。不過,她對這個居婉君印象很不錯,前兩天的見麵她就對她特別客氣,昨晚在酒桌不僅專程敬了她幾杯酒,還給她擋過酒。

“你覺得其他那幾位女嘉賓表現怎麽樣?我會被淘汰嗎?”居婉君又問。

“放心吧,你這麽有競爭力,怎麽可能被淘汰。”夏妤實話實說。沒想到這麽火辣熟女身材的居婉君,竟然是挺軟萌的性子。這好像也是男人最愛?

居婉君聽了夏妤的話,喜上眉梢。

午餐選在了一家星級酒店,由夏天秦方麵買單,眾工作人員吃的很開心。夏天秦的助理為他開好午休的房間。

飯畢,夏天秦對夏妤說,“夏主持,關於下午的話題,我想跟你再討論下。”

每當夏天秦在眾目睽睽下提要求,夏妤隻能應承。如果兩人過多拉扯,落入眾人眼裏,反倒更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

進入酒店套房,剛關上門,夏天秦就迫不及待的低頭親吻夏妤。

“你神經啊……”夏妤罵著想要推開他,力氣卻沒夏天秦大,被他按到了門上。

他緊緊貼著她的身體,用力的親吻她。夏妤分明感覺到,他身上某個部位頂著她。夏妤臉色燒紅,用力捶打他,“禽獸……滾開……”

夏天秦直接將她打橫抱起,扔到了**,隨即壓在她身上。夏妤的抵抗愈發激烈,夏天秦稍微緩了一口氣,低低笑道,“如果你繼續跟我拗,我不能保證你這衣服不會被撕壞。你是想走出這房間時,被大家看到你衣衫不整?對了,你沒帶備用服裝吧?衣服撕壞了,下午怎麽拍攝?”

“你……”夏妤簡直氣結,卻不敢再亂動了。

夏天秦滿意的低下頭,親吻她的脖頸,纏綿的吻由頸側一路滑至胸前。他靈巧的剝下她的肩帶,推開文胸,“雖然沒有那個女人大,也夠用了。”

在夏妤想要罵髒話時,他已經堵住了她的嘴巴,用力吮吸她的舌頭。他一邊索取她口中的甜蜜,一邊享受著那團柔軟,喘息著呢喃,“那女人讓我都差點硬了……我可是憋到現在啊……”

屈辱的感覺令夏妤渾身禁不住的發顫,當他終於放開她的唇,夏妤猛地攥住了他的肩膀,由喉嚨裏擠出聲音,“夏天秦,你到底把我當什麽?供你泄欲的ji嗎?”

夏天秦抬眸看她,見她眼底有水光浮動,他撐起身體,輕輕吻她的唇瓣,“小魚兒,你是我*來源。我看著那女人,心裏想的都是你……”

夏妤別開臉,避開他深沉火熱的目光。每當他的眼神裏流露出那些類似深情的東西,就讓她覺得分外諷刺,分外……說不出的難受!

夏天秦以為她是不相信,他輕吻著她的側臉,反複解釋道,“真的,我完全沒有上她的衝動。我就想你,當時一直在想你。我連跟她說些什麽都不記得了,腦子裏渾渾噩噩的都是你。”

夏妤閉上眼,將臉龐埋入被褥中,“我很累,讓我休息下。”

“沒問題。”夏天秦應聲,“但你要陪我一起睡。”他伸手褪去夏妤身上的連衣裙。

“你幹什麽?!”夏妤猛地別過臉,目光宛如利劍,射向夏天秦。

“穿著衣服睡覺多不舒服啊。再說了,你不怕裙子被弄皺嗎?”夏天秦說著,手下動作可沒停,“誒誒,你別動,再動裙子就會被扯壞。”

