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靈

第30章 熊家長

字體:16+-

而洛葉呢?

他則是每次都十分準時的搬著小馬紮吃著魏媽媽作為補償給他買的大大泡泡糖,吹著泡泡,看著魏千源挨揍。

後來魏千源明白了一個道理,認識他媽的,並且他媽喜歡的孩子,惹不起。

從那以後,魏千源就不再找洛葉麻煩了。

不過洛葉卻開始找他的麻煩了,魏千源賺了錢,不給他買點好吃的,他回去就告狀。

魏千源往往會憤怒的用拳頭頂著洛葉的胸口,怒道:“老子辛辛苦苦用拳頭打下的江山,憑啥要分你這個好吃懶做的家夥一半?”

洛葉每次都笑嗬嗬的道:“因為我能找你媽收拾你啊!”

魏千源:“2#¥#@……”

洛葉是第一個給魏千源上課的人,教會了他一個道理,再強大的人都有弱點,找對了,根本不用拳頭。

再後來,魏千源發現洛葉這小子胃口越來越大,他的油水越來越少後,逐漸的就放棄了。

最後,他發現,洛葉要過去的錢,都還給了被他搶的孩子。

並且叮囑那些孩子,不要告訴家長和老師,這才是他橫行幼兒園,卻沒有被別的孩子家長揍的根本原因。

對此,魏千源沉默了許久……

再後來兩個人一起上小學了。

魏千源的成績談不上一落千丈,因為他壓根就沒有過什麽成績。不過他在學校的地位也是一路飆升,每次都能製霸一座學校。不過魏千源有自己的底線,他從來不以欺負人為傲,也不去收保護費,或者強買強賣了。有人問為什麽,他一般都會牛逼哄哄的回一句:有個王八蛋不喜歡。

而他之所以橫掃校園,打出個大哥的名號來,大家都以為他就是那麽一個壞人。

但是洛葉知道,這個從小就拽拽的家夥,隻是不喜歡別人在他麵前裝逼而已。所以,幹脆,把能裝逼的,有可能裝逼的全都提前打服了,然後他就再也看不到礙眼的人了。

當然,凡是總有例外,無論魏千源在學校多牛逼,總有一個人讓他又討厭,又無可奈何的家夥,那就是洛葉!

似乎老師也明白這兩個家夥的關係,於是洛葉永遠都是魏千源的同桌。

甚至學校裏還有一個傳言,洛葉就是鎮壓魏千源這大魔頭的鎮妖石。

對此,魏千源嗤之以鼻,洛葉則是嗬嗬一笑,兩人似乎從沒當回事過。

隻不過每次被人說完之後,回家的時候兩人都會鼻青臉腫一陣子……

上初中的時候,魏千源家發生了變故。

魏千源的父親開始賭博了,家裏的錢如流水一般往外輸,很快就傾家蕩產了。

當初代表著魏千源身份標誌的變速自行車,也在那時候被賣掉了。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洛葉發現魏千源戒煙了……

短短的三個月,魏千源的父親跑路了,留下孤兒寡母的在家。

接著洛葉經常能夠看到有一群人衝到魏千源家要債,有塗抹紅油漆的,潑糞的,半夜扔酒瓶子打玻璃的都有。

甚至洛葉還見過魏千源一個人抽著煙,手裏拎著兩把西瓜刀,身邊放著汽油瓶的對抗十幾個催債的人。

當時有人動手了,魏千源直接一酒瓶子砸在了對方的腦袋上,然後用刀捅了對方大腿,用嘴裏的煙壓在對方的身前,冷漠的道:“見過點天燈麽?”

那群人被嚇走了,代價是魏媽媽也被嚇到了。

原本十分堅強的魏媽媽也在那一段時間被折磨的每天就有些精神恍惚,然後被單位辭退了。

當時洛葉和洛葉的爺爺奶奶能幫魏千源的就是管飯,然後有人來了,幫著報警。

洛葉做過最瘋狂的事情,就是帶著一些同學弄了些警服,遠遠的嚇走了催債的人。

為此,洛葉家也沒少被人扔酒瓶子和磚頭。

再後來,魏媽媽似乎是不想連累洛葉家,就帶著魏千源賣了房子走了。

這一走,洛葉就再也沒見過魏千源。

後來上大學的時候,聽爺爺說找到魏千源家了,不過那時候魏千源的媽媽已經上吊自殺了。

魏千源一個人安葬了母親,然後就失蹤了。

有人說在廣東武館見過魏千源,也有人說,在工地裏見過魏千源。之所以大家這麽肯定,因為魏千源永遠都是那個魏千源,那個不管在什麽地方,什麽困境下都拽拽的魏千源。

一晃好幾年過去了,洛葉怎麽也沒想到,當初他在大學逃課兩年尋找的魏千源,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他的麵前。

魏千源也是一臉的驚訝和思索之色,顯然他也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洛葉,同時也在回憶過去的種種。

兩人對望了良久,不約而同的笑了。

洛葉道:“聊會?”

魏千源則把帽子往臉上一扣,道:“我睡會。”

洛葉道:“樓上有房間,去上麵休息吧。”

魏千源揮揮手,沒說話。

洛葉知道他的脾氣,點點頭,也不管他了,繼續去發呆,默默的等著靈氣恢複。

就在這時,魏千源忽然問了一句:“你相信,這個世界上有鬼麽?”

洛葉愣了一下,隨後搖頭道:“怎麽可能?”

魏千源嗯了一聲,就再沒了動靜,似乎是睡著了。

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外麵來了兩個人,一名老太太帶著一個穿藍衣服的小孩,洛葉仔細一看,老太太他不認識,但是那小孩他認識,竟然是小野!

洛葉心道:“這是知道自家孩子搗亂來道歉來了?不過道歉,用得著拎把菜刀麽?”

就在這時,那老太太帶著小野推門而入,一進門,眉毛一挑,一跺腳,張嘴就喊道:“柳楠,你給我出來!”

洛葉著實被這中氣十足的一嗓子嚇了一跳,趕緊揮揮手道:“阿姨,您有什麽事麽?”

老太太一聽到有人喊他,眼睛橫掃過來,嘴角一挑,尖酸的道:“哎呦,這還有個人呐?!”

洛葉一聽,臉頓時就黑了,感情我這不是個人啊?

若是換一個生意人,必然是和氣生財。

不過洛葉算不上生意人,他沒有魏千源那麽暴力,但是也絕對不是一個因為我做服務業,你就可以侮辱我的人!

於是,洛葉微微一笑,學著老太太尖酸的語氣道:“嗯,就一個人。”

老太太一聽,眼珠子一瞪,指著洛葉罵道:“你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