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當家:冷王請自重

第17章 :還要不要臉

字體:16+-

第17章 還要不要臉

“娘,你不需要求她。”

說話間,顧清淺已經走到母親麵前,就像母親護著自己那樣護著母親。

從她踏進這將軍府的第一天起,她就絕不會讓母親再受委屈,要知道,她可不是從前的那個顧清淺。

這五年來,袁思瑤是如何對待她們母女二人的,她都從原主的記憶裏看到了。她受夠了袁思瑤的猖狂,當今丞相的親妹又怎樣?

難道丞相的親妹就可以憑借著哥哥的勢力在古月國囂張嗎?她又犯了什麽錯?

她一來沒有得罪丞相,二來沒有對丞相不敬,就算是袁思瑤真的去向丞相告狀,單憑袁思瑤的之言兩語,難道當今丞相就可以妄自抓人了嗎?

此刻,袁思瑤的心裏正窩著一把怒火。

見到曾經是坐在自己頭上的人如今這般低聲下氣的與她說話,心裏自然痛快得很。可如今回來的顧清淺卻不將她放在眼裏,實在是放肆!

“抓了她!”袁思瑤不由分說,直接讓人去抓顧清淺。

今日袁思瑤帶來的人可不是府裏的家丁,而是府裏的侍衛。這些侍衛都是上過戰場的,功夫自然不低。

她袁思瑤還就不信了,這幾個身材魁梧的侍衛會拿不住一個顧清淺!

“慢著!你們當真要與我這個大小姐動手嗎?你們可別忘了,我娘當初是如何對你們的,難道,你們都忘了嗎?”顧清淺冷眼看著這幾個侍衛。

侍衛們一聽這話,立即停下腳來,他們自然知道,當初夏清荷還是將軍夫人時對他們的好,可他們隻是府裏的下人,怎敢違背主子的命令?

隻能怪,如今的將軍夫人不是夏清荷。

“即便我外公是個罪人,可我到底是父親的女兒,身上流著的也是父親的血。你們若是對我動了手,那就是不將父親放在眼裏。”顧清淺咄咄逼人的說著,若非她不想讓母親受傷,也不會和這些人浪費口舌。

見那幾個侍衛站在原地不動,袁思瑤的眸子一暗,對著夏清荷說道:“姐姐,你看見了沒有,這就是你的好女兒啊!你看看她如今說話的模樣,和從前有沒有半分像?”

“這儼然是和那情夫學的,就算將軍府留得下她,可外麵都傳得沸沸揚揚,說她的身子早就不幹淨了,又如何能留她?”

夏清荷作勢要上前,卻被顧清淺給攔著,隻見女兒給了自己一個眼神,示意自己不要說話。

“夫人您口口聲聲說我與人私奔,可有證據?”顧清淺冷著一張臉,並沒有給袁思瑤好臉色看。

反正袁思瑤的真麵目她早就已經看得一清二楚,也就沒有必要在袁思瑤麵前偽裝自己。

“顧清淺,你還要不要臉,明明是你自己與人私奔的,還需要什麽證據?無緣無故失蹤一個月,不是與人私奔,難不成你跑到深山裏練武了?”這時,顧相宜的聲音在一旁響起。

顧清淺冷厲的目光瞪向她,顧相宜嚇得立即閉上了嘴。

“外麵有那麽多人在傳,難道還會有假嗎?”袁思瑤一臉的凶神惡煞,若不是知道如今的顧清淺有一身武功,她恨不得將對方一口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