“……”夏妤咬著唇,一言不發。她的眼裏夾雜著千般憤怒萬般屈辱,但她泛白的唇裏,沒有再吐出任何語言。

夏天秦將夏妤脫光後,又將自己的衣服都脫了。他躺下身,將夏妤抱入懷中,拉起薄被蓋上兩人的身體。

他看了眼手表,“還有兩個小時的休息時間。”說完,他將手表褪掉,扔到一旁,手臂將夏妤箍住。

夏妤柔滑的*被他強壯有力的男性軀體禁錮住。

夏妤陷入了深深的絕望中……

她的軟肋被夏天秦抓的死死的,周而複始的無力的抗爭,令她覺得自己可笑又可憐……

每次的掙紮抗拒,到最後都是被他威脅的束手無策。她的父母,她的家庭,她的事業都掌控在他手中。她就像是他手中的一隻螞蟻,他隨時可以把她捏死。

夏天秦抱著夏妤,不斷的親吻她……他的*不斷蔓延,對她的掠奪那麽肆無忌憚……但他沒有直接要了她,隻在她兩腿間發泄著……

夏妤閉上眼睛,緊緊攥住身下的床單,一動不動的任由他折騰。

既然是一場避不開的噩夢,不用再徒勞的抗爭了,那樣隻會倍顯滑稽。

夏天秦得以紓解後,躺下身,將夏妤摟入懷裏。

他故作輕佻的勾起她的下巴,“小魚兒,怎麽變乖了呢?”

夏妤睜開眼,黑白分明的眸子似有光華流轉,她對他徐徐綻開一抹笑,拉下他的手,輕輕握住,“該午休了,下午還要拍攝呢。”

淺淺的微笑,親昵的語氣,說完,她闔上眼,像是累極睡去。

夏天秦卻被定住了。

她那動人的一笑,那溫柔的聲音,令他仿佛進入了一個不可思議的美夢中,心頭似有一根羽毛在輕輕的刷著,全身每個細胞都癢癢的甜甜的顫栗著……

忡怔許久,他伸出手臂,繞過夏妤的腦袋,將她圈入懷中。

夏天秦將夏妤的腦袋貼在胸膛上,讓她的臉貼著他的心跳處,他一下下的撫著她的發絲,好半晌,輕輕出聲,“小魚兒,以後多對我笑一笑,好嗎?”

夏妤沒有做聲。

他一聲滿足的喟歎,雙臂將她圈緊,閉上了眼。

午休過後,下午的拍攝繼續。下午第一個見麵的是溫情,她選在海灘上,穿著吉普賽女郎的長裙,迎著海風,長裙飄飄,風情綽約。第二個見麵的豪門千金許晴晴,選在了一家茶館。她親自表演茶道,為夏天秦沏上一壺茶,舉手投足間盡顯大家閨秀沉靜溫婉的出色氣質。最後一個見麵的模特張豔選在運動會所,穿著背心短褲運動裝的她,將身材優勢發揮的淋漓盡致,雖然不像是西施妹妹那般豐滿,卻有種運動的美感。

逐一會麵結束後,夏妤問夏天秦,“六位女嘉賓你都見過了,感覺怎麽樣呢?”

夏天秦笑,“她們都是很出色很優秀的女人,願意來跟我相親,我覺得很榮幸。無論最後結果怎麽樣,我都感謝她們。”

在六位女嘉賓碰麵交流,進行互投時,夏天秦與夏妤乘坐的車子,停在了商場外。

“你要給每位女嘉賓挑選一份禮物,等會兒見麵時送給她們。”夏妤說。

“不選。”夏天秦別過臉,“我不給女人送禮物。”

車內眾人囧了。夏妤隻得轉頭對他們說,“你們先下去準備吧,我跟r溝通一下。”

商務車內,隻剩下兩人。

夏妤說,“你配合點。隻要價位在合理範圍內,都由節目組報銷。”

夏天秦一聲嗤笑,“我還缺錢不成?”

“這是體現你的紳士風度!”夏妤氣得拉住他的手,“我們選,我們付錢,你隻需要陪同拍攝,做個樣子,行嗎?”

夏天秦突然湊近她,在她耳邊輕聲道,“要掛我的名也行,除非你送個禮物我。”他將她的手包握在掌心。

夏妤想將他推開,他抱得更緊了,咬著她的耳朵道,“怎麽樣?你不接受,我就不送。”

夏妤緊張的看向車窗外,見其他人沒有往車內張望才微微放下心來。她趕忙退到車子的一角,避到車外不能看見的視線盲點裏,推著夏天秦,“好,我答應你。我們下車吧。”

“還有一個條件。”他湊近她,勾起唇角。

“你又想怎麽樣?”夏妤的聲音夾雜了些不耐煩。

“附贈法式熱吻……”話剛落音,他的唇已經覆在了她唇上。

夏妤緊蹙的眉頭,在避不開他強勢野蠻的舌頭後,倏然展開。她抱住他,回應他的吻。

夏天秦愈發沉淪時,夏妤別開臉,“好了,已經吻過了,下車吧。”

