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仙靈

第69章 狗糧

字體:16+-

老白一點頭,下一刻,呼啦一聲化為漫天的宣紙!

洛葉見此,頓時狂笑起來:“老白,我忽然想到了一個發家致富的法子,不如我們去賣紙吧,哈哈……”

數百張紙上同時出現兩個字:“不幹!”

不周笑道:“妖靈都有自己的驕傲,不是他認可的人,沒資格在他的身上寫字。就好像,你允許別人隨便摸你的身體麽?”

洛葉仔細想想,貌似的確是這個道理,索性打消了賣紙發家致富的想法。

洛葉道:“老白,你不是還有一個染色的能力麽?染個色我看看。”

老白立刻變成了黑色,然後黑色變成紅色,又變成綠色……

洛葉看著看著,眼睛忽然一亮道:“老白,你能複製你身後的顏色麽?”

老白一愣,隨後理解了洛葉的意思,下一刻老白消失了!

洛葉試探著伸出手去摸,一把就摸到了老白,但是他的確是看不到老白!

甚至洛葉晃了晃老白,老白頓時從背景中被晃了出來。

洛葉看明白了,老白雖然可以像變色龍一般將自身融入背景中,但是他也如同變色龍一般,變化顏色需要時間,無法做到隨心所欲的變化,一邊移動一邊變色。

所以,這最多隻能當做偽裝來用,不能當做隱身來用。

不過即使這樣,洛葉也滿足了,一拍老白道:“棒極了!”

一夜就這麽平靜的過去了。

第二天王奎的電話先打來了。

“葉子,4S店給我打電話了。”王奎道。

不周幫洛葉拿著電話,老白幫洛葉把牙膏擠在牙刷上,然後塞進洛葉嘴裏,老黑幫忙接了一杯水……

洛葉就這樣享受著兩個妖靈一個小胖子的服務,打著哈欠,含含糊糊的問道:“他們說啥了?”

王奎道:“他們威脅我說,如果不刪除視頻,降低影響的話,他們會起訴我的。哦,對了,律師函他們也已經發出來了,估計今天就到了。”

洛葉一聽兩眼一翻道:“真嚇人。”

王奎道:“嗯,的確挺嚇人的,我準備用那張律師函燒了烤串。”

洛葉道:“我們又不是敲詐勒索,說的都是實情,隨便他們怎麽折騰吧。”

王奎道:“行,那我知道怎麽做了。”

掛了電話,洛葉下樓吃了早餐,自從有了不周後,洛葉以自己飯量漲了為由,每次都領三個饅頭了,他一個,成一二一個,不周一個。

蹲在石拱橋上吃了早餐,洛葉就和成一二告辭了。

到了店子,洛葉第一件事就是讓老白分出幾百張分身出來,還是那種可以鋪滿整個條案的那種超級大紙,今天開始他要練大字了!

上次的大戰,洛葉總結了一下,輔助係妖靈很難打得過戰鬥係妖靈,但是配合他學的《三生墨意劍訣》後,就變成了五五開了。

而且,他和魏千源不同,魏千源和妖靈合二為一,可以說魏千源就是妖靈,所以魏千源不怕別人偷襲。但是洛葉不一樣,他雖然隨身帶著妖靈,可是終究他是他,妖靈是妖靈,一些緊急狀況,還是要他自己去麵對。

所以,妖靈強大是一回事,自身強大才是根本。

本著這個原則,洛葉準備接下來的時間就做幾件事,盡快掌握《永字八法》,完成入門篇的修煉,學習更深層次的《三生墨意劍訣》。

然後積攢靈氣,準備啟靈第一個戰鬥係妖靈出來,大幅度提升自己的戰鬥力。

沒辦法,之前洛葉想賺錢,但是聽了不周的話後,他必須逼著自己將提升戰鬥力的優先級放在前麵了。

畢竟,地球靈氣在複蘇,當複蘇到一定階段,滿足一些妖靈蘇醒的要求後,他們肯定會醒過來。

洛葉的仙靈寶珠會聚集靈氣,他這裏就好比是在湖裏扔了一個誘餌,但凡聞到味道的妖靈都有可能過來看看,如果可能,妖靈不介意吃一口。就算不吃一口,在這裏一頓攪合,洛葉和老人們也別想安寧了。

