悍妃當家:冷王請自重

第25章 :罪臣的家人

字體:16+-

第25章 罪臣的家人

“怎麽,你先前的身手哪兒去了?”袁思瑤借勢又接著嘲諷。

可顧清淺就是背對著她,一聲都沒有吭,在袁思瑤看來,她這是無法還手,然而顧清淺卻是懶得與她一般見識。

“去啊,去向你爹告狀啊,哈哈……”袁思瑤得意的笑出聲來,“宜兒,咱們走。”

“是。”顧相宜甩給顧清淺一個臉色看,挽著母親的手就要離開,可才剛走了兩步,隻覺得腿彎處忽然一疼,她們母女二人便雙雙跪在了地上!

這重重的一跪,著實疼得厲害,使得她們母女二人半晌沒能爬起來。

“眼瞎了嗎?快扶本夫人起來!”袁思瑤怒喝了一聲,身邊的下人才趕緊前來扶她。

這時,隻見顧清淺已經扶著夏清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前院。

袁思瑤死死盯著她們母女二人離去的背影,手握成拳頭,指甲陷入掌心也未曾覺得疼。

她,堂堂一將軍夫人,向來都是居高臨下的看人。可她今日卻被顧清淺害得跪在了眾下人麵前,叫她如何心甘?

“顧清淺,你給我等著!”

回了梅棠閣,夏清荷才不再做戲,一雙原本行動不便的雙腿如今也恢複如常。

“小歲,去燒熱水吧。”顧清淺轉頭向一旁的小歲吩咐了一聲。

“奴婢也去幫忙。”

梅棠閣裏就隻有永杏和小歲兩個丫鬟,不過這對顧清淺來說已經足夠了,至少這兩個丫鬟對她們母女二人都是真心的。

其實人少了也好,起碼落得個清靜。

天色已晚,夏清荷已經睡下,顧清淺也回到了自己屋中,坐在桌前看著那盞燈,並沒有要休息的意思。

“小姐,如今老爺回來了,您為何不找老爺告狀呢?您看夫人都被大夫人折磨成什麽樣兒了?”永杏實在是憋不住了,將肚子裏的話全數說了出來。

顧清淺看著那盞燈,隻見一隻飛蛾不知何時飛了進去,不斷撲翅膀的影子被映在了牆上。

“我若是主動去向父親告狀,你覺得,父親會如何看我?會不會是覺得,我不懂事?”顧清淺似是漫不經心道,“大夫人在父親麵前裝樣子,父親自然不知他不在府裏的日子,我與母親是如何受欺負的。”

“那小姐的意思是……”永杏有些不明白。

“我會讓父親,親眼看到她的真麵目。”說話間,顧清淺將麵前的那盞燈罩子打開,將裏麵飛了許久的飛蛾給放走了。

其實她現在的日子,還不如一隻飛蛾自由。

“永杏,你先下去吧。”顧清淺掩嘴打了個哈欠,永杏見狀,自知小姐不大喜歡被人伺候,也不多說什麽,向顧清淺行禮之後便退了下去。

待房間的門被重新關上,顧清淺幾步走到床前,將衣服褪下,隔著身後的那麵鏡子,她能清晰的看見自己後背上的傷痕,雖然已經結了疤,卻仍是看著觸目驚心。

這些傷痕,就是袁思瑤害死原主的證據,隻是她勢單力薄,有證據又如何?難道隻憑她伸手好?

若是沒有勢力,根本扳不倒袁思瑤。

將軍府的大小姐又如何,到底那些下人是不將她放在眼裏的。袁思瑤有句話說的對,她們現在是罪臣的家人,這輩子身上都會帶著“罪”字。

不管走到哪兒,也不會受人歡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