“我還沒親夠呢……”夏天秦不依不饒,又在她身上啃著。

“你不要胡鬧!我同事都在外麵!”夏妤的聲音已經是隱忍至極。

夏天秦啞聲道,“……我有分寸的。”

……

片刻後,他為她攏好衣服。他看著懷中人,若有所思的笑道,“小魚兒,我怎麽有種你在給我喂毒的感覺?”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夏妤扯唇一笑。

“是啊。”夏天秦一聲歎息,緊緊抓住她的手,“毒就毒吧。飲鴆止渴,也很快樂。”

“下車後跟我保持距離。”夏妤提醒道。

夏天秦笑而不語的看著她。

“難道你連這個要求都不能答應我?”夏妤目光變得銳利,“你想讓所有人知道,我是被你潛規則、被你玩弄的女人嗎?!”

“好了,我聽你的話就是。”夏天秦輕輕撫摸著她的臉蛋,又湊上去吻了她的唇,“不過,以後說話別那麽難聽。我不是潛你,更不是玩弄你。我是愛你,我要娶你。懂麽?”

愛……這愛是挾製她、逼迫她、傷害她的家人、使她陷入絕境、踐踏她的自尊……夏妤唇角勾起冰冷的諷笑。

但這笑轉瞬即逝,她勾上夏天秦的脖子,迎上他的視線,以一種難以置信的目光看著他,“你真的是愛我,要娶我?”

夏天秦輕輕一笑,幽深的眼神盯著她,“小魚兒,乖乖呆在我身邊,我會給你最好的一切。”

夏妤身體前傾,碰上他的唇瓣,“好。”

隻有麻痹敵人,才是她掌握主動的唯一機會。

夏天秦身體驀然一顫,當他想要加深這個吻時,夏妤將他推開,嗔道,“行了,磨蹭這麽久,我那些同事該等急了。我們晚上還有很多時間。”

夏天秦笑了起來,眼裏湧動的光彩明亮逼人。他異常聽話的放開了夏妤,走下車。

兩人下車後,一切如常。鏡頭裏的夏卿嵐,與主持人一道選著送給女嘉賓的禮物,並且說著每一個禮物的緣由。兩人的配合高度默契。

選完禮物後,兩人折回別墅。車上,夏妤接到一個電話,居婉君在那頭低聲道,“夏姐,互投分數我最低,怎麽辦?”

夏妤不知道該怎麽說,那邊在不斷低聲央求,“夏姐,求你了,幫幫我。我不想今天就被淘汰……”夏妤沒做聲時,居婉君的聲音都哽咽了,“我不想第一個走……他們分明是聯合起來針對我……隻有我分數低的離譜……除了卿卿拉我一把,我沒機會了……”

夏妤早就猜到,那些女嘉賓們肯定有辦法打聽每個人的表現。不過,她沒想到,居婉君的比基尼火爆出鏡,會惹了眾怒。

“夏姐……你幫我求求卿卿好嗎……不要讓我今天走……”居婉君的聲音夾雜著細碎的哽咽。

掛電話後,夏妤神情複雜的看著夏天秦。此時,車內還有其他同事,她不能公然跟夏天秦討論這個問題。

夏妤用手機給夏天秦發了個信息:【你覺得居婉君怎麽樣?】

夏天秦手機響起來,他看著手機屏幕,有些莫名的看了眼夏妤。

很快,夏妤收到回複:【哪一個】

夏妤扶額。

【泳裝美女……】

【哦,那個波霸】

【她挺不錯的。】

【什麽意思】

【不要這麽快讓她淘汰。】

【她□□我,你很高興?】看到這條信息的同時,夏妤仿佛能感覺身旁有一道陰風卷來。

【這不是沒有□□成功嗎?何況,她隻是為了博人眼球,誘的是觀眾,不是你。】

【你為什麽要幫她】

【昨晚她替我擋酒了。我欠她一個人情。】

過了半晌,夏妤還沒收到夏天秦的回複。她轉臉去看他,隻見他闔上雙眼,仰靠在椅背上休息,表情雲淡風輕。夏妤心裏沒底了,不知道他到底會怎麽樣。

兩人回到別墅時,女嘉賓們都已列隊以待。華麗而溫馨的會客室內,幾個女嘉賓坐成一排。工作人員低呼,“簡直萬紫千紅,閃瞎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