再一個就是仙靈寶珠升級時候產生的巨大靈氣波動,按照不周的說法,靈氣波動會隨著仙靈寶珠等級越來越高,覆蓋麵積越大,波動越大。在這個波動範圍內的妖靈,十分容易被驚醒,並且被吸引過來。

所以,可以預見,未來的麻煩會越來越多,而這些麻煩,顯然是靠講道理說不通的,隻有拳頭硬,才能讓他們安靜下來講道理。

再一個就是魏千源了,他跑出去提升自己實力了,鬼知道他會有什麽樣的際遇。再回來,洛葉可不想被魏千源吊打,畢竟他從小都是吊打魏千源的,他絕對不允許魏千源翻身農民把歌唱。

所以,洛葉必須加速修煉提升實力了。

除了花盆需要洛葉擺出去,其他的打掃衛生什麽的,老白一個人就搞定了。他分身無數,直接沾了水,把分身當抹布用,別說犄角旮旯,就是地板他都一次性鋪滿,然後站起來的時候,屋子裏已經幹幹淨淨了……

對此,洛葉拍著老黑道:“瞧瞧,瞧瞧?這才叫物有所值!400靈氣,值了!”

老黑默默的寫了一個符號:“……”

不管老白,洛葉深吸一口氣,拿起老黑來,安靜的練起了字。

現在仙靈寶珠消耗太大,洛葉對靈氣的需求也太大,所以,洛葉現在基本不開啟靈氣輔助模式了。

有了三級老黑加老白分身的輔助,以及他自身對《三生墨意劍訣》的領悟,練起字來,比之前還快了幾分。

每一個字寫下去,洛葉都能看出些許進步來,並且對《三生墨意劍訣》的《永字八法》領悟也更深刻一些。

這一天,洛葉除了練習寫字,就是在看《三生墨意劍訣》,到了現在,整本書他早就印在腦海裏了,但是他依然堅持有空就看。果然,溫故而知新,他對書法的領悟也越來越深刻了……

今天柳楠沒來,洛葉倒也清閑,關好了門,回了家。

洛葉接到了王奎的電話:“小王今天去我單位了,威脅我說,如果不停止視頻傳播,他們會用非常手段。甚至是讓我失業……”

洛葉摸摸下巴道:“這的確是個問題,人家也不揍你,也不打你,而是用常規手段的話,你的確不好硬來。怎麽樣?要不要收手啊?”

王奎咬牙切齒的道:“我是那種軟蛋麽?現在網上那麽多人挺我,我要是退縮了,我還是個人?雖然我一開始的確是想借大家力的,但是大家發力了,我豈能後退?不就是工作麽?大不了幹完這一票,老子自己開個私人健身房,大富大貴做不到,混口飯吃還是沒問題的。”

洛葉聽到這話,心中由衷的為自己有這樣的朋友感到驕傲。

說實話,麵對一個大企業的壓力,不是每個人都能抗住的。

雖然輿論在幫王奎,但是輿論是雙刃劍,壓藍光4S店的同時,也在壓王奎,巨大的壓力下王奎還能這麽堅挺,著實難得。

洛葉道:“行了,放心吧,不會那麽慘的。實在不行,一起來書吧上班吧,嘿嘿。”

王奎一聽,哼哼道:“不去!你們小兩口過日子,我去摻和什麽。說真的,柳楠真不錯,那性格,適合你。”

洛葉一聽,趕緊道:“行了行了,有事說事,沒事退朝。”

兩人又說了兩句沒營養的話就掛了。

對於藍光4S店,洛葉知道,他們應該還沒有完全重視王奎這件事,否則就不會是還是小王在和王奎接觸了。所以,小王所說的一切,洛葉都當做放屁……而且,很可能真就是小王自己編織的恐嚇行為,跟4S店以及奔也毛關係都沒有。

事實上,也的確如此。

小王追了王奎兩天,電話打了,人也見了,見王奎還是這副模樣,也著實頭疼不已。

小王不得不給上麵打了個電話:“李總,事情鬧大了,您看,這事怎麽辦啊?”

