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當家:冷王請自重

第22章 :清淺來遲

字體:16+-

第22章 清淺來遲

半晌,隻聽霍清風說道:“可是還有什麽人沒有來?”

顧蘇城的家事霍清風並不想知道,可想到那一晚在郊外遇到渾身是傷,隻身與兩頭餓狼相搏的女子,他便忍不住想要再見她一麵。

也不知,她身上的傷痊愈了沒有。

若不是他手下的人失職,恐怕將軍府的大小姐也不會在煊王府受到欺負了。

袁思瑤一聽這話,心裏越發樂了,顯然是王爺剛才聽見了她說的話才會這般問。

看來,夏清荷母女二人的好日子要來了。

忍住心底的那份得意,不等顧蘇城開口向霍清風請罪,顧相宜便搶先一步說道:“不敢瞞王爺,確實……還有人沒來。”

“哦?”霍清風將筷子放下,神色依舊冰冷,看不出喜怒來。然而顧蘇城卻被他這動作給嚇了一跳,急忙拱手說道:“臣不敢擾了王爺雅興,是臣的二夫人有病在身,怕會傳染了王爺,這才沒讓她來。”

霍清風半晌沒說話,卻在這時,聽見院外傳來的腳步聲。

抬頭看去,隻見一名穿了一身青色衣裙的女子正扶著一位腿腳不便的婦人緩緩走來。

此刻,坐在大廳裏的人臉色皆為不一,有驚愕,也有心虛。

袁思瑤表麵上假裝鎮定自若的看著門外的兩人,心裏卻虛得很。靜思苑那種地方本就潮濕,待上一會兒便會覺得渾身不舒服,更何況夏清荷還在那兒住了一個月,身上染了濕氣,膝蓋和腰椎處每逢到了陰雨天就會格外的疼。

可今日陽光大好,夏清荷為何會這樣?

如今想想,怕是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她們母女二人故意偽裝出來的,這是來向老爺告狀來了!

袁思瑤心裏此刻正忐忑不安著,她生怕顧蘇城知道她虐待夏清荷一事。

“二夫人,大小姐。”

守在大廳門外的下人們皆是朝著二人行了個禮。

顧清淺的心思全在腿腳不便的母親身上,並未去看其他人,她扶著母親,步伐小心的踏入大廳的門。

“小女顧清淺與母親來遲,還請王爺恕罪。”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顧清淺直接跪在地上向霍清風請罪。

這種情況,即便顧清淺不說,霍清風也能夠明白。

大廳裏尤為的安靜,霍清風不開口說話,袁思瑤也不好先開口,隻能悄悄觀察著霍清風的臉色,卻見他臉上的神色如同往常,看不出個什麽來。

“夫人腿腳不便,不必多禮,請起吧。”

大廳裏的人都以為霍清風會責怪顧清淺姍姍來遲,誰知他卻說了這樣一句話,不由讓袁思瑤愣了愣。

從霍清風進到將軍府以來,這恐怕是他說過最多的話。

“清淺多謝王爺!”顧清淺笑著謝了恩,這又小心的扶著母親往飯桌前走。

霍清風抬眸看著警惕小心的顧清淺,心裏對她的那份孝心所觸動。

礙於顧相宜是挨著袁思瑤坐的,這會兒夏清荷來了,那麽她坐在這個位子多有不妥之處,可顧相宜就像往日裏一樣全然沒有在意這些,倒是袁思瑤在暗處掐了她一下,她才不情願的給夏清荷讓了座。

“姨娘。”顧相宜勉強扯著笑容向夏清荷屈身行禮。

夏清荷目光溫柔的看了她一眼,微笑著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