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穿越到漫威

5.演員的自我修養!

字體:16+-

4.搶劫!

當然啦,也還是有值得欣慰的地方來著,穿越之後,不隻是遊戲角色,連她不知花費了多少MONEY與精力一點一滴建造起來的公會基地也被完好無損地帶了過來,公會裏麵的NPC以及召喚獸同樣一個不拉的跟了過來,對此,李清還是非常滿意的,畢竟,這兒可是漫威世界,能輕易毀滅地球的牛人不要太多,在這個世界,拳頭大才是硬道理!

呯!

響亮的槍聲在雨夜中突兀地響起,打亂了李清的思緒,看了看外麵,幾道黑影跑過,隨之而來的還有一連串惡毒的咒罵聲以及零零散散的槍聲,隨後不久街上便響起了一陣陣刺耳的警笛聲。

對此,李清倒是見怪不怪了,畢竟,她這古董店緊挨著的地方可是西中城,大名鼎鼎的‘地獄廚房’,每天不知道要發生多少起犯罪案件,平均起來每天都會發生好幾次搶劫事件,SO,在這開店還是需要一定的‘膽識’的!

不過,因為一些特殊的原因,她開的這家古董店倒是很少遇到這些破事,除了一些愣頭青之外,沒人敢在她的店裏撒野,至於原因嘛,多虧了她手下的兩位得力幹將,稍稍秀了一下‘肌肉’後,附近的那些黑道大佬便老實了。

其中一位便是站在她身旁穿著女仆裝、端著咖啡壺的禍水級尤物奧菲莉亞,這位原先是她建立公會之時係統自帶的幾名高級NPC之一,實力嘛,按照李清的推算,不爆發的情況下與不戴無限手套的滅霸五五開,都是輕輕鬆鬆就可以毀滅地球的選手來著。

還有一位得力幹將便是她手下的一個召喚獸來著...

哎,等等,說起來,那小家夥又跑哪裏去了(@ ̄ー ̄@)?

放下手中的杯子,掃了掃四周,李清便在靠近窗邊的沙發上發現了一個圓滾滾、像是放大了無數倍的果凍一般的謎之生物。

嗯,沒錯,這個流線型富有彈性的謎之生物便是她的召喚獸——史萊姆,在西幻小說中往往都是炮灰般的存在,不過,她的這個史萊姆經過她不遺餘力的培養,已經進化成了史萊姆皇者,史萊姆中君臨天下的存在,秒殺巨龍都是輕輕鬆鬆的!總體實力在她手下的召喚獸中都是能排上前三的存在!

唯一有一點不好的就是——這小家夥太過隨性了,並且,很能惹事!

“帕琪,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嘛,在店裏的時候盡量保持人型狀態!”李清頗為頭疼地說道,說實話,對於她手下許多‘員工’這種非常隨性的行為她一直都十分苦惱來著,看來,思想教育工作迫在眉睫啊!

“李清大人,這個樣子好奇怪的啦,要不您還是放我回到公會那麵吧!”沙發上如同果凍一般的藍色史萊姆扭動了一下之後,一陣白光閃過,一名穿著黑白相間女仆裝、有著淡藍色銀發的美少女出現在了沙發上。

寶石般晶瑩剔透的眼睛,稚氣未脫的麵容,雪白的肌膚,櫻花色的嘴唇,再配合著少女此刻那天真無邪的表情,妥妥的走可愛風的美少女一枚!

少女跌跌蹌蹌地跑到李清麵前,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望向了她,看著少女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讓人有種莫名的罪惡之感,特麽的,啥都沒學會就學會賣萌了嗎( ̄ー ̄*|||?

李清有些無語地伸出右手重重地按在了少女的小腦袋上,讓她不再蹦躂之後,一字一頓地說道:“不行!”

好不容易讓這丫頭性子稍微收斂了一點,再放她回去豈不是‘放虎歸山’來著,到時候再帶這丫頭出去辦事估計善後的工作能讓她‘欲仙欲死’來著,思想教育工作一刻也不能忽視的說!

聽到這話,帕琪不由露出了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同時她也暗暗‘反思’了起來,奇怪了,剛剛怎麽會失敗了呢?書上不是說隻要賣萌,任何事情都能解決的嗎?錯誤的說法來著...好像也不對,最起碼這些天通過賣萌她還免費得到了很多好吃的東西來著,嗯,一定是哪個環節出現了未知的錯誤,要不就是李清大人的‘等級太高’免疫了她的賣萌攻擊,革命尚未成功,仍需繼續努力啊(??ˇ?ˇ??)!

咚~咚~咚~

放在店內的老式掛鍾發出了一陣沉悶的聲響,警笛聲逐漸遠去,街道上再度恢複了平靜。

小雨淅淅瀝瀝的下著,悠揚的交響樂在店內緩緩奏響,李清端起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杯,輕輕地抿了一口,一股淡淡的苦味在嘴裏彌漫著,不過,稍一回味,一絲甘甜立刻便‘湧現’了出來,砸了砸嘴,她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奧菲莉亞在泡咖啡這方麵的手藝還真不是蓋的,如果當初要讓帕琪那丫頭學著泡咖啡,看了看一旁正在那兒整理著貨架、嘴裏含著一根棒棒糖、一點也不‘安分’的小丫頭,瞬間,李清便覺得,當初的決定非常之‘英明’一一+!

看這雨暫時是不會停了,嘛,再看幾集美劇就回去好了,伸了個懶腰,眯著雙眼,李清拿起放在身前的平板電腦,再度鹹魚了起來。

在旁邊整理著雜物的帕琪悄悄瞥了一眼李清的所在方位,發現‘危機’暫時解除之後,她再度化為了本體,一隻Q彈Q彈的史萊姆。

果然還是這個樣子最舒服!眯著雙眼,在原地蹦了幾下,帕琪開始迅速整理起了房間中的雜物,一根根透明的觸手從她的身上延伸而出,清掃著地麵,很快便讓四周變得幹淨了起來。

一旁瞥見這一幕的奧菲莉亞臉上不由閃過了一抹無奈之色,看來大人堅持讓帕琪留在這兒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叮鈴~叮鈴~

掛在木門上的風鈴發出了一陣悅耳的聲音,緊接而來的便是一陣細碎的腳步聲,不過,這腳步聲似乎有點‘急促’與‘嘈雜’,剛剛的店門與其說是被推開的倒不如說是被撞開的更為準確一些!

兩名戴著黑色頭套,穿著一身黑色大衣的男子闖進了店內。