李總想了一會後,道:“我已經跟奔也那邊匯報了,這件事我們有錯,但是終究錯的根源是他們。當初他們要是願意給那小子換車,哪來現在這麽多麻煩。他們當初要不是拒絕換車,我們作為門店怎麽可能拒絕換車?當然隻能找理由了。現在事情鬧大了,他們又縮回去了,讓我們來解決……這件事你別管了,再等等,看看奔也那邊的態度,國內新聞發酵,也該給這些國外的大佬上上課了。回頭我去找王奎他們聊聊再說……”

小王聽到這,頓時鬆了口氣,隻要不追究他的責任就行了。

想了想,小王又打了個電話:“芸姐,我媽咋樣了?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放心吧,下個月的看病錢已經夠了,回頭我給醫院送過去,這幾天麻煩芸姐費心了。”

掛了電話,小王深吸一口氣,看了看空蕩蕩的4S店,眉頭越發的緊了,低聲道:“錢,還差錢啊……”

接下來的兩天,洛葉和王奎過的都很平靜。

這兩天,洛葉每天就是安心上班,至於靈氣,他現在已經開始控製靈氣的恢複速度了,靈氣始終保持著即將滿格的狀態,一旦快滿了,洛葉就用一些靈氣來練字,消耗掉一部分。

至於為什麽還不啟靈三級妖靈,那是因為,他買的要用來啟靈的東西還在路上。

這兩天洛葉終於將《永字八法》徹底的領悟透了,一筆一劃之間都透著《三生墨意劍訣》的劍意,每個字都如同一把劍一般,鋒芒畢露,殺氣縱橫!

雖然字還是比不上前輩們,但是洛葉已經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了。

“葉子,人家古人的字,都有自己一脈傳承,有名有姓的。什麽顏筋柳骨聽著就牛逼……你是不是也給自己的字體起個名字啥的?你這字劍氣逼人,劍體咋樣?”不周在邊上搖頭晃腦的道。

洛葉白了他一眼,道:“人家古人是憑借真本事,畢生參悟書法,寫出來的成就。我們算個啥?走捷徑的,哪有臉自成一脈?老老實實的練書法算了,好高騖遠,沒個鳥用。”

傍晚,洛葉準備回家的時候,發現柳楠的車停在門口,柳楠對著洛葉揮揮手。

洛葉湊過去,好奇的問道:“你剛剛不是走了麽?”

柳楠想了想道:“我今天想去我租的房子裏住兩天,不行麽?”

洛葉一聽,頓時笑了:“當然行了,這樣我還省著擠公交了。”

柳楠白了洛葉一眼道:“我可沒說讓你搭我車啊。”

洛葉才不管呢,直接厚著臉皮上了副駕駛座。

對此,柳楠俏皮的罵了一句:“臉皮真厚。”

洛葉隻當沒聽見,對司機師傅道:“去石子鋪村。”

司機師傅是一個頭發有點花白的老人,不過精神頭特別好,隻是有點古板。

老頭看洛葉的眼神充滿了審視的目光,不過最終還是點點頭,一腳油門出發了。

柳楠見此,抿嘴笑道:“古伯伯一向不苟言笑,不過人特別好的。”

洛葉點頭,表示理解。

到了石子鋪村,洛葉推著柳楠進了村子,才一進村老人們的目光唰的就甩了過來。那一瞬間,看的洛葉和柳楠都有點渾身不自在。

然後老人們又整齊劃一的唰的將目光挪開了。

洛葉見此,心中哀嚎:“爺爺奶奶們,你們的演技能好點麽?這也太明顯了……”

好在柳楠似乎並不在意老人們的目光,而是驚呼道:“水?哪來的水啊?”

洛葉指著遠處的古井道:“那口井不知道怎麽回事,突然就開始冒出水來了。”

“能喝麽?”柳楠眼睛賊亮賊亮的問道。

洛葉點頭道:“能,那井當初為了出水,設計是十米深的,結果十米還沒水,就又打深了十米,然後還沒水……據說最後打了三十米深後,大家就放棄了。這麽深的水,多層過濾下,比市麵上的礦泉水好太多了,放心喝吧。”

柳楠開心的捧起水喝了一口,叫道:“哇,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