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當家:冷王請自重

第19章 :老爺回來了

字體:16+-

第19章 老爺回來了

此刻,下人們一個個都低垂著頭不敢說話,那幾個侍衛麵麵相窺之後更是往後退了一步。

袁思瑤見此,隻覺得怒火衝天!

“顧清淺,你是故意在和本夫人兜圈子。好,本夫人倒是要看看,你如何解釋這件事。”

話落,袁思瑤朝身後的人遞了個眼神,那人立即會意,端了一碗已經涼了的燕窩放在桌上。

燕窩這東西顧清淺並不稀奇,她以前吃多了,現在看到就覺得無味。也就隻有一些,好不容易爬上來的人,才會眼巴巴的盯著這東西。

要知道,袁思瑤的哥哥之前不過是個六品官,哪裏有條件能吃上這些東西?

所以,袁思瑤在坐上了將軍夫人一位後,幾乎每日都會吃上兩頓燕窩。

隻見袁思瑤走到桌前,拿著勺子在盛著燕窩的碗裏攪了攪,倒是舀出一勺子晶瑩剔透的東西來。

顧清淺自然認得那些東西,是她昨夜放進去的,隻是她不能承認。

“顧清淺,本夫人記得,昨日就隻有你們這兒有碎掉的東西。這碗裏的東西,你該如何解釋?”袁思瑤不懷好意的一笑。

顧清淺麵不改色的看了眼那勺子裏的東西,說道:“夫人忘了,昨日您已派人將清淺鎖在了梅棠閣,加上門外還有人看守著,清淺又如何去加害夫人呢?”

“夫人一口咬定是清淺所為,那麽,清淺為何要加害夫人?難道,夫人是怕之前對清淺不好,這回是向夫人報複了嗎?”

袁思瑤並不聽信顧清淺的話,“你如今不同了,難道不會翻牆出去嗎?”

聞言,顧清淺下意識的往院牆上看了一眼,隨即淺笑道:“這牆,怎麽說也有四米高吧?清淺隻是一個女孩子家,雖說學了幾招,可若是想翻牆恐怕也要下不少功夫。”

一邊說著,顧清淺一邊蹙起了眉,似是在思考著那高牆該如何翻過去。

若是讓旁人瞧了去,還當真信了她這模樣,可唯有袁思瑤覺得她這是在裝蒜。

“顧清淺,在我麵前你還想裝蒜?”袁思瑤生氣的將手裏的勺子摔在地上,頃刻間,那白色瓷勺就斷成了兩截。

顧清淺輕描淡寫的看了一眼地上斷了兩截的勺子,又往兩側的下人身上看去,似是在提醒著袁思瑤,當著下人們的麵多注意些自己的言行舉止。

再怎麽說也是將軍夫人,代表的可不止是將軍府。

袁思瑤有意朝下人們身上看去,雖說一個個都低垂著頭沒有說話,她卻隱隱覺得這些人似乎都在暗地裏嘲笑她。

如今,不管顧清淺怎麽說都有理,一時半會,她竟拿對方一點辦法都沒有。但若是就這麽離開,那豈不是更引人笑話嗎?

正當袁思瑤不知道怎麽開口時,將軍府的管家匆匆忙地走進來,與袁思瑤說道:“夫人,老爺回來了。”

一聽是顧蘇城回來了,袁思瑤的臉色頓時一變,臨走前頗為不甘心的瞪了顧清淺一眼,“走!”

袁思瑤帶著一群人離開後,梅棠閣裏才總算恢複了安寧。隻不過,這並不代表今後